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85章戴套裸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485章戴套裸奔字體大小: A+
     

    馬卡羅薩等海盜在葉卡捷琳娜號商船的底艙裡,搶到了幾十個漂亮女人,其中有俄羅斯女人,也有日本、韓國女人,還有其他一些國家的女子,唯獨中國女人非常走運,那些贊比亞海盜沒碰任何一箇中國女人。

    當海盜離開之後,底艙稍稍恢復平靜,那些失去了女伴的男人有低聲嗚咽的,也有大吼大叫的,但他們都沒有勇氣去追趕海盜並從海盜手裡奪回自己的女人,幸運的中國女人在海島離開之後,嘰嘰喳喳的說着剛纔的驚險和刺激。

    馬卡羅薩帶着收穫離開了葉卡捷琳娜號,看着被他們擄走的女人,船長皮羅耶非常憤怒,不斷咒罵馬卡羅薩等人不得好死,不過這樣的事情皮羅耶已經經歷過幾次,除了開始的憤怒之外,倒也沒有其他過激表現,海盜離開之後,皮羅耶便吩咐開船,遠離羅佳利島了。大副科爾看着遠去的海盜船隻,心裡頗爲氣憤,原本打算借海盜的手去教訓那些中國人,沒想到這些贊比亞強盜們竟然放過了中國人。

    不過,日子還長着呢,等以後我有的是機會收拾你們,中國佬!科爾想到這裡,轉身回臥室了。經歷了海盜風波之後,葉卡捷琳娜號接下來的航行便順利多了,途中沒有任何意外發生。被海盜劫掠之後幾天,衆偷渡者們便恢復了平靜,他們的伙食依舊惡劣無比,每天幾片面包,一杯清水,偶爾會得到一點蔬菜和水果,補充必要的維生素。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偷渡客們的身體都非常虛弱,精神狀態也很萎靡。

    布朗給衆人送來了食物,這次是番茄瓜片湯和吐司麪包,另外每個人還有一個橙子,林木森吃了幾片面包後,便不再吃了,將麪包遞到馬大刀手裡,馬大刀搖頭拒絕,心想船上配給的食物量太少,每個人都是勉強吃飽,森哥要是把他的麪包給了我,他就要捱餓了,我怎麼可以讓森哥捱餓呢。

    “拿着!”林木森將麪包硬塞給馬大刀,“你是傷員,必須多吃點。”馬大刀一陣心酸和感動,這些天以來,大家每頓飯都會節省一些給自己,這讓馬大刀覺得很難受,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也淪爲被人照顧的角色了。

    吃過飯以後,王小雨見底艙裡的氣氛沉悶,就笑嘻嘻的說:“大家閒着無聊,不如我給你們講個笑話吧。”說着,探尋的目光就掃過衆人,只有馮興明低聲搭了一句說好啊。

    衆人情緒低落,連句話都懶得說了,王小雨看着馬大刀昏昏欲睡的樣子,心裡微微一痛,衆人雖然都瘦弱了很多,但起碼還算健康,馬大刀卻因爲基洛夫的追殺過程中,中了一槍,所以身體一直很虛弱。

    “話說有一個男人,正在情婦家裡亂搞,情婦出差的老公卻突然提前回來了,聽見有人進屋子,男人嚇壞了,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跳窗逃出去了,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之後,他就看見出租車司機一個勁兒回頭看,男子沒穿衣服,見那個司機一直回頭看,就挺不高興,說'看什麼呀,沒見過別人裸奔啊!',司機心想你他娘光腚上我的車,我沒恥笑你,你還有理了,於是說裸奔我倒是見過,可我沒見過別人戴着套裸奔的!”

    “你真是壞死了!”金燕子和喬珊兩個女孩子臉有點紅,羞s的嗔怪着說,看到兩個女孩子害羞的神情,王小雨和李旭、陳俊丞、劉輝、陳蠱鑫等人就哈哈笑起來,林木森想起自己情緒低落時候,王小雨總是會講一些黃色的小笑話,逗自己開心,也不由莞爾一笑。

    “裸奔那小子被司機說的不好意思,就摘了套從車窗裡面撇出去了,可是那個司機還是盯着裸奔者猛看,裸奔者心想套套已經扔了,你還看什麼呀,就有點不高興,說你怎麼還看哪,沒見過裸奔的啊,司機說裸奔的我是見過,可我就在想你把錢放在哪裡了。”

    “你這個傢伙肚子裡怎麼那麼多黃笑話啊!”張子豪和劉聖雨笑着說,王小雨看了看馬大刀,馬大刀沒什麼反應,要是平時自己講了這樣的笑話,馬大刀肯定會附和着說一些葷段子的,王小雨湊到馬大刀身邊,推了一下馬大刀,馬大刀還是沒有反應。

    “大刀,你怎麼了?”王小雨問,馬大刀嗯哼了一聲,連眼睛都沒睜開,王小雨見他臉色紅得異常,趕緊探手去摸他的額頭,不由輕呼了一聲,說:“森哥,馬大刀好像在發燒。”

    “什麼!”林木森也緊張起來,馬大刀的槍傷本就沒好,爲了躲避帕莫舍夫派人的追殺,只好匆匆處理傷口就上船了,船上的生活太艱苦,吃不飽不說,環境還非常惡劣,數百個偷渡客在狹窄的底艙裡吃喝拉撒,空氣潮溼沉悶還充滿異味。馬大刀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林木森等人也心急,卻沒有什麼辦法,只能盼着船早一點抵達舊金山,好給馬大刀找一個醫生治療傷病。

    jay走到馬大刀前面,蹲下身體撫摸了一下馬大刀的額頭,說:“他在發燒,必須立即治療。”

    “可是,去哪找醫生啊!”林木森焦躁的說。

    “船上就有隨船的醫生,醫術雖然不高明,但總該有些辦法的。”jay說,林木森聽了,趕緊對李旭和劉輝說:“你們倆帶着何二、龍戀林、施禹、溫瀟,去把醫生請來!”

