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370章曾超求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370章曾超求情字體大小: A+
     

    當林木森和無罪、劉輝等人將阿東送入醫院以後,阿東的手術很快就結束了,手術做得很成功,但是結果卻令人並不滿意:阿東的一條腿因爲被長毛傷得太重,成了粉碎性骨折,將永遠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林木森就很生氣,生自己的氣,若是當初自己聽馬大刀的話,幹掉長毛,斬草除根,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了!從這一刻開始,林木森暗下決心,爲了自己和兄弟們,自己的心必須更狠才行!

    恰在這時候,陳俊丞打來電話,告訴林木森,長毛已經處理好了,同時詢問長毛的那些手下怎麼辦,畢竟那些人可不是少數,一下子幹掉二十多人,就算陳俊丞也有點下不去手了。

    “全部幹掉!”林木森皺眉說,若是阿東沒有受傷,也許林木森還會放過那些長毛的手下,可阿東以後再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行走了,這讓林木森心裡非常生氣,便將怒氣也遷怒到了長毛的屬下們身上。

    曾超眼裡閃過一絲不忍,欲言又止,想了一下,終究忍不住出言:“阿森,那些人只是長毛的幫兇罷了,你把他們也都殺了,是不是太狠了一點?”

    林木森就看着曾超,心想你個警察臥底算什麼玩意兒,也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胡亂說話,不過想到之後還要利用曾超對付張勇晨,林木森便嚥下了不滿的話,沉吟着說:“都是因爲我當年一念之仁,放了長毛才引起今天的事情,若是我當初不放了長毛,阿東就不會受傷;要是我今天放了這些人,他們中的某些人立志爲長毛報仇,等上幾天、幾個月或者幾年,再找上我,我怎麼辦?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有一羣總在暗處窺探我的敵人,我怕連睡覺都不能安穩了!”

    曾超沉默不語,理智告訴他,因爲阿東的受傷,林木森現在的確很生氣,自己不應該繼續反對他的決定了!可是情感上,曾超卻很難接受,林木森一句話就要弄死二十多人,那可是二十多條鮮活的生命啊!阿森,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狠毒、兇惡了?

    而且曾超心裡也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這種不安感來自於剛剛自己說話時,林木森看向自己的眼神,林木森看向自己的眼神裡帶着憤怒、嘲諷、、陌生、不滿,甚至敵視等等多種情緒,那眼神太複雜了,曾超實在難以捉摸。

    不過曾超想了一下便也釋然,阿東受傷了,林木森自怨自責,要給阿東報仇殺了長毛的手下們,自己出言反對,難怪林木森會用那種眼神看自己。

    儘管曾超自知繼續勸說下去,只怕也未必會有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曾超實在無法忍受林木森要殺死那二十多人的決定,自己雖然是臥底,但是自己實在不希望阿森在黑色的道路上越陷越深!這二十多人的罪孽,太重了!

    “阿森,那畢竟是二十多人啊,他們也有父母、兄弟、妻兒,你殺了他們,他們的親人將要多麼傷心啊,何況……”

    林木森再次將目光投在曾超臉上,這個昔日的兄弟,自己現在看來竟然有些陌生的感覺了!林木森心想你是警察,你不忍心看着我當着你的面,殺死那麼多人麼?我就偏偏當着你的面殺人,而且我還要讓你殺人!想到這裡,林木森就長出一口氣,對曾超說:“你想讓我放了那些人?”

    “嗯,”曾超重重點頭,“阿森,一下子殺掉那麼多人,只怕會震動了整個j省,咱們混黑社會的,就是要低調,這不是你說的麼,你難道忘了麼!”

    “謝謝你提醒我!”林木森微笑着說,“剛剛因爲阿東受傷了,只怕他以後再也站不起來了,我的情緒有點急躁、失控了,真的謝謝你,'兄弟'!”林木森將兄弟兩個字,咬的很重。

    雖然說這話的時候,林木森一臉誠懇的表情,而且臉上也掛滿了微笑,但曾超卻直覺林木森並不是真心的感謝自己,而且他對自己的態度也遠不是表面的微笑那樣平和,曾超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這讓他覺得很怪異,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

    “俊丞,你先不要動手!”林木森給陳俊丞打電話說,陳俊丞雖然奇怪林木森剛剛還要自己把那些長毛的屬下全部幹掉,怎麼現在又改變主意了呢?不過林木森的話卻讓他如釋重負!陳俊丞覺得,林木森是自己的大哥,他的話自己必須聽,哪怕他讓自己殺再多人,自己也要去殺,但是在殺人的時候,陳俊丞心裡的罪惡感卻並不會比別人少!事實上,又有幾個人會願意殺人的呢,除非是那些心理變態的罪犯纔會喜歡殺人的感覺。

    “你跟我來,咱們去看看那些人!”林木森說,帶着曾超,在無罪、劉輝的陪伴下,重新回到北郊黨家村的那個雜院,在這裡,陳俊丞和馬大刀還有幾個人正看守着長毛的那些屬下,那些人依舊雙手抱頭蹲在牆根下,剛剛還囂張、狂妄,現在卻一副萎靡不堪的樣子了,一個個臉色比苦瓜還苦!

