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26章糗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道英雄 - 第426章糗事字體大小: A+
     

    林木森知道了紅星社的幫衆如今竟然幹起欺男霸女的事情,心裡非常生氣,林木森是黑社會,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徹頭徹尾的壞人,爲了自己和兄弟們能夠活得更久、爲了兄弟們的利益,林木森的確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但是那是對阻礙了自己和兄弟們前進道路的敵人,對普通人林木森不但不去欺負,甚至遇到別人有難處了,他還會主動幫助。

    例如,馮宇新付不起民工的工錢,民工沒法回家過年了,林木森主動拿出數百萬,借給馮宇新週轉,讓那些農民工有錢回家過年、在醫院幫助高志南一家,以上種種,都可以證明林木森的心並不壞,之所以走上黑道這條路,也是形勢所逼罷了。不過即使他現在是黑社會了,也不代表他會縱容手下的人胡作非爲。

    出了趙虎的事情之後,林木森越發堅定了組建執法堂、約束紅星社幫會成員的決心,於是讓李旭、張子豪抓緊時間組建執法堂,需要人手可以直接抽調,兩人欣然同意,出去準備了。

    “森哥……”李天龍手裡舉着一張報紙,連門也不敲就闖了進來,林木森見他一副焦急的樣子,知道肯定出事了,便問他怎麼了。

    “森哥,你看。”李天龍將手裡的報紙送到林木森面前,指着一個顯眼位置的大標題說:“報紙上報道jl大學生物系的教授于飛對腎白金做了詳細的化驗,化驗結果顯示腎白金不但沒有補腎健身的作用,反而會損害腎臟功能,讓服用者很容易患上腎病,建議人們不要使用腎白金產品。”

    “哦。”林木森應了一聲,皺眉沉思,腎白金根本就是假藥,裡面除了一點性藥成分之外,根本沒有別的,早晚肯定會出事,前一段時間圈來的錢,自己已經讓周淑軍從馬天鳴手裡要回了屬於自己那一份,現在就算腎白金和中天科技公司出事,自己也沒有什麼損失。至於馬天鳴,讓他自生自滅好了,他又不是自己的兄弟,何況林木森對馬天鳴並沒有什麼好印象。

    “這報紙是今天早上剛剛發行的?”林木森問,李天龍就點點頭,說是,我在外面吃飯,無意間看見這條消息,就趕緊回來告訴你。

    “嗯,很好。”林木森讚許的說,仔細看了一遍那條消息之後,林木森心想前一段時間網上就已經充斥着腎白金的負面消息,那時候還可以說網上的信息是不可信的,可現在關於腎白金是假藥的消息已經上了報紙,這對腎白金就非常不利了。

    “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林木森問李天龍。

    李天龍見林木森向自己問意見,他早在看到那條消息以後,趕回金碧輝煌的路上就已經開始思考應該如何應對了,所以對林木森的發問並不慌亂,略微沉思便回答說:“森哥,腎白金的敗落已經無法避免了,我覺得我們目前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明哲保身,立刻斷開和中天科技公司、馬天鳴還有腎白金的任何關係,不讓這把火燒到我們身上來。”

    “是啊,森哥,咱們是黑道身份,就算勢力再怎麼龐大,也只能隱身在黑暗裡面,要是牽扯上腎白金,對我們可是相當不利啊!”劉輝說,“腎白金前一段賣得太火了,一旦出事,只怕就會引起中央高層的重視,要是被牽扯進去,後果就非常嚴重了……”

    “我明白了。”林木森微笑點頭,打發衆人出去做事以後,林木森就拿出手機,給金燕子打電話,告訴她a市這邊的情況,之後說:“腎白金已經不可避免要走入敗途了,你馬上召開記者招待會,發表聲明,就說你當初是被馬天鳴欺騙了,如今他們公司以次充好,欺騙消費者的行爲和你無關,你要停止對腎白金的代言!”

    “這……還管用麼?”金燕子聽說腎白金出了這樣大的問題,心裡也是暗暗震驚,自己剛剛在娛樂圈混出點名堂,要是因爲代言腎白金而毀了自己的形象,那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就都白費了,想到這裡,金燕子就有點黯然。

    “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林木森說,“你放心吧,人們總是善忘的,就算當初那個豔照女星鬧出了天大的緋聞,可偃旗息鼓消停了一年多以後,不是又重回娛樂圈,人們不是也接受她了麼!”

    “我聽你的。”金燕子說,她已經有點失去主意了。

    “你該拍你的戲還拍你的戲,只是最近低調一點,少在公衆場合出現、另外少接受採訪就可以了。”林木森說。掛斷電話之後,金燕子就依照林木森的囑咐,立刻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公開發表聲明,說自己在知道腎白金的底細以後,不再爲腎白金代言了,她的行動無異於落井下石,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將原本就已經處於不利局面的腎白金徹底推進了懸崖。

    對金燕子的行爲,有人表示理解,當初爲了成名做了腎白金的代言女郎,這和一些爲了演戲而賣身的演員相比,沒有什麼值得非議的地方,如今金燕子能夠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實在難能可貴;有人則認爲她是自己出名了,腎白金出事了,害怕腎白金對自己的事業產生不利影響,就落井下石,一腳踢開腎白金,爲人太過薄情寡義。

    但是無論外界如何評論,發表了聲明以後的金燕子,又回到了劇組,繼續拍戲,對很多人提出來的採訪,都被她以拍戲太累、沒有時間拒絕了。

    就在林木森看到李天來帶回來的報紙,知道腎白金上了報紙的時候,馬天鳴也看到了這份報紙和報紙上關於腎白金不能補腎、反而傷腎的消息,看到這條消息,馬天鳴氣得一拍桌子,將報紙撕扯得稀爛,嘴裡忍不住大聲罵娘。心想你個老東西研究什麼不好,偏偏去化驗我的腎白金,化驗了就化驗了吧,竟然還把化驗結果弄到報紙上,還說什麼是出於良心的考慮,不能讓更多人上當受騙了,我看你根本就是想出風頭!

