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366章宿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366章宿敵字體大小: A+
     

    阿東和小龍正在藍月亮酒吧看脫衣舞表演,當脫衣舞表演結束散場以後,兩人一起出了酒吧,準備回金碧輝煌。一輛白色的尼桑麪包車突然停在兩人身邊,從車上跳下一大羣手持片刀、鐵棍的漢子,向小龍和阿東撲來。

    兩人見勢不妙,轉身就跑,那羣大漢在兩人身後緊追不捨眼看就要被對方趕上,阿東大喊着說:“分頭跑。”兩人便左右分開,各鑽入一條街道。

    “毛哥,那倆小子分開了,怎麼辦?”一個拎着片刀的光頭漢子問。

    “追左邊那個。”叫毛哥的領頭青年指着阿東逃掉的方向說,帶領衆人一路追了過去。小龍見那夥人一起追向阿東的方向,又跑出幾步,確信沒人追自己了,趕緊掏出手機給林木森打電話,告訴林木森自己和阿東在藍月亮酒吧附近被人追殺。

    “我馬上帶人趕過去救你們,注意保持通話。”林木森說着,掛斷電話後立即撥打劉輝的手機號碼,讓他召集人手趕往藍月亮酒吧,在門口林木森喊上無罪和陳蠱鑫、陳俊丞三人,四人當先趕過去了。

    當林木森帶着三人趕到藍月亮酒吧附近,和小龍會和以後,林木森見只有小龍一個人,便問他阿東在哪裡。

    “森哥,當時那夥人追得太急了,東哥就說分頭跑,結果我們倆就跑散了,我也不知道東哥跑到哪裡去了!”小龍一臉委屈、焦躁的說。

    “知道對方是什麼人麼?”林木森問,一邊掏出了手機,準備給阿東打電話,只要電話打通了,就可以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了。

    “我們倆剛剛出來,就有一輛麪包車衝到我們跟前,車上跳下一大羣人,二話不說就砍,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小龍說。在小龍回話的時候,林木森已經撥通了阿東的手機,卻沒有人接聽。

    “壞了!”林木森心裡暗叫不好,“小龍,你帶我們朝阿東離開的方向去看一下。”幾人上車以後,小龍指引着來到他和阿東分開時候的路口,之後沿着阿東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路經一個冷飲店的時候,林木森發現那裡的玻璃窗碎了,正有兩個服務員在清理着滿地的玻璃碎片。

    “停車!”林木森對開車的陳俊丞說,陳俊丞剛剛減速,車子還沒有完全停下來,林木森已經推開車門,帶着無罪跑到了那個冷飲店門前,林木森指着地上的碎玻璃,裝作不經意的問:“這是怎麼回事,誰這麼不道德啊!”

    兩個年輕的服務員一聽,其中個子稍高一點的立刻接話:“別提了,剛纔有一個小子拿磚頭砸的,這小子還真他媽壞,我咒他生兒子沒屁眼!”

    “那小子人呢,你們就輕易把他放跑了,抓住他,讓他賠錢啊!”林木森說。

    “我本來也想抓住那小子揍他一頓的,不過那小子被一羣拎着片刀、棒子的人追上了,揍了一頓以後抓走了,沒給我揍他的機會,不然我非打得他連他老孃都不認識他!”高個子服務員繼續說,林木森和無罪對視一眼,都是一笑。

    “你知道那些人抓了那個砸玻璃的小子以後,往那邊去了麼?”林木森笑着問。

    這時候陳俊丞已經停好車,和小龍、陳蠱鑫一起過來了,陳俊丞邊走邊問:“森哥,打聽到阿東的消息了麼?”

    那個高個子服務員剛剛要回答林木森的話,見陳俊丞、陳蠱鑫和小龍一起過來,加上林木森和無罪,幾個人看起來都不似善類,心裡便一緊,心想這幾個人看來是要找人的,該不會是那個被抓走的小子的同夥吧?我剛剛還說咒那個小子生兒子沒有屁眼的呢,他們不會生氣了打我一頓吧?這樣想的時候,高個子的服務員就有點害怕,便將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這一地的碎玻璃,應該就是阿東留給我的信號!”林木森說,同時從口袋裡掏出一疊百元大鈔,遞給高個子的服務員,說:“這點錢算是給你們店鋪的賠償,多出來的算是你回答我消息,我送給你的獎賞!現在我問你,那些人抓了那個砸玻璃的人以後,往哪個方向去了?”

    高個子接過那一疊百元大鈔,用不着數,只是拿在手裡那種厚厚的感覺,就讓他知道這錢不會少於一千塊,就算賠償玻璃有兩百塊也就足夠了,剩下的就都是自己的,想到這裡,高個子就很開心,自己幹一個月只怕也未必能賺到這麼多錢啊!

