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病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病了字體大小: A+
     

    “哦,妹妹。你是有重要的事情麼?見到妹妹只顧高興,倒把這個忘