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寵你的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寵你的愛情字體大小: A+
     

    蕭義兄的話令我感動,迷茫的我似乎有些明白愛情是什麼,也明白真正男子的愛情是什麼樣子了。蕭義兄……他是高尚的男子,他的愛情也是高尚的,可惜我沒有福氣,這一生錯過他是註定的了。我有些難過。

    望着蕭義兄我突然想起尹輝,想起尹輝憂鬱的目光,他說他喜歡我,是他哀求尹旭想辦法成全他和我時,尹旭又強行將我佔爲己有,尹輝也無能爲力。尹輝的無能爲力我也想過許久,太夫人是他的親身母親,若他真的和尹旭作對,在太夫人面前揭穿尹旭的一切,又是什麼情形?尹輝是顧全大局的麼?我不知道。至少到現在爲止,尹輝守口如瓶。如此說來,他們三個人中,尹旭是最自私的那個男子,他不惜動用卑劣的手段將我得到,他也如願以償。

    他們是我熟知的三個男子,對待愛情,各有各的方式。他們誰對誰錯?有人說,愛情是自私的,既然愛對方就應該設法得到,這是對自己的負責也是對對方的負責;有人說把自己愛的人推出去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並不是真正的愛;也有人說,愛就應該給對方更好的愛,只要是對對方更好的,有益的,自己就應該犧牲,成全。說法不一,我不知道真正的愛該怎麼對待纔是對的,我也沒有資格說,我不懂,也因爲我的心是雜亂荒蕪的,或者說我沒有真正的愛過。我所遇到的這三個愛我的男子,我無法說清楚我到底愛他們那一個,我的心裡不是獨一無二的潔淨。我……我此時才知道我的無情和冷酷,我的自私自利,我的殘忍,我也沒有資格談愛情,我沒有蕭義兄深沉的內斂剋制,沒有尹輝大度的包涵忍讓,也沒有尹旭蠻狠的自私霸道。在愛情上,我什麼都不是。

    蕭義兄的話讓我難過,我說道:“哥哥,是我羈絆了你的自由,是我不好。可我……哥哥,你無需這樣,你這樣,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負擔,你懂麼?你有自由追求你嚮往的生活。哥哥,比妹妹好過無數倍的女子大有人在,哥哥何必……”

    他斷然制止我:“一個人的心思是隨便搖擺的麼?就算旁人可以隨便,我卻不能。玥兒……你不是我的妹妹麼?這也就夠了吧,至少,今後的我們,還是兄妹。”

    我點頭:“好,我們是永遠的兄妹。”既然他已經選擇了爲我留在紫帝城,我也沒辦法說他什麼,我想我因爲是不想讓他遠離,我終究也是一個自私的小女人。

    “青青——”我對外面喊道。

    我的話音剛落,青青就忙忙地走了進來,彎腰施禮:“夫人,有何吩咐?”

    “中午大擺宴席,要好好招待你家舅爺。”我第一次用這種口氣對下人稱呼蕭義兄爲舅爺,什麼用意,我也不太明白,是我想要給他在我這裡的身份一個確定麼?是我要表明我和他之間無法更改的關係麼?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我在下人面前對他這樣稱呼沒錯。他是我的哥哥,是尹旭的內兄,就是下人們的舅爺。

    “是,夫人。”

    蕭義兄沒有說話,直到青青的身影消失不見,他才苦笑:“玥兒

    ,你……”

    我微笑看他:“哥哥,一直以來,你對我的關懷太多太多,就讓妹妹表示一下,如何?今日中午,妹妹一定要陪哥哥飲酒。”

    他依舊苦笑:“你的身體還沒有回覆平日的正常,還是不要飲酒的好吧。”

    我固執道:“不,一定要陪哥哥飲幾杯的,因爲,因爲……”我說不下去,如今一切掩藏的內幕都揭開了,今後的我們還能夠融洽的沒有間隙的相處麼?還能夠是之前的兄妹麼?再說了,我在這裡不會有更多的時間,和他一起相處一刻是一刻,我珍惜我們在一起相處的這點滴時光,我願意陪他。過了這一次,下一次的相遇在什麼時間,還是這般的和睦麼?都是未知數。

    他有些無可奈何,卻是寵溺的眼神:“因爲什麼?”看着我臉上因爲說不下去的紅暈,還是笑了,“今後不可以任性,還是多多照顧好自己的身子。”

    我想我沒有說出口的話他都懂……不過,我沒有尷尬。已經是心有靈犀的我們了,我還有什麼難爲情的?看着他,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沒有任何迴避,我直接開口問他:“哥哥,你給我的許多藥材都和大夫所配的不相上下,獨獨一味——藏紅花,哥哥的藥材裡面沒有,爲什麼?”藏紅花之於女性是一味良藥,蕭義兄對藥品這樣精通,不會不知道。他對我又這般的呵護,給我的藥材中,有比這藏紅花好上許多的,所以他不是因爲這藥材的貴重吝嗇錢財,其中一定是有別的原因。

    果然,他擡眼用別樣的眼神看我:“玥兒,你平時是不是經常把這味藥材作爲補品經常服用?”

