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66章查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466章查證字體大小: A+
     

    霍夫曼同野狼學院的院長謝爾蓋請假,說要回老家料理弟弟的喪事,同時要求帶溫徹斯特、jay和馬克威廉姆斯一起去。

    “霍夫曼,你是準備爲你弟弟報仇麼?”謝爾蓋用瓦藍色的眼睛看着霍夫曼,聲音低沉的問,謝爾蓋當然知道,霍夫曼的弟弟是被人用匕首刺進胸腔,刺穿了肺葉致死的。

    “是的,我的弟弟不能白白死去,”霍夫曼激動的說,“我必須爲他報仇!”

    “說實話,你弟弟的人品實在不怎麼樣!”謝爾蓋歪着頭說,霍夫曼怒視着謝爾蓋,假如不是因爲謝爾蓋院長的身份,霍夫曼覺得自己一定會打扁謝爾蓋的鼻子。

    “但他總是你唯一的弟弟,所以,我只能批准,對麼?”謝爾蓋微笑的說,“好了,我同意你帶着jay、溫徹斯特和馬克威廉姆斯一起去,但是你必須知道,學院的規定是……”

    “好了,我當然知道,”不等謝爾蓋說完,霍夫曼已經揮手打斷了謝爾蓋的話,“學院的規定是爲了能夠賺取各國的錢,所以學院官方不會得罪任何勢力,對麼?”

    “對極了,”謝爾蓋眨着瓦藍色的眼睛說,“也就是說,你們幾個去追殺對方,只是你們的私人行爲,學院不會對你們的安全負責,也不會給你們提供任何幫助……”

    “好了,謝爾蓋院長,”霍夫曼再次打斷謝爾蓋的發言,他突然覺得謝爾蓋很像自己曾經看過的一部中國電影《西遊記之仙履奇緣》裡面的那個唐僧,一樣的囉嗦,簡直要煩死自己了(不用疑問,很多外國人也喜歡周星星的無厘頭搞笑電影),“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幾個若是死在外面了,那就是我們活該,學院不會幫我們出面的。”

    “很正確,既然明白這個問題,那麼我想你帶着三個小傢伙出去之前,有必要同他們三個說清楚後果。”謝爾蓋說。

    “我會的,”霍夫曼不耐煩的說,“你覺得我們會無法回來麼!”

    “這世上的事情,總是很難說的,”謝爾蓋說,“若是你這個混蛋能夠被人打死,對我來說簡直是美妙極了。”

    “謝爾蓋,你這個混蛋!”霍夫曼咒罵了一句,不再理會謝爾蓋,轉身出了院長室。

    “祝你好運,霍夫曼。”謝爾蓋看着霍夫曼離去的背影,輕聲說到。

    “他媽的,竟然真的跟上來了,”基洛夫雖然沒有和林木森坐同一輛車,不過仍然發現了後面追上來的車子,憤怒的咒罵着,“簡直是找死!”

    “開快點,追上他們。”尼古拉斯對開車的手下大吼着,讓他拼命加速,車子很快出了鬧市區,到了公路上之後,尼古拉斯等人再沒有任何猶豫,紛紛掏出手槍,威逼王小雨、基洛夫等人停車,不然就開槍。

    見王小雨、基洛夫等人沒有妥協,繼續開車狂奔,尼古拉斯一夥人紛紛射擊,清脆的槍聲不斷響起。坐在後面的喬珊被嚇壞了,啊、啊的叫着,伏低身體,鑽進林木森的懷裡,尋求保護。

    “無罪,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王小雨笑着說,兩夥的車都在告訴行駛,命中率自然是極差的,不過若是任由對方射擊下去,瞎貓碰着死老鼠,早晚會射中的,所以王小雨才讓無罪還擊。即使以無罪槍法的精準,也要連開數槍(公路行駛,其他車輛都在前面,只有王小雨、林木森、無罪、喬珊和張子豪幾人坐在最後面斷後),才成功命中了追在最前面一輛車的輪胎,在高速行駛的狀態下,被打爆車胎的車子頓時偏離公路,翻滾着掉進路邊的sg裡。

    尼古拉斯一邊破口咒罵,一邊讓司機加速追趕,無罪換了一個彈匣,繼續還擊,這一次是一槍打中了後面一輛車的司機,那司機受傷後一緊張,車子直接掉溝裡去了,車裡的人受了顛簸,但好在沒有翻掉。

    衆小弟見尼古拉斯的車裡掉溝裡了,當下也顧不上追擊林木森等人,紛紛下車,車子穩下來以後,尼古拉斯便推開車門,自己跳下車了,剛剛雖然受了驚嚇,但他並沒受傷,看着林木森、無罪等人駕車遠去,尼古拉斯不由大罵,這下真是偷j不着蝕把米,錢沒搶到,反倒有幾個兄弟受傷了。

