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58章爲李芸報仇(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458章爲李芸報仇(上)字體大小: A+
     

    按照林木森和基洛夫等人原本的計劃,是在小鎮上留宿一夜,休養一下後立即啓程前往莫斯科,以便儘快給林木森、王小雨和李旭等人辦理身份證、護照之類的東西,在中途多耽擱一天,就會多一分危險。

    但是李芸的死,打破了林木森和基洛夫原本的作息安排,林木森堅持要在小鎮上多留一天,找出殺害李芸的兇手,爲李芸報仇。基洛夫心想,李芸是因爲自己的原因才死的,心裡邊多少有點愧疚,只好答應下來。吃過早飯後,基洛夫便打發了手下出去,暗中打探關於馬克的消息。

    之所以沒有大張旗鼓的去打探馬克的消息,是林木森提出來的。因爲馬克殺人之後,必定會小心謹慎一段時間,若是被馬克知道有人在打聽自己的消息,只怕就會打草驚蛇,他若是逃跑,俄羅斯的版圖那麼大,再想找到他,可就難了,所以只能暗中打探馬克的消息。

    基洛夫的手下都出去打探消息了,林木森等人則留在旅館裡,他們屬於偷渡過來的,貿然外出,很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中午,基洛夫的手下們回來了,他們沒有打聽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基洛夫忍不住勸林木森說:“林,也許那個殺害了李芸的兇手,已經逃掉,離開這裡了,我們繼續追查下去,也沒有意義……”

    “不,我有一種感覺,他還在這裡,我會找到他的。”林木森打斷基洛夫的話,“讓你的人下午不要出去了,晚上,你陪我一起出去查。”

    “那好吧。”基洛夫無奈的說。

    下午,別爾夫什卡來到了馬克夫斯基的家裡。

    “馬克,你昨天晚上殺害的那個女孩是一箇中國人。”別爾夫什卡說,“她的屍體已經被教堂火化安葬了。”

    “你怎麼知道?”馬克夫斯基把玩着手裡的一把匕首,詫異的問。

    “你以爲我和你一樣粗心大意麼?”別爾夫什卡嘲諷的說,“我上午去教堂打聽過了,送那個女人到教堂的有十幾個人,我看我們最近還是小心一些,不要外出了纔好。”

    “哼,不要說他們只有十幾個人,就算他們有幾十人又怎麼樣?”馬克夫斯基不屑的說,“你不要忘了,那些中國人是最膽小的,我看,就算我站在他們面前,說'那個女人是我殺的',他們也不敢怎麼樣!我們搶劫的中國人是最多,他們從來都不敢反抗。”馬克夫斯基和別爾夫什卡還有另外兩個俄羅斯青年,是這鎮上的小混混,經常搶劫、勒索別人。

    “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小心點。”別爾夫什卡說,他也覺得馬克夫斯基說的有點道理,他們以前搶劫的中國人,的確從來都不敢反抗,不過別爾夫什卡還是勸說馬克夫斯基小心一些。

    下午,別爾夫什卡在鎮上四處閒逛,偷偷探聽關注李芸之死的人,轉了一下午,別爾夫什卡沒有發現異常狀況,心想也許那些中國人真的很膽小,都不敢追查李芸之死的事情,或許他們已經離開小鎮了。

    回到馬克夫斯基家裡,別爾夫什卡告訴馬克夫斯基,說鎮上沒有異常情況。

    “哈哈,我早就說過了,中國人都是膽小的,也許他們此刻已經跑掉了。”馬克夫斯基得意的大笑着說。馬克夫斯基和別爾夫什卡等青年囂張、狂妄,總覺得自己很厲害,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裡,而且他們有着小混混的普遍缺點:喜歡享受、玩樂。

    要他們悶在家裡,實在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整整一天,馬克夫斯基都待在家裡沒有出去,憋得馬克夫斯基心裡像長草了一樣難受,現在發現沒人追查這件事,馬克夫斯基再也悶不住了,當即和別爾夫什卡一起出門。

    “我們去哪吃晚飯?”別爾夫什卡問,馬克夫斯基嘿嘿笑着說:“當然是去蘇珊娜那裡,她可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寡婦哪,說不定打發了客人以後,她會陪陪我們的……”說到這裡,馬克夫斯基和別爾夫什卡一起大笑起來。蘇珊娜是一個飯館的老闆,一個年輕、漂亮的寡婦,對鎮上的單身漢們,有着非凡的x引力。

    眼看天黑了下來,林木森讓基洛夫將他的手下們分散開,去鎮上不同的飯館吃飯。

    “爲什麼要去不同的飯館?”基洛夫問。

    “那些人也要吃飯的,也許他們會去飯館呢。”林木森說,“也許可以得到一點有用的消息,只要有一線希望,總是要試一試的。”

