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406章倒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406章倒黴字體大小: A+
     

    顧長鶴剛剛出了包間,迎面走過來一個漢子,徑直走到顧長鶴和冷如雪面前,盯着顧長鶴上下打量,顧長鶴急着去醫院整理,見這人擋着路,心裡不由不滿,便拉着冷如雪打算繞過那漢子,誰想到那人一伸手,攔住兩人去路。

    “站住!”

    “你……你要幹啥?”顧長鶴問。

    “你是叫顧長鶴吧?”那漢子上下打量着顧長鶴問,顧長鶴就點點頭,說對,我叫顧長鶴,你找我有什麼事兒啊?

    “是我姐讓我來找你的……”那漢子說,顧長鶴一聽頭都大了,心想剛剛有個人爲了妹妹來找我,現在又冒出一個爲了他姐姐來找我的,這都什麼人哪,趕緊打斷那漢子的話,顧長鶴就說:“你姐姐是誰啊,我好像不認識你啊!”

    “你放屁,不認識我姐,那她肚子怎麼大了呢,你還說只要她好好陪你,你就娶她,到時候她要是嫁到你們家,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享受榮華富貴了!”那漢子急頭白臉的說,要是林木森等紅星社的人在這裡,立馬就能認出這漢子正是龍戀林。他的話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他姐姐有幾分姿色,顧長鶴就看上他姐姐了,藉口許諾娶她,讓她享受榮華富貴爲名玩弄了對方,搞大了肚子以後就想拋棄對方,結果人家弟弟找上門了,顧長鶴卻死賴着不肯認賬。

    顧長鶴心想我今天怎麼這麼倒黴呢,好容易約阿雪出來吃頓飯,不是爲了妹子找上門來打我一頓,就是逼我賠錢,現在又有人爲了姐姐找上我,我好像沒招惹哪家的女子啊。看看周圍圍觀衆人的臉色,分明都是一副相信了龍戀林的話的樣子,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尤其是冷如雪,假如說剛剛施禹誣陷自己,她一點都不信的話,現在她已經信了五分,看冷如雪不愉的臉色,顧長鶴趕緊辯解,一邊向冷如雪辯解,一邊拉住龍戀林,要他向冷如雪解釋清楚,不然就不放他離開。

    “你們給我評評理,你說這個小白臉玩弄了我姐姐,現在又看上別的女人了,對這樣的人,我可怎麼辦?”龍戀林看着圍觀的料理店觀衆們問,那個店員就有人起鬨,說打,對這樣忘恩負義的就得揍他一頓,揍得他老媽都認不出他來纔好了。

    “要打出去打啊,不許在我的店裡打!”料理店老闆趕緊聲明,龍戀林嘿嘿一笑,說既然老少爺們都說了,那我也不能不聽,說着拉着顧長鶴就往外走。

    “你……你要幹啥,我……我要報警!”顧長鶴說,死命的掙扎着不肯跟着龍戀林出去。

    “你跟我回去,娶我姐,今天的事兒就算了,而且我還認你這個姐夫,”龍戀林拉着顧長鶴說,“你要是想賴賬,我告訴你,我爲了我姐,可不會饒了你!”

    “我……我真不認識你姐……”顧長鶴一臉委屈的樣子說,都快哭出來了。冷如雪看了顧長鶴的樣子,不由暗罵一聲沒用。她是垃圾場混大的,在垃圾場那個流浪兒的世界裡,爲了爭奪撿拾垃圾的地盤,每天都要打幾場,見慣了流血場面的冷如雪,膽子當然很大,對打架並不害怕,所以見顧長鶴一副熊樣,不由心生鄙夷。

    “你少抵賴!”龍戀林低聲咒罵着,顧長鶴雖然不肯隨他出去,龍戀林幾個嘴巴抽出去,顧長鶴就聰明的選擇合作了,乖乖的跟着龍戀林出了料理店,他的妥協不由讓冷如雪更加鄙夷。

    “我現在問你,你是選擇她,還是選擇我姐姐?”出了料理店以後,龍戀林瞪着顧長鶴問,“她”指的自然是冷如雪,顧長鶴剛想說我真的不認識你姐姐……可是看到龍戀林圓瞪着的雙眼加上一臉的凶神惡煞樣子,不由癟癟嘴,沒有說話。

    “說,到底選誰?”龍戀林咄咄逼人的問,顧長鶴將目光投向冷如雪,後者正盯着遠處天空飛過的小鳥,根本沒有看自己,顧長鶴艱難的嚥了咽口水,纔開口說我選她。

    “那我姐姐怎麼辦,她肚子裡的孩子怎麼辦?”龍戀林裝出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問,說着就衝過來一頓老拳,直打得顧長鶴哭爹喊娘,狼狽不已。

    “你既然無情無義,我姐姐也不能嫁給你這種人,”龍戀林揍了顧長鶴一頓,心裡頗爲解氣,“這樣吧,你拿個幾千塊出來,我帶我姐姐去把孩子打了,從此以後你要是再敢去找她,我就打斷你的腿!”

