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35章三天之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35章三天之約字體大小: A+
     

    衆保鏢們上樓的聲音,早就驚動了蕭子木,但他卻沒有出現。因爲他在裝睡,以顯得自己和金月茹母女的死,完全沒有關係。

    馮興明聽完了林木森的講述,便低頭查看,地上一灘血跡,血跡旁邊,有一個鮮血寫就的“木”字,毫無疑問,這是王金月死前,留下的唯一線索,而在場所有人中,姓氏裡帶有木字的不少,但其他人都有不在場的證據,只有林木森是昏迷在現場的,他的嫌疑便是最大的。

    何況,林木森姓名裡,竟然全是木字,這就更加大了人們對他的猜疑,而對於自己怎麼來到王少豐和金月茹夫妻的臥室,林木森偏偏還說不清。

    馮興明看着地上的“木”字,皺起了眉頭。喬珊將王金月的屍體搬動之後,地上便留下了一灘血跡,這灘血跡卻是緩緩流動的,現在,木字的邊緣已經和血跡接連在一起了,那麼,是否有可能,木字前面本來還有一個字,卻被血跡浸沒了呢?

    想到這裡,馮興明向上推了推眼鏡,指着地上的血字說:“爲什麼你們只想到木字是兇手的姓氏,難道就不能使兇手的名字麼?”

    一語驚醒夢中人,衆人紛紛看着馮興明,暗想對啊,王金月寫下的木字,也許是兇手的姓氏,但也有可能是兇手名字裡面的一個字!

    王少豐初回到家,看見妻女的悲慘景況,非常氣憤,失去理智之下,便要殺掉林木森,爲金月茹母女報仇,現在,經過了最初的悲痛、憤怒之後,王少豐的情緒已經冷靜了一點,他不由仔細思考這件事了!

    林木森是最大的嫌疑人,這是毋庸置疑的,首先自己回來的時候,就只有他在現場,他雖然說是被人弄暈了,擡到這裡來的,但具體怎麼回事,他說不清;其次王金月留下的木字線索,非常重要,而這條線索和林木森也是最吻合的,因爲只有他的姓氏、名字,全部都是由木字所組成;再次,就是林木森和自己喝酒,知道自己外出了,才恰好敢在自己外出時動手;最後,則是殺死金月茹和王金月母女的兇器,正是林木森時常拿在手裡的小太刀。種種跡象,都將兇手的苗頭指向了林木森。

    王少豐接下來又想到,林木森的爲人!自己第一次見他,便拉上他賭博,在稀裡糊塗的情形下,林木森贏了自己和林裳一千萬美金,林木森本可以拿着美金走掉,沒人會說什麼!但他卻聲明,當時他參賭時,並不知道牙籤是籌碼,只以爲自己三個老頭在賭牙籤玩,並以此爲理由,拒絕接受那一千萬美金。

    雖然,林木森被自己和林裳強迫,拿了支票,但是林木森最終卻撕毀了支票,從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林木森是一個非常誠實、非常有原則的人!誠實的人,便不會撒謊;有原則的人,就不會胡亂做事!

    成龍當年收留、幫助林木森,成龍死後,林木森帶着手下,千里迢迢來到美國,找到成銘一,奉成銘一爲老大。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林木森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

    正是基於林木森的誠實、有原則、知恩圖報,自己和林裳才喜歡上了這個年輕人,提攜他、幫助他。

    一個知道感恩的人,自己幫助、提攜他,並讓他住在自己家裡,他感激自己還來不及,怎麼會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難道是他酒後亂性?

    王少豐依舊懷疑林木森,但卻已經不像最初那樣,認定此事必然是林木森所做了!

    如今,王少豐聽馮興明說,木字也許並不是兇手的姓氏,也有可能是兇手的名字,眼前頓時一亮,轉頭對保鏢頭目周大雙說到:“大雙,所有人裡,姓名裡帶着木字的人,全都在這裡麼?”

    周大雙便看着保鏢們,目光一一掃過,認真看了一遍後說:“都在這裡了。”

    “不管姓氏還是名字,只要裡面帶有木字或者木字偏旁的人,全部站出來。”王少豐紅着眼睛說,保鏢們就有一羣人站了出來,王少豐隨即展開了盤問,問他們剛剛在哪裡,結果是這些人都有別人爲他們證明,剛剛有人和他們在一起,他們根本沒有作案時間和機會。

    “林木森,你現在還有什麼說的?”王少豐憤怒的盯着林木森問,林木森默然無語,他自知此事絕對不是自己所做,但卻偏偏和自己扯上了最緊密的關係,而恰恰自己又說不清,自己爲什麼會在兇殺現場,林木森唯有搖頭苦笑。

    “既然連你自己都沒有什麼可說的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1”王少豐鐵青着臉說,之後轉向家中保鏢們:“動手,把林木森給我抓起來,誰敢阻攔,一律殺!”聽到王少豐發話,王家保鏢們在周大雙的率領下,再次撲了過來。

    馬大刀、陳蠱鑫、劉聖雨、施禹等人自然不肯讓他們傷害林木森,於是紛紛挺身而出,攔擋周大雙等人,雙方再次拔出了手槍,情況危急兇險。

    “等等。”林木森大聲喊,“王大哥,此事我的確說不清,但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些古怪,我是被人陷害的!”

