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32章蕭子木的攻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32章蕭子木的攻擊字體大小: A+
     

    猛虎幫紐約分部負責人車而夫斯基的慘死,引起了紐約猛虎幫成員的集體震動,查別林斯基將車而夫斯基的死訊傳回猛虎幫總部後,總部讓查別林斯基暫代車而夫斯基的職務.

    查別林斯基心裡不由感激夜寒,若非他狙殺了車而夫斯基,自己不知道要多少年後才能上位了!不過,爲了防止別人說自己薄情寡義,查別林斯基還是派出猛虎幫的人,四下打探消息,希望查明是誰僱兇害死了車而夫斯基。

    查別林斯基懷疑的對象主要有兩夥人,其一就是林木森一夥人,另一個便是日本人,不過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也無法確定到底是誰殺害了車而夫斯基,畢竟紐約有着世界各國的數十個黑幫,這些黑幫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查別林斯基託人尋找夜寒,希望能夠從他身上,找出線索。

    但夜寒是一個非常神秘的殺手,從不和任何人交往,顧客的僱傭和委託,從來都是電話聯繫,對方將錢存入他指定的賬戶,將暗殺的對象告訴他就可以了。也許有人懷疑,別人怎麼會知道夜寒的電話,事實上,夜寒在殺手界的名氣和人際圈子,可以保障他能夠順利接到活兒。

    車而夫斯基的死亡,並沒有給紐約帶來任何改變,街頭依舊是一派忙碌、繁榮的景象,人們該幹嘛還幹嘛。宏野正雄雖然狂妄、囂張,最近今天行動也低調起來,同時打發人手去猛虎幫總部探聽消息,得知對方並沒有什麼動作,才稍稍放心。

    林木森帶着陳蠱鑫、無罪、施禹、龍戀林等人,在王少豐家已經住了六天。車而夫斯基被殺手暗殺的消息傳出來之後,林木森害怕俄羅斯人因爲懷疑自己一夥人而採取過激行動,於是約束手下們的活動,只讓他們在王家別墅範圍內活動。只有無罪和jay,才被允許自有出門,林木森對他們的警覺性和身手有着充足的信心。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圓、很亮,高高的掛在天空,林木森和王少豐坐在一株紫桐樹下,紫桐茂密的枝椏宛如一把撐開的打傘,遮擋在兩人頭上。

    夜涼如水,晚上總會讓人覺得寧靜,好像連白日裡喧囂的灰塵,都變得安靜羞怯起來。王少豐穿着短褲背心,一手搖着大蒲扇,提起矮几上的紫砂壺,給林木森倒了一杯茶:“阿森,嚐嚐這茶怎麼樣!”此時的王少豐,看起來和大陸鄉下閒適的老人沒有什麼區別。

    林木森笑着說:“王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讓我品茶,實在強人所難哪。”林木森端起茶杯,只覺芳香撲鼻,喝一口齒頰留香,不由讚了一聲好茶。

    “這是正宗的杭州獅峰明前龍井,就算在內地,也不容易買到的。”王少豐笑着說。

    林木森聽了就笑笑,說到:“王大哥,你用這樣的好茶來招待我,怕是侮辱了這茶呢,我就是一個俗人,喝茶反倒不如喝酒來得痛快。”

    王少豐聽了就大笑起來,笑完了才說:“誰又不是活在俗世中呢,既然活在俗世中,那就是俗人了,這世間有幾個人不俗?或爲名、或爲利、或爲財,爭來鬥去、忙忙碌碌,真能做到超然於物外的,又有幾人!你能坦言自己是俗人,已經比那些僞君子要強許多了。”

    林木森聽了,便笑笑,王少豐說:“你既然說茶不如酒,那我們就不喝茶了,去喝酒!”

    林木森聽了,趕緊擺手,說:“王大哥,我只是說自己品不出好茶好在哪裡,是一個俗人,可沒有喝酒的意思啊。”林木森不愛喝酒,酒量也不好。

    當初林木森從長毛手裡奪下垃圾場,便是因爲長毛一夥人都喝多了,戰力打了折扣,不然就算林木森可以從長毛手裡搶下垃圾場,肯定也要付出很大代價。酒,會讓人失去冷靜和理智,喝多了更會讓人行動力和協調力下降,所以林木森一直嚴格控制手下兄弟們喝酒,只有在極爲高興並且確認安全的情況下,纔可以喝酒。

    “阿森,我心裡苦悶哪。”王少豐長嘆一聲說,林木森自然清楚他的意思,王金月乃是王少豐夫妻的寶貝,王少豐卻要將她嫁給蕭子木,只怕王金月一生都不會得到幸福,他作爲父親,心裡當然難受、苦悶。

    現在的多數年青人和老年人思想存在代溝,並不會理解王少豐爲了報恩,而要將自己女兒嫁給蕭子木的做法。但這世間,總是會有受了別人恩情,便一定報答的人。

    “好吧,我便陪王大哥喝酒。”林木森說,王少豐笑笑,放下了蒲扇、茶具,引着林木森去了餐廳,他家的餐廳很好,裝修豪華,餐廳裡有酒櫃,裡面存放着許多高檔酒。

    兩人喝了一陣酒,王少豐的電話突然響起來,王少豐接了之後,對林木森說:“賭場出了一點事情,我現在就要過去處理一下。”

