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73章再鬥李北斗(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73章再鬥李北斗(下)字體大小: A+
     

    “等等!”李北斗終於說話了,聲音沙啞刺耳。

    “鬥哥有什麼指教?”林木森回過頭,目光盯着李北斗問,他就知道李北斗不會痛痛快快的讓自己接手金碧輝煌,必然會鬧點事情出來,鎮唬鎮唬自己。

    “以前邪眼還在的時候,我就已經給他說了,以後每個月要給我增加提成,他也同意了,這個新來的森哥是不是得把邪眼答應我的提成加上去呢?”李北斗依靠坐在沙發上問。

    “鬥哥,你們每天都在我們金碧輝煌廝混,這麼羣人,又是吃又是玩,還要小姐們做臺,這個消費可也不少呢!一直咱們可都沒算上啊。”劉輝氣憤的說。

    “那是邪眼自己要求給鬥哥免單的,咱鬥哥可不是那佔便宜的人!”一個小子說。

    “邪眼答應的是邪眼的事情,我沒答應過任何事!你要是想要邪眼給你的條件,就進監獄裡面去找邪眼好了!”林木森的語氣透着強硬,對付惡人就要比他更惡才行,這是林木森的信條和經驗。何況李北斗此時說這樣的話,根本就沒有依據,很可能邪眼根本什麼都沒答應,只是李北斗欺林木森新來又年輕罷了。

    “哦,呵呵,你這小子還滿橫的麼!”李北斗笑了:“好,不答應是吧,咱們走!”李北斗說着,招呼了那羣男女就要離開。

    “鬥哥要是願意,就按照以前邪眼的老規矩辦事,要是不願意,你儘管來對付我,不過我也有我解決問題的辦法!”林木森低聲說,聲音不大,卻剛好可以讓李北斗聽清。

    “你這是威脅我了?”李北斗橫眉立目的看定了林木森,他的那羣朋友立刻就要動手,卻被李北斗阻止了。李北斗心裡暗罵:“一幫傻逼!”今天要是真打起來,雖說自己有後臺依靠,但是這金碧輝煌到底是人家地盤,這幫人都是什麼人,自己再清楚不過,逼急了對自己絕對沒有好處!

    “算不上威脅,我只是告訴鬥哥,出來混,講的是個信義,莫斷了別人活路,不然人家就會和你拼命的!”林木森冷冷的面對這李北斗的橫眉立目,兇惡嚇不倒林木森這樣的人。

    “你會拼命?”李北斗哈哈大笑。

    “我會!”林木森盯着李北斗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語氣極重。

    “我操,你他媽的算什麼東西,還敢威脅鬥哥!”一個小青年說着,抓起桌子上服務生剛剛送來的波爾多紅酒,一下磕在大理石桌邊,酒瓶當場就碎掉了,鮮紅的葡萄酒液流淌在地上,如血!

    那小青年揮舞着酒瓶的斷茬撲向林木森,李北斗並沒有阻止。

    雖說在金碧輝煌不該招惹林木森,但是李北斗也被林木森幾句威脅的話,激起了怒氣。“就算招惹了你又能如何,就算斷了你的活路又能怎樣?還他媽的敢威脅我李北斗!”李北斗心想着,讓四毛給那小子見見血,也讓他知道我李北斗的厲害!不過那瓶波爾多倒可惜了,平時的珍藏品是輕易不會拿出來的,李北斗看着地上流淌的鮮紅的宛如鮮血的酒液想着,他狠狠咂了咂嘴!

    劉輝見那小青年準備動手,趕緊跨出一步打算護住林木森,卻被林木森一把抓住了胳膊,劉輝愣神之間那青年已經衝近林木森身邊,哈的喝了一聲,挺着酒瓶的斷茬對着林木森的肚子刺了過去,林木森輕輕轉身避開,同時右手揮拳砸在那青年臉上,將那青年砸得一陣眩暈的同時,林木森劈手奪過了玻璃瓶的斷茬,然後狠狠刺進那青年的肚子,那青年良久後,才慘呼着後退幾步,退回到李北斗身邊,而兇器玻璃瓶還掛在他的肚子上,隨着他的走動而搖晃着。

    “森哥的身手不錯呢!”劉輝微笑着說,打架在劉輝看來如同家常便飯般尋常,自然不會有絲毫緊張不安。

    “他喝多了!”林木森微笑着說,說的是那個青年,眼睛卻盯着李北斗,那青年自己低頭看見肚子上掛着的酒瓶斷茬,竟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李北斗臉色鐵青,他沒想到林木森下手會那麼不留情面,以前邪眼管這裡的時候,自己的待遇就不用說了,自己帶來的人都是爺,可是沒想到這叫林木森的青年剛剛來的第一天,就將自己的手下刺傷了,這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

    “必須制服他,不然以後自己在a市娛樂場所中,就不好抽錢了!”李北斗暗想,同時對着身邊的人打了一個眼色,動手打人這樣的糙活,那是手下們才幹的事情,自己只要在一邊看熱鬧就行了。

    “劉輝,看咱們倆誰放倒的人多啊!”林木森面對撲過來的衆人,大笑着對劉輝說,劉輝豪邁的笑了,說好啊,倒要和森哥比比!

