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289章陰差陽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289章陰差陽錯字體大小: A+
     

    “阿森,你那些'東西',你什麼時候拿走啊?”馮宇新小聲問,他是比較正經的商人,林木森在來醫院之前,將自己的兇器沙漠之鷹交給馮宇新保管,這可讓馮宇新好一陣擔心,一直在想若是被警察發現了可怎麼辦,結果弄得一夜都沒睡好,早上天剛剛亮,趕緊給林木森打電話,準備讓他來處理掉這個燙手的東西。

    林木森暗想你這樣說要是被別人聽到了,會引起誤會的,嘴上卻笑着逗弄馮宇新說道:“馮老哥,那些可都是好東西,要不我送你一把玩玩怎麼樣?”

    “哎呀,阿森,你就不要逗你老哥哥了,我就是一個買賣人,可不敢留着這東西,你是不知道啊,我昨天晚上一直睡不好,剛剛睡下就夢到有警察來我家裡搜查,可把我嚇死了!”林木森就呵呵笑了,心想有那麼誇張麼。他卻不知道,越是有錢人,就越是稀命,因爲他們有很多錢,可以輕易得到任何想要的東西,若是命沒了,還能享受麼?

    “那好吧,一會兒我讓兩個兄弟去你那裡把東西帶走。”林木森說着,就要掛斷電話,馮宇新趕緊說你等等。林木森問:“你還有什麼事兒麼?”

    “就是昨天我和你說的,有工廠、公司還在往西區垃圾場傾倒垃圾的事情!”馮宇新說,“你不是讓我記下那些傾倒垃圾的車的車牌號麼,我都記下來了,而且連那些車屬於哪家工廠、哪家公司都搞清楚了!”

    “哦,馮老哥辦事還真是細緻!”林木森笑着說,“一會兒你到了公司,讓冷如雪把那些工廠、公司的名單給我送過來吧,我來對付他們。”馮宇新心想,冷如雪是你的姘頭,你讓她給你送名單,只怕還有趁機揩油的目的吧?心裡這樣想,嘴上卻笑着說行,行,一會兒我就讓她給你送過去,另外阿森你還需要什麼東西麼,我也準備出來請她幫你捎過去。

    “東西就不必了,我也不缺什麼。”林木森說,心想老子什麼都不缺,就是缺錢,你能給我準備一些麼?馮宇新交待了一下自己家的住址以後,讓林木森趕緊打發兄弟來自己這裡取走他的東西,之後兩人結束了通話。

    “淑軍,你和何二還有龍戀林一起去馮宇新家走一趟,把我昨天交給他保管的東西帶回金碧輝煌。”林木森對門外守護着的周淑軍說,周淑軍答應一聲,帶着何二和龍戀林離開醫院。

    許父、許母很早就起來了,吃過早飯以後,許父給單位領導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病了,今天不去單位了,反正他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單位裡有他沒他一個樣,也沒人把他當回事,領導當即批准他的請假要求。

    許父、許母出門打了一輛出租車,徑直來到a市警察總局,負責接待的是一個年輕的警員,見這麼早就有人上門,熱情的走上來說你們有什麼事麼?

    “我們想要見你們警察局的局長!”許父客氣的說,年輕警察就說局長還沒來呢。

    “那他什麼時候能來?”許父問,年輕警察看了一眼鐘錶,說8點上班,他過了8點準來。正說着的時候,一個穿着便衣的人走進樓裡,年輕警察趕緊指着這個警察說:“這是我們局周副局長,你們要是有什麼事兒,找他也是一樣。”

    許父、許母見周副局長來了,就趕緊謝過了年輕警察的指點,追着周浩跑過去,一邊追一邊喊周副局長,請你等一下。周浩聽見有人追趕自己的腳步聲,就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見兩個中老年人正向自己跑過來。

    “您兩位可慢點,我等着呢,你們彆着急!”周浩客氣的說,許父、許母來到周浩身邊,說你是警察局的副局長吧,周浩說是啊。許母看着周浩,覺得這是一個精明幹練的人,看年紀也就比阿禾大一點點吧,看看周浩,想想許禾,許母就一陣難過,眼圈便有些發紅。

    “周局長真是年輕有爲啊,這麼年輕就當了a市警局的局長,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許父雖然不習慣溜鬚拍馬,可到底也在機關混了十幾年,客氣話好聽話總是會說上幾句的,何況周浩確實年輕,也當得起年輕有爲四字。

    “你們有什麼事情麼?”周浩問,聽許禾父母誇讚自己年輕有爲,前途不可限量的話,周浩心裡也非常高興,誰不喜歡別人誇獎自己呢,周浩心想若是他們有什麼小事兒,自己能夠幫忙的就幫一把吧,兩個老人也怪不容易的,尤其是那個大娘,瘦弱單薄,好像一陣風也能把她吹跑一樣。周浩心腸並不壞,只是爲了升官才整天跟着李北斗混在一起,希望他能夠在他姐夫陳局長面前爲自己說幾句好話罷了,結果落得被林木森抓住把柄,並且不斷要挾的地步,最終走到今天這一步,周浩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後悔。

