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章 細心的雪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三十章 細心的雪蘭字體大小: A+
     

    “夫……夫人……”她看我一眼,又看手裡的妝盒,我這才明白是素凌要她遞簪子給素凌,她不知道應該拿出那一隻。

    我對她笑:“隨便,你覺得那一隻好,就用那一隻,無礙。”

    素凌也看出了雪蘭的拘謹,對她笑着:“我家小姐不外出的時候,對妝扮不是那樣挑剔,你隨便看好一隻,覺得那一隻更適合小姐,就拿來給我,今日我們都聽你的。”

    雪蘭的臉更加紅,顯見她十分激動:“奴婢初來,不知道夫人喜好。”她話雖然如此說,眼睛是看着盒子裡面的,此時她的手已經很利索地從中間挑出一隻寶藍點翠珠釵遞到素凌手上,看着素凌插好,又拿出一隻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奴婢見夫人平日裡從來都是簡妝,頭上的首飾一兩隻,做一點簡單的點綴,這樣倒是淡雅好看,夫人也是典雅端莊的,只是也太過於單薄了,不能顯出夫人的萬千儀態。今日,奴婢斗膽讓夫人把這隻步搖插上,不知道……”她用詢問的目光看看我又看着素凌。

    “好,今日就聽你的。素凌,戴上。”

    素凌喜道:“好,聽命。”

    若不是外出,我不願意讓自己滿頭珠翠,好看是好看些,但又有什麼用?我實在不想招搖。這步搖走起路來讓人搖曳多姿,大多女子都喜歡,都佩戴的,我知道。我舞蹈的時候也是戴着的,平時卻不大用。今日裡,是雪蘭第一次服伺我妝扮,不想屈了她這一片心,拂了她的意,所以我讓素凌爲我插上。

    只片刻的功夫,素凌已經爲我帶好,她驚呼道:“小姐,小姐你看。”

    我轉頭看她,她卻用手指着菱花鏡,我這才意識到她是要我看我自己的。我將目光投在菱花鏡裡,見到了一副精緻無雙的面容,被妝扮的恰到好處。

    我是舞者,自然有許多的步搖,這些步搖我舞蹈的時候佩戴,平日裡我極少戴的,這隻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記憶中沒有戴過幾次,想來它是被擱置在妝盒的盒底,拿出來的時候需要翻揀,麻煩了一點。今日雪蘭拿了出來,可見她不是一般粗心的女子,而是極其細心的,在爲我選擇首飾之前,已經把這些首飾都精心看了一遍,做了配合的。素凌爲我梳理髮髻的時候,她並沒有言語,爲我參考哪一種髮髻更加適合我。我想她也是極其聰慧的女子,懂得只做自己份內的事情,不在自己職責之內的她不指手劃腳。她任由素凌爲我梳理髮髻,卻在挑選更適合這種髮髻的首飾。

    看着鏡子裡的我,不由又想起了雪梅。相比起來,雪梅爽

    朗一些,剛毅,不拘小節,而這雪蘭卻是柔弱、細膩,更有女子特性。這一雙姐妹各有特點,都叫我喜歡。然而剛烈的雪梅永遠離開,這一生我都無法再次見到她,她的姐姐……我把目光又從菱花鏡上移到她的臉上,我是要她走還是要她留?昨晚我還想到解決把她送回家去的,今日看着她卻又捨不得了。

    我的心裡滿是矛盾。

    “夫人,覺得好麼?”雪蘭還是忍不住開口。我知道我的肯定對她而言十分重要。

    我點頭:“好,很好。”

    素凌笑道:“小姐,雪蘭來了,我看今後給小姐梳頭的事情還是雪蘭來做吧,她在這些方面一定比素凌更加細心的,連帶首飾的搭配,都是恰到好處的。小姐本來就花容玉貌,被雪蘭打扮出來,更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了。”

    雪蘭忙搖頭:“不不,素凌姐姐取笑了,奴婢粗手繃腳的,怎能比得了姐姐的精細。”

    此時翠屏也走了進來:“呀,夫人今日的妝容更加奪人眼目。沒……沒有聽說夫人要外出的,夫人剛剛回來,是外出的麼?”翠屏把目光停留在我臉上,“夫人一定不會知道,你的容貌連我們女子見了,都失魂落魄。”

    翠屏與我許久的相處,已經沒有了那種生疏,有時候高興起來,說話就隨便了。聽她此話,我笑道:“這豈不是胡說的麼?”

    “斷斷沒有,奴婢此話是真的。”

    “夫人的確如此。”雪蘭也肯定地點頭。

    紅梅也走了進來:“夫人剛剛外出回來,這是又要出去的麼?”

