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是死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是死亡字體大小: A+
     

    有這樣陰毒的女人藏在府中,其他人就是危險。我又是尹旭最寵愛的女人,我想我的處境更加危險。

    “那賈夫人呢?王爺給了她什麼樣的處罰?”我剋制住內心的驚悸淡淡問道。面前出現賈夫人蓬頭垢面的模樣,心裡也是酸澀,那怕她有罪,這樣的下場也太慘了。

    “她瘋了,夫人……”

    “瘋了?”

    原來賈夫人最初的時候是叫嚷着要見尹旭,尹旭不理她,也並沒有按照我說的給她換一個地方。最初的時候,賈夫人不知道青蓮已經死了,不知道是那一個奴才多嘴告訴她青蓮吊死,舌頭伸出很長,一直都沒有縮回去的時候,她瘋了。我想她是因爲受到太大的刺激和驚嚇,因爲我聽翠屏描述的時候也是覺得嚇人。尹旭聽下人回報說賈夫人瘋了以後,叫人把她移到一個乾淨僻靜的院落,着了專人看管,不准她跑出來。她就那樣的在那個院子裡哭哭笑笑。在前三天夜裡,突然死了。

    死了……

    就算她罪大惡極,這種慘死也是讓人同情的。我幾乎想象得出賈夫人的傷心欲碎,她的表哥潘大夫把她招認出來,她對她的罪狀就供認不諱,她乞求的是尹旭的原諒。也是她太過於自信,總以爲尹旭會縱容她,無論她做什麼,尹旭也會看在舊日情分上原諒她,卻不去想她所做的事情太過,是不能被人原諒的。

    我暗暗難過,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賈夫人是後悔的,我知道。可是事實形成以後,後悔都是枉然。賈夫人若不是驕橫,若不是覺得有恃無恐又怎麼會是今日下場?

    “那她……王爺怎樣做的處理?”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問翠屏賈夫人最後的歸處。

    翠屏嘆口氣說道:“王爺終究也是難過,命人厚葬了賈夫人。只不過賈夫人這種情形,只是悄悄埋了而已,沒有張揚。賈夫人的孃家人來,得知女兒所做之事,也是慚愧,沒有多說什麼。王爺也沒有慢待他們,給了許多的賞賜安撫。這件事情就這樣了結了。”

    我擡眼望向窗外,又是午後的斜陽了,殘陽如血……那一抹嫣紅,也不會長久停留的,接下來就是黑夜。然後就是第二天……

    時間真的好快……

    青蓮已經含冤而去,或許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青蓮對一切都不在意了,我難過。我知道,這一切我也都有不能改變。賈夫人也凋謝夭折,讓人惋惜痛心。本來以爲我回到王府以後,尹旭給我的是一個令我滿意的結果,不料卻是這樣的慘狀。我知道他也不願意,可是……可是……

    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傷心,進入王府之後,不是爭鋒就是傷心,這樣的情形我實在厭棄。我轉而對我身邊的素凌說道:“素凌,這樣的王府,你覺得好麼?還不如當初的落紅坊。”我在問素凌,卻自己做了回答。

    素凌知道我說的是氣話,安慰我道:“小姐,莫要說這樣的話,無論如何這裡也是王府。這些事情是殘忍了一下,血腥了一些,但總歸比落紅坊那裡吃人不吐骨

    頭的陰暗也好啊。再說了,小姐是有王爺痛愛的,這裡也是小姐的家呀,家總歸是好的。”

    我蹙眉:“這樣的家處處都是殘忍,這樣的殘忍令我傷心。而我無能爲力。素凌,如果可以,我真的願意就住在我的蕭宅裡,安靜安寧。”

    素凌笑道:“那邊是好,我更願意跟着小姐到那邊的,只是……”

    “只是那裡不能久住。”我嘆息。那裡的名義是蕭府,是我的宅院,專屬於我,可那不過是一個虛設的名義我不能自由地在那裡居住。

    我想起了翠屏悄悄告訴我的,在我走後,王爺一直都獨宿書房。翠屏的話並沒有讓我高興,而是隱隱的不安,我覺得尹旭這樣都是爲了我。我在的時候,他絕大多數是留宿我的凌霄院,每次都是我督促他才極不情願地去她人處應付。我不在這裡了,他就獨自一人。我心中感念他的深情,我應該覺得欣慰,可我高興不起來。他這樣做,不是讓更多的人恨我麼?那怕不是我的過錯,她們也會把過錯記到我的頭上。到時候,日積月累的,她們對我的恨總會爆發,這令我不安。

    尹旭……不知道他是不是明白,這許多的明爭暗鬥,都是因爲這些女子的一生都寄託在他一個人身上,都希望得到他的寵愛。這許許多多的女子啊,一生只能鍾情一個男子,爲他付出,爲他犧牲,在無有他寵愛的情形下,就是在孤獨淒涼中煎熬歲月的,她們的心中能沒有怨恨麼?能夠不嫉恨他寵愛的女人麼?

