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275章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275章故人字體大小: A+
     

    “小雨,你小子純粹沒事找事,看人家老闆娘挺漂亮,就調戲人家啊!”馬大刀見老闆娘走進後廚去了,就笑着損王小雨,王小雨沒心沒肺的嘿嘿笑着,說這不是閒着沒事,逗樂子呢麼。

    這是一家典型的夫妻小飯店,丈夫在後面隔間裡掌廚,妻子在前面飯鋪裡張羅客人、點菜、結賬,老闆娘跑進廚房,對胖胖的老闆說:“當家的,有人來鬧事!”

    胖子老闆一聽就火了,橫眉立目的大聲問:“哪呢?”一邊說,一邊拎起了鋒利的切菜刀。

    “就在前面,他們人挺多的,要不我們報警吧?”老闆娘怯怯的說,老闆說報警管屁用,現在的警察都是光吃飯不幹活的主兒,一邊說一邊拎着大菜刀,幾步走到前面飯鋪,發現一羣人正分散着坐在幾張桌子上,見他拎着菜刀出來,那夥人不但沒有絲毫畏懼,反倒一個個用看猴兒戲一般的目光,戲謔的看着他。

    胖老闆掃了一眼那些人,並不是這附近的小混混,發現那羣人雖然是分散開坐着的,不過卻並非亂坐,而是呈一個半圓狀環繞着中間的一個年輕人,那人的目光看着窗外,似乎在思考什麼。胖老闆暗暗尋思,這人估計就是他們的頭兒了吧,便不由對那年輕人多加了幾分注意,因爲對方看着窗外,胖老闆只能看清對方半個臉,卻越看越覺得有些眼熟,胖老闆疑惑的問:“你們是哪混的,來這幹嘛?”

    “你不用管我們在哪混的,我們今天來就是吃飯,你趕緊去炒幾個拿手的菜,吃完了我們還有事呢!”李旭對胖老闆說。

    “可你們剛剛不是說,只吃飯不吃菜的麼?”老闆娘這時候也從後面廚房裡過來了,站在老闆身後說,李旭就笑了,說那是我兄弟閒着無聊開玩笑的,你們別當真,快去給我們準備飯菜吧。李旭當然不願意多事,只想趕緊讓老闆做飯炒菜,填飽肚子以後回金碧輝煌去。可老闆娘卻理解錯了意思,以爲李旭是害怕胖老闆手裡的菜刀,因此服軟了,便說:“哼,我告訴你們,我老公當年也是混的,還在監獄裡面待過,在監獄裡他可是整個監獄的老大,現在雖然不混了,可西區這一片你們出去打聽打聽,哪個不知道肥爺的!”她這樣說,主要是起一個威脅、震懾的作用,因爲她看王小雨似乎不是什麼好人,害怕他們這些人吃完了以後,不給錢就溜了。

    胖子老闆聽老闆娘吹噓自己多麼牛丫的時候,就挺尷尬,心想我哪在監獄裡待過啊,還什麼整個監獄的老大,我充其量在少管所裡關了幾年罷了,而且出來以後爲了生活辛苦奔忙,到現在纔算靠着朋友們幫着湊錢,開了這麼一間小吃部,混個生活無憂罷了,可他見老闆娘在那說得天花亂墜,口沫橫飛,又不好意思打斷。老婆人漂亮,跟着自己這樣一個少管所放出來的犯人在一起,已經很委屈她了,所以胖老闆對老婆是千般愛護、百般關心,輕易不會違拗她的意思。

    李旭等人聽老闆娘吹噓老闆多麼牛丫,彼此對視一眼,心想西區混的咱們幾乎都認識,可沒聽說什麼牛逼人物叫肥爺的啊,在西區最有名的應該是森哥、黑魁和阿炮吧,就算王小雨、馬大刀等人隨便拎出去一個,名聲好像也比這個肥爺大吧!

    “我就不知道什麼肥爺的!”王小雨笑嘻嘻滿不在乎的說,他這人天生一張油嘴,最是喜歡惹事生非。見王小雨非擡槓不可,老闆和老闆娘可都有點不知所措了,正在他們不知何去何從的時候,那個看着窗外的年輕人收回了目光,轉過臉輕聲說:“小雨,不要胡鬧了,趕緊讓他們做飯,吃過以後我們就回去。”

    那年輕人轉過臉來的時候,胖老闆就看清了他的全貌,不由愣怔了一下,心想這不會是他吧?

    “好吧,森哥。”王小雨笑嘻嘻的說,“行了,不和你們開玩笑了,趕緊去給我們弄點飯菜,吃過了我們就走!”

    “森哥?難道真的是他!”想到這裡,胖老闆就看着那年輕人,疑惑的問了一句:“你是林木森?”聽到胖老闆的問話,那年輕人轉過頭,看了一眼胖老闆,略微思考以後笑着說:“你是肥仔!”

    “真的是你啊,阿森!”胖老闆開心的說,一時開心難抑之下,拎着菜刀就朝林木森過來了,剛走幾步就被李旭和王小雨一左一右抓住了,按在一張空桌上。

    “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老公,不然老孃和你們拼了!”老闆娘大吼一聲,撲了上來,撕扯王小雨按着胖老闆的手,卻根本扯不開,反被王小雨一推,後退幾步摔在地上,頓時大哭大叫,撒起潑來,大聲喊着殺人了,救命啊之類的話。

    “好了,放開他!”林木森走上前說,王小雨和李旭見林木森發話,一起放開了按着胖老闆的手臂,王小雨卻在放手的同時,奪下了胖老闆手裡的菜刀。經過王小雨和李旭兩人的“折騰”,胖老闆初見林木森的激動情緒降低很多,恢復了冷靜和理智,才意識到林木森的身份不比從前了,想到以前的事情,又有一絲尷尬。

