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是唯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是唯一字體大小: A+
     

    藍夫人把酒杯輕輕放在桌上,環顧我們一圈,說道:“多謝張妹妹的安慰,我豈能不識好歹,不理解你的心意呢?你們這般時候還想着我,這個情義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若不是你們要我開心,如何請我過來?那件事情,是我心痛的傷痛,永遠的傷痕,我實在難以消減心頭之恨。或許我也是惡毒,你們知道我得知青蓮自盡以後的心情麼?她自盡……我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才解恨,她自盡……實在是便宜了她。只是我明白無論怎樣都難以換回我孩子的生命。”

    她的眼睛微微發紅,我看到了她眼中濛濛的淚霧。又聽她說下去:“你們可知道,在我心裡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姐妹,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和誰爭奪什麼,去禍害誰的。卻不知道賈夫人盡然是這等狠心……若不是她,青蓮不會害我的孩子的。她實在夠狠,和她的惡徒表哥一起合謀害我的孩子……青蓮平日裡也十分懂事,我不明白她爲什麼就受了那惡徒潘大夫的蠱惑,還得手……怪我,怪我眼睛不明,就沒有看得出來青蓮的居心叵測。”

    樑庶夫人低眉說道:“藍姐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都是知道了,可有時候我們全給忽略。今後,我們都注意吧,各位姐姐都謹慎一些。”

    我心中悲傷,一雙眼睛看着悲傷的藍夫人,不知道說什麼。在她的心裡,已經認定了青蓮是罪魁禍首,我不知道若有一日真相大白,她明白了那個真正把她的孩子置於死地的人不是青蓮時,又是什麼心情?不過,一切我都不能說出口來。一時,也只是發怔。

    藍夫人突然笑起來,用手帕輕拭了一下眼睛:“我這是幹什麼?你們好心好意要我來喝酒玩耍的,我怎麼累大家跟我不開心?”

    “姐姐既然擔心我們不開心,你自己首先就開心起來,這樣纔好,我們只有看着姐姐開心纔開心。”我臉上帶着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真心的希望她開心。

    “若我還不開心,豈不是辜負了你們?不爲我自己,就爲你們,我也一定要開心了。”藍夫人真誠地說道。

    我讚許地點頭:“藍姐姐最是心明如鏡的人了。”

    張夫人拍手道:“大家開心就好。怎樣?光顧說別的,還沒有聞得蕭妹妹和樑妹妹的好句呢,不能放過了你們。”

    樑庶夫人無奈地搖頭:“我本不會的……”

    張夫人笑道:“那可不成,你一定會的,是怕我們把你才華偷學了去呀。”

    我只得笑道:“那就讓樑妹妹思索一下,還是我先來吧。”

    其實這個時候的我文思枯竭,先前的一點愉悅心境被張夫人的詩和藍夫人的情緒完全攪亂,心中是難以說清的複雜。我想起了府外等候我的蕭義兄,我沒有張夫人的空心無牽不出戶,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會出去,看望蕭義兄,不是爲了曖昧的情愫,我沒有那樣陰暗的心理,我只是不放心他,不放心……

    “疏雨洗得竹枝青,指點歲月又一輪。莫道芳時容易度,珍重今日才永恆。”我心裡很亂,也不知道我所吟出的

    詩句是不是表達了我的意思。而我,又是什麼意思?連我也是十分模糊。

    有清脆的掌聲響起,我心頭又是一怔。聽得張夫人笑道:“若說意境悠遠,姿態高雅,當屬蕭妹妹了。珍重今日才永恆,這句詩算得上經典。”

    藍夫人嘆道:“是啊,還是蕭妹妹看得透徹。韶華短暫,人生一瞬,留得住的是什麼?一切都是雲煙,若是扼腕嘆息,也是徒然讓自己傷感。所以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只有自己懂得,理解,明白,纔不爲歲月消融的滄桑傷感。珍惜今日,懂得讓美好留駐心中,心中的永恆纔是真的永恆。”

    我輕聲笑道:“我想的沒有兩位姐姐想的多,我只是想要留住今天,留住你們——”我說着擡起手臂畫了一個圓圈,“就像現在的我們,聚在一起多麼的開心快樂。然而我們也不是總聚在一起的,總有各自分開的一刻。我希望我永遠記得我們的情義,記得我們在一起的快樂,用我們在一起的快樂心情伴隨我以後的歲月。所以我說珍重今日才永恆。”

    藍夫人加重了語氣重複我的話:“珍重今日才永恆……”

    大概是喝多了酒,送走藍夫人她們我就睡下,一直到黃昏我才醒過來。

    剛剛甦醒的我有些茫然,是一種不知道身在何處的感覺。素凌扶起了我,關切道:“小姐,有沒有口渴?”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雪蘭探身送上一杯茶來:“夫人,先喝口茶潤潤喉嚨。”

    我擡手端起茶盞,順便看她一眼,剛剛的恍惚瞬間不翼而飛,雪蘭——這個看上去柔弱又心細如絲的姑娘……我這一天的忙碌和心緒不寧,都忘了她的事情。此時我又想起還是要把她遣送回家的,她應該回家。不是我不喜歡她,而是我很喜歡她,短短的時間裡我知道我喜歡上了她,但她不能因爲我的喜歡而留在我身邊踟躕耽擱,她的父母需要她,她的家需要她。我給了她一個溫柔的笑容,然後把仰頭飲茶,溫潤甘醇的暖流入喉,清爽舒適。把茶盞遞給她,我說道:“這茶你是幾時泡上的?”