    一個男子的一生只娶一位夫人,這樣才能夠避免爭鬥,只是那樣的做法不過是針對普通的窮困人家,他這王府的王爺是不可能的,真的絕對不可能。

    我想尹旭在最初也是深愛賈夫人的,不是麼?只不過他的愛不能長久,事實已經印證。沒有幾個男子的心能夠專一到永遠不變的,所以,從紅顏到白髮的過程中,又有誰能夠始終的把萬千寵愛集於一身?一個女子能夠守住對一個男子的愛一生不變,但讓一個男子守住一個女子一生都不變,就很難了。

    “女人,你有什麼辦法能夠讓一個男子一生都愛你?”我暗暗問我自己,卻是沒有答案的。我想到了我,今日的我,尹旭將這王府衆多女子的萬千寵愛集我一身……我是一時受寵,還是一生受寵?我不能肯定,那怕尹旭信誓旦旦我也不能相信。真的不如我靜靜地守在他給與我的蕭府中,安靜度日,孤寂一生。我不願意在爭鬥走生活,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般,日日提心吊膽。

    我無法想象我的今後,在我白髮蒼蒼的時候,尹旭會怎麼待我?是否會牽我的手,吻我的發,對我傾訴溫柔?我明白是我想多了。我只能做這樣的準備:今日的我,是他的最愛,我就安心接受。他日,他寵愛旁人,我就平靜以對,也安心接受。這樣想着,難免有心酸的。

    不由又想起了蕭義兄,他說了若我願意,他可以帶我浪跡天涯的,他和我。他可以爲我尋一處無人的深谷,建一座木屋,鋪一條青石小路,我們朝朝暮暮,不理世

    態炎涼,不問天涯歸處。我們用高山流水的琴音,舞陌上花開的驚豔……我想若我選擇,蕭義兄會做到的。他有他滄桑的經歷,豐腴了他的感情,他懂得用我美麗他人生的風景,懂得用我絢爛他的流年。我很明白,蕭義兄的付出是我最想要的,是我刻意追求的圓滿。若是當初,我會不顧一切。可惜時過境遷,不能選擇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負了他的情懷,讓他的掌心失了傾注的溫柔,滿箋的戀香丟了淺唱的妙音。我懂得,我只能做他失之交臂的紅顏。

    王府,成了我一生的幽禁。

    素凌看我沉默許久,輕聲說道:“小姐,何必想那麼多。想再多也不是能夠實現的結果,只能是讓你徒增煩惱。青蓮死了,她縱然是如你所說的冤枉,你也是爲她盡力了的。至於說,賈夫人,她那般的陰毒狠辣,無論哪一種結局也是她自尋,小姐更是不必爲她難過。”

    我拉了素凌的手,在她的手中我感覺到了我的手指冰冷,我說道:“素凌,就在我們走了的這幾天,就有兩條人命不存活於世上了,無論怎樣都是一種殘忍,多可怕……”看着素凌我,突然不忍心讓她跟我一起,在這王府兢兢戰戰,我對她說,“素凌,我還是爲你尋一個好人家,你離開這王府,過你想過的生活吧。”我希望素凌將來的日子幸福平靜,哪怕貧窮一點,只要幸福和平靜。

    素凌連忙跪下,雙目流淚:“小姐,素凌做錯了什麼,小姐要趕走素凌?”

    我忙扶她起來:“說哪裡話來?你不曾做錯什麼。是我想……你我情同姐妹,讓你跟我在王府過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我實在不忍啊。我已經沒有了選擇,而你……只要我放手你出去,你就是自由的,你可以過得很好,真的。你和我在一起,你明白麼?若我有一日有了閃失或者出了差錯,誰來護你,你又如何?不如趁我現在受寵,我能夠做主的,能夠給你安排到很好。看着你過得好,我也就安心了。素凌……”我語重心長,彷彿我是一個大人,又掏心掏肺,彷彿在囑咐我的孩子,“你可明白,王爺擁有衆多的女子,他有權力寵愛其中的任何一個,那一日若他厭棄了我,丟棄了我,你想想,跟着我你能夠怎樣?我尚且是那種日子了,你又是什麼處境?再說了,你還比我大一歲呢,是該有你自己的歸宿了。我……我是爲你,你能明白我的苦心麼?”

    素凌不住地點頭,淚水飛濺:“素凌怎麼會不懂小姐苦心?只是素凌捨不得小姐,不會離小姐而去。小姐得寵素凌跟着沾光,若那一日小姐失寵,素凌就是小姐的伴兒。素凌感念小姐情深,但不會離開小姐身邊。想我當初的情景,若不是老夫人相救,素凌今日的下場說不定會是多慘呢。後來又是素凌連累小姐,若不是小姐,素凌早已經不在人間了。今日裡,跟隨小姐,雖然是丫環的身份,在這王府,因爲小姐的寵愛,素凌也是受人尊敬,也算得上是享福的,素凌滿足,真的不想離開小姐。”

    看她真誠,語出肺腑,我由不得潸然淚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