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是否跟我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是否跟我走字體大小: A+
     

    天氣雖然還是有些陰沉,但沒有飄着雨絲。依窗對外凝望,只覺得惆悵滿懷,又是遺憾,又是恨,爲什麼昨日的雨絲今天不繼續呢?若是繼續,我想我一定會出去,仰首,讓冰冷的雨絲在臉上圖畫,銳利的甜美,那馨涼的感覺一定舒適愜意,而我卻錯過……我想,我的命運是不是就是這樣,無論什麼也總是在最美好的時候錯過?這是我的悲哀,我卻無能爲力。

    錯過,錯過……最美好的時候錯過……我的心中劃過一道尖銳的痛。

    “夫人,冰糖燕窩粥已經熬好了,夫人請用。”青青小心地對我說。我扭頭看她,臉上有惶惑和擔憂,沒有了見我笑時她也高興的那種表情。我這一病倒是苦了她,千萬個小心翼翼伺候,還是怕不好。

    我對她笑笑,點點頭:“好。”

    她扶了我,走至那邊的餐桌。

    素凌正在用湯勺把燕窩粥揚起,我知道她怕粥燙,在讓粥快速地冷卻。想到我昨日對她的態度,心中覺得歉意,也對她笑笑:“沒關係的,一會兒就冷了,你放下吧。”

    素凌把燕窩粥放下,擡起眼睛仔細地審視我:“小姐,真的沒事了麼,精神是比昨日大好,不過臉色還是不好,還是找大夫來開一劑調理的藥吧,可好?”

    我還是渾身無力,但已經沒有了昨日的昏昏沉沉,精神的確也好了許多,給她一個安慰的笑容,我說道:“不用了,已經好了,你不用擔心。”

    燕窩粥是素凌燉的,火候正好,也完全是我平日喜歡的滋味,可是喝在口中感覺不到絲毫滋味,我明白我並沒有好。勉強喝了幾口,就一點點也不想再多喝。我剛剛放下碗,素凌就急了:“小姐,是不合口味麼?你還想用些什麼,素凌親自做去。”

    我面前有素凌做好的我平日愛吃的許多小吃,芝麻餅,核桃酥,炸香芋……我就近用手捏起一塊核桃酥放在口中:“現在不必,等我想吃什麼的時候,在告訴你。”核桃酥也是我極愛吃的,此時放在口中咀嚼,感覺實在不是味道,極想吐出來,若不是顧忌到素凌和青青就在我身邊,我怕她們着急的話,一定是吐掉了。就這樣勉強嚥下去,如同嚥下苦口的黃連,再是一點點也吃不下去。

    怔怔忡忡,有些麻木地坐着,不期然一個人驟然闖入我的眼簾——蕭義兄。

    蕭義兄急匆匆走進來是我沒有料到的,他竟然沒有讓丫環傳喚就這樣直接的闖進來了,如此魯莽的動作在他身上還是第一次,他真讓我吃了一驚,見他的臉上滿是慌張和焦急,我又被嚇了一條:“哥哥,你……有急事麼?怎麼了?”

    他的目光直直地在我臉上身上搜索,令我不知所措。我想我臉上沒有什麼,衣服也並沒有穿的不對,對他回以疑惑的目光,再次輕聲喚他:“哥哥……”

    蕭義兄長長鬆了一口氣,彷彿如釋重負:“妹妹,你好讓我擔心。”

    我又是一怔,這才明白過來,他是爲我而來。走得急切,呼吸都不夠均勻,可以想象得出他有多擔心。

    “哥哥,請坐呀。”我心中感動,一切也都明瞭。對蕭義兄笑着,我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

    蕭義兄審視一般的看我,看到我滿面微笑,這才放心地完全回覆常態,慢慢地坐了下去:“玥兒,你真的好些了麼?”他的口氣中依然是擔心,不過神情平和許多。

    我輕笑:“我不是好好的在哥哥面前的麼,難得哥哥這樣急的來看妹妹,妹妹感激不盡。”看一眼身旁站立的素凌,不用詢問,我已經明白了是她着人去告訴了蕭義兄,說我病了。素凌的膽子也實在是大,不經過我同意就這般去做。想着素凌的多事,我心裡又是不舒服,卻也沒有辦法。她已經這樣做了,我又能如何?

    蕭義兄卻沒有理會我的客氣,把隨身帶的一個袋子放在桌上,解開,我看到裡面是藥材。他從中間取出幾樣交給了素凌,吩咐道:“你去煎藥吧,仔細些,只要小半碗就好。”想來他是不放心旁人,害怕別人做不好,才讓素凌親自去煎的吧。

    素凌答應着,又看我一眼,去了。

    我對奉茶上來的青青吩咐:“去和素凌煎藥吧,有事我在喚你。”

    青青對我和蕭義兄各自施禮,然後下去。既然明白是素凌多嘴讓蕭義兄來的了,多餘的話我不想說,擡頭看向蕭義兄,我打趣一般說道:“原來哥哥懂得好多了,連醫道也懂呀。”

    蕭義兄微微一笑:“哪裡,只是懂得一點點皮毛而已,當初師傅教我這些,也不過是要我在緊急的時候自救而已……”