    兩人放手以後,胖老闆直起腰,看着面前站着的高大威武的年輕人,臉上掛上一副歡愉的微笑,這是一種久別重逢的朋友之間的笑容。

    “阿森,真沒想到,一別這麼多年以後,竟然在這裡見到你!”胖老闆開心的笑着說,神情之間又有一絲拘謹,畢竟彼此的經歷、地位都不同了,林木森現在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而他只是一個小飯館的老闆罷了。胖老闆就是以前在少管所時候,幫阿火出頭,卻被林木森用尖利的木條擺平了的肥子。

    “我也沒想到!”林木森笑着說,雖然和肥子之間有那麼一點不愉快的往事,但那早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此刻見到肥子,林木森倒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好像又想起了以前在少管所裡的日子。

    老闆娘見胖老闆和這人似乎認識,而且還是舊識,頓時止住哭喊,從地上爬了起來,驚訝的看着胖老闆和林木森。

    “你怎麼在這裡開了飯館了呢?”林木森問,拉着肥子坐下來。

    “一言難盡啊,當初你和曾超離開以後,少管所沒了你們倆就平靜多了。你也知道我和裡面的獄警們多少有點交往,幫他們做了些事,因爲表現積極,前幾年就被放出來了,這幾年存了點錢,又向朋友們借了點,開了一個小吃部,算是混口飯吃,餓不死罷了。”肥子感嘆的說。

    “對了,曾超怎麼沒有和你在一起?”肥子問。

    “出了少管所不久,我們就失散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林木森悵惘的說,想起幼年摯友,現在生死未卜,林木森心裡有一絲惆悵之意。

    “阿森,我聽人說,西區紅星社一個老大叫林木森,就是你吧?”肥子問,林木森點點頭,說的確是我,出了少管所我遇到了很多事,被逼着加入了黑社會。

    “當初少管所的人,都混的比我好多了!”肥子嘆息一聲,“你還記得阿火麼?”

    “怎麼不記得,他當初差點被曾超給廢了!”林木森說,想起和曾超痛打阿火的事情,林木森就笑了。

    “什麼差點被廢了,就是被廢了!”肥子笑着說,“他'那東西'我見過,小得像個火柴棍似的。他現在加入青龍幫了,也成了社團的人,聽說我混的不怎麼好,有一次還帶了一大羣人,來我面前和我炫耀來着。他可恨死你們倆了,在少管所時候就多少回想弄死你們,你以後要是再見了他,可千萬要小心點!”

    “我和曾超之所以逃出去,就是害怕被阿火搞死在裡面!”林木森笑着說。

    “哼,有什麼小心的,以後要是見到了,我第一個就滅了他!”王小雨猖狂的說,肥子心想自己好意提醒,倒顯得自己多嘴了,畢竟就算阿火加入了青龍幫,可林木森也是紅星社的扛把子,勢力一點不比阿火弱。

    肥子見自己好意提醒,倒不被人重視,想到林木森和自己身份的今昔對比,臉上就有點訕訕的,站起來說:“阿森,你們先坐,我這就給你們炒菜去!”說完,不等林木森表態,拎起被王小雨丟在一邊的菜刀進廚房去了。

    “森哥,這個胖子是什麼人?”李旭問,林木森就笑笑,說是自己以前的一個朋友。因爲有林木森的關係,肥子格外賣力,炒菜又快,味道又好,盤子更是裝得冒尖。老闆娘給林木森等人搬來一箱金士百啤酒。

    當老闆娘將第八個菜端上來以後,林木森就說不要再忙了,這些菜夠吃了,老闆娘就笑着說老肥今天遇見以前的朋友高興的很,恨不得把店裡所有的菜都給你弄上來,難得他高興一次,忙點累點也沒關係。

    林木森心想自己和肥子以前也算有點過節,可現在回頭再去看以前的自己和肥子、回憶回憶以前的事情,只會覺得好笑、溫馨。

    老闆娘見啤酒一瓶沒動,就說你們怎麼光吃菜,不喝酒啊,說着拎着開瓶器就要給林木森等人開啤酒,林木森趕緊阻止,一般情況下,林木森是不喝酒的,而且也不許手下的兄弟喝酒,因爲林木森覺得酒精會麻痹人的神經,讓人神智不清醒,會做出錯誤的判斷,而這些對黑社會來說,隨時都可能是致命的。

    老闆娘對肥子說,林木森等人沒有喝酒,肥子一聽,心想老朋友見面,不喝酒怎麼行呢(在東北,一般朋友見面的情況下,大多會喝得酩酊大醉)!就親自端着第十二個菜出來了,走到林木森桌邊,林木森招呼肥子一起吃,肥子說咱們倆這麼久難得一次見面,多少你也得喝點不是,他一邊說,跟在他身後的老闆娘就從箱子裡拎起啤酒開了幾瓶,放到林木森等人的桌子上。

    “森哥,你看人家都開了,不喝不是浪費麼!”王小雨笑嘻嘻的說,一邊說一邊拎起桌上的啤酒,咕咕給林木森倒了滿滿一杯,又給肥子倒滿,然後依次給同桌幾人倒滿,林木森無奈的看了王小雨一眼,心想那就喝一杯吧,難得見到一個老朋友,雖然這個老朋友過去和自己有點小過節,這樣想着林木森就端起酒杯,和肥子、王小雨等人一起喝了一個(東北人喝啤酒都是一口一杯)。

    有了這第一杯,接下來可就剎不住了,你一杯、我一杯的不斷倒下來,林木森見到肥子,也着實高興,就沒那麼嚴格控制,便多喝了一些。卻沒想到就因爲一時大意,差點丟了性命!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