    顧長鶴心想我什麼時候去找過你姐姐了,心裡雖然委屈,但是看龍戀林兇惡的樣子,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等回過頭我再找人收拾你們,想到這裡,仔細看了龍戀林幾眼,爭取將他的樣子記在心上,然後從手包裡取出一沓鈔票,遞給龍戀林。龍戀林接過鈔票,數也不數,直接塞進口袋。

    龍戀林的動作落在冷如雪眼裡,卻引起了冷如雪的一點疑惑,龍戀林分明是不在意那些錢,這說明他不是爲了訛詐,那他找上顧長鶴是爲了什麼呢,難道真是爲了他的姐姐?要真是爲了他姐姐,他斷然不會要顧長鶴的錢,真是矛盾的傢伙。

    “你給我記住,以後別讓我見到你,不然見一次,打一次!”龍戀林冷冷的對顧長鶴威脅說,然後轉身離開,顧長鶴眼裡閃着兇狠、忌恨的光芒,死死盯了龍戀林的背影幾眼,龍戀林,還有剛剛的施禹,都被顧長鶴記住了,他心裡暗暗思忖着怎麼報復這倆人。

    “今天的事情透着古怪,到底是誰和我過不去呢?”顧長鶴心思思索着,自己這段時間得罪了誰呢,好像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很低調,沒有得罪人啊,那這兩個人是爲了什麼找上自己,並且羞辱、毒打自己呢?在龍戀林離開以後,顧長鶴不由陷入了思考,他並不是傻瓜,這兩個找上自己的傢伙,分明是有意陷害自己!

    他們分明是有意污衊自己,既然是有意污衊自己,是做給誰看?周圍的觀衆出了料理店的店員,就只有冷如雪,對,這些人污衊自己是做給冷如雪看的,這件事既然和冷如雪扯上了聯繫,那麼看自己不順眼的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想到這裡,顧長鶴忍不住對冷如雪說:“我知道剛剛是怎麼回事了,那倆人是林木森派來的,根本就是故意陷害我,做給你看的戲!”

    冷如雪聽了,心頭巨震,想起剛剛自己還覺得那倆人有點眼熟來着,肯定是在林木森那裡見過,只是自己沒有過多留意罷了,看來金燕子說阿森還是喜歡着我,倒不是假話,不然他也用不着這樣處心積慮的對付顧長鶴了。想到林木森是爲了自己纔對付、陷害顧長鶴,冷如雪心裡不但沒有怨恕林木森的想法,反倒有一點甜蜜。

    “阿雪,你先自己回去吧,我要去一下醫院。”顧長鶴對冷如雪說,在冷如雪面前丟了面子,被人打了,這讓顧長鶴心裡非常鬱悶。

    “好的。”冷如雪說。本來冷如雪答應他出來,就是想和他說清楚,自己和林木森之間只是誤會,自己還是喜歡林木森,請你顧長鶴以後不要jc我了的話,可是看顧長鶴現在這副樣子,心知今天無法和他再說什麼了,便準備離開。

    正在這時候,又一個年輕人向兩人走過來,質問顧長鶴爲什麼勾引他老婆,顧長鶴辯解了幾句,那青年根本不聽,擡手將顧長鶴又是一頓痛打,顧長鶴心裡暗罵,自己怎麼這麼倒黴呢!

    最後毆打顧長鶴的正是曹凱,打完了顧長鶴以後,曹凱趁着顧長鶴沒注意,塞了點什麼東西在顧長鶴的西服口袋裡,顧長鶴已經被打懵了,也沒留意。曹凱離開以後,顧長鶴向冷如雪打了招呼以後,就準備上車離開。就在這時候又有一個青年向他走來,今天連着被施禹、龍戀林和曹凱三人捉弄、毆打,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一見又有人朝自己走過來,顧長鶴嚇得轉身就跑。

    見顧長鶴轉身逃跑,對方立即快速追趕,顧長鶴只有一米七左右,身體孱弱,又被施禹、龍戀林和曹凱三人打了三頓,身體更是不堪,只跑了一段距離,嘴裡的cx就好像破風箱一樣了,顧長鶴很懷疑自己繼續跑下去肺會不會炸了,被追上也不過毒打一頓罷了,想到這裡,他索性不跑了。

    “你跑什麼?”對方嚴肅的問,藉此時機顧長鶴趕緊看了對方几眼,一張國字臉頗具正義感,面容威嚴。

    顧長鶴沒有說話,經過剛剛施禹、龍戀林和曹凱的教訓,自己解釋與否結果都是一樣的——捱打!與其那樣,不如不浪費那個口s了,顧長鶴看向這人的目光卻相當怨毒。

    “把東西交出來!”青年說,顧長鶴心想今天怎麼盡是遇到一些不知所謂的人呢,不由愣愣的問:“交東西,交出什麼東西?”

    “我說你這人怎麼揣着明白裝糊塗啊!”青年說着,走向顧長鶴,顧長鶴剛要掙扎,被青年一腳提在小弟上,疼得顧長鶴哎呀痛叫一聲,青年單手擒住顧長鶴的手臂,用力一扭一推,已經將顧長鶴按趴在地上,青年麻利的掏出手銬,將顧長鶴扣了起來。

    “你是幹嘛的,”顧長鶴大喊着,“你要幹什麼!”

    青年伸手在顧長鶴的口袋裡掏了下,從裡面掏出一個錢包,越發確定了顧長鶴就是目標,一把扯起他來:“走,跟我回警局!”

    “你要幹什麼啊,我怎麼了,要帶我去警察局?”顧長鶴大聲質問,青年就踹了他一腳,說人贓俱獲,你還敢狡辯。

    顧長鶴這時候也大致明白了,這青年和剛剛那三人不是一夥的,這青年是警察,以爲自己偷了別人東西,趕緊分辨說自己並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你兜裡那個錢包是怎麼回事?”警察問,顧長鶴也說不明白,支支吾吾的,警察就推搡着說你跟我回警察局說吧,就這樣顧長鶴被警察同志押走了,遠處的冷如雪看到這一幕,暗暗搖頭,不過還是打了一輛出租車,跟在青年警察開的車的後面,去了警察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
    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