    “好的,要是他不來呢?”李旭。

    “就是搶也要把他搶來!”林木森大聲說,憐惜的目光看着馬大刀,馬大刀從上船開始就處於傷病之中,臉色蠟黃,一點活力也沒有。

    李旭和劉輝推底艙上的鐵板,鐵板被從外面鎖住了,李旭連喊幾聲,纔有一個守在遠處的船員不耐煩的問:“你們鬧什麼,想死呀!”

    “我們的兄弟病了,必須馬上治療,請把鎖打開放我們出去,我們要去請醫生來。”溫瀟說。

    “大半夜的請什麼醫生啊!”船員嘟囔着說,“你們這些該死的偷渡客,全都死了纔好呢。”說完,便不再理會溫瀟和李旭等人了,李旭和何二、龍戀林等人用力的敲打着艙門,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響,底艙裡的其他偷渡客都被吵醒了,雖然不滿,卻也不敢說什麼。

    “你們這些該死的偷渡客,他媽的找死麼!”船員憤怒的咒罵着,就要走開。

    “等等。”溫瀟順着蓋着的鐵板的縫隙裡看見那船員竟然要離開,心裡非常焦急,眼珠一轉想起一個辦法,從衣服口袋裡取出一張百元鈔票,順着鐵板的縫隙將錢塞了出去:“嘿,等等,請放我們出去吧,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聽到偷渡客說給錢,那個船員頓時來了興趣,轉身走了回來,在鐵板上方蹲下來,接過溫瀟順着鐵板縫隙遞出來的鈔票,那是一張百元面值的人民幣,船員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請放我們出去,我的同伴病了,我必須爲他把醫生請來,”溫瀟說,“我會給你很多錢的。”

    “要是放你出來了,你反悔了怎麼辦?”船員不放心的說。

    “我不會反悔的,再多的錢也不及我同伴的生命重要。”溫瀟說,船員想了想,打開鎖把溫瀟等人放了出來。溫瀟掏出一把鈔票遞給船員,船員大喜,兩眼放光接過,塞進口袋裡。

    “帶我們去找醫生。”溫瀟說,得了好處的船員自然不會拒絕,領着溫瀟等人去醫務室找布魯斯,林木森、王小雨、劉聖雨和張子豪則擡着馬大刀,跟在後面。船員指着醫務室的門牌說這裡就是醫生的住處了。

    溫瀟上前敲門,過了好一陣裡面才問:“誰啊?”

    “我的同伴病了,請您幫忙診治一下。”溫瀟說,過了一陣門被拉開了,從裡面探出一個腦袋,看見門口的是一夥中國人,布魯斯說:“你們是偷渡客?”

    “是的,我的同伴病了……”溫瀟說。

    “我不給偷渡客治療,更不會給中國來的偷渡客治療!”布魯斯說着,就要關門。

    一隻腳突然出現在門縫處,別住了即將關閉的門,布魯斯擡頭一看,一箇中國人正站在門口冷冷的盯着自己,那人的目光非常兇橫,布魯斯覺得渾身一冷,就要用力去夾那人的腳,那人已經跨前一步,伸手拉開了門。

    “嘿,你要幹什麼?”布魯斯大聲問。

    林木森一把推開布魯斯,王小雨、李旭、張子豪和劉聖雨已經擡着馬大刀衝進了布魯斯的醫務室,他就住在醫務室裡面。

    “聽着,你必須爲他治療!”林木森說,溫瀟幫林木森翻譯,布魯斯連連搖頭,表示不肯,林木森見他搖頭,不用溫瀟翻譯也知道布魯斯的意思,拔出手槍,紅着雙眼盯住了布魯斯。

    “我不會害怕你的威脅!”布魯斯說。

    林木森一把抓住了布魯斯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布魯斯的臉漲得通紅,不斷廝打掙扎,林木森盯着布魯斯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說:“不給他治療,我就掐斷你的脖子!”

    林木森拎着布魯斯,過了一陣布魯斯就喘不上氣了,眼睛向外鼓着,林木森鬆開了他,布魯斯捂着脖子,彎腰劇烈的咳嗽着,大口cx着,懷恨的眼神盯着林木森。

    “讓開,讓開。”林木森等人弄出來的聲響,驚動了住在附近的船員,紛紛趕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皮羅耶船長推開門口的人,擠進醫務室問。

    “我的兄弟病了,讓這個傢伙趕快爲我兄弟治療,”林木森說,“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林先生,請不要激動,”皮羅耶說,“布魯斯是船上的醫生,他會盡力的。”

    “不,我纔不會爲這些該死的中國人服務!”布魯斯大聲拒絕。

    “要是我的兄弟死了,我就要船上所有的人爲他陪葬!”林木森說,聽到林木森的話,王小雨、何二、溫瀟、施禹等人紛紛拔槍。

    “布魯斯,爲他治療,聽着,你必須爲他治療。”皮羅耶瞪着布魯斯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