    “森哥……”見到林木森帶着曾超、劉輝等人來了,陳俊丞就趕緊上前同林木森打招呼,林木森揮揮手,然後轉頭看着曾超,林木森說:“阿超,你真的想我放了他們?”

    曾超見林木森問自己,心裡就有點發顫,心想該不會是因爲我要林木森放了這些人,林木森覺得自己不夠狠,而生氣了吧,他卻沒想到林木森是已經知道他的臥底身份了!

    這樣想的時候,曾超就仔細看了看林木森,發現他的臉色挺平淡,眼神也沒什麼奇特的地方,才稍稍安心,曾超長x一口氣,沉重的說:“是的,我希望你放了他們。”

    曾超在求林木森放了這些人的時候,心裡倒沒有覺得自己是警察,所以纔要林木森放了這些人;曾超這時候的想法倒真是完全爲林木森考慮,他覺得林木森要是放了這些人,將來就算被抓了,自己也可以幫林木森說幾句好話,這樣在量刑的時候,就能輕一點了。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太傻太天真。以林木森目前所做的一切,若真的栽了,那就徹底完蛋了,不然怎麼會說黑道就是一條不歸路呢!

    雖然曾超求林木森放了這些人,完全是爲林木森考慮的,但是林木森不知道啊,加上林木森又暗恨曾超是警察的臥底,所以林木森對待曾超的態度就沒有那麼友善。

    “好吧。”林木森輕聲說,見林木森答應了放過這些人,曾超就很開心,而長毛帶來的屬下們聽說林木森準備放過自己等人,有了一線生機,這些人可就比曾超還要開心。

    “我可以放過你們,但是你們必須老實交待,你們之中,誰是長毛的心腹手下!”林木森對長毛帶來的那羣屬下說,那羣人相互看看,都不大明白林木森既然願意放過自己,還要找出長毛的心腹手下來幹什麼。

    曾超也奇怪的看着林木森,不明白他爲什麼一定要長毛的屬下們選出一個長毛的心腹手下,也不明白他這樣做是要幹什麼,不過既然林木森答應放過這些人,他愛怎麼折騰就隨便他吧,想到這裡,曾超就不說話,冷靜的看着林木森折騰。

    見那些人不說話,林木森便笑笑,冷冷的說:“我已經給你們機會了,供出誰是長毛的心腹手下,我就可以放你們離開,要是不老實交待,我就把你們全部幹掉!”

    長毛手下衆人見林木森一副兇狠暴戾的樣子,不似開玩笑的樣子,紛紛傻眼,心想這要怎麼辦啊!有那腦筋轉得快的,反應敏捷、心眼又壞的,已經開始指着別人說他就是長毛的心腹了。而被指住的人立刻反咬一口,說他纔是長毛的心腹,結果是你指我,我指你,場面立刻亂成了一團。

    陳俊丞見林木森皺起眉來,心裡一動,快步上前大罵:“都他媽給我住嘴!”那些人早就亂起來了,哪裡聽得進陳俊丞的話,陳俊丞便衝上去,給那幾個鬧得兇的一人一個大嘴巴子,這才制止了衆人的聒噪,那些捱了打的長毛屬下,都用一副無比委屈的眼神看着陳俊丞。

    “森哥,接下來怎麼搞?”陳俊丞笑着問林木森,林木森給了他一個滿意的神色,才轉頭對着那羣長毛的屬下們說:“現在,你們選出一個長毛的心腹手下以後,其他人就可以離開了!”這樣說的時候,林木森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大眼睛猛看。

    那些人聽了林木森的話,就又有點發傻,既想趕緊選出一個好讓自己安全,又害怕自己會被選上,便都直眉楞眼的,不過衆人裡面到底有反應快,見林木森一個勁的盯着大眼睛猛看,聯想到剛剛大眼睛取笑陳俊丞的事情,頓時眼前一亮,有了主意,便指着大眼睛說:“他,他就是長毛的心腹手下,平時長毛最喜歡他了!”

    其他人見有人指着大眼睛,說是長毛的心腹,於是也紛紛指着大眼睛說他就是長毛的心腹,大眼睛一看衆人都指自己,頓時慌了起來,立刻辯駁說自己根本不是長毛的心腹:“我不是毛哥的心腹,他纔是!”大眼睛指着剛剛第一個指證自己的人說。

    “你看,他現在還叫長毛做毛哥,不是長毛的心腹是什麼!”那個小子說,大眼睛還要爭辯,陳俊丞已經躥過去,在他的臉上狠狠踹了幾腳,大眼睛頓時不吭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