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510章昏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510章昏迷字體大小: A+
     

    “我兄弟怎麼樣了?”林木森帶着馬大刀、無罪和jay急匆匆衝入格林診所,進入診所林木森就看到一羣黑西裝保鏢簇擁着的藍飛凌一家三人,林木森快步走到藍飛凌面前沉聲問。

    “正在搶救……”藍飛凌說,馬大刀惡狠狠看了藍紫月兩眼,馬大刀的眼神裡散發出一股殺氣,他顯然將王小雨的受傷遷怒於藍紫月了,藍飛凌的保鏢們察覺到馬大刀森冷目光裡流露出的殺氣,立即有兩個保鏢閃身而出,站在藍紫月身前,將藍紫月和藍飛凌夫婦護在身後,其他保鏢也紛紛盯緊了無罪和jay、林木森三人,小心戒備。

    保鏢們平日裡就經常和危險打交道,站在他們面前的林木森、馬大刀、無罪和jay,四人身上都散發着一種危險的信息,尤其是馬大刀對藍飛凌、藍紫月露出敵意的情況下,衆保鏢紛紛提高了警惕。

    看到攔在藍紫月身前的兩個保鏢,馬大刀一臉冷笑,昂首闊步走了過去,藍飛凌夫婦及保鏢們紛紛緊張起來,馬大刀走到兩個保鏢面前的時候,兩個保鏢一起伸手,準備攔住馬大刀,馬大刀迎着他們的手臂徑直走去,待他們的手馬上抓到自己肩膀了,才突然出手,分別搭住兩個保鏢的手,一牽一引,借力用力,兩個保鏢站立不穩,連續跌出幾步,再回頭時候,馬大刀已經越過兩人原來的位置,走到藍紫月面前了。

    兩個保鏢臉色大變,其中一個立即將手探入懷裡,藍飛凌見了輕哼一聲,以眼神示意保鏢不要輕舉妄動,保鏢聽見藍飛凌輕哼,扭頭見他讓自己稍安勿躁的眼神,才怏怏然收回已經抓住了槍柄的手。

    馬大刀走到藍紫月身前,犀利如刀鋒般的眼神盯住了藍紫月,藍紫月在他的注視下,有些侷促不安,但卻倔強的不肯示弱,明亮的大眼和馬大刀對視着。

    “要是我兄弟有什麼好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馬大刀狠聲說,之後收回目光,轉身走開,他走開了,藍紫月重重呼出一口氣,低下頭輕輕啜泣。

    “好了,月兒,不要怕他,有爸爸媽媽在,沒有人能夠傷害你!”周文馨見女兒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加上馬大刀兇惡又咄咄逼人的態度,讓周文馨心裡充滿對女兒的疼惜和憐愛,寶貝女兒從小到大,就是自己和他爸爸都從不碰她一指頭,別人竟然妄想傷害她,真是笑話!

    “我……我纔不怕他呢,”藍紫月搖着頭說,“我是在想,他要是有事可怎麼辦啊,都是爲了我他才受傷的!”前面的他,指的是馬大刀,後面的他則指王小雨了。

    周文馨輕輕摟過女兒,她已經是一個大女孩了,比自己還要高,她的肩膀隨着抽泣的動作輕輕顫動着,這讓周文馨覺得心疼,忍不住瞥了一眼嚇唬女兒的馬大刀,重重冷哼一聲。

    “林先生,非常感謝你的兄弟保護了我的女兒……”藍飛凌誠懇的說,林木森看看藍飛凌,低聲問:“他……他傷得很重麼?”

    “非常重!”藍飛凌說,“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全身都被鮮血浸透了!”林木森掏出煙盒,抽出一支菸,習慣性的叼在嘴裡,叼了半天卻沒人給他點燃,之前林木森是習慣了有王小雨爲自己點菸的。林木森把叼在嘴裡的香菸取下來,懊惱的揉成碎末,粉碎的煙屑,恰好此刻林木森的心,紛亂不堪。

    林木森帶着無罪、馬大刀和jay,在格林診所的空處來回逡巡,幾人的目光不時落在急救室的門上,代表正在搶救的紅燈一直亮着,表示裡面還在忙碌。周文馨輕輕擁着女兒,站在急救室的一邊,她們旁邊就有一排長凳,周文馨拉藍紫月去坐,藍紫月卻執拗的拒絕了,她一定要站在急救室的門口,爲王小雨祈禱,她從來沒有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虔誠的希望上帝、神佛真正存在,並可以聽到她的禱告。

    藍飛凌站在藍紫月和周文馨母女身前,夾在林木森一夥人和藍紫月母女之間,似有意似無意的護着藍紫月母女兩個,而他帶來的保鏢則環繞在他周圍,宛如衆星捧月,保鏢們一直緊張的注視着林木森、馬大刀和無罪、jay的動靜,生怕他們會做出某種瘋狂的舉動。

    雙方都沉默着,心情焦躁的等待着結果,格林診所內的空氣異常凝重,馬大刀不時發出罵罵咧咧的低聲呢喃,兇橫跋扈的眼神不斷掃射在藍氏父女身上、臉上,藍飛凌的臉上一直保持着淡然的憂鬱,他的眉頭微微皺着,顯得心事重重,藍紫月則一臉擔憂的神色,目光一直緊盯着急救室的門口,不是閉目祈禱,希望下一刻格林醫生就可以從裡面帶着笑容走出來,告訴她他沒事了,周文馨的目光則一直停留在女兒臉上,她的目光充滿關心的味道,偶爾瞟一眼馬大刀,她的眼神裡帶着深深的戒懼和不加掩飾的厭惡。