    “進入王府之後,每次不舒服或者平時用些補湯,裡面總是添加一點,雖不是經常用,但用的也不算少。”

    蕭義兄的眉頭緊緊蹙起來:“怨不得,怨不得……這潘大夫果然歹毒……”

    “哥哥,這如何與潘大夫扯上了關係?”我不由疑惑。

    “潘大夫給你們女眷用的藥品,是不是經常有這一味藥材呀?”不知道他爲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反倒而問這個,令我疑惑。

    不過,我還是認真地回答:“是啊,藏紅花調神靜氣,解鬱安神,補血養顏我們是知道的。難道有什麼不對?”凡是藥品都有副作用,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我明白。但這藏紅花是一味良藥,就算拿它作爲補藥,也是利大於弊的。

    蕭義兄嘆氣:“玥兒,你說的都對。但對於女性,尤其是年輕的女性,它還有一個作用就是促進流產。孕婦和想要懷孕的女性是不能服食它的。所以我給你配製的藥材中,不用它……”

    蕭義兄的話一下子震住了我,難到尹旭子嗣稀薄和這潘大夫有關?潘大夫是精通醫術的有名大夫,王府中的人有病大多都是他給診治,用藥。難道……他在給夫人們治療疾病的同時,把不易懷孕的藥物同時用上了?沒有人知道的,我不過是突然這樣想,卻沒有一點證據。好在潘大夫害人的證據已經被拿到,今後的他就算活着,也不會有人允許他再踏

    進王府一步。好在潘大夫會得到應有的懲罰,這件事情也就到此爲止。潘大夫……好歹毒的心腸……

    “……玥兒,不論潘大夫做過什麼,也是到此爲止,你不必再多言什麼引發不必要的事端。這樣的事情你自己多多注意就好,你都懂得的,毋須我多言。”蕭義兄在我走神的時候說了些什麼我沒有聽清楚我聽到的是他最後的這幾句話。

    是……那種無法說得出口的事情,蕭義兄完全爲我而想,爲我在王府站穩腳跟而想,他是愛我的,寵我的,只要我好他一切都願意,我內心感動,我想我永遠感激他。

    不過,那樣的事情……我由不得面若流霞,輕聲說道:“是……多謝哥哥提醒。”說着我突然想起,我是正常的女子,若是我各個方面注意,說不定我就有懷上尹旭孩子的可能。蕭義兄這樣喜愛我,希望我能夠和他一起離開,要是我有了尹旭的孩子,我怎麼會捨得丟下孩子跟他走,或者要是我帶了尹旭的孩子跟他走,他會願意?蕭義兄卻把這些極其隱秘的事情對我說出,他是無所謂不在意還是什麼?不由的,我把審視的目光投到他身上。

    蕭義兄突然低了頭,話語已經十分沉重:“玥兒,這些或許不是我應該說出口的,因爲我……我希望你跟我走,又怎麼願意把這些說出提醒你注意?對我而言是不公平的。”就算是那樣的難爲情,他還是說出了他的心裡話,我相信這是他的心裡話。他對我言及至此,心中的痛苦與複雜,可想而知。

    一時,我們陷入沉默,真的不知道還能夠說什麼。

    我的腦海浮現出尹旭的身影,如果他知道我和蕭義兄在這裡談論這些問題,心裡作何想法?我內心有一種慚愧,卻也無法避免和蕭義兄的情義,因爲有許許多多的東西是尹旭給不了我的,他給不了我蕭義兄給我的那種感覺,給不了我蕭義兄給我的這種平靜安詳,還有說不清的依賴。我不會跟蕭義兄離開紫帝城,這是我的決定,但是要我徹底斬斷和蕭義兄的關係是不可能的。

    我還想起了尹輝,他對我也是情深意重的,但他從來不多事,無論怎樣他沒有在王府揭穿我的身份,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這就是對我的一種保全,我敬佩他的君子胸懷,欣賞他身上的那種風格,所以對他我也不能徹底忘懷。

    不知道我的心不能夠完全屬於尹旭是不是一種不忠和背叛。我爲自己做了一個說辭:善意的欺騙不是欺騙,善意的謊言人們也都會原諒。我想上蒼會原諒我這種心態的。也許我是在給自己的行爲開脫,求得自己心安……不過,不這樣有能夠如何?這一生,註定了尹旭不是我的全部這是不爭的事實。

    我能夠給尹旭的,是我的人,至於我的心,不能夠完全屬於他。也許我也能夠離開他,用特殊的方式,但我覺得不能。也許這一生,我只能在他的王府,他喜歡的時候我做他的女人,厭棄我、離棄我的時候……說不定我就是霜寒院的囚徒吧。望着蕭義兄,看他臉上帶着悲傷卻刻意的平靜,我心中隱隱作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