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一次別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一次別離字體大小: A+
     

    雪蘭雙手接過:“多謝夫人。”

    一切都交代完畢。那麼……雪蘭是真正的離開,我意識到今後就算雪蘭進府,也是有數的幾次,她就這樣的離開了……我心中又是依依不捨。擡眼望向素凌,我說道:“你去拿過一錠銀子來,讓雪蘭帶上回家以備急用。”

    雪蘭忙推辭道:“夫人的賞賜已經夠多,奴婢哪裡還敢領受?”

    我嘆氣,沒有言語。素凌取過銀子,我讓她遞於雪蘭收好。看雪蘭這樣多的包裹,一個人行走也是艱難,說道:“素凌,你送雪蘭出去。外出叫小飛子護送雪蘭回家。”我有我的打算,小飛子到雪蘭家裡一趟,也能夠熟悉她家的路徑,方便以後的行事。

    看着雪蘭和素凌將所有的行囊收拾好,我心中是一種切割一樣的疼痛,人生的生離死別是最讓人傷心的了。那怕雪蘭只是一個伺奉我幾日的丫環,我也真是捨不得她走呀。雪蘭再一次對我說保重的時候,我的心突然有一種被摘除的感覺。我叫住了她,順手把我頭上的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拔下來,遞給她:“這隻步搖送給你做紀念吧。”這隻步搖是昨日她爲我找出來戴在頭上的,我是真心的希望她把它留作紀念。我很明白,以她目前的身份不會佩戴這樣貴重的首飾,我送與她,或者在關鍵的時刻,她也能夠將它拿出兌換一些銀兩。

    我還擔心她又要推辭,雪蘭卻沒有,雙手慎重接過,細心地藏着包裹中,那神情彷彿我交給了她一道聖旨。一切都整理完了,她突然跪下:“夫人,您多保重,奴婢……去了。”

    說完以後,雪蘭起身拿了包裹,匆匆離開。我明白她的心,不是不想逗留,而是不想難過——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難過,還有我也在難過。她懂得我今日這樣待她,是因爲她的妹妹,我把我對她妹妹的好用在了她的身上,我給她的安排是最好的。我希望她能夠懂得一切,明白我的心意。看着她的背影一點點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一直一直,雪蘭都沒有回頭,直到她的身影看不見,我的眼淚也流淌下來。我暗暗地雪梅說:“雪梅,我送你姐姐回家去照顧你父母了,你放心。”

    大概是素凌外出的時候,把事情告知了翠屏,所以不一刻的功夫,翠屏輕輕走了進來。我沒有注意到翠屏走進來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發現了我臉上的淚。她只是輕輕立在我身邊,不說話。許久了,扶我坐回椅子上,又靜靜地站立在我身邊。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站立。

    又是許久,紅梅端茶進來,輕輕放到案上,低眉對我說道:“夫人,喝口茶吧。”

    我端起茶杯,靜靜地對她們兩個說:“雪蘭走了,今後我身邊最近的人,就是你們兩個和素凌了。”

    翠屏和紅梅忙對我施禮。翠屏說道:“奴婢們會更加好好照顧夫人的,若是夫人覺得孤單,奴婢去鳴鳳院告知衛夫人,請她再給夫人配人過來服侍夫人。”她一邊說一邊看我,她知道我並不在乎這些,只不過她是在實行她的職責,這個院子的事情,需要她管理。

    紅梅忙道:“就算雪蘭不在了,奴婢們絕對不會因爲雪蘭的離去而有絲毫怠慢,而是要比雪蘭在的時候更加對夫人用心的,是不是添人都一樣,一切的事情奴婢們都會做好。當然,若是夫人需要,奴婢無話可說。”紅梅的意思和翠屏相反,我聽得出來她是不願意就這樣急促地添一個人過來。

    我想紅梅有她的想法,擡頭笑道:“你覺得添一個人不好麼?”

    紅梅忙解釋:“夫人,奴婢不是這個意思。若是夫人覺得人少,有些寂寞,不妨添人過來,奴婢沒有什麼不願意的,只要夫人高興就好。只是奴婢擔心,倉促之間添的人是不是好,是不是合夫人的心思,若她來了,反倒而不合夫人心思,該如何處置?讓她走還是讓她留?”紅梅又狠狠說道,“這王府裡好人多壞人也多,奴婢真怕來的人不是好的,反倒而對夫人不好。所以奴婢希望這要添來的人不可以盲目,一定要細細的查過,確信此人可靠纔好。寧缺毋濫!奴婢是怕了,怕再有差錯,不想夫人身邊有一個他人的眼線……”

    好一個寧缺毋濫!我在心中爲紅梅拍手叫好。

    翠屏認真看着紅梅,慢慢點頭笑了:“說的太好了,就是這樣。”

    我點頭說道:“紅梅的意思我明白,翠屏的意思我也明白,多謝你們一心爲我着想。告訴你們,我這裡不要任何人了。有你們在,足夠。”我確實也有些擔心的,如今我又是名正言順的夫人了,恨我的人一定有,來的那個人如果和青蓮

    一樣,是旁人收買了的,我不是給自己身邊埋一個炸彈麼?與其要那樣看起來是威嚴的排場,要那暗中隱藏的危險,不如我清靜的安全。

    雪蘭的事情就這樣了結了,我覺得我做得很是妥當。不見了雪蘭,雪梅的影子也從我眼前淡去,我不必時時因爲雪梅的冤枉而困繞。日子往前滑移,所有的一切都會隨着時光的遠去而淡化,慢慢的,無論怎樣都會成爲雲煙,最終消散。不是我無情,而是將一切都堆積在心,會無法移步。我選擇的並不是忘記,而是將傷痛摺疊起來,擱置在心的一個角落裡,然後繼續我的人生。人生中的事情總是一環扣着一環,如同一條鎖鏈,斷了那一個環節都不成。接下來的日子,我在爲我進皇宮而準備。當然了,我準備的是我的舞蹈,其它的不用我準備。

    我是舞者,我也相信我是一個真正的舞者。不知道我天生就有這方面的才華,還是在落紅坊的那些日子將我錘鍊造就,我的舞蹈傾倒了這王府裡所有的人。

    那一日,我正在練習羽衣舞的時候,太夫人由丫環攙扶了過來觀看。她是聽旁人說了我的舞蹈如何如何的好看後過來看的。在太夫人面前,我用平靜的心態舞蹈給她看。太夫人是見多識廣的了,我相信她能夠評判的出好壞,我希望能夠得到她更多的指點。我舞蹈完畢,請教太夫人的時候,她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喜悅地告訴我,我的舞蹈將是王府的榮耀。不管她說的是真還是對我的鼓勵,我都會認真對待。

    尹旭要帶我進宮去參加乞收節,這樣的大事尹旭自然要在府裡宣佈,他不要任何人給我製造麻煩障礙,要我專心練習舞蹈,雖然乞收節上的節目不過是大家娛樂的,但那裡是皇宮——皇宮是最爲尊貴尊榮的地方,更是顯示自己才能的地方,沒有那個大臣願意自己帶進皇宮的人落於人後。我也不願意給尹旭丟臉,所以我全力以赴。精力旺盛的時候,我就練習舞蹈,倦怠的時候,向衛夫人請教皇宮的禮儀。衛夫人雖然清高,卻對我彬彬有禮,也是一絲不苟的教我。她是皇宮的郡主,這樣的節日她自然是進宮的,她的進宮是另外一回事,和我們不同。或許她也有因爲和我一家,怕我不懂得規矩讓她這個皇家郡主面上難堪吧,刻意的把一切需要注意的事情都告訴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