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36章推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36章推測字體大小: A+
     

    林木森跟着王家的保鏢頭子周大雙走出王少豐夫妻臥室後,便苦苦思索此事的來龍去脈,但任憑他想破了頭,總是想不起來,自己怎麼會在王少豐的臥室裡暈倒。

    周大雙將林木森送回臥室後,讓左陽和劉相林在門外把守,自己則跟着林木森走入林木森的臥室,寸步不離的緊盯着林木森。林木森坐在牀上,開始思索。

    “篤篤。”有人敲門,周大雙機警的站起來,一邊盯着林木森,一邊走到門口,打開門,戴着眼鏡的馮興明正站在門口,看到周大雙出來,左陽就說:“雙哥,這個人要見林木森,你看……”

    周大雙看看馮興明,戴着一副金絲邊近視眼鏡,身體也比較瘦弱,一副讀書人的樣子,反正看起來挺無害的,略微思索,說:“讓他進來吧。”

    馮興明推了推眼鏡,跟着周大雙走入林木森的臥室,進來的時候,他隨手關了房門。推眼鏡是馮興明的習慣性動作,每個人都會有些下意識的小動作。

    “森哥,今晚的事,果真不是你做的?”三人落座之後,馮興明問,林木森苦笑着搖頭,說:“王大哥待我就像兄弟一樣,提攜我、幫助我,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呢!”

    “既然不是你做的,就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馮興明沉思着說,“可誰會這樣做呢?此人處心積慮的害你,必是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纔來王家不久,又怎麼和人有什麼仇怨!”

    “我也覺得奇怪呢!”林木森說。

    “森哥,你是怎麼進入王少豐妻子的臥室?”馮興明問,林木森思索了一下後說:“晚上,我和王少豐喝酒,我酒量不好,喝着喝着就多了,頭暈得厲害,王少豐接了一個電話,說賭場裡有急事,需要他處理,他便走了,然後我就回到臥室,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我好想覺得有人站在我牀前,我想睜開眼睛,可還不等睜開眼睛,就聞到一股很香的味道,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如此說來,你是被人迷暈了的,你回到臥室時候,鎖門了麼?”馮興明問,林木森搖搖頭,說:“我記不清了!”

    “森哥,要想洗刷你的冤屈,還有一個好辦法!”馮興明說,林木森聽了,趕緊追問是什麼辦法。

    “找警察來,藉助他們的儀器設備,檢查門把手上的指紋存在,另外就是,兇手不是侵犯了王少豐的妻子麼,或許可以從遺留在王少豐妻子體內的體液上,查出誰是兇手……”

    “不要說了!”林木森擺手打斷馮興明的話,“王大哥乃是紐約有頭面的人,若是此時傳揚出去,只怕於他名聲有損,今天參與此事的人,他手下之人肯定不會亂說,你一會兒回去告訴馬大刀他們,都不許亂傳亂說。”

    “森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考慮這個,若是不能找出真兇,你……”馮興明急切的說,林木森卻斷然拒絕,馮興明一陣無語。

    “我剛剛注意到,你的臥室、還有王少豐妻子的臥室,門鎖都沒有破損,你們倆要麼都沒有鎖門,要麼就是兇手擁有鑰匙……”馮興明說到這裡,林木森眼睛突然一亮,他想起來一個人:蕭子木!

    “我想到了!”林木森驚喜的說,馮興明趕緊問他想到什麼了。

    “蕭子木!他的名字裡面,也帶有木字,剛剛王家名字裡所有帶有木字的人,都到了場,只有蕭子木沒到!”林木森說,周大雙聽了,卻冷笑着打斷林木森說:“林先生,你就不要胡亂誣陷別人了好不,蕭子木名字裡是帶個木字,可他是個殘廢,自己走路還要費些力氣,他怎麼把你弄暈、還把你弄到主母的臥室呢!”

    “何況,蕭子木在王家一年多了,一向都中規中矩,從來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他怎麼可能qj主母,還殺死小姐呢!”周大雙不屑的說,心裡暗暗鄙薄林木森真是失心瘋了,竟然連蕭子木都懷疑上了。

    馮興明卻不管周大雙說什麼,只沉吟着說:“就是不知道這個蕭子木是否也有不在場的證據和證人!”

    “哼,你們既然懷疑他,我就讓左陽去問問,絕了你們的念頭!”周大雙冷笑着說,說蕭子木是兇手,他從心底裡不信,見林木森和馮興明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忍不住便要打擊一下兩人。周大雙當即推開門,讓左陽去問問其他保鏢,剛纔事故發生時,是否有人看見蕭子木在哪了,左陽聽了,詫異的問:“怎麼又問起他來了?”

    “哼,裡面那倆人說,剛剛追查帶有木字偏旁名字的時候,蕭子木沒在場,他名字裡不是也帶着木字麼,便說蕭子木是兇手,真是笑話,老蕭一向老實,連殺只j都不敢,他敢做這樣的事,這簡直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大的笑話!”周大雙嘲諷的說,眼睛卻鄙夷的看着林木森,“要是老蕭真是兇手,我他媽挖了自己的眼珠子。”

    左陽聽了,就笑起來,說:“雙哥,我看還是算了吧,老蕭怎麼可能是兇手呢,他這會肯定睡着呢,這倆人說不定是想把我支開,然後再找藉口,弄走劉相林,之後逃跑呢!”