    “王大哥儘管去就是,不必管我。”林木森笑着說,“我這就回去睡覺了。”之後便站起來準備回臥室休息,林木森酒量不好,陪王少豐喝了一陣,就有點多了,站起來時就搖晃了一下。

    “我叫人送你回去。”王少豐說,林木森笑着說:“王大哥有急事就去處理,我雖然有點頭暈,但還能回去。”王少豐確實有事需要處理,見林木森並無大事,點點頭,囑咐林木森小心點,之後便離開了。

    林木森出了餐廳,腳步虛浮的向三樓臥室走去,在他踏上樓梯的時候,一個黑影躲在二樓角落的陰暗處盯着林木森的身影,目露兇光,嘴角掛着一抹兇惡的冷笑,等林木森身影消失在樓梯上,黑影才從陰暗處走了出來,正是蕭子木,腳步蹣跚的向三樓慢慢行去。

    林木森因爲喝多了酒,回到臥室躺在牀上就睡着了。

    蕭子木腦海裡,滿是林木森的影子,他想起昔年往事,越想越恨,嘴裡不由喃喃自語:“林木森,我不會讓你舒服的!”回到自己臥室,蕭子木取了一副手套,又拿上可以致人昏迷的藥物手帕,然後才拖着蹣跚的腳步,來到三樓。

    王少豐出門去了,短時間內不可能回來,王家的保鏢還有林木森那些屬下都住在一樓,三樓只有林木森、金月茹、王金月還有喬珊和金燕子,這些人裡唯一對自己有威脅的林木森偏偏還喝多了,自己可以爲所欲爲了!想到這裡,蕭子木陰險的笑了。

    他首先來到林木森房外,戴上手套後,擰動了門把手,門被鎖住了,不過這難不倒蕭子木,他是王家的管家,有着別墅裡所有房間的鑰匙。他從腰間取下鑰匙串,打開了林木森的房門。

    林木森仰面躺在牀上,已經睡着了。蕭子木小心的走到牀邊,用險惡的眼神看着林木森,慢慢掏出藥物手帕,林木森似乎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牀邊了,睜開了眼睛,不等他看清楚牀邊站着的人是誰,藥物手帕已經捂在了林木森臉上。手帕裡的烈性藥物可以在兩秒鐘內致人昏迷,林木森還沒有看清是誰,就已經昏迷了。

    蕭子木看到林木森牀頭的矮几上,放着一把破損了的小太刀,正是王小雨用來和日本人搏鬥的那把,林木森曾經說過,等王小雨康復後,要讓王小雨將這把刀插入櫻花社老大的心臟,因此林木森一直把它帶在手邊。蕭子木拿起小太刀,看着昏迷的林木森,蕭子木心情激動起來,只要一刀插下去,就可以殺死林木森了,自己和他的怨仇,立即就能解決了!

    蕭子木把玩着手裡的小太刀,用充滿怨恨、仇視的目光,看着林木森。

    “不,就這樣殺死你的話,太便宜你了,我不能就這樣簡單的殺死你!”蕭子木自語,“我要讓你身敗名裂!”一個惡毒的計劃,在蕭子木的腦海裡出現。

    蕭子木出了林木森的臥室後,來到了金月茹和王少豐的房間外,戴上手套後,擰動了門把手,門沒有鎖閉,蕭子木輕輕推開了房門。

    “少豐,是你回來了麼?”金月茹背向門口躺着,屋子裡只開了一個小檯燈,燈光非常柔和,蕭子木沒有回答,徑直朝牀邊走去。金月茹和王少豐做了二十幾年夫妻,對丈夫的腳步聲熟悉無比,聽到進來人的腳步聲不是丈夫的,金月茹便翻過身,同時坐了起來,她看清了進來的人竟是蕭子木。

    “子木,你怎麼進來了?”金月茹用略帶訝異的目光,看着蕭子木問,“你有什麼事情麼?”

    “沒有事,我就不能進來麼?”蕭子木被火燒壞了的臉上,掛着戲謔的笑。

    “我不是那個意思……”說到這裡,金月茹突然頓住了,蕭子木的聲帶不是被大火燒壞了,不能說話了麼?他現在怎麼可能說話呢!金月茹的目光瞬間轉爲震驚和喜悅,“子木,你可以說話了?”

    “我一直都可以說話!”蕭子木平靜的說,兩人對話之間,蕭子木已經走到了金月茹的牀前,金月茹不解的看着蕭子木問:“既然你一直都可以說話,你之前爲什麼不說話裝啞巴呢?”

    “因爲我不想說話。”蕭子木笑了,笑容出現在他燒壞的臉上,顯得獰惡,帶了一絲恐怖的味道。金月茹覺得今天的蕭子木,和平常相比多了一絲詭秘和陰險,平時他的臉雖然醜惡,但並不讓人害怕,可是現在他臉上的猙獰和眼神裡的瘋狂、陰險,讓金月茹砰然心跳。

    “子木,我要把你可以說話的消息告訴少豐,他知道了一定會非常高興的,他還說要把月兒……”金月茹說到這裡,便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爲蕭子木拿着藥物手帕的手,已經捂住了金月茹的嘴巴。金月茹嗚嗚了一聲,身體頹然倒在牀上。

    蕭子木將金月茹的身體擺正了,之後慢吞吞轉身,出了金月茹和王少豐的房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