    見周浩神色友善,似乎是一個樂於助人的人,許父、許母非常欣慰,也非常高興,許母就趕緊說:“我們是前一段時間出事的許禾的父母,”聽到這裡,周浩就吃了一驚,臉上卻是不動聲色,聽他們繼續說下去,“阿禾他死得冤枉啊!”說完許母就哭起來,擦抹着眼淚。

    周浩心想他們怎麼會知道許禾死的冤枉呢,難道他們找到了什麼東西?想到這裡,左右看了一眼,見沒有人在附近,就裝出關注的表情說:“你們跟我一起到我的辦公室裡說好麼?”許父、許母以爲周浩是關心許禾的事情,也是爲了說話方便,哪裡有不答應的道理,當即跟着周浩來到他的副局長辦公室裡。

    周浩已經是警察局的常務副局長,當然擁有自己的單獨的辦公室,而且輕易不會有人打擾,所以周浩才放心的將許父許母夫婦帶到自己辦公室裡。

    到了周浩的辦公室,周浩安排許父許母坐下,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熱水,放在他們面前的茶几上,然後自己也坐了下來,說:“許禾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跟我詳細說說,我們警察的責任就是絕對不能冤枉一個好人,但是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

    許父許母見周浩平易近人,又一臉正義的表情,哪裡知道周浩心底的想法,許母嘴快,說:“事情是這樣的,阿禾在死之前,曾經回到家裡一趟,”周浩一聽,心想許禾回家肯定是留下什麼東西或者對許母說了什麼,不過許禾出事這麼久他們才找過來,那就說明許禾肯定是留下什麼東西,而且剛剛被他們找到,聯想到當初監獄長說許禾掌握了無罪出入監獄的證據,他越發肯定許禾肯定將東西放在家裡了,彷彿驗證周浩的推斷一般,許母繼續說“他在家放了一點東西。”

    “哦,他放了什麼東西?”周浩感興趣的問,心想肯定是當初監獄長說許禾抓住了他的證據的那份東西了!

    “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幾張紙。”父母說,周浩暗喜,卻不形於色,只是說既然是許禾出事前留下的東西,那肯定是非常重要的物證了,只是不知道那幾張紙現在在哪?

    許母聽周浩說,那幾張紙肯定是重要的物證,心裡非常高興,若這幾張紙真是非常重要的東西,那麼也許就可以爲兒子的死討回一個公道了,於是立刻說:“我們來的時候就帶在身上了!”說着,便催促許父拿出來,許父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裡拿出幾張檔案,交到周浩手裡。

    周浩接過來一看,是監獄的出、入記錄,看一下時間就是無罪出入那幾天的,心裡暗喜,知道肯定就是這東西了,卻故作不知的說:“這似乎是監獄的出入記錄,不過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問題,我也不知道,還需要進一步查明纔可以。”

    “嗯。”許父、許母點頭稱是,周浩就說:“我看這樣吧,你們先把這份文件留下,一會兒都上班了,我會親自帶人去查一下這件事情,肯定會給許禾同志一個交待,若是他真的是被人害死的,我們一定查明真相,嚴懲兇手!”說完,也不等許父、許母同意,就站起來將記錄放入了身後的檔案櫃裡,並且鎖好。

    許父、許母心想有警察局長親自過問此事,那肯定是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心裡都非常高興,點頭說好,周浩就用惋惜的語氣說:“許禾真的是一個好同志,在單位是有口皆碑的,而且對父母也孝順,沒想到他那麼年輕,就被人害死了。”

    許母聽見周浩這樣說,心裡一陣難過,眼淚忍不住就流了下來,許父心想老婆在警察局裡哭起來,總是不大好看,於是就拉着許母站起來告辭,周浩得到了記錄,自然早盼着他們離開,纔好去監獄毀滅證據,於是起身將他們夫婦送出門外。

    將許父、許母送走以後,回到辦公室周浩忍不住心中暗喜,這份記錄在許父許母手裡,總是不能讓人放心,一旦出事監獄長那個老傢伙肯定會咬出自己的,如今這東西竟然陰差陽錯的落在自己手裡了,周浩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之後周浩帶着這份“東西”,親自開車來到郊外的狐狸河監獄,將東西交給監獄長,讓他銷燬,監獄長見周浩帶回了被許禾偷拿走的記錄,心裡非常高興,心想以後再也不幹這樣的事情了,提心吊膽的。

    “你再僞造一份正常的給我,不然那夫婦兩個見許禾的事情沒了音信,肯定會找我的,到時候發現記錄不見了,豈不是麻煩麼。”周浩說,監獄長一想也對,於是立即動手,造了一份假的出、入監獄記錄,反正親自、蓋章都是他的事情,想要造假還不是非常簡單的事情麼。拿着假的記錄單,周浩回到了警察局,一路心情舒暢,忍不住輕輕哼着歡快的小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