    “哼,他們要是跑了,我周大雙還能當你們的大哥!”周大雙驕傲的說,“你快去,問問兄弟們,也讓這倆人死心!”

    “那好吧,不過你可看好了姓林的,他要是跑了,我和劉相林都要被你牽連了!”左陽說,周大雙擡腳欲踹,左陽笑嘻嘻轉身跑掉了,說我馬上回來。

    在左陽去打探消息的時候,林木森便想起了蕭子木,自己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就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非常怪異,聽王少豐說起自己的名字的時候,蕭子木的臉色變得非常古怪,雖然很快就恢復正常了,但林木森總覺得蕭子木對自己有一種敵觸情緒,林木森還想到了自己看金燕子、喬珊和王金月游泳的時候,二樓窗口處一閃而過的黑影,那黑影竟然和自己睡夢裡那個模糊的影子驚人的吻合了起來。

    “會是他麼?”林木森心裡自問,“若真是他陷害我,又是爲什麼呢?我和他無冤無仇,他爲何要陷害我呢?”林木森皺起眉頭,苦苦回憶,自己記憶中的確未曾有過任何有關蕭子木的信息。林木森的記憶力非常好,一般見過一面的人,都會有些印象。

    “要我說,你這個人實在太沒品了!”周大雙讓左陽去探問消息後,重回房間坐好,“你做下壞事,卻拿一個殘廢出來說事,我都爲你覺得丟人!”

    “周大哥,我剛剛聽你說,蕭子木來王家一年多?”林木森問,周大雙就點點頭,說蕭子木來王家的確比較晚。

    “蕭子木初到王家的時候,臉孔是什麼樣子的?”林木森問,周大雙見林木森依舊懷疑蕭子木,冷笑一聲,說:“他來王家的時候,臉就是這樣子的了,他因爲救護老爺,冒死衝進火海里,臉就被燒壞了。”

    “那麼,你們是否見過蕭子木毀容之前的照片呢?”林木森問,周大雙見林木森還是不死心,就搖頭說沒見過,林木森聽了,沉默不語。如今,只等左陽探聽的消息了,若是有人能夠證明事故發生前後,蕭子木的確有不在場的證據,林木森就只能死心了。

    左陽回來的很快,他帶回來的消息,讓林木森和馮興明有了一點希望,左陽說,事故發生前後,王家所有的保鏢們、傭人們,都沒有見過蕭子木,畢竟衆保鏢、傭人都住在一樓,而蕭子木住二樓,林木森和王家人住在三樓,平時沒事,保鏢們和傭人們是不會上二樓、三樓的。

    看到林木森和馮興明眼裡閃過的興奮,周大雙便忍不住打擊兩人的yw,冷聲冷語的說:“你們也別得意的太早了,就算沒人能證明蕭子木當時在哪、在幹什麼,但他肯定不會是兇手,他是老爺的救命恩人,你們要想誣陷他,可要問問老爺同意不同意!”

    馮興明聽左陽說,並沒有人能夠證明事故發生前後,蕭子木有不在場證據,不由想起了自己看見木字的時候,木字已經被鮮血浸到了邊緣,鮮血是流動的,那麼木字前面,會不會還有什麼字,被鮮血浸泡而消失了呢?

    蕭子木,子木,若木字前面還有子字,而子字恰好被鮮血浸泡了,便剩下木字!想到這裡,馮興明只覺眼前一亮,但隨即想到,木字前面還有字,純粹是自己的推測,並不真實憑據,不由有點氣餒。假如說,開始時候,林木森說他自己不是兇手,馮興明還覺得有一點懷疑的話,現在,他已經完全不懷疑林木森,兇手極爲可能,就是那個管家蕭子木!但他在王家一年多,一直相安無事,爲何森哥剛剛來了一個多星期,便出事了呢?

    是他早有預謀,想要qj並殺害金月茹和王金月;還是臨時起了歹意,上腦之下才侵犯了金月茹呢;或者是蕭子木只是爲了陷害林木森,才如此做?三種可能,馮興明絕對最後一種蕭子木是要陷害林木森,纔是最可能的答案!因爲聽周大雙說,蕭子木在王家已經一年多,這一年多中並無任何異常之處,可見,他並非是貪戀金月茹的ms,才如此做。

    森哥說,他昏迷之前,曾經聞到一股奇香,這種情況像極了迷藥,若蕭子木真是兇手,他爲什麼偏偏要陷害森哥而不是其他人呢?因爲他單獨住在一處、容易下手;還是因爲他和森哥本就有怨隙,所以恨極了森哥?

    森哥剛剛來到美國不久,按說不該和人結仇纔對,難道蕭子木是他以前在國內的仇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
    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