    霍夫曼帶着jay、馬克威廉姆斯和溫徹斯特,有jay駕車,很快就回到了小鎮,霍夫曼找了一個小旅店,安排馬克威廉姆斯、jay和溫徹斯特住下。

    解決了尼古拉斯和保羅這羣地頭蛇,林木森和基洛夫等人終於來到莫斯科,基洛夫告訴林木森,他的老大野狼帕莫舍夫因爲有事情,暫時無法會見林木森,基洛夫便安排林木森在莫斯科的一個旅館中住了下來,基洛夫則開始幫助林木森辦理正規的身份、護照等手續,有了正規的手續文件以後就不怕被人檢查了。

    “森哥,你說基洛夫那個老大是什麼意思,讓基洛夫把我們帶到俄羅斯來,卻有不見我們!”王小雨焦躁的說。

    “能有什麼意思,無非就是想讓我們知道,我們在他眼裡,並不重要罷了。”馬大刀擺弄着手裡的短匕首說,自從見識過無罪飛刀殺死別爾夫什卡後,馬大刀就在向無罪學習飛刀的技術,而無罪告訴馬大刀,要想練好飛刀,就必須熟悉刀,每天拿在手裡不停把玩,熟悉刀的重量、特性、構造特點,才能用好飛刀,所以之後馬大刀只要有空,就會將短匕首拿在手裡,不停把玩。

    晚上,霍夫曼帶着jay,偷偷潛入了小鎮上警察局的停屍間,馬克夫斯基因爲死於他殺,所以屍體被警局保存起來了,以其在屍體上找到某些線索。小鎮上警局的停屍間,戒備當然不會很嚴,霍夫曼和jay,又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戰士,身手敏捷,自然輕鬆潛入。

    霍夫曼心情沉痛的掀開了馬克夫斯基身上的遮屍布,一張年輕卻蒼白的臉呈現在霍夫曼眼前,霍夫曼看着馬克夫斯基緊閉的雙眼,忍不住心中沉痛無比,馬克夫斯基的屍體顯然經過處理了,有一種消毒液的刺鼻味道,霍夫曼繼續向下掀動白色的遮屍布,馬克夫斯基的xk露了出來,胸前有一個扁平的傷口,血早已經流乾,傷口附近的肌肉呈現着暗紅的色澤。

    霍夫曼輕輕翻過馬克夫斯基的屍體,馬克夫斯基的後背上呈現出大片的紫紅色斑塊,這就是屍斑,人死後由於血液流動停止,血管裡的血液便會向身體位置較低的地方淤積,於是出現斑塊。霍夫曼輕輕按了一下,然後放手,將目光投向jay。

    jay略微思考後,開口說:“按照屍斑呈現的現象估計,已經達到二期擴散期,這個階段的主要表現是即使按壓屍斑,屍斑也不會消失,只會稍稍褪色罷了,另外停止按壓後,屍斑色澤恢復時間較長,我估計應該死於昨夜十點到十二點之間。”

    “嗯。”霍夫曼哼了一聲,將遮屍布蓋到xk,深情看了一眼馬克夫斯基後,霍夫曼心裡暗暗祈禱:“弟弟,希望你的靈魂能夠保佑我,找到兇手,爲你報仇!”霍夫曼一拉,遮屍布蓋住了馬克夫斯基蒼白的臉。

    “我們走。”霍夫曼說,jay默默跟在霍夫曼身後,離開停屍間。

    霍夫曼帶着jay離開停屍間,很快走進小鎮警局,昏昏欲睡的值班警員打着瞌睡,聽見有人進來,強打精神擡起頭,他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身影快速接近自己,迷迷糊糊的警員來不及看清對方,就覺得腦袋後面一疼,哼了一聲趴在桌子上,他的身後,jay正緩緩的收回拳頭。

    jay將昏迷的警員扯到桌子下面,霍夫曼則來到警局的所長室門前,jay走過來,從頭髮裡抽出一根細鐵絲,****鎖孔裡,捅了幾下後,輕輕扭轉門把手,所長室的門被推開了,霍夫曼對jay豎起一個拇指,意示讚揚,jay只是謙遜的笑笑。

    霍夫曼走進所長室,目光落在一個鐵皮的文件保險櫃上,jay再次走過來,用手裡的鐵絲打開了保險櫃的門,只是這次用的時間比開門久了一點。霍夫曼拉開保險櫃門,目光逐次掃過櫃子裡的文件卷宗,很快找到了想要的東西。

    看完了文件卷宗之後,霍夫曼合上文件,將它放回原處之後,目光看到了最上層文件夾上的匕首,霍夫曼心裡一動,拿起匕首翻看,匕首的柄上刻着馬克這個俄語詞。

    “馬克……”霍夫曼大爲動情,這把匕首是馬克夫斯基十四歲生日的時候,自己送給他的,是在莫斯科的一個店裡特別製造的,馬克夫斯基非常喜歡這把匕首,整日帶在身上,看到匕首,霍夫曼彷彿看到了馬克夫斯基正對着自己微笑,親熱的喊着:“哥哥。”

    “馬克,我會爲你報仇的,我一定殺了那些雜種,將匕首插在殺死你的兇手的xk上!”霍夫曼咬牙切齒的說,將匕首插在後腰間,鎖好櫃門,出了所長室,叫上在值班室望風的jay,小心翼翼的離開了警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