    我笑道:“難道我今日就十分怪異的麼?你們都說我要外出。”

    “是夫人……”紅梅擡手指了指她的頭,目光卻沒有離開我,“夫人今日的梳妝實在好看了,奴婢從來都不知道夫人的寶藍點翠珠釵配了這隻紅翡翠滴珠鳳頭金步搖會這樣合適。”

    “這是雪蘭讓這樣戴的。”素凌解釋道。

    “還是雪蘭細心哪。我們平日裡給夫人梳妝,都隨隨便便的。夫人一貫也十分簡約的,更不講究,我們也就隨便馬虎起來。如此看來,是我們的錯了,今後一定要像雪蘭這樣,不委屈了夫人的美貌。”

    看她們說的熱鬧,又都是圍繞在我的身上,我心中的矛盾更甚。令我更加憂心的是,我要譴走雪蘭,她願意離開麼?我是好意,完全是爲了她。她家中的父母年邁,弟弟又是癡傻,那種淒涼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也只能是雪蘭回去,找一個合適的人家嫁過去,她和她的丈夫一起和她分擔養她的父母,照顧她的弟弟。只是不知道雪蘭是不是明白我的心意。我難過着,若不是雪梅死去,我不會做這樣的安排,我是爲了雪梅,才這樣安置她的姐姐,純粹是爲了她的家人。

    其實我沒有權力隨便這樣做主,若不是有青蓮的事情發生,我隨便向尹旭提出,他怎肯答應我的要求?我也是無法向他開這個口的。這是不知道雪蘭

    是不是明白我的意思。若我要她回家伺奉父母,她願意麼?

    “吆,蕭妹妹這裡如此熱鬧,是有什麼喜事了麼?”

    我思忖間,在亂哄哄的聲音中聽到了一個不同的聲音,忙擡眼望過去,是張夫人帶了丫環紅妝轉過屏風走了過來。

    我笑道:“張姐姐。”

    素凌衆人聽到了張夫人的聲音,忙一齊住口,對張夫人施禮。紅妝也對我施禮。張夫人擡手製止了她們,一雙眼睛緊緊盯着我,開口笑道:“我還以爲是怎麼回事呢,是衆口一詞的讚美妹妹的吧。瞧瞧妹妹的風采,豈止是迷人?在妹妹面前,只怕是花兒都不敢開放,鳥兒都不敢啼唱了呢。”

    她的話令我面若流霞,忙說道:“張姐姐怎麼打趣起妹妹來了呢。姐姐素日清潔無塵,不似我這般懶惰。姐姐纔是真正的天人呢。”我不是爲了掩飾我的羞澀才誇她,張夫人一貫都齊齊整整的。今日的她雖然不是珠翠滿頭,卻是珠光寶氣的,映襯着她一張芙蓉玉面,給人美不勝收的感覺,身上的月白色百褶裙上繡四時花卉,紅色紗衣滾着水紋金邊,絲絲入扣,恰到好處,越發將她映襯的婀娜多姿。而我,雖然髮飾恰好,身上的衣裳卻簡單,在府裡不出去,我是不想繁複的,只把一件純白色錦繡羅衫拿來裹身。

    張夫人依舊笑着:“妹妹是看不見自己的面容,然而不是有鏡子在的麼?怎說我是打趣。”

    我上前拉了她的手:“姐姐走了路,又站立許久,不累麼?我們還是坐下說話。”

    張夫人坐下後看了看房間裡的衆人:“妹妹,你是不是要外出呢。我卻不合時宜的來了,有沒有打擾妹妹,影響妹妹出行?”也許她是見到我屋子裡聚齊了這麼多人吧,才以爲我要外出。

    我說道:“哪裡,姐姐也是知道的吧,妹妹剛剛從府外回來,斷斷沒有出去的打算了。”對素凌吩咐,“素凌給張夫人敬茶。其餘人都下去吧。”我是剛剛外出回來,且我走時又比較匆忙,都沒有和旁人告別一聲。轉回頭來,我對張夫人笑,“我出去的時候匆忙了一些,都沒有來得及和姐姐告別一聲,姐姐莫怪。”

    張夫人依舊打趣我:“王爺准許妹妹出去的,誰人敢怪?”看她目光特別,我知道她來我這裡不是單純玩耍的了。就算她用輕鬆的口氣和我打趣,心底裡也是有着沉重了。

    我笑道:“我知道,姐姐不怪我出去,是怪妹妹走了這麼多天。”

    果然,張夫人斂去了笑容:“是啊,妹妹走了這麼久。這府裡發生了這樣大的事情,想來妹妹也知道了的。”我明白她指的是賈夫人瘋癲而亡和青蓮的自盡。

    點點頭,我說道:“回來以後,我才知道的。姐姐,真可怕……”

    “是可怕……”

    張夫人低頭深深嘆息一聲,彷彿心有餘悸。我想幸虧我是不在,若我在的話,得知青蓮自盡會做何想,得知賈夫人瘋癲我又會如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