    “那好吧。”基洛夫知道林木森不死心,一定要找到殺害了李芸的兇手,只好同意了,讓手下們分散着去了鎮上不同的飯館。

    馬克夫斯基和別爾夫什卡很快就來到了蘇珊娜的餐館,馬克夫斯基湊到蘇珊娜身邊,滿臉淫笑着,說:“嘿,蘇珊娜姐姐,我又來照顧你的生意啦。”

    鎮上的單身漢、混混青年、想尋找一夜情的男人們,都會選擇來蘇珊娜的餐館碰碰運氣,一個單身的漂亮寡婦,的確是他們最好的目標,就算不能如願以償的得到蘇珊娜,也可以從她身上揩揩油,更可以開幾句過火的玩笑,蘇珊娜不會生氣的,何況蘇珊娜餐館的飯菜也是比較可口的。

    蘇珊娜聽到聲音,擡起頭,媚眼風情萬種的掃過馬克夫斯基,馬克夫斯基只覺被電了一下,魂兒都飛了,嘿嘿笑着低聲說:“蘇珊娜,沒有男人的晚上是不是很無聊、很kx寂寞啊,不如我今晚來陪你怎麼樣?我在牀上的功夫,可是超級棒的。”

    “馬克,就憑你也想上老孃的牀,你還嫩着呢。”蘇珊娜給馬克夫斯基飛了一個媚眼,“要吃些什麼?”

    “隨便吧。”馬克夫斯基不在乎的聳着肩膀說。

    別爾夫什卡微笑着走近蘇珊娜,一股淡淡的香味飄進他的鼻孔,別爾夫什卡忍不住輕嗅了一下,蘇珊娜看着別爾夫什卡笑着說:“不要總是和馬克混在一起,他是一個混蛋,會把你帶壞的,我的小別爾夫什卡。”

    “謝謝你的忠告,蘇珊娜。”別爾夫什卡微笑着說,將上半身探出去,趴在了蘇珊娜的櫃檯上,蘇珊娜褐色的大眼睛看着別爾夫什卡,伸手輕輕撫摸着他微卷的棕色頭髮問:“來杯加冰的伏特加,怎麼樣?”

    “好的,謝謝你,蘇珊娜。”別爾夫什卡笑着說,蘇珊娜從身後的架子上,取下一瓶伏特加,倒在一個裝了冰塊的杯子裡:“爲什麼你無論什麼時候,都喜歡加冰的伏特加?”

    “我在別的地方喝酒,從來不加冰,”別爾夫什卡笑着說,“可是看見了你,我身體裡的慾火總是會熊熊燃燒,我不得不用冰塊來讓自己的慾火冷卻一下。”

    “你這個混蛋……”蘇珊娜對別爾夫什卡眨了眨眼睛,拋了一個媚眼給別爾夫什卡。

    “所有男人在你的眼裡,都是混蛋麼?”別爾夫什卡問。

    “不,只有對我存了非分之想的男人,纔是混蛋。”蘇珊娜說,這時候,伊萬諾夫和波特拉維奇也趕到了,他們是馬克夫斯基的夥伴,昨天晚上的另外兩個青年,看見他們來了,別爾夫什卡在蘇珊娜耳邊說:“蘇珊娜,我喜歡你的屁股。”說完,笑着端起酒杯,轉身走到馬克夫斯基的桌子上,四個混蛋坐到了一起。

    “蘇珊娜很有女人味兒,對麼?”波特拉維奇笑着問,四個人一起大笑起來。

    這時候,他們要的菜已經做好了,蘇珊娜端着盤子,將菜送到他們的桌子上,問:“馬克,你們要喝點什麼?威士忌,還是伏特加?”

    “還是給我們伏特加吧,我討厭威士忌。”馬克夫斯基說,蘇珊娜將菜放在他們的桌上,轉身正要離開,別爾夫什卡突然伸出手,在蘇珊娜fm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蘇珊娜輕輕叫了一聲,揮着手裡的餐盤打向別爾夫什卡作惡的手,別爾夫什卡早將手收回去了,幾個青年一起大笑起來,他們喜歡這樣肆無忌憚的笑,尤其是摸了女人的屁股的時候。

    蘇珊娜從櫃檯後面的酒架上,取了一瓶伏特加下來,nd着yz送了過來,將酒放在桌子上的時候,蘇珊娜問:“馬克,你說過今天就把欠賬還給我的。”

    “哦,蘇珊娜,這個時候提錢真是掃興。”馬克夫斯基說,“不過,還要再推遲幾天才行,昨天晚上,很晦氣,竟然碰到了一個窮女人!”

    “馬克,不要亂說話。”別爾夫斯基趕緊阻止馬克夫斯基,同時迅速看看四周吃飯的客人,發現沒人注意他們,才稍稍放心。

    “有什麼關係呢。”馬克夫斯基不在乎的說,“再給我們幾天時間,我們會找到錢的。”

    “你們最好快點,我這裡可不會歡迎總是欠賬的男人……”蘇珊娜說,扭頭走開,馬克夫斯基撇着嘴聳了聳肩膀,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然後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