    兩人肩並肩,開始迎擊撲過來的敵人,劉輝爆發力很好,動作迅速有力、乾淨利落,每一拳揮出去,都要擊中一個敵人,而林木森面對敵人的攻擊卻是不多不閃,你打我一拳,我就還你一拳,你踢我一腳,我就還你一腳,拳拳到肉。

    按照李北斗想的,只要三分鐘絕對可以結束了,而事實上卻是隻有2分半鐘,打鬥就結束了,而打鬥的結果更是出乎李北斗的預料,自己手下那麼多人,竟然被林木森和劉輝全部放倒了,看着地上慘呼的手下,李北斗恨恨的罵了一句一羣廢物!

    當然,林木森和劉輝也不好看,兩人身上也多少中了幾拳,林木森更慘,臉上被打破了多處,血順着鼻孔、嘴角留下來,不過林木森卻在笑,對着李北斗微笑,笑得李北斗心裡發毛,不由後退幾步,驚聲問林木森你要幹什麼?

    “哈哈,自然是送鬥哥出去了,難道鬥哥還要繼續留在這裡麼?”林木森嘿嘿的笑着,李北斗聽林木森說要送自己出去,心裡稍安,不過看着林木森臉上血跡掩映下的笑容,卻覺得心裡發毛,總覺得眼前這人直入野獸一般,實在太危險了。

    就在李北斗猶豫之間,林木森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李北斗比林木森高大魁偉得多,偏偏卻心裡害怕,躲開了林木森,林木森推開門,李北斗藉着林木森推開門的機會向門外一看,嚇了一跳,走廊遠處一羣拎着片刀、鐵棍的嘴毛都沒長齊的小子們正殺氣騰騰的往這邊撲來了,那羣人臉上的殺氣兇惡狂野,李北斗毫不懷疑,這羣失去控制的人絕對敢真的殺了自己!

    原來這服務生甚是機靈,聽見裡面打架的聲音,立刻就去找人,當衆人在休息室聽說裡面打起來了,原本身上就帶着傢伙的劉聖雨、周淑軍、阿德、阿東等人,害怕林木森吃虧,帶着衆人拎着傢伙就趕來了。

    道上混的,不怕對方年紀大、名氣大,因爲混了幾年都會明白規矩,知道什麼事情不該幹;反倒怕對方年輕,年輕就沒有顧及,爲了上位這些人什麼事情都敢幹,而且他們也肯定不知道自己李北斗的名號,鬥爺的名頭在劉輝等黑社會中有身份的身前才能叫得響,今天這個林木森還有遠處那些年輕人,明顯就不知道自己,所以他們也無所畏懼。就算今天殺了自己,只要遠走他鄉混上幾年就是了。

    “森哥,劉輝,我願意接受你們的條件,就按照原來的分成算!”李北斗對林木森和劉輝說,劉輝冷着臉沒有說話,林木森只是在笑,也沒有表態。

    “一旦撕破了臉皮,這些黑社會對自己沒了顧忌,事情就難辦了!”李北斗想着,看見走廊裡的人越發近了,不由說道:“以前我抽4成,以後我只抽3成就行了!”

    “哈哈,鬥哥,我林木森既然說按照以前的規矩辦,那就是按照以前的規矩辦,還是4成!”林木森笑着說,之後走出門對周淑軍和劉聖雨等人喊道:“你們來幹什麼,打擾我和鬥哥談話的興致,都他媽給我滾回去!”

    劉聖雨剛要問什麼,周淑軍拉了他一把,招呼衆人離開。看見這羣凶神惡煞走了,李北斗才長長出了一口氣。

    “自己今天是遇到二桿子(不懂行的人)了!”李北斗鬱悶的想,林木森剛來,根本不明白規矩,什麼事都敢幹,自己還真對付不了這樣的愣頭青,他們敢拿命來拼,自己可犯不上啊。

    “森哥的意思是……”李北斗此時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這聲森哥叫得特別彆扭。

    “鬥哥,可千萬不能客氣,你就喊我阿森就行了,以後兄弟在a市,還要多多仰仗鬥哥呢!”林木森笑着說:“就按照以前的提成,4成利潤歸你,此外鬥哥和鬥哥的朋友們的一切消費,算我個人的!”林木森這樣說,算是給足了李北斗面子,李北斗心想只要你小子知道我李北斗的名頭就好,嘴上卻說:“那好,拿好,那我走了,森哥再見!”今天這事不算完,等以後,看我怎麼收拾你!李北斗暗暗的發着狠,臉上笑容卻越發真摯。

    “那我送鬥哥下去!”林木森笑着說,李北斗那羣人爬起來,扶起那個被林木森刺傷的,一起跟隨着李北斗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