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21章內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421章內憂字體大小: A+
     

    中午,黑魁給阿炮打了電話,兩個野心家湊在一起,秘密計議兩人聯合,共同對抗林木森的強勢,兩人早前就有聯合對抗林木森的協約,所以這次遇到一起,也不繞圈子,黑魁直接提出了想和阿炮一起扳倒林木森的想法,阿炮心想有斧頭幫做我的外援,只要扳倒了林木森,我就可以藉助斧頭幫的力量打倒黑魁,到時候紅星社老大的位置還不是我的囊中之物麼,於是答應下來,兩人約定共同對付林木森。

    “我想,我們必須儘快行動了,龍叔已經準備將紅星社老大的位置傳給林木森,另外原本傾向於我們的其他幾個話事人,比如火叔、本叔、明叔等人,因爲林木森加入紅星社以後優秀的表現,都有倒向林木森一邊、支持他做老大的想法,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再拖下去了!”黑魁眯眼看着阿炮說,阿炮就ms着自己的大光頭,嘿嘿笑着點頭,說:“老魁,你的意思我完全同意,不過到底要怎麼幹呢?咱們社團內部可是禁止內鬥的,咱們又不能向阿森出手。”

    “我聽龍叔身邊的人說,三天後,龍叔想召集咱們開一個會,他很可能在這次會議上,提出由林木森接管紅星社老大的決定,我們可以在這個會上行動,一舉幹掉林木森!”黑魁冷酷的說,阿炮就點點頭,說行,你就說具體怎麼幹吧。

    “我們去龍叔那邊開會,一般最多帶三個人,到時候只要我們提前做好準備,多帶幾個人,不就可以滅掉林木森了麼?”黑魁得意的笑着說,阿炮便欣然同意下來。

    下午,林木森正坐在自己的經理室和劉輝、陳俊丞等人閒聊,接到了馬天鳴的電話,電話裡馬天鳴用惶恐不安的語氣說:“阿森,壞了,壞事了!”

    “怎麼了,你慢慢說!”林木森微微皺眉,馬天鳴這人遇到一點小事就沉不住氣,林木森對這一點非常不滿,不過想到還要藉助馬天鳴的中天科技公司賺錢,才和馬天鳴進行合作。

    “中午的時候,一個老頭子死了!”馬天鳴說,林木森就詫異的問:“一個老頭死了,和你有什麼關係!”

    “那老傢伙長期服用腎白金產品,如今他家裡人將腎白金告上法庭了!”馬天鳴不安的說,“而且不光如此,最近網絡上也開始大量流傳腎白金的負面消息,說腎白金是假藥,根本沒有廣告裡吹噓出來的奇效,號召人們不要購買腎白金,還呼籲有關監管單位嚴查腎白金,這些消息對我們很不利,如今又沾上了人命官司,我……”

    “你先不要着急,你不是也說了麼,死的是一個老頭,既然是老頭,那死的原因就可能有很多,比如心肌梗塞、腦淤血、心臟病什麼的,都有可能致死,幹嘛非說是因爲吃腎白金吃死的呢,他們那樣說,你完全可以不認麼,或者你直接告他們毀謗、污衊!”林木森不屑的說,“全國每年因爲醫藥、醫療事故,死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死個老頭子能算什麼事!”

    “這……你這樣一說,我就安心多了。”馬天鳴寬慰的說,“不過,最近網上都在瘋傳腎白金是假藥的事情,這件事……”

    “網絡上每天都有新的流言蜚語出現,其中很多都被證明是假的,只要他們拿不出確切的證據,就不能奈何得了你!”林木森安慰馬天鳴說,“對了,老馬,年關已經過去了,送禮的狂潮也過了,腎白金的生產擴張也應該停一停了,最近把資金回籠一下,該到咱們分錢的時候了!”

    “好的,我明白。”馬天鳴說,掛斷電話之後,馬天鳴心想阿森說的對,年節已經過去,送禮的人便少了很多,最近腎白金的銷售已經開始滑坡,的確沒有繼續擴大生產的必要了,而且隨着天氣轉暖,馮宇新的工地、還有西區垃圾場的工地又要開工,肯定需要大筆資金,自己已經擁有了長電公司的部分股份,又參與到了西區垃圾場開發的工程之中,就不能不留一點流動資金了,想到這裡,馬天鳴拿起電話,給秘書打電話,讓她儘快安排此事。

    “森哥,是馬天鳴打來的電話?”周淑軍問,林木森點點頭,說:“馬天鳴說這一段網絡上出現了很多對腎白金不利的消息,今天更是有人將腎白金告上法庭了,馬天鳴慌神了,這纔給我打電話!”

    “森哥,網絡這東西雖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很多貪官都因爲有人在網上披露他們的犯罪行徑而'落馬',這些負面消息對腎白金肯定會造成很多不利影響,這時候一旦有人填一把火,腎白金就很有可能完蛋!”周淑軍鄭重的說,“您想想當初的三株口服液,廣告裡吹噓得包治百病,當年多火的品牌,可只不過幾天時間就倒了牌子,那時候還沒有網絡呢!”