    林木森數次掏出香菸,叼在嘴上,最終卻並不點燃,無罪等人心知林木森此刻心情複雜無助,只默默陪伴。

    林木森等趕到的四個多小時之後,急救室門口的紅燈終於熄滅,見此情況,藍紫月和林木森、馬大刀等人紛紛圍住門口,俄頃,一個穿潔白衣服的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一邊走出來,他一邊摘下口罩。

    “醫生,他怎麼樣了?”藍紫月緊張的問,明亮的大眼睛裡堆滿了期盼的神情。

    馬大刀則異常野蠻的一把揪住了醫生的脖領子,兇狠霸道的大聲問:“我兄弟怎麼樣了?”馬大刀的漢語美國醫生是聽不懂的,他的野蠻動作更是讓醫生皺眉,不過想到他關心傷者的緊張心情,醫生也就不再怪罪了。

    從手術室裡走出來的正是診所的醫生兼老闆格林,他一邊摘口罩一邊想着措辭,馬大刀已經急不可耐,抓住格林醫生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媽的,你少賣關子,快說我兄弟怎麼樣了,他要是有什麼危險,我就先殺了你!”

    格林作爲醫生,病人家屬激動、緊張的情況早經歷許多次了,但像馬大刀這樣兇暴野蠻的卻第一次遇到,當即雙手扳住馬大刀的手腕,打算擺脫馬大刀的jc,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馬大刀的掌控。

    “嘿,放……放開我……”格林醫生艱難的說,藍紫月見馬大刀激動的樣子,一時也覺得無奈,周文馨則越發鄙夷馬大刀野蠻狂暴的行爲,藍飛凌轉向林木森,平靜的說:“林先生,請約束你的屬下,他的行爲對我們早一刻知道傷者的病情並沒有幫助。”

    “馬大刀,放開醫生。”林木森低聲說,馬大刀聽到林木森發話了,才放開了格林,格林雙腳落地,立即捂着喉嚨連聲咳嗽,大口cx着。

    “他是我兄弟,不是屬下。”林木森對藍飛凌鄭重的說,藍飛凌便哦了一聲,看看林木森,之後轉向格林友善的說:“你好,醫生,我想知道里面那位患者的情況怎麼樣了。”(藍飛凌、藍紫月和林木森等人說話用漢語,和格林說話用英語,後面不再解釋)林木森等人都緊張的看着格林,等待他的回答。

    格林又cx一陣,喘勻了氣纔回答說:“他被送來的時候,身上一共有四十五處刀傷,其中一刀刺穿了肺葉,哦,我真的從來沒有見過傷得這樣嚴重的人……”

    “好了,格林醫生,請你先告訴我,他是否脫離了危險!”藍飛凌截斷格林的喋喋不休。

    “哦,經過我積極的搶救,他的傷口目前已經止住血了,另外我也爲他做了最耐心細緻的縫合,”格林說,“雖然他暫時脫離了死亡的危險,但依然昏迷着,是否能夠醒的過來,目前還不好說。”

    “你的意思,就是他昏迷了,還處於危險中?”藍飛凌問,格林點點頭,說:“我已經盡力了,只是他的傷太重,若非他的身體素質極好,剛剛就搶救不過來了。”

    “項龍,去交五十萬。”藍飛凌吩咐說,之後轉向格林說:“格林醫生,請你無論如何要救活他!”

    “我會盡力的。”格林聽藍飛凌說讓手下拿五十萬給自己,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醫者父母心,治病救人是份內事,但這並不妨礙只是對財富的渴望。

    “他說,你的兄弟已經搶救好了,只是……”藍飛凌轉向林木森說。

    “只是什麼?”林木森鎮定的問,眉頭輕輕皺着,犀利的眼神緊盯着藍飛凌的眼睛。

    “只是他還在昏迷之中,沒有脫離危險期,”藍飛凌說,“格林醫生說還要留在這裡繼續觀察治療。”

    “好,”林木森的語氣有點沉重,在國內,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怎麼剛剛來了美國,就出事了呢,“我想進去看看小雨,你幫我問問那個醫生行不行?”

    “好的。”藍飛凌說,王小雨因爲自己的女兒而受傷,藍飛凌心裡多少有點過意不去,轉過頭問格林是否可以探視王小雨。

    “可以,但是探視時間不能過長,而且病人需要靜休,不能大聲喧譁。”格林細緻的交待,藍飛凌點頭同意,將格林的話轉述給林木森。

    “我們進去看看小雨。”林木森說,馬大刀便越過守護在門邊的藍紫月,輕輕推開門,王小雨安靜的躺在病牀上,渾身上下被紗布包裹着,好像一個糉子一樣,鼻孔處插着氧氣管,看到王小雨慘兮兮的樣子,馬大刀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馬大刀推開手術室的門的時候,藍紫月的目光也落在了王小雨身上,這個總是一臉壞笑的無賴,這個自己心裡的大混蛋,此刻躺在病牀上,像是睡着了,他安詳的像個孩子一樣純真。

    “謝謝你!”藍紫月在自己的心裡輕聲說,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一樣,滾落下來。

    林木森的目光落在地上垃圾桶裡堆着的血衣上,衣服已經被鮮血浸透了,從這件衣服上就可以想象到王小雨經歷了一場多麼殘酷的拼殺,一把刃口多處崩損的匕首(林木森沒見過小太刀,只以爲是尋常匕首)引起了林木森的注意,林木森走到垃圾筐前,翻開血衣,將小太刀拿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
    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