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30章再遇馮興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道英雄 - 第530章再遇馮興明字體大小: A+
     

    林木森等人吃完以後,王金月招手喊來服務員結賬,林木森搶着把錢付了,幾人出了飯館正要離開,飯館裡突然傳來一陣爭吵聲,隨後就有毆打、叫罵的聲音傳來。林木森等人不願多事,就要離開,馬大刀不經意間回頭,卻發現捱打那人有點面熟,仔細一想,竟是從俄羅斯偷渡來美國的那個大學生馮興明。

    既然是中國人被外國人欺負,就不能不管了。馬大刀拉住林木森,指着馮興明說:“森哥,你看,那個捱打的不是那個大學生麼。”

    “走,我們過去看看。”林木森說着,領着馬大刀、陳俊丞和jay重返餐館,只見幾個服務員正在將馮興明推來搡去,一個身材高大的老外經理則罵罵咧咧的。

    “住手。”馬大刀大吼一聲,衝過去制止了那些欺負馮興明的外國人,將馮興明護在身後問:“怎麼回事,你怎麼在這呢?”

    馮興明推了推歪斜的眼鏡,一看是馬大刀,不由有點慚愧,羞赧中雜着氣憤的口氣說:“我在這裡工作了一個月,今天本該結算工錢給我,當初說好每月一千美元的,他卻只肯付給我二百美元,還說我要是再jc,就叫警察來把我抓走。”

    “馬勒戈壁的,這不是擺明了欺負咱們中國人麼!”馬大刀大聲說,兇橫囂張的眼神掃了掃那個經理,被馬大刀兇惡狂霸的眼神掃過,那經理心裡有點心虛,扭頭避開了馬大刀的目光。

    “喂,你們把欠他的工錢還給他,不然可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馬大刀大聲對那個經理說,可對方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雙方語言不通,這讓馬大刀非常着急,不知道怎麼辦纔好,眼睛掃過jay,馬大刀眼前一亮,拉過jay來給自己做翻譯。

    “你開始工作前,和他們簽訂勞工協議了麼?”jay問,在美國,人們都是非常注意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所以勞動、僱傭前,都會簽訂合同之類的書面文件。

    馮興明聽了苦笑着搖頭,說:“我是偷渡來美國的,若是要求籤訂勞動合同的話,人家怎麼可能僱傭我呢!”

    “那就沒有辦法了。”jay無奈的搖頭說,馮興明本指望馬大刀、jay等人可以幫助自己,聽了jay的話,不由滿臉失望之色,情緒非常低落。

    “怎麼會沒有辦法呢!”馬大刀說,轉頭看着馮興明問:“你的確在這裡工作了一個月,當初說好了每月付給你一千美元,現在卻只給你二百美元,對麼?”

    馮興明用力點頭,說:“你可以去別的餐館問問,大體上都是每月一千美元的價錢。”馬大刀見馮興明不似說謊,心想這些外國佬實在太可惡了,處處欺負我們中國人,不給他一點教訓,他還以爲中國人好欺負呢。

    想到這裡,馬大刀便走到那經理面前,冷眼盯着他說:“喂,把拖欠他的錢還給他!”馮興明將馬大刀的話翻譯給經理,經理看準了馮興明是偷渡來美國的,不敢把事情鬧大,加上當初並沒有簽訂用工協議,所以纔想賴賬,聽見馮興明翻譯的話,經理就說:“他算什麼東西,當自己是聯邦調查局的長官麼,要我給錢,我就得給錢!”經理雖然有點害怕馬大刀,但爲了賴下馮興明的工錢,還是硬着頭皮不肯付賬。

    馬大刀聽不懂經理說的話,但是卻能看出他不屑的態度,不由心裡生氣,聽馮興明翻譯了經理的話以後,他就更加生氣了,突然伸手抓住了經理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左右連抽幾個嘴巴,經理的臉馬上就紅腫起來,一邊極力掙扎,一邊大呼大罵,馬大刀見他反抗,一拳狠狠搗在那外國經理的肚子上,經理受到重擊,腰便彎了起來,好像一隻大蝦一樣。

    “媽的,我不是聯邦調查局的長官,但照樣能治得了你個王八蛋!”馬大刀一邊打一邊說,馮興明見經理捱打,心裡只覺暢快無比,暗想看來做壞人也是很有前途的啊。

    餐館裡的服務員們見經理捱揍,有幾個就想動手幫忙,jay和陳俊丞冷哼一聲,攔在他們和馬大刀之間,那些服務員相互對視一眼,一起撲了過來。jay是從俄羅斯野狼學院訓練出來的,身手很好,動作乾淨利落,出手兇狠,轉眼間便打暈了好幾個服務員,陳俊丞雖然身手不如jay,但勝下下手兇狠,也打暈了幾個人,那些服務員見兩人兇悍,便退到遠處,一個服務員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報警求救。

    林木森抄起桌子上一個紅酒瓶子,猛的甩了過去,酒瓶正中那人面門,一下子把他砸翻在地,酒瓶裡剩下的半瓶紅酒混着血液,一起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呈現出一種鮮豔的紅色,見那個準備打電話的服務員被林木森砸翻在地,其他幾個拿出了手機準備報警的服務員,趕緊將手機或丟在地上或收了起來,小心翼翼看着林木森,生怕自己的什麼動作惹怒了他。

    “求……求你……不要打了!”經理斷斷續續的說,他的臉被馬大刀抽腫了,牙齒也被打掉了幾顆,鼻血順着臉頰流下來,馮興明雖然聽到了他的哀求,心裡恨他欺負自己,便不將他的哀求翻譯給馬大刀,直到出夠了氣,馮興明纔對馬大刀說:“他求你不要打了。”

    “哼,你問他,到底給不給錢?”馬大刀說,經理聽了馮興明的話,連說給錢,給錢,馬大刀放開經理後,他就讓收銀臺裡的黑人女子拿錢給馮興明,那女子膽戰心驚的將收銀機裡的錢全部拿給了馮興明,馮興明點出一千,收起來,將剩下的錢又交回收銀員手裡,之後走到經理面前說:“我馮興明只拿自己該得的!”

