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相聚凌霄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相聚凌霄院字體大小: A+
     

    我和張夫人樑庶夫人一邊說笑一邊等候,沒有多久藍夫人果然來了。請她落座,

    我用歉意的口吻說道:“對不起藍姐姐,我們都已經開始了,纔想到去叫你過來,姐姐不要見怪。”

    “哪裡?我正要謝謝各位妹妹呢。你們高興也不忘我,這是多深的情義?我真的感到榮幸,應該是我謝謝你們。”藍夫人笑意盈盈,眼中是明亮的光,看得出來,她確實是高興的。

    張夫人笑道:“其實很早就想要請藍姐姐過來的,只是不知道藍姐姐是不是願意過來,一直猶豫。最後實在忍不住了,纔打發人去請藍姐姐過來,想和藍姐姐一起熱鬧一下。藍姐姐不要怪我們請你太遲。”

    藍夫人搖手:“張妹妹不要說這種話,我真是感激你們的盛情。心裡這般的惦念我,我還能夠不知好歹麼?”她說着話,自顧拿起酒壺給她倒了一杯酒,“我來得晚了,自罰一杯。也感謝各位妹妹的盛情。”話畢,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飲畢,將酒杯亮給我們看,嘴裡嘖嘖讚歎着:“蕭妹妹這酒,甘爽冷冽,真是好喝,幸好我來了,不然錯過了,那可真是遺憾了呢。”

    樑庶夫人端起了酒壺:“既然藍姐姐說這酒好,我們就趕快的嚐嚐了。”樑庶夫人說着就逐個的爲我們斟酒。

    我忙道:“這些事情應該是我做,怎可以操勞妹妹給我們斟酒呢。”

    樑庶夫人道:“蕭姐姐哪裡話,能夠和各位姐姐同桌而飲,我深感榮幸。如此小事,就由妹妹來做吧。”

    酒是我喜歡的竹葉青,用的是白瓷酒杯。清冽的竹葉青酒漿緩緩注入酒杯,杯子裡立刻呈現清澈的淡綠色,淺淺盈盈的美。張夫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杯子裡的酒,嘖嘖讚歎:“是這酒杯襯着酒顯着好看,還是酒讓杯子顯得好看了呢?這兩樣碰在一起怎麼就這麼好看?我從來不知道竹葉青用白瓷杯盛放這樣好看。”

    張夫人一口氣說出四個好看,大家都笑了。其實在最初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這竹葉青放在白瓷杯中有這樣好看的效果。那還是我在落紅坊的時候,一個偶爾的時刻,我心情煩悶,很想借酒澆愁。竹葉青是我喜歡的酒,這個是我選擇的,杯子我並沒有在意,就隨便的取來一隻杯子飲酒,恰好那隻杯子是一隻白瓷杯,我隨便的將竹葉青倒進去,看到了一片輕淺的翠玉一樣的顏色,從那個時候起,我才知道竹葉青用白瓷杯子盛裝了纔好看。

    藍夫人將杯中酒細細看過,伸手將酒杯端起:“這白瓷杯子是普通的杯子,卻不知道普通杯子盛裝竹葉青的會是這樣的效果,這酒不光看上去色澤新鮮生動,耐人尋味,酒的滋味喝起來也覺得不一般了呢。大家一嘗便知道。”

    聽了藍夫人的話,張夫人忙迫不及待地端起了酒杯:“藍姐姐這樣說了,這酒一定是不同凡響的玉液瓊漿了,我都想趕快知道這滋味。”

    樑庶夫人也端起了酒杯。我們四個碰了一下,然後各自將酒飲下。樑庶夫人放下杯子,一雙眼睛注視空空的杯子,意猶未盡:“也真是

    奇怪了呢,這竹葉青酒我也不是第一次飲,怎麼就覺得這酒和我平日喝到的不一樣了呢?就酒的緣故還是杯子的緣故,還是各位姐姐的緣故?要不,就是蕭姐姐的人靈秀,這酒在你這裡也靈氣十足了吧?”

    樑庶夫人的話令我有些難爲情:“樑妹妹,好歹你也是皇宮出來的,皇宮中的好酒你一定也品嚐不少,我這酒只是普通的酒而已,只不過是因爲我喜歡纔拿出來和各位姐妹品嚐,樑妹妹謬讚了。說起來,我是喜歡這竹葉青的,所以我拿這酒招待各位姐妹,是我把我的喜好強加給各位姐妹,卻得到了你們的稱讚,真有些羞人了呢。”

    張夫人揮手製止我的話:“蕭妹妹少客氣,是嫌棄我們對你這酒的稱讚不夠麼?我們都喜歡着呢。這酒喝起來爽口,餘味無窮……”她又笑着,“得了,不說這話。我們喝酒呢,只是就這樣的喝着,有點平庸乏味,該用哥什麼方式助興纔好?”

    “要不猜拳,或者行酒令如何?”樑庶夫人也笑道。

    藍夫人皺了皺雙眉,也笑了:“猜拳和行酒令是男子的事情,我們姐妹不如聯句來的有趣。”

    樑庶夫人忙搖手:“各位姐姐玩,我聽着就好,聯句是文雅的,又有諸多限制,妹妹我沒有各位姐姐的才華,是不行的。”

    我扭頭對她笑:“聯句受諸多限制,那我們就自由一點,各自吟詩如何?就抒發自己的心情感悟,這樣自由隨便,可好?”我又把目光投往藍夫人和張夫人。

    藍夫人寬容地笑:“好,就依蕭妹妹。”

    張夫人卻說:“那也總得有個主題吧?”