    “我問你,那些人抓了那個砸玻璃的人以後,往哪個方向去了?”林木森見那高個子服務員有點懵,就大聲又問了一遍,“你要是不願意說,就讓他回答,到時候錢可就是他的了!”這個他,指的是和高個子一起收拾玻璃碎片的另一個服務員。

    高個一聽,要把錢給另一個服務員,趕緊回答林木森的話:“他們朝那個方向去了,”服務員指着街道說,“那些壞人開一輛白色的尼桑麪包車,車牌號碼是jb0219,因爲當時覺得那些人挺兇、挺嚇人的,我想可能警察到時候會詢問這件事,就特意記下了那輛車的車牌號碼,到了街道的盡頭以後,那輛車就向右轉了。”有林木森給他那麼多錢,他在下意識就將林木森和砸玻璃的阿東一夥人當做好人,而把綁走了阿東的那些人當做壞人了。

    能從服務員嘴裡問到這麼多消息,尤其是那輛尼桑車的車牌號碼,這讓林木森有點意外驚喜,暗想自己那一疊錢沒有白花,得到想要的消息,林木森揮手招呼無罪、陳俊丞等人上車,向服務員指點的方向開去。

    上車以後,林木森心想既然有了線索,追查起來就容易多了,而最方便、最快捷的追查方式當然是讓警察出面了,於是林木森拿出手機,撥通了周浩的手機,將阿東被人擄走的事情告訴周浩,讓他出面想辦法協助自己儘快找到那些人,救回阿東。

    “你放心吧,森哥,我這就出動全部警力,追查兇徒!”周浩有點討好的說,之前林木森差點被張勇晨抓住的事情,使周浩被林木森臭罵了一頓,這讓周浩很沒面子,也讓他知道自己在林木森面前,其實根本沒有擺譜的資格,只要林木森願意,隨時可以讓周浩下臺!

    “用不着那樣大張旗鼓,而且這是黑道上的事情,你們警察介入進來,總是不好!”林木森沉吟着說,“你能不能和交通局的人聯繫一下,讓他們幫忙查一下那輛尼桑麪包車的車主,另外我看咱們市區裡很多交通崗不是都設置了監控錄像麼,能不能調出來看一下,看那輛尼桑車往哪裡去了?”

    “我和交通局的局長羅東是好朋友,這件事完全可以請他幫忙,”周浩諂媚的笑着說,“我現在就聯繫交通局的人,半個小時內給你電話。”

    “好的。”林木森說,掛斷電話,林木森才稍稍放心了一點。

    那麼,此時被人擄走的阿東又在哪裡呢?擄走他的又是什麼人呢?

    白色的尼桑麪包車出了市區,在郊外的一處出租房前停了下來,兩個大漢架着阿東的胳膊,將他拖入了出租屋,阿東的頭上被人砸了一棍,昏迷過去了。

    那個帶頭的叫毛哥的傢伙在出租屋裡坐好,其他漢子都圍攏在他周圍,擺好了陣勢以後,毛哥才吩咐一個手下取了一盆冷水過來,潑在阿東身上,大冬天的被冷水一激,阿東就醒了過來,揉了揉還在隱隱作痛的頭頂,阿東有點訝異的擡起頭看向這羣綁了自己的人。

    “你們是什麼人,幹嘛偷襲我,我和你們有仇麼?要是我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各位,我給各位大哥賠個不是!”阿東說,到現在他也沒搞明白這些人幹嘛綁了自己,要說自己近來沒得罪什麼人啊,難道是林葛的人?想到這裡阿東心裡就一沉,要是林葛的人抓了自己,那隻怕就凶多吉少了,阿東清楚林木森和林葛之間,有着很大的怨隙,尤其是林葛帶人在垃圾站偷襲了林木森以後,雙方的仇恨就更加深化了,若是抓了自己的人真是林葛的話,自己肯定就玩完了。

    “嚓!”毛哥掏出火柴點燃了一支菸,x了兩口之後眯着眼睛盯着阿東問:“阿東,你看看我,還能認出我是誰麼?”

    阿東聽了這人的話,就有點奇怪,心想這人竟然認識我,而且還問我認不認識他,這是誰啊?阿東就擡頭去看,初看之下覺得挺陌生,待仔細看了一陣,阿東心裡驀然一震,心想難道是他?

    交通局的局長羅東本來正在天寶娛樂城的高級包廂裡唱k喝酒,玩的正愉快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羅東拿出手機一看,是警察局的副局長周浩打過來的,羅東和周浩雖然算不上特別好的朋友,但是平日裡也有接觸,彼此都會賣對方一個面子,見是周浩來電話,羅東就出了包廂接起電話,笑着問:“我說周局,你今天怎麼這麼有心,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做東,請老哥喝酒啊?”

    “羅大哥就不要開我玩笑了,老弟是有事求你幫忙啊!”周浩懇切的說,羅東便笑着說:“你老弟是堂堂警察局長,會有什麼事情求我幫忙的啊,你該不是耍我吧!”

    “老弟我真是有事求你幫忙,今天晚上我的一個朋友被人綁架了,我想請你幫忙調出各個交通道口的監控錄像,檢查一下擄人的車往哪裡去了,另外有知情人提供了車牌號,也想請你出面幫忙查清對方是什麼人!”周浩說,雖然不通過羅東也能辦成這件事,但是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有羅東出面查起來會省力很多。

    “好,我現在就趕回局裡,我們在我的辦公室見。”羅東說,周浩便說了幾句感激、改日請客之類的客氣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