    馬天鳴fx了一陣之後,終於冷靜下來,冷靜下來之後,馬天鳴也意識到事情要壞,趕緊抓起桌子上的電話,給林木森打電話,希望他能幫幫自己,若是林木森肯出面,去綁架那個教授或者他的家人,來威脅他,讓他出面承認說自己的研究是錯誤的,腎白金是可以補腎的。

    馬天鳴第一個電話打到了金碧輝煌的經理室,沒人接,馬天鳴又撥打林木森的手機,提示關機了,馬天鳴心裡一凜,暗想林木森該不會是故意躲着,不肯見我吧?我親自去金碧輝煌找你!

    放下電話,馬天鳴穿好衣服,正要出去,桌子上的電話響了,馬天鳴走過去接起來問誰啊。

    “老馬,是我,老仇!”對方說,馬天鳴一聽趕緊說:“原來是仇局長啊,我正想給您打電話,約您晚上去打牌呢!”

    “還是算了吧,你趕緊把你那個腎白金的屁股擦擦吧,上面很快就要派工作組下來調查了,不但查你,連我都要查,還有藥檢部的領導,也要被查!”仇局長沉重的說,他的一個同學在中央工作,聽說組織工作組下來調查腎白金和仇局長,便打了點話問仇局長是不是攙和進腎白金的事情裡面了。其實問了也等於白問,試想沒有仇局長點頭,腎白金能上市麼!而一種假藥能夠上市,就算用屁眼去想,也能想到這裡面肯定有貓膩了!

    “這……這消息準麼?”馬天鳴聽了仇局長的話,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你抓緊準備吧。”仇局長說,“老馬,當初我可幫了你不少忙,你到時候可不能把我扯進去!”

    馬天鳴一聽,心裡一陣發涼,平時這些人恨不得天天跟自己廝混在一起,吃吃喝喝、桑拿保健按摩、打麻將,將自己當個財神爺一樣的捧着供着,現在剛剛風傳自己要出事了,就他媽趕緊撇清和自己的關係,讓自己不能把他供出去,這他媽是什麼玩意啊,我馬天鳴不是還沒有出事呢嗎!

    心裡雖然極度不滿意仇局長的態度,但馬天鳴心想自己是生物科技製藥公司,日後和仇局長打交道的機會多着呢,還是不能得罪了他,於是就陪着笑說:“仇局,你就放心吧,我馬天鳴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絕對不會坑朋友,更不會拉朋友下水。”

    有了馬天鳴的保證,仇局長又和他說了幾句客氣話,便掛斷了電話。馬天鳴將電話摔在桌子上之後,心裡暗想老子要是出了事,你們這些兔崽子一個也別想跑掉,我把你們一個個挨個咬出來!林木森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剛剛聽到點風吹草動,就派人來我這裡要錢!

    馬天鳴驅車來到金碧輝煌,徑直到樓上的經理室去見林木森,上了樓卻正好遇見劉輝和陳俊丞,兩人告訴馬天鳴說林木森出去了。

    “那他去哪了,你們知道嗎?”馬天鳴問,劉輝就搖搖頭,說大哥去哪,我們這些做小弟的哪敢問啊。

    “馬總,等森哥回來了,我們告訴他,就說您來找過他,讓他給您回電話。”陳俊丞說,馬天鳴就搖搖頭,說沒關係,我去他辦公室等他,說着就要去林木森的經理室。

    “哎!馬總,”陳俊丞一邊叫着,一邊攔住了馬天鳴的去路,“森哥真的出去了,估計要挺長時間才能回來,我看您還是回公司去吧。”馬天鳴見陳俊丞執意攔着自己,不讓自己去經理室,越發覺得林木森就在經理室,當然不肯離開。

    平日裡,馬天鳴對林木森一夥人也是頗爲忌憚,不然也不會將林木森那份錢乖乖交給周淑軍,但是現在見不到林木森,討不到主意自己的公司就要完蛋了,馬天鳴也顧忌不了那麼許多了,推開陳俊丞的阻攔就要衝過去,陳俊丞當然不肯讓他過去,兩人不由撕扯起來。

    “俊丞,既然馬總要去經理室,那就讓他去好了!”劉輝說,陳俊丞狠狠的看了馬天鳴一眼,才讓開了道路,馬天鳴趕緊跑過去,來到經理室門口就聽見裡面有男女調笑的聲音,馬天鳴心想還說林木森不在,分明在這裡呢!

    馬天鳴顧不上敲門,推開經理室的門,就看到老闆椅上,一對男女正在熱烈的擁吻,因爲老闆椅靠背對着門口,他倒沒看見那兩人的臉。

    聽見有人進來了,那女子頓時慌亂的推開男子,臉色羞紅的站起來,那男的也站起來,憤怒的看着門口,馬天鳴一看那男的根本不是林木森,而是他手下的馬大刀,那女孩子自然是陳月欣了。

    “這……”馬天鳴遲疑着,“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繼續,繼續!”馬天鳴一邊說着,一邊尷尬的退了出去。

    “馬總這回滿意了?”陳俊丞嘲諷的問,馬天鳴尷尬的笑笑,說那我先回去了,等阿森回來了,你們告訴他,我有急事找他。

    “行。”劉輝乾脆的答應着,打發了馬天鳴之後,劉輝和陳俊丞走進經理室,林木森正坐在老闆椅上,馬大刀和陳月欣站在他對面,陳月欣的臉色依然紅紅的,顯得非常羞s。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