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88章抓住劉永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88章抓住劉永年字體大小: A+
     

    夜晚的公園黑漆漆的,進門三十米開外就是樹叢,在月光的照耀下,樹叢裡閃着斑駁的樹影,劉永年記得自己還是個高中學生的時候,就曾經和女友一起,下了夜自習後鑽過公園的小樹叢,找個沒人的地方亂摸亂啃。想起高中時代,劉永年不由一陣甜蜜。

    當劉永年拉着小米的手臂走進公園後,門旁陰影裡走出三個人,成品字形將劉永年和小米包圍起來,這三個人當然就是埋伏在公園裡的柳寒夜、陳俊丞與何二,他們的出現,打斷了劉永年的回思。

    “小米,你這婊子敢陰我?”劉永年惡狠狠盯着小米,摔開了小米的手臂,卻又突然抓住了小米的手臂,將她扣在臂彎裡。他的想法是小米約自己來公園,就是設套讓別人打自己一頓,給她出氣,因爲生氣劉永年甩開了她的手臂,但想到若是抓住她起碼可以讓那三個人投鼠忌器,他便又把她抓住了。

    陳俊丞見劉永年抓住小米,他不願意這件事牽連了小米,因爲她是幫他們的,陳俊丞立即說:“少廢話,把你們倆身上的錢都給我掏出來,我們只要錢,只要你們倆乖乖給錢,我可以保證不傷害你們!”

    聽了陳俊丞的話,劉永年不由一愣,心想原來不是小米設下的圈套,要打自己給她出氣,是我們倆運氣不好,遇到搶劫的了。想到這裡,劉永年就放開了小米,轉向陳俊丞說:“兄弟,你們是哪條道兒上混的啊,我叫劉永年,是紅星社的,三位兄弟給個面子……”

    “什麼紅星社、綠星社,老子不管,只要錢,”陳俊丞一副粗豪的樣子說,“給了錢就放你們倆離開,不給錢,誰也別想走!”一邊說,三人一邊朝劉永年圍攏過去。

    “行,行,我給錢,我給錢。”劉永年說,一邊說一邊將手探入懷裡。陳俊丞對着柳寒夜打了一個眼色,柳寒夜會意,上前一步,當劉永年的手從懷裡抽出來,拿着槍的手臂還沒有伸直的時候,柳寒夜已經扣住了劉永年的手腕,一捏一扭,劉永年吃痛下手一鬆,槍便掉了下來,柳寒夜用腳一挑,將槍踢起來,伸手半空中一招海底撈月,將槍抄在手裡。

    劉永年臉色大變!陳俊丞抓住劉永年的頭髮,何二跨步上前左右開弓,一通大嘴巴子打得劉永年哭爹喊娘。陳俊丞與何二等人不由暗罵劉永年沒種,小米在一邊看到劉永年捱打,心裡大覺愜意。劉永年原本只是紅星社外圍最底層的小弟,屬於黑魁那一邊的人,當阿炮掌管了紅星社以後,就開始打擊異己,清除黑魁那一派系的人員。

    劉永年爲了能不被阿炮清掉,就讓自己的姐姐去勾引阿炮,劉永年的姐姐的確有幾分姿色,加上賣力服侍,卻也贏得了阿炮好感,便將他姐姐收爲情婦,劉永年藉着姐姐的裙帶關係,成爲阿炮的心腹,劉永年就換着花樣溜鬚拍馬,討阿炮歡心,加上姐姐的枕頭風,劉永年地位不斷提升,幾個月時間先成爲金碧輝煌的主管,之後又被阿炮調去管理大富豪。

    因爲劉永年以前的身份地位太低,他根本沒有見到林木森的機會,當然就更不可能認識陳俊丞、何二等人。紅星社內部人員加上外圍打手、馬仔,快有上千人,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看到成龍、林木森、阿炮等上位者。

    “就你這點小把戲,也配在我面前耍!”陳俊丞擡腳踹翻了劉永年,冷笑着說,一般人遇到搶劫的,掏錢給對方的時候都會一副衰樣,很喪氣的表情,但剛剛劉永年伸手入懷的時候,卻一副兇狠的樣子,表情、眼神都透露出“等下要你好看”的意思,陳俊丞、何二都是混黑道經驗豐富的人,當然看出來劉永年準備反抗。

    把戲被人拆穿,槍也落到對方手裡,又捱了一頓暴打,劉永年再無辦法,從地上爬起來,堆起笑臉哀求說:“三位兄弟,你們出來混無非爲了求財,我可以給你們錢。”劉永年一邊說,一邊將錢包掏出來,抽出裡面全部的鈔票,恭恭敬敬遞給陳俊丞。

    “你要是早點乖乖合作,我們怎麼會對你動粗呢!”陳俊丞說,“不過現在你讓我們動了手,那就不是給點錢就能了事的了!”

    “那你……你還想怎麼樣?”

    “怎麼樣?”陳俊丞冷笑起來,“我看你開的那輛車不錯,家裡肯定很有錢,綁票這個詞你聽過沒有?”