    藍夫人擡頭看看窗外,略一沉思,盈盈笑道:“樑妹妹覺得爲難,我們就把題目定的寬限一下如何?如今是春天了,大家就以春爲題,隨便吟來。”

    “好吧。那我先開頭。”張夫人說着,已經吟了出來,“猶有寒意浸肌膚,枝頭嫩蕊顫綠珠。遠眺牆外春更濃,空心無牽不出戶。”

    “好一個遠眺牆外春更濃,空心無牽不出戶。張妹妹心無旁騖,不受誘惑,何等高潔的意境啊,真令人羨慕呢。”藍夫人讚道。

    樑庶夫人也點頭讚道:“是啊,空心無牽不出戶,張姐姐的心澄明潔淨,無遮無攔,只是一心一意爲這王府,一心一意在王爺身上,如同衆山峰中的最高峰,旁的都不在話下。”

    而我在聽她吟出空心無牽不出戶這一句時,眼神中是空洞無物,是茫然無奈,並不是澄清透明的真髓。屢屢的跡象中,我已經知道了張夫人的心並不在尹旭身上,她的各種淡泊隨意不過是不能抗爭不能更改的認命罷了。也是她聰明絕頂,懂得現實無法抗拒,懂得順其自然。空心無牽……她真的空心無牽?是把心堵塞起來不再去牽掛旁的而已,看起來也只有我才能夠透徹她的這點心思。在這點上,我明白我不如她,我永遠不能這樣灑脫不羈。只不過這些永遠在我心中,饒是我心明如鏡,也不會說出去的,我也笑道:“更有那個顫字,把枝頭的紅花綠葉都寫活了,這一個字生動有趣,令美麗的

    圖畫呼之欲出。”

    張夫人忙着用手捂住耳朵,搖晃着頭,頭上的珠釵閃耀着五彩的光芒,令她越發光彩照人,她的臉上也飛滿流霞:“不要再說了,各位姐妹是誇我呢還是羞我呀?我不過是胡亂吟出,給大家助興的,也爲的是拋磚引玉,想聞得姐妹們的好句,如何要你們這般的品評,我無地自容了呢。”

    藍夫人探身拉開她的一隻手,笑道:“大家都是隨便玩的,爲的是開心,你怎麼還羞澀起來?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又何必這等啊。你好好的,且聽我吟來。”

    張夫人這才端正身體,認真道:“好好,你們不可以再說我,我也洗耳恭聽藍姐姐好句。”

    藍夫人沒有和她辯解什麼,神色端穆:“聞得黃鶯柳間鳴,方知柔風春意濃。舉杯飲下姊妹意,消我心頭冷寒冰。”

    她的心傷失落在詩句中展露無遺,雖說我們的盛情力約讓她有些微的舒緩,又豈能把她心頭的傷痕撫平?看來失子之痛在她的心頭已經成了久不癒合的傷口。我忙勸慰:“藍姐姐也是開明之人,凡事更比我們懂得多,其中的深意也比我們理解的透徹,又何必耿耿於懷?姐姐,來日方長,你想要什麼,總可以得到的。”藍夫人臉上的戚容張夫人和樑庶夫人也看得明明白白,她們的臉上消失了那種隨意的玩笑。

    聽我說完,張夫人也說道:“是啊,藍姐姐富貴之命,吉人天相,雖有不順,然而已經都過去了的。姐姐一定會有的。”

    藍夫人展顏一笑:“對不起,是我的不是了。我本來是想說出我對你們的感謝的,怎麼反倒而說得傷感了?違背了我的初衷,也讓衆位妹妹爲我擔心,實在是我的不對了。好了,是我不對,甘願受罰,我自罰一杯。”說着話,藍夫人自顧拿起酒壺給自己斟酒一杯,又端起酒杯自飲一杯,將杯子亮給我們。

    樑庶夫人道:“藍姐姐那裡是罰自己呀,分明是藍姐姐覺得這酒好喝,想多喝幾杯,就故意用藉口來喝的唄。”

    我們都被樑庶夫人一句玩笑的語言說的大笑起來,剛剛籠罩的陰霾一掃而空。

    藍夫人怔了一下,笑道:“咦,我怎麼沒有想到是這樣呢?被樑妹妹說了一個正着,蕭妹妹這酒的確也是好喝,不然我真不這樣喝呢。”她在笑。我卻看得出她的笑有些勉強,想來她心頭的陰影還在,我也明白那件事情已經是她的心疾,也只有天長日久才能夠慢慢癒合吧。

    張夫人說道:“藍姐姐,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冒昧,說話讓你不愛聽了。那件事情……是讓人痛心,我們都理解姐姐。可是事情已經發生,姐姐一味沉溺其中,也只是傷心傷身,沒有任何作用的。王爺也憐惜姐姐,兇手也得到了懲罰,姐姐還是不要糾結那些過去的了。來日方長,姐姐會得到想要的一切。”張夫人說的小心翼翼。我明白她也是看出了藍夫人的情緒,才說出了此話。她又看着藍夫人,說話就更爲小心,“我知道我不該提起這個,可是看着藍姐姐心中難過,我也就想要說出來了,姐姐休怪我多此一舉。”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