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62章奪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62章奪權字體大小: A+
     

    王少豐從外地遊玩歸來,約了林木森和林裳在華源食府見面,林木森提出要撤換秦柄,王少豐雖然有點惋惜,最終仍然同意了。

    “阿森,我提拔你接管集團的會議上,秦柄是選擇了支持你的,”王少豐略微疑惑的說,“反而是竇天和郝大通持反對意見,爲何你不撤掉竇天和郝大通,反而先向秦柄開刀呢?”

    “我這樣做,卻是有幾方面原因,”林木森聽了王少豐的疑問,笑着回答,“第一,竇天和郝大通是一夥的,我若對付他們倆之中的一個,另一個必然反對,而秦柄以爲我要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局面,所以也會加入竇天和郝大通聯盟,三人一起對付我,這樣的局面對我非常不利;第二正因爲秦柄當初支持我做老大,竇天和郝大通對秦柄就有意見,我若撤掉秦柄,他們倆不但不會幫助秦柄,反倒會看秦柄的笑話,秦柄失去兩人的支援,就是孤立的,最容易對付。”

    說到這裡,林木森頓了一下才繼續說:“至於第三麼,秦柄當初支持我,就等於選擇了和我站在一條戰線上,可是等我要動手對付猛虎幫的時候,因爲竇天和郝大通反對,便要投票表決,結果秦柄卻又站在了竇天和郝大通一邊,這樣的牆頭草行爲,是我最厭惡的!所以,我才決定先換掉秦柄,至於竇長老和郝長老,他們倆以後若是不扯我後腿,我也不會針對他們。”

    “你能這樣說,很好,真的很好。”王少豐說,心想等過一陣我倒要勸勸郝大通和竇天,讓他們真心輔助林木森,不要和他對立了。說到底,王少豐還是不願意看到林木森針對竇天、郝大通和秦柄等人,那些畢竟是跟了他一輩子的老兄弟。

    “阿森,既然要撤掉秦柄,這件事你做不如我做!”王少豐說,“我看還是讓我來實施吧。”

    “王大哥……”林木森自然明白王少豐的良苦用心,因此越發感激,王少豐擺着手,溫和的微笑着說:“阿森,王氏集團能在你手裡發揚光大,我就mz了。”

    “我必然不讓王大哥失望!”林木森鄭重的說。

    林木森清楚,自己目前雖然是王氏集團的老大,但說到底自己加入集團時間很短,關係淺薄,就好比一顆大樹剛剛被移植,根系還沒發展,就難以站穩腳跟。在這樣的條件下,自己若是有所動作,必然牽一髮而動全身,到時候王氏集團內部各個小利益集團、團伙,見自己對付秦柄,肯定會以爲自己要進行大清洗,將權力全部攬在自己手裡,扶植親信換掉原本的頭目,那些人必然跳出來反對自己,自己接下來就難以立足了。

    相反,這件事若是由王少豐來做,效果就不同了,他現在雖然不是王氏集團的老大了,卻仍是王氏集團的太上皇,他的話比自己管用的多。何況王少豐換掉秦柄,別人頂多說他不講情面,卻不會引起集團內部動盪。王少豐這是頂着罵名,在替自己清掃障礙,王少豐是一個愛惜名聲的人,因此林木森才倍覺感激。

    王少豐於自己,既有提攜、幫助之情,又有兄弟、手足之義;更有愛護、識人之恩,這讓林木森心裡,充滿了對王少豐的感激之情。

    下午,王少豐和林裳就犯了賭癮,拉上林木森和崔九,賭了一場,林木森的運氣依舊堅挺,將王少豐和林裳贏光,崔九也贏了一些。

    “不得不說,阿森真是一員副將,”林裳感嘆的說,“這已經是第三次和他賭了,我們卻一次都沒有贏過他。”

    晚上,林木森就召集了秦柄、竇天、郝大通和周淑軍、王少豐等人開會。會上,王少豐宣佈瞭解除秦柄長老職務的通知,秦柄聽了,只覺如遭雷擊,愣然半晌才問:“爲……爲什麼?我犯了什麼錯誤,要解除我的職務?”

    郝大通和竇天聽王少豐說要解除秦柄的職務,開始時候不由幸災樂禍,心想讓你秦柄當初支持林木森做集團老大,不和我們站在一邊,現在好,被人開除了吧,活該!

    “老郝,這該不會是林木森要大清洗了吧?”竇天湊在郝大通耳邊說,郝大通半眯着眼睛,看着林木森和王少豐,林木森面無表情,低頭把玩着手裡的一根雪茄,一副莫測高深的模樣。

    “咱們是不是應該拉秦柄一把?”竇天低聲問郝大通,“到底是多年的老兄弟了,若是咱們倆幫幫他,也許王老大會饒了他,再說若是秦柄也沒了,林木森一定會安插親信,到時候咱們倆在集團內的份量就更小了。”

    “哼,誰叫他當初站錯隊了,以爲跟了姓林的在一起就會沒事,”郝大通冷哼一聲,“當初他不聽我們的,騙去支持林木森做老大,現在我們又何必管他。何況,就算我們想管也沒有,王老大和姓林的肯定一早做好準備,要對付秦柄了!”

    “瀆職!”王少豐冷聲說,“我已經查過拳場的賬簿了!”