    我的問話讓雪蘭有些惶惑,大概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她的眼睛急速地眨着,輕輕回答:“回夫人,奴婢怕夫人醒過來以後口渴,早早就把茶泡上了,夫人睡着,奴才又怕茶水冷了不好吃,就一直把茶盞在溫水中泡着……”她又偷偷看我,“夫人,是不是茶水太冷了呢?奴才怕這茶夫人喝起來不好,另外剛剛泡了一杯,這就給夫人端過來。”

    我擺手制止了她:“不用,先放着吧。難爲你這樣細心,泡茶都準備兩份。想來你做任何事情都細心的,也一定能夠讓我放心。”我希望她回家以後,能夠好好孝順她的父母,照顧好她的弟弟,連雪梅的那一份孝心都一併盡到,也不枉了我的苦心。

    雪蘭紅了臉:“多謝夫人誇獎,奴婢一定盡心盡力去做事。”

    我點頭,給她一個讚許的目光。此時已經太晚,我是不能打發她此刻走的,無論如何也是明日在和她細說了。

    晚上,尹旭又是靜靜地來到我這裡。今晚我沒有絲毫

    шшш⊙ тt kΛn⊙ ¢ O 準備迎接他來的意思,看着他,我遲疑着:“王爺……”

    “怎麼了,玥兒,不高興本王在你這裡?”尹旭用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口氣和我說道。

    “哪裡,玥兒怎敢如此對待王爺?”我也是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口氣,“玥兒只是沒有料到王爺會來而已。”

    “本王不來你這裡,還能夠去哪兒?”

    “王爺的去處多的是啊,何止是玥兒這裡這一處呢?”我相信我的目中閃着亮光。看着他說這話,我心頭徒然有一種酸酸的味道。真的,原來尹旭有許多去處。我很早就知道,卻沒有這一刻感受如此真切——原來,我不是他的唯一。

    我進前一步,他伸手攬住了我:“本王不能反駁你的話,可是本王最願意最想停留的地方只有你這裡。”他話語中滿是真誠,令我一種感動。

    我望着他笑:“玥兒相信王爺。只是……王爺,玥兒不是你的唯一,也請王爺多多照顧其她的姐妹纔好。”

    尹旭皺眉:“看看,你又來了不是?本王說了最願意到你這裡,你卻讓本王面面俱到,本王也是人,難道就不能有一點點自己想要的自由了麼?”他深深地嘆一口氣,十分無奈的樣子。

    “若是想要自由,就不能是目前的你。你的身份不許你想怎樣就怎樣。”

    “玥兒的話倒是一針見血,只是本王累,不想應付太多,只想按照自己的心願,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喜歡自己想要喜歡的人。”

    我輕輕搖頭:“剛剛玥兒說了,王爺不是可以隨便自由的人。這偌大的王府,需要王爺一個人來平衡,只有王爺各個方面都顧及的周到,才能夠太平安寧。”

    “要本王一己之身換得太平安寧……”尹旭喃喃說道。

    不知道怎麼的,他的話令我心中有種疼痛。一個人想要隨心所欲,好難,真的好難……看着可以隨便的人,其實也有許許多多的不自由,許許多多的束縛。看他難過,我再不忍心說那些令他不高興的話,轉了話題,我說道:“王爺,每次玥兒都不是王爺到來就請王爺落座的,玥兒永遠粗心,對王爺不夠周到。”

    尹旭這才笑道:“本王在玥兒這裡,都沒有想到過累這一個字。哦,聽說你近日來同幾位夫人一起飲酒玩耍了,玩得開心麼?”

    我明白在這王府想要做點什麼隱瞞他人的事情真的很難,想來尹旭回府就知道的了。我笑道:“閒來無事,同衆位姐妹飲酒玩耍一會兒。”

    “只要玥兒開心就好。”他憐愛地用手輕撫我的臉,“等乞收節那一日了,本王一定帶你到皇宮,要你好好開開心。”

    開心?哪裡會開心呢?說不定會因爲我進入皇宮要惹出許多想不到的事情呢,我真的不願意去,我苦笑:“王爺,你能不能帶別的姐妹去呀。”

    “不能,就你了。”他不再是溫順的語言,而是威嚴的口氣了,不容更改的絕決,另我不知道如何應對。突然他轉而問我,“玥兒,你今日裡有沒有把那個丫環遣送回家?本王剛剛要問你的,卻忘記了。”

    шшш •тt kΛn •co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