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接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接受字體大小: A+
     

    “妹妹,我們都是女子。一直以來,我以爲女子都是柔弱的,隱忍的,卻不料別人並不是我所想象的這樣。我覺得可怕。”張夫人表面上看起來活潑開朗,卻因爲心底的純潔,還有見世面的限制,不知道這許許多多的事情了,所以這樣的事情對她而言,彷彿無法接受。而我,雖然是覺得驚心動魄,卻能夠明白,也是我經歷曲折吧。

    在落紅坊的日子,各種各樣的人在其中混跡,卑鄙陰暗太多太多,都是司空見慣的。就是女子,也不是都純淨如水的,有舍了性命也不去接客的貞潔烈女,有爲嫖客爭風吃醋的下賤之女,更有排除異己的悍婦……院裡的媽媽也是女子,她就能夠每日裡眼睜睜看着這些事情在她眼皮低下發生,卻能夠做到視而不見,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我不知道若是讓張夫人也去看看,她能不能接受?

    我只能嘆氣:“姐姐,我們都無法去做那些事情。只是我們不做不等於旁人也不做啊。我真的沒有想到賈夫人會如此的。”

    張夫人點頭:“若說女子之間爭風吃醋,是有的,只是不至於這樣吧?每一個走進王府的女子,在最初也都得到過王爺的寵愛,可是也會被後來進入王府女子取代,這是自然的事情。心裡難過一些是有的,我卻不接受就爲了得到王爺的寵愛去設計奪去她人性命的做法。”我明白張夫人的意思,想到當初她也是得到過王爺寵愛的,不過在她後來又是賈夫人。在張夫人的眼裡每個女子被寵愛又被冷落都是自然吧。

    我贊同地點頭:“姐姐說的是呀。許多人說女子如花。如果說女子如同花一樣的話,盛放和衰敗都是自然,我們就應該懂得這樣的道理——被人欣賞是自然,被人冷落也是自然,爲何要去刻意爭奪?衛夫人是王爺的原配,她還是皇宮出來的女子,我們這許多姐妹沒有比她身份更高的了,她不也安然接受我們存在麼?”說這樣的話,我心裡其實也有一絲酸澀的。尹旭現在最寵愛的人是我,但不知道下一個被他寵愛的女子又是誰?

    張夫人右手點點額頭,嫣然一笑:“妹妹說的是啊。自然萬物都是由盛到衰,人又何嘗不是呢?無論哪一方面,都是如此的。關鍵是看自己如何去看待了。”

    我們兩個四目相對。心中各有所想,卻是都明白這些事情不該發生。可是……我們能夠阻止得了什麼?我們能夠做的,也就是潔身自好,順其自然。

    忽聽又有佩環的叮咚聲夾雜着細微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我扭頭看去,是樑庶夫人攜這丫環走了進來。我的目光迎上去,她對我露出笑臉。

    我起身相迎:“樑妹妹來了,請坐。”沒料到她也會來,不知道她來所爲何事?心中猜測,臉上是不能有探尋的意思的,只能當她是尋常時候來玩耍一樣。

    樑庶夫人看着面帶微笑的張夫人,行禮道:“張姐姐也在了,給張姐姐問好。”

    張夫人笑着:“蕭妹妹走了好幾日,怪想她的,過來看看,沒料到會遇上樑妹妹

    ,若是知道你來,就着人去請你一同過來了。”

    樑庶夫人笑道:“蕭姐姐悄沒聲息的去了這多日,昨日聽說她回來了,今日就想過來看看。也不知道張姐姐也過來的,若是知道,我自然會先到張姐姐那裡,然後同張姐姐一起來了。”

    張夫人扭頭看着我笑:“蕭妹妹,看到沒有,妹妹走這幾日,惦記你的人可真是多,可見妹妹的人緣好了。”

    “謝謝,多謝你們。其實在外邊的日子,我也時時刻刻想念你們的。只是覺得難得出去一趟,機會又不是那樣多,所以多待了幾天。難得你們都惦記我,今日張姐姐和樑妹妹都在,就讓我做東,中午我們一起飲酒如何?”我真心實意地說道。真的難爲她們都惦記我,過來看我。想到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嫉恨我,詛咒我,心中有些糾結。相比之下,她們對我的這片情義令我感動。

    “好……好的,既然蕭妹妹相請,我和樑妹妹叨擾是一定的了。”張夫人拍手笑道。

    “我……怎好勞累蕭姐姐?”樑庶夫人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張夫人。我明白她的意思,也是因爲她的身份,不好意思直接說行也不好意思直接說不行,太多熱情顯得莽撞,若是冷淡又顯得生疏。她是膽怯的。

    張夫人卻無所謂地笑着:“樑妹妹不必拘謹,我們姐妹也閒的無事,既然蕭妹妹有此意,我們又怎麼好拂逆了她的美意?無妨,我們就在這裡用午飯,嚐嚐蕭妹妹這裡的飯菜。”