    “你的意思是,腎白金很可能出問題?”林木森皺眉問,腎白金這東西一本萬利,一盒不到十塊錢的藥,在市場上卻能賣出近百元的價錢,這一段林木森通過腎白金沒少賺,所以林木森也不希望腎白金出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周淑軍說,“俗話說小心駛得萬年船,凡事還是小心一點的好。就算咱們現在在a市有很大的勢力,但是腎白金可是在全國範圍銷售,一旦出問題,就會引起全國上下的劇烈反響。”

    “嗯,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你和李天龍現在就去一趟中天科技公司,就對馬天鳴說我們現在急於用錢,讓馬天鳴儘快把賬給咱們結算出來,讓他把錢划過來。”林木森說,周淑軍就點點頭,出門招呼了李天龍、施禹和龍戀林去辦事了。

    打發了周淑軍去辦事之後,林木森就接到了冷如雪的電話,約他出去吃飯,林木森自然欣然同意。

    “你在公司樓下等我,我馬上去接你。”林木森笑着說,掛斷電話後,馬大刀等人便取笑着說:“森哥,要出去接嫂子啊?”林木森和冷如雪和好後,心情極爲高興,也不在意,呵呵一笑徑自離去。無罪和王小雨等人知道林木森是去接冷如雪,也不好相陪。

    林木森開車很快來到長電公司樓下接了冷如雪出去吃飯,林木森想起上次和金燕子吃的王麻子大餅挺有特色,便開車到了那裡。

    兩人正在吃飯的時候,一個瘸了腿的老乞丐走進飯館,走到靠門位置的客人處乞討,那一桌是幾個青年,正在喝酒,見老乞丐來討要吃的,不耐的揮手拒絕。

    老乞丐也不jc,轉身向裡面走去。

    “臭烘烘的,真是討厭!”幾個青年裡,一個穿着時髦的女子皺眉不屑的說,其他青年紛紛大笑。老乞丐一路討來,竟然無人肯給他一張餅、一口菜,有的客人還出言辱罵。

    “服務員,趕緊把這老傢伙趕出去,不然我們還怎麼吃飯啊!”一個四十歲左右年紀的婦女吵嚷着說。服務員聽了,立即走到老人跟前,推搡着趕老人離開。

    “小王,你過來。”坐在收銀臺後面的一個胖胖的麻臉中年人喊,那個推老人離開的服務員就趕緊跑過去,中年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十元面值的鈔票,遞給小王,說:“去給那個老頭,讓他出去吃點東西,咱們這不適合招待他。”

    “大爺,我們這是做生意的地方,這點錢給您,您出去另外找個地方吃飯,行麼?”小王將鈔票遞給老人,想讓老人離開。

    “我只想要口飯吃,我不要錢,有剩飯給一口就行了。”老人說。服務員一臉無奈的神情回頭看那個中年胖子。

    見衆人如此欺辱一個老人,冷如雪心裡大感不忍,她小時候也曾過過討飯的生活,深知裡面的疾苦,從桌上拿起剩下的幾張餅,走到老人面前,微笑着說:“大爺,到我們那邊來吃吧。”

    “謝謝,謝謝了。”老人感激的說,跟着冷如雪到了她和林木森那張桌上,林木森幫老人拉開一把凳子,請他坐下,冷如雪見林木森善待老人,對林木森微微一笑。

    “能……能給我口水喝麼?”老乞丐怯怯的問,冷如雪就端起自己的杯子,送到老人面前。

    老頭連連擺手,說不用:“我一個髒老頭子,用了人家店裡的東西,人家店就要當着客人的面摔掉,不然熟客以後都會嫌髒,不來了。”老乞丐這樣說的時候,就有點自嘲和尷尬的味道,似乎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了。老人一邊說,一邊從隨身揹着的破舊書包裡,拿出一個搪瓷缸子,將冷如雪杯子裡的水倒進自己的缸子裡。

    “您老當過兵?”林木森問,他看到老人用的缸子上,斑駁的紅漆印着“獻給最可愛的人”字樣。老人點點頭,說是,又拿出退伍軍人證給林木森和冷如雪看。

    “我是參加抗美援朝的戰役時負傷的,因爲沒有文化,當不了幹部,就回老家了,老家村裡窮哪,養不起了,我也不願意給村裡添負擔,就出來要飯了!”老人說,害怕林木森和冷如雪不信,又拿出一份介紹信,大意是持該介紹信者爲我村復員殘疾軍人,無兒無女,喪失勞動能力,由於本村財政困難,無力撫養,特准許出外就食,望各地政府協助云云。村委會的大印紅的刺眼。

    整個飯店裡的客人都呆愣愣的看着林木森、冷如雪和那老人,收銀臺後邊那個胖子聽說老人真是退伍軍人,便站起來說:“爺們,再到了吃飯的時候您就上我這來,只要我這飯館還開着,每天都有您一口吃的。”

    老人聽了,趕緊擺手打斷他說不,他說他還能走動他就要走,老人說東北人好咧,豪爽、大氣。

    一邊說着,老人一邊吃了幾張餅,喝了幾口水,然後mz的笑着站起來,說行了,我吃飽了,謝謝你們啦。

    “大爺,這點錢您拿着,以後……”冷如雪說着,掏出數張百元大鈔,遞給老人,老人推拒着:“我就是要口吃的,我不要錢,再說我還是黨員呢……”推開冷如雪的拿着錢的手,老人轉身離開,滿屋的客人都愕然看着老人蹣跚的背影漸漸遠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