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英雄 » 第38章競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道英雄 - 第38章競爭字體大小: A+
     

    “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要跟着李旭練幾手,我不要求你們練得多麼厲害,但是長期的鍛鍊,起碼可以加強你們的體質,使你們少生病,我也可以少掏一點給你們治病的錢!”林木森笑着說。

    “森哥,你不會要我們從今天開始,跟着李旭踢大樹吧?”王小雨做出誇張的表情,走到大樹邊,踢了兩腳問。

    “李旭怎麼指導,你們就跟着怎麼練就好了,不一定非要踢大樹,踢磚塊也可以!”林木森笑着說,王小雨哼的一聲泄氣了,踢大樹在衆人的眼裡是個糙活,畢竟練得再好也架不住磚頭砸和片刀砍,迎面一片刀,管你踢大樹、踢磚頭練出來的腳法,全都能幹倒你。

    “李旭,給他們露一手,震震他們。”林木森笑着說,他此時想到的是假如兄弟們都能練到和李旭差不多的境界,以後打架時候就能有敏捷的身手了,一打二應該沒有問題了。

    “好的。”李旭笑着說,之後讓王小雨、張子豪和劉聖雨三個各拿一塊磚頭,相距一步距離站好,李旭猛的起腳,右腳踢飛王小雨手中的磚頭後,左腳跟着踢飛了張子豪手裡的磚頭,不等身體落地,已經在空中踢出了第三腳,又踢飛了劉聖雨手裡的磚頭。

    “漂亮!”林木森帶頭鼓掌,一個乾淨利落的空中三腳,動作標準華麗(練過功夫的很多人可以做到這個動作)。

    “打架時候,別人可能擺好了位置,給你去踢麼!”馬大刀小聲的說,他也是一個'傢伙主義者',極度信奉手裡的片刀可以砍碎一切。

    “你拿着這個。”李旭笑着將一個兒臂粗細的木頭拖布杆子遞給馬大刀。

    “幹什麼,打你?”馬大刀問,隨手揮了兩下,覺得使用這拖布杆子抽人,還挺順手的。

    “先試試看打在你身上疼不疼!”李旭笑着說。

    “那還用說,肯定疼啊,抽中了興許能把小腿抽斷了。”馬大刀說。

    “你們誰都可以試試,看看能不能踢斷它。”李旭笑着對衆人說,還真有不信邪的,王小雨就上來踢了兩腳,結果捂着腳面單腿蹦回去了。

    “看我的。”李旭說。

    之後馬大刀抓穩了拖布杆子,李旭右腿猛的踢出,在空中撞上了拖布杆,咔嚓的一聲脆響,兒臂粗細的拖布杆被李旭飛起一腳踢斷了。

    “哇!”衆人紛紛發出驚歎,畢竟那麼粗的拖布杆自己絕對沒信心能踢斷,更不會傻的去踢,用膝蓋也能想到,腳面去踢木頭,疼的肯定是自己。

    “疼麼?”馬大刀問李旭。

    “疼肯定是疼的,不過相比於一般人踢不斷它來說,我可以踢斷我,而且我的腳面沒有任何損傷,這就是長期鍛鍊的效果。”李旭笑着說。

    ωωω ●TTKдN ●¢ Ο

    “現在大家都看到了吧,以後哪個也不許睡懶覺,每天早上都要起來鍛鍊!”林木森說:“我看就從今天早上開始好了,不努力鍛鍊的沒有飯吃。”

    受到威脅的衆人沒有辦法之下,只能妥協,當即圍着其他幾棵大樹就要練習踢大樹的功夫,被李旭阻止了。衆人以爲不用訓練了,李旭卻要衆人先做準備活動,先活動自己的手腳,之後李旭去屋子裡面抱出以前蓋的那些髒被子,現在已經淘汰了,林木森正準備扔掉。

    “剛剛開始練習就直接踢大樹的話,他們的腳會受不了,在大樹周圍纏上一圈被子就沒事了,練習一段時間以後就可以撤下被子了。”李旭笑着說。

    “別愣着了,趕緊幫忙啊!”林木森對王小雨說,王小雨無奈的嘆氣,還是找了麻繩,帶着幾個人幫助李旭用破被子將幾棵大樹都圍起來,之後衆人打着哼油、哼油的號子,輪番上去踢大樹。

    吃過早飯後,王小雨就被林木森打發出去了。

    林木森和衆人正在垃圾山上忙碌的時候,王小雨從外面風風火火的跑回來,水也不及喝就說:“森哥,真被你猜中了,鱉孫子那個收購站提高收購價了。”

    “提到了多少?”林木森問。

    “9成,他原本的收購價的9成。”王小雨說。

    “咱們給出來的價錢是8成,他不比我們高,怎麼和我們競爭呢。”林木森笑着說。

    “森哥,鱉孫子找了其他三個區的最大垃圾堆的那些人,那些人都願意賣東西給他了,那咱們的生意還怎麼做啊?”王小雨說。

    “他這是在和咱們鬥呢,他9成收東西,賣的時候起碼要給三胖子提一成,不然三胖子不會收他的東西,畢竟三胖子在我們這裡吃了甜頭以後,鱉孫子賣再便宜的價錢,不給三胖子提成,三胖子也不會理他。可是你算了麼,收購9成,給三胖子一成,加上工人的工錢,他這已經是在賠錢幹了。”林木森笑着說。

    “他幹了那麼多年,積蓄自然不少,資本雄厚,他現在這樣幹是要擠垮我們,給火炎、林葛和冷如雪提高價錢的眼前利益,讓他們不賣東西給我們,再降低賣給三胖子的價錢,斷我們的銷售渠道。”周淑軍說。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陰險的辦法,一旦他成功了,擠垮了我們以後,他就再次降低收購價,沒有我們和他競爭的話,火炎、林葛等人也只能妥協。”林木森笑着說。

    “森哥,我們的財路都被斷了,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呢?”王小雨着急的問。

    “森哥,你說句話,我和大刀帶幾個兄弟,趁着晚上天黑時候,摸過去把他龜孫子的房子點了!”王小雨說。

    “滾!我早說了,你們和我都要清清白白做人,做堂堂正正的人,你的這個法子以後提也不要提,你們任何人,要是敢那樣做,我就沒有你們那樣的兄弟!”林木森說。

    “淑君,以你對鱉孫的瞭解,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辦法,他能堅持很久麼?”林木森問。

    “絕對不可能,鱉老闆是一個極度自私、極度小氣的人,這樣賠本的買賣,只怕不光會讓他心疼,連蛋都要疼!”周淑軍笑着說,以前東西都是他去賣,自然以他和鱉孫子接觸最多,也就最瞭解鱉孫子老闆。

    “既然他想擠垮我們,那就不要怪咱們兄弟不客氣!”林木森陰狠的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