    我笑道:“這樣纔好。樑妹妹也要有張姐姐這樣的想法纔對。”

    樑庶夫人這才怯怯笑道:“那妹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就由兩位姐姐安排。”

    “知道妹妹這裡的人都有一手做飯的好手藝的,今日裡絕對不會放過。素凌姑娘的桃花酥是要有的,還要都綠豆糕。”張夫人大方地笑着,“一定要勞累素凌給我們做來。”

    “還有,糯米甜糕,芝麻餅,豌豆小餅。菜式麼……張姐姐和樑妹妹喜歡的,都寫下來,讓廚房照做,當然了,不能少了張姐姐喜歡的油炸澱粉裹小銀魚。”我說着扭頭喚道,“紅梅。”

    聽到我的呼喚,紅梅急忙走了過來:“夫人,有何吩咐?”

    “取紙筆過來。”

    “是,夫人。”

    紅梅答應着,轉身離去,頃刻就拿了過來,放在桌案上,站立一旁伺候。我對張夫人說道:“張姐姐,你且來,有什麼想到的喜歡的都寫下,免得遺漏。”

    “值得這樣隆重麼?”張夫人話雖如此,人已經走過來,提筆寫下去。

    “自然是值得的。”

    我看她寫畢,轉身坐回去,又笑吟吟對樑庶夫人招呼道:“樑妹妹,該你了。覺得那個好,就寫下來。”

    “蕭姐姐,這不是太麻煩了麼?”樑庶夫人有些微的猶豫,不過還是走了過去。

    “我走了這許多天了,我們姐妹也很久沒有好好說話,今日趁此機會好好說說話,不是

    更好麼?”

    看着紅梅把一應物品收拾走,張夫人的眼睛盯着紅梅的背影,很久喃喃說道:“紅梅……紅梅……”

    我知道她是看着紅梅想起了雪梅,當初紅梅和雪梅在我身邊,兩個人情同姐妹,如今就剩了雪梅一個。當初老王爺因爲之事,我被降位,紅梅也是離開了我。查清了王爺之死另有緣故,紅梅回到了我的身邊,可是雪梅……雪梅是乖巧伶俐的丫頭,張夫人熟悉她,此時看到紅梅想到雪梅也是自然的了。而我,何嘗又是不傷感?

    “好在,紅梅還是在蕭姐姐的身邊。”樑庶夫人說道。我想她也是明白了張夫人的意思。

    “是啊,活着的人,總會是有機會的。可惜了雪梅,好在也洗清了她的冤屈。只是,洗清了冤屈又如何?死人斷然是不會活過來的了。可恨賈夫人……不過,她最後的下場也是夠慘的。”

    “這才叫害人反害己。”樑庶夫人輕輕說道,“大家和平相處該多好,又何必這樣的暗算別人。何止是讓別人不好呢,自己又得到了什麼好處?不過是心裡痛苦罷了。”

    我長長嘆口氣:“她也是心裡不平衡,總覺得是她自己吃虧了,其實若有一個端正的心態,又何至於此?其實平平靜靜的生活,纔是一種福氣。我並沒有料到賈夫人會這樣做,又會是這種結果的。”

    張夫人突然問我:“妹妹,若是你在王府,這件事情要你來處理,得知賈夫人瘋了,你會怎麼處理?”

    張夫人的問話問住了我,我該怎麼處理?她那種情形……她已經得到了懲罰,我會要她立刻死麼?那怕她死有餘辜,我能夠讓她死麼?可是她的手段又太過於狠毒,我若放過她,地下的雪梅會不會怪我?想了一下,我還是說了:“她已經是那種情形了,就算她該用命去償還,我也還是會要她的命,我會讓她自生自滅,一切就看她自己的造化。當然,我這樣的處理也許地下的雪梅會不答應,不過我沒有更好的辦法。佛說,慈悲爲懷……我想我還是會放過她。”

    張夫人也嘆氣:“妹妹的心腸太好,又總是寬容大度。只是你寬容旁人的時候,旁人未必寬容你。”

    樑庶夫人說道:“蕭姐姐的做法是對的,旁人的做法是旁人的。若旁人都如同蕭姐姐這樣,王府不就安寧了麼?正因爲事實不是這樣,所以才令這王府風起雲涌的。更有這藍姐姐的孩子,真沒有想到是賈夫人買通了青蓮去下手,真真想不到……”樑庶夫人的話讓我深思。看來這王府裡太多人把藍夫人小產的責任都推在了賈夫人身上,讓她擔了罪魁禍首的罪名。卻沒有想到,若真的是賈夫人一個做了這許許多多的壞事,她的罪責已經被查出,和她相關的人早已經沒有了依靠,都自顧不暇的,還有誰致使青蓮自盡?

    果然,張夫人看着樑庶夫人問道:“妹妹,你覺得害藍姐姐失去孩子的事情,始作俑者是張夫人麼?”

    樑庶夫人反問:“張姐姐,難道是另有其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