    “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誰?我告訴你,我姐夫是西區紅星社老大阿炮,你敢綁架我,他一定會殺了你們!”劉永年色厲內荏的說。

    “殺你媽個頭!”何二聽劉永年還敢說威脅的話,擡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將劉永年抽得原地轉了一圈,只覺眼前都是小金星,劉永年捂着臉,用畏縮的眼神看着何二,再也不敢說話了。

    “走吧。”何二踹了劉永年一腳,劉永年乖乖的走起來。

    “你也跟着一起去吧,”陳俊丞對小米說,“你放心,我們只求財,不害命不劫色,讓你跟着一起去,就是害怕你會泄露此事。”最後的話,卻是讓小米安心的。小米點點頭,跟在劉永年身邊,朝公園外走去。

    陳俊丞開上劉永年的車,小米坐在副駕駛位置,何二與柳寒夜一邊一個,夾着劉永年,五人開着劉永年的奔馳趕回旅館,龍戀林和溫瀟開車在後面跟隨。

    路上,劉永年的手機響起來,劉永年看看何二,何二說:“接吧,不過你要是敢亂說話,可別怪我們撕票兒!”劉永年拿起手機,卻是阿炮打來的。

    當劉永年按下接聽鍵,阿炮就說讓劉永年和自己去吃宵夜,劉永年看看何二,小心翼翼的說:“姐夫,我現在和朋友在外面吃飯,你還是自己吃吧。”

    “媽的,這個劉永年怎麼回事兒,往常我一叫他吃飯,就算他在很遠的地方,也會立即屁顛屁顛的過來,今天竟然不來!”掛斷電話後,坐在紅旗車裡的阿炮說,他喜歡紅旗轎車,司機聽了阿炮的話,笑着說:“和朋友吃飯是假,我看和女人在牀上是真!”

    “嗯。”阿炮也笑起來。

    卻說陳俊丞和何二等人,將劉永年帶到林木森住的旅館,爲了防止有人從劉永年的車上找到旅館這邊,陳俊丞特意將劉永年的奔馳開到了一個地下停車場,才返回旅館。

    當陳俊丞返回旅館,就看到林木森和成銘一坐在房間中央的牀上,施禹、馬大刀、李旭(之前漏下了,謝謝一位熱心的讀者兄弟提醒,在這裡補上,李旭也隨林木森回到國內)等人抱着膀子圍成一圈,當中正是劉永年。金燕子和喬珊陪着小米,去了她們的房間。

    直到此時,劉永年才明白,陳俊丞、何二與柳寒夜根本不是劫財的小毛賊,他們分明是一個團伙。這些人要真是綁票勒索錢財,還好辦,要是出於別的目的,自己的處境就危險了!龍戀林、何二、張子豪、施禹、馬大刀等人都很彪悍,站在一起就有一種兇狠暴戾的氣息從他們身上發散出來,進屋以後對方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就一直盯着自己看,這讓劉永年心裡更加惶恐不安。對方越是不說話,他就越胡亂猜測對方抓他的目的,越猜越害怕。

    “劉永年,你知道我是誰麼?”林木森終於說話了,劉永年木然搖頭。他以前地位太低,卻是從未見過林木森。

    “我就是林木森!”

    “你……”劉永年瞪大了眼睛,驚愕的看着林木森。

    “你真的是林木森?”劉永年用懷疑的語氣問,隨機劉永年就打消了疑慮,對方似乎沒有必要欺騙自己。劉永年當初也是紅星社的人,關於林木森的傳聞耳熟能詳。

    “不知道森哥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劉永年問。

    “關於我、黑魁、龍叔的事情,阿炮是怎麼對你們解釋的?”林木森問。

    “他說成老大要將社團傳給黑魁,你心裡不滿,就殺了成老大和黑魁,炮哥識破了你的陰謀,還把你趕跑了,長老們也都是這樣說的!”劉永年老實回答。

    林木森冷哼一聲,問:“那些長老人都在哪裡?”

    “這……”劉永年轉着眼珠,“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林木森冷笑着盯住了劉永年,劉永年搖頭,說真不知道。

    “那你對我來說,就沒有任何用處了,”林木森用惋惜的語氣說,“對沒有用處的人,我向來認爲沒有活着的必要!”聽完林木森的話,何二、施禹和馬大刀就一起上前,來拉扯劉永年,看架勢是要弄出去幹掉他。

    “等等……”劉永年滿腦門都是冷汗,他向來不是一個膽氣很壯的人,否則應該知道林木森急於知道閻立本、火叔等長老的下落,在沒有得到他們的下落前,林木森是絕對不會殺自己的!

    “我……我知道他們在哪。”劉永年妥協了,林木森冷冷一笑,說:“既然知道,那就說吧。”

    “我說了,你就能放過我麼?”

    “能,不過是在驗證了你說的話是真的以後。”林木森說。

    “他們在h市道里區花園小區三棟二單元六零二室,由阿炮的心腹手下看管着。”

    “很好,你現在就帶我們過去。”林木森說,之後和成銘一一起,叫上了施禹、馬大刀、張子豪、jay等人一起,帶上劉永年,開車連夜趕往h市。

    路上,林木森才從劉永年口中得知,並非阿炮不想殺了那幾個老頭子,而是因爲殺了他們的話,阿炮害怕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才遲遲沒有動手。而且林木森也從劉永年口中知道,阿炮曾經要除掉宋周,但是動手前宋周說他已經將阿炮殺死黑魁嫁禍林木森的證據放在了一個朋友手裡,一旦宋周出事,對方就會將證據公佈於衆,阿炮纔沒敢動手,但同樣將宋周軟禁起來,不過在一天晚上,宋周打暈了看管他的人員,跳窗逃掉了。

    阿炮在a市找了一個多月,也沒有找到宋周,此事才作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