    蕭義兄的話讓我吃驚,從來沒有聽他說過他還有師傅。難道他不是和我一樣的平凡的孤兒麼?就算是孤兒,卻也還有一個師傅,這倒也是一種幸運。我在他的宅子裡住了那樣久,我們一起說了好多話,卻從來沒有聽他說到過這些事情,今日裡他或許也是情急,把他往日忌諱的話都說了出來。我暗暗思忖,蕭義兄還是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聽他繼續說道:“素凌着人告訴我說你生病,又不肯看大夫,我沒有辦法,只得臨時充當一下大夫的角色,我怎樣也是要玥兒好起來的。”

    “多謝哥哥。唉,又是素凌多事,勞煩哥哥。”真不知道是我的過錯,還是下人的過錯,小飛子傳話的時候那般說,素凌傳話的時候又這般說,我也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對待他們了。若是知道我和蕭義兄感情親近的人,是素凌了,她可以這樣傳話的,小飛子是王府的人,他對我和蕭義兄的感情深淺並不知情,爲什麼會那般說?令我費解。想來……也許他真的以爲我和蕭義兄是嫡親的兄妹吧。

    “說哪裡話來?既然將我當成哥哥,我就不喜歡你將我噹噹成外人看的。”蕭義兄看着我,突然目中露出悲哀,“妹妹……”

    他這突然的改變讓我嚇了一條:“哥哥?”似乎有什麼在我心裡敲擊一下,我輕聲說,“有什麼話,哥哥但說無妨。”

    他的目光沒有擡起,而是深深低下,看得出他的內心在掙扎,許久又鼓起了勇氣:“妹妹,當初是哥哥沒有能力將你帶出落紅坊,你有過怨恨哥哥麼?”

    我忙搖頭:“哥哥,這是從何說起呀,哥哥已經對妹妹做了許多,妹妹感激不盡,怎麼會對哥哥怨恨。”

    “若是,若是……”他一連說了兩個若是

    卻不再說下去,顯見他沒有說出口的話是很艱難的,也令我十分緊張。片刻,他彷彿下定了決心,說下去,“罷了,見妹妹一次何其之難,今後和妹妹的相見也是極其困難的吧,我真怕沒有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玥兒,如果當初是哥哥贖你出來,要你跟哥哥一起離開,你……你可願意?”

    我轟然一驚,真沒有料到他這樣說,真的沒有……這樣的話或許他就不該出口,沒有任何意義的話……何必呢?遲了,太遲了,說出來不過是令我傷感。不過,我還是認真地回答了他:“哥哥,玥兒願意。”

    不去揭開隱藏在背後的真相最好,我們還能夠自由地呼吸。都揭開了,都說穿了,也不過是徒增煩惱。

    蕭義兄的表情瞬間變化萬千,最終還是說道:“玥兒,我知道我太遲了。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遲了的,遲到我錯過你,遲到我永遠不能原諒自己。你永遠不會體會爲兄的悔恨……若是,若是……”他的話語又是十分艱難,“妹妹,若是此刻我帶你離開,你我離開這裡,到一個自由自在的地方,我們永遠不回來,你……你可願意?”

    蕭義兄的話不抵於我頭頂的驚雷,我欣喜,也難過,原來我沒有看錯,只是正如他說的,錯過了,錯過了就沒有機會,不僅僅是如此,我不會跟他走。不是我對尹旭的感情深到我不想去背叛,不是我認爲蕭義兄不值得,而是我真的不願意走,不願意離開,我也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留下。就算最初的時候,蕭義兄爲我贖身要我跟他離開,我也不離開,我願意他爲我贖身,願意和他在一起生活,但我不會跟他離開。我父母沉冤還在,我不能爲他們洗去冤屈就是不孝了,怎麼能遠離他們不再回還?

    “哥哥,若是當初……玥兒願意。只是,小妹願意和哥哥一起生活。卻不願意遠離這紫帝城。”我如實說,卻也不願意把我不願意離開的原因說出來。每個人都有不想說的事情,我也不例外。

    蕭義兄一臉我不知道的表情:“妹妹,有你這樣的回答,哥哥萬分滿足了。是我……是我的錯令我失去了一切,所以我很恨我自己。”

    我輕輕搖頭:“無需恨,都過去了。”

    蕭義兄突然說:“過去了的是暫時的。以後,未來,還沒有開始。妹妹,玥兒,不知道沒有過去的未來……我是不是還有機會?”

    望着蕭義兄突然間熱烈的目光,我的心驟然急跳起來,他的意思我彷彿明白,又彷彿不明白。未來,是我的未來,還是他的未來,或者是我們兩個的未來?機會,又是什麼機會?我從來沒有過多的思慮過未來。從我到王府以後,接二連三的發生事情,大都於我有關,我實在沒有時間去想關於以後的未來。或者說,我是傳統的女子,嫁給了尹旭,他的未來就是我的未來,我無法做更多的改變。蕭義兄的話……是指的什麼?

    我在思索,蕭義兄卻說下去:“人生,不是一條直線,不是一成不變的從開始到結束,而是曲線,一個段落一個段落的曲線,組成了完整的人生。妹妹,我的這一個段落算是完成了,我開始擁有另外一個嶄新的段落,我希望從此以後我的段落裡有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