    “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被人陷害的,可是陷害你的人呢,他是誰?你告訴我啊!”王少豐冷笑的盯着林木森說,“何況,你說別人陷害你,誰會這樣做!”

    “我不知道,但是請王大哥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一定找出真兇,還我自己一個清白!”林木森誠懇的說,王少豐聽了,卻不住冷笑:“笑話,給你三天時間,讓你準備充分以後逃跑麼?廢話少說,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我可以保證不傷害你那些屬下就是!”

    “老賊,廢話少說,”馬大刀厲聲吼道,“誰要動我大哥,便踩着我的屍體過去吧!”林木森屬下其他衆人也紛紛大呼大叫,擺出決不後退的架勢。

    “馬大刀,不得對王大哥無禮!”林木森輕聲叱責,王少豐不住冷笑,只認爲林木森是在做戲。

    “王大哥,我林木森爛命一條,實在沒有什麼值得珍惜的,但我若死了,我手下兄弟們必然不肯甘休,到時候不但害了他們,也害了你……”林木森誠懇的說,“我發誓此事絕對不是我乾的,至於是誰,我暫時還不知道,但我一定會查清真相,爲嫂子和金月報仇……”

    “你住口,”王少豐大聲喝道:“你不配提起她們的名字,你這個人面獸心的東西,我王少豐瞎了眼,竟然認你爲弟,還把你引來家裡,害了月茹和金月,我有眼無珠啊!”

    林木森、王少豐還有林木森手下衆人,都被當前的情勢x引了注意力,渾然沒有注意到,還有一個名字裡帶有木字的人沒有到場,那就是蕭子木!王少豐家的保鏢們雖然有人想到了蕭子木,但蕭子木是個殘廢,雙腿行動不便又是啞巴,何況蕭子木在王家幾年,一直行事低調,因此沒人懷疑到蕭子木頭上,便也就沒有提起他沒在這裡。

    “王先生,我林大哥爲人向來正直,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的!”喬珊走到王少豐面前說,王少豐聽了便冷笑着說:“喬姑娘,俗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林木森人面獸心,你們都被他騙了,卻還來幫他說話!”

    “王先生,我……”說到這裡,喬珊便漲紅了臉,卻終究鼓起勇氣說:“我和森哥曾經共處一室,他若是好色之徒,豈會放過我!”

    “對啊,森哥和我交往多年,也從不曾輕薄我!”金燕子也站出來大聲說,“王少豐,我看你是真的瞎了眼睛,將好人當做壞人!”

    “你……”王少豐鐵青着臉,說不出話來。

    “王大哥,給我三天時間,我必然找出真兇,還死者一個公道!”林木森誠懇的說,“若是你害怕我逃走,可以派心腹,日夜跟隨着我,我手下兄弟,也由你監視看管,你看如何?”

    “好,好……”王少豐冷笑着說,“你既然要求三日時間,我便讓你多活三天,三天後我讓你死得心服口服!”聽王少豐終於肯給自己查明真行的機會,林木森不由長出一口氣。

    “周大雙!”王少豐大聲說,周大雙就應了一聲。

    “你帶着劉相林、左陽,時刻不離跟隨林木森,他若有逃跑的動向,便立即殺了他!”王少豐說,周大雙便說好。

    “森哥……”劉輝、周淑軍等人呼喚林木森,林木森擺手微笑,說:“你們要聽從王大哥的安排,誰要是敢亂來,可不要怪我林木森不認他這個兄弟了!”

    “馬祥林,你帶林木森的屬下們去大餐廳,把他們全部看管起來!”王少豐說,一個精幹漢子答應一聲,對馬大刀、李旭、劉聖雨等人冷聲說:“走吧”衆人相互看看,又看看林木森,林木森微微笑笑,衆人才跟着馬祥林離開,王少豐又派了幾人,協助馬祥林看管劉聖雨、張子豪、劉輝、溫瀟等人。

    “林木森,你最好不要有逃跑的想法,不然……他們都要爲你的行爲付出性命!”王少豐冷聲說,林木森說:“我必然會找出殺害嫂子和金月的兇手,還自己清白,還她們公道!”

    王少豐聽了,冷哼一聲,揮手說:“大雙,你帶他出去,我要單獨待一會兒。”周大雙聽了,就和左陽、劉相林,拉上林木森離開了,其他人也紛紛出去,屋子裡就只剩下了王少豐還有金月茹和王金月兩人的屍體。

    “月茹,金月,我……”王少豐跪在金月茹牀前,眼圈紅了,眼淚滾滾落下,“我對不起你們哪,我有眼無珠,竟把林木森當成好人,引來家裡,沒想到卻害了你們性命,我真是對不起你們,林木森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被人陷害的,我便給他三天時間,等三天之後,我就殺他一個心服口服,等我殺了兇手,給你們報仇之後,我就來陪你們,我們一家三口,去陰間團聚!健兒長大了,沒有我,他也不會有事的了。”充滿血腥味的室內,迴盪着王少豐悲慼的哭泣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