    “上次你說概不追究了的!”秦柄反駁說,原來上次楊子峰反對林木森接管王氏集團,王少豐爲了讓楊子峰無法阻撓林木森接管集團,揪出了楊子峰貪污集團公共財產的事,之後王少豐害怕集團內人心不穩,爲了讓郝大通、秦柄和竇天安心,特意叮囑說貪污公款的事情到此爲止,以前的事情概不追究了。

    “我是說概不追究,但那指的是以前的事情,就在最近一段時間,拳場的賬面上還是少了一百二十四萬美元,這件事你怎麼解釋?”王少豐厲聲問。

    “這……這不可能,我根本沒有貪污集團的公款!”秦柄驚駭的說。

    “因此我才說你瀆職,而不是貪污!”王少豐說,“把霍建斌帶進來。”聽了王少豐的話,周大雙和左陽就押着一個戴黑色框架眼鏡的瘦高個男子走了進來。他就是霍建斌,秦柄手下管理拳場財務問題的心腹。

    “建斌,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秦柄驚訝的問,霍建斌一臉羞慚的神情,低下頭沒敢回話。

    “最近一個星期,霍建斌從拳場的賬面上貪污了一百多萬美元,這件事你怎麼解釋?”王少豐盯着秦柄問。

    “怎麼……怎麼可能呢,建斌他一直很老實。”秦柄說,聽了秦柄的話,霍建斌越發羞愧,彷徨無地的說:“秦老大,我……我對不起你,我……”

    “霍建斌,你他媽王八蛋!”秦柄怒吼一聲,霍建斌既然說對不起自己,那就肯定是賬務上有問題了,不然王少豐不會揪出自己,霍建斌更不會被帶過來,秦柄非常相信霍建斌,他一直都是一個老實人,秦柄的心裡原本還存着一絲僥倖,希望王少豐是弄錯了,聽霍建斌說對不起自己,秦柄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霍建斌,你怎麼就不想想,你當初只是一個飯店裡打雜的貨,是我信任你、提拔你,你纔有今天,你……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秦柄氣得咬牙切齒,手指着霍建斌咆哮怒吼。

    “對不起,老大,我……我剛剛交往了一個女朋友,爲了讓她過得更好一點,我就挪用了拳場的十萬資金去炒股,等股票賣錢了我就還回去,可是,我沒想到股票都賠進去了,爲了填上這個窟窿,我只好挪用更多錢,去買更多股票,可是……”霍建斌越說越羞愧,漸漸說不下去了。

    “你他媽混蛋,現在是經濟危機的時候,炒股票就等於拿錢去打水漂!”秦柄氣惱的說,“連所謂的金融專家麥道夫都完蛋了,你居然還去玩股票,你他媽還連累了我,我殺了你……”霍建斌畏畏縮縮、驚恐慌亂。

    王少豐長嘆口氣,說:“阿柄,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說的麼,你的拳場出了這樣的問題,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

    聽了王少豐的話,秦柄苦苦一笑,暗罵自己瞎了眼睛,居然完全信任了霍建斌!原來,當年秦柄還是王氏集團的大頭目的時候,一次去吃飯將錢包掉在飯店裡,是霍建斌追了上百米將錢包還給了秦柄,在之後的接觸中秦柄知道霍建斌是勤工儉學的大學生,主修財務管理。

    以後,秦柄逐漸升遷成爲王氏集團地下拳場的負責人,他不懂財務管理,於是想到了霍建斌,秦柄數次故意掉落錢包去試探霍建斌,最多一次錢包裡裝了上萬美金,霍建斌每次都將錢包還給失主(每次掉錢包的當然都不是一個人),秦柄於是越發相信霍建斌是一個老實人。

    將霍建斌招到自己手下,幫自己管理財務後,許多年中都沒出過問題,秦柄將霍建斌依爲心腹,他卻沒想到霍建斌交了女朋友後,爲了讓女朋友過上好日子,居然挪用了拳場的錢去炒股票。林木森既然處心積慮打算對付秦柄,自然對他的一切格外關心,於是查到了霍建斌挪用拳場公款的事情,給秦柄加了一條瀆職的罪名。

    “王老大,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秦柄苦笑着說,“按照集團規矩,我接受懲罰,引咎辭職就是了。”

    聽秦柄說願意辭職,王少豐就嘆了口氣,這已經是自己第二次整治老兄弟了,先是楊子峰,現在是秦柄,希望接下來不要再出事了!

    “王老大,我希望能把霍建斌帶走!”秦柄的眼裡閃着怒火,緊盯着霍建斌。

    “好。”王少豐說,霍建斌無奈的低下頭,自己挪用公款卻無法填補的行爲被發現,只有死路一條,心裡早有了準備,他也就不害怕了。

    秦柄帶着霍建斌離開了,和他同行的還有jay、柳寒夜和施禹、何二、陳蠱鑫、李旭幾人。

    “對秦長老的下場,我深表痛心,”林木森裝出一副非常沉痛惋惜的神情說,心裡其實卻樂開了花兒,“秦長老既然引咎辭職了,拳場不能沒人負責,現在我想派一個縣過去暫時代理拳場事務,不知道郝長老和竇長老有什麼意見?”

    郝大通和竇天相互看看,都沒說話。見他們倆不說話,林木森只當他們默認,就說:“我打算讓劉輝去接管拳場。”郝大通和竇天都沒反對,這件事也就定下來了,散會之後林木森又讓馬大刀、劉聖雨、龍戀林、溫瀟、張子豪等人和劉輝一起,去接管了拳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