    “好了,我們走吧。”林木森說,帶着馬大刀、jay和陳俊丞、王金月離開了意大利餐館,出了餐館王金月才長出一口氣說:“以後再有打架的時候,你們還帶上我去看吧,真是太刺激了,尤其是你甩酒瓶砸暈那個打手機的傢伙,真是帥呆了,好像動作片一樣酷!”林木森見王金月小女孩心性,便微微笑笑,轉頭問馮興明說:“你在這裡打工?”

    “是。”馮興明說,“本來說好了幹滿三個月的話,每個月就給我一千美元的,誰想到那個經理知道我是偷渡客以後,竟然想賴掉我的工錢,對我百般刁難,經常非打即罵,我爲了拿到工錢一直忍耐,今天終於到了付錢的日子,他竟然給警察打電話,要讓警察把我抓走,恰好被我聽到,便和他爭吵起來,若不是你們幫忙,只怕……”

    “幹嘛不去咱們中國人開的餐館工作?”馬大刀問,馮興明聽了苦苦一笑,說:“我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中國餐館,當時講好了每個星期付一次工錢,到了週末,那個老闆竟然誣陷我,說我和他老婆……有染,拒絕付錢給我不說,還打了我一頓!”

    “你也真夠倒黴的。”馬大刀笑着說。

    馮興明聽了,就嘆口氣,說:“週末的時候,老闆娘叫我跟她去臥室取錢,我便跟着去了,哪想到進了臥室後,她就開始脫衣服,我見她那樣就想出去,她老公就衝進來了,老闆娘就說我非禮她,工錢沒要到,還捱了一頓打,之後我就來了這家意大利餐館……”

    “你今後有什麼打算麼?”林木森問,馮興明就苦笑着搖頭,說:“來之前,本想一邊打工一邊求學,哪想到現實這樣殘酷呢,早知道美國是這樣子,還不如留在國內了呢。”說到這裡,馮興明眼裡閃過失落的神色。馮興明的肚子突然咕嚕嚕響了幾聲,王金月就問:“你中午吃飯了麼?”

    “還沒有。”馮興明羞窘的說,臉就有點紅了。

    “阿jay,把車開到前面停一下。”林木森指着車前方的一個快餐店說,jay便開車到了那裡,林木森讓陳俊丞和jay下車,給馮興明買了一點吃的,馮興明接過來感激的說謝謝,想到自己費勁辛苦偷渡到美國,現在卻混成這樣,眼圈就有點紅了,心情非常傷感。

    jay繼續開車,馮興明就開始吃飯,等他吃完了,林木森掏出一支菸遞給他,馮興明略略猶豫了一下,伸手接過,林木森幫他點燃了,馮興明x了一口,便劇烈的咳嗽起來,他本就不會抽菸。

    “記得上次,在葉卡捷琳娜號上,我曾經問你,要不要幫我做事,當時你拒絕了,我現在再問你一次,過來幫我做事怎麼樣?”林木森說,微笑的看着馮興明。

    馮興明低頭不語,林木森就說:“我和我的兄弟們都是混黑道的,混黑道當然就有危險,你仔細考慮一下,若是還想繼續窩囊的活着,就當沒見過我;若是你願意跟我做事,就打這個電話。”林木森說着,將一張記錄了電話號碼的紙片,交給馮興明,然後示意jay停車,將馮興明放下後,jay開車離開了。

    馮興明看着遠去的轎車,眼神複雜。馮興明是重點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從心理上就厭惡黑社會,他不願意和黑社會的人走的太近,不然上次在葉卡捷琳娜號上就答應林木森的要求了,但是偏偏在自己最困難的情況下,反倒是自己厭惡的黑社會幫了自己。

    繼續窩囊的活着,還是跟林木森做事?馮興明皺眉思考着,一輛轎車從他身邊行過,差點撞到他,司機將頭探出車窗,大聲咒罵着。

    “我不能繼續窩囊的活下去了,加入黑社會,也許並沒有什麼不好吧。”馮興明心想,苦苦一笑,轉身離開了。

    “森哥,你幹嘛數次邀請他加入咱們?”馮興明下車之後,馬大刀不解的問,“除了大學畢業之外,我沒看出這個'四眼兒'有什麼長處!對付他這樣的人,我一個可以打他一羣!”

    “二十一世紀,什麼最珍貴——人才!上次被那個俄羅斯水手下藥的時候,馮興明能夠那麼快想到辦法,就說明他很機智聰明,能打的人我手下有很多,能幫我出謀劃策的卻很少!”林木森微笑着說“現在的黑社會,已經不時興兄弟義氣了,打打殺殺也早就過時了,還是想想怎麼賺錢發財纔是正途,我們不可能永遠混黑社會,等我們弄到足夠的錢,就大家一起漂白!”

    馬大刀哦了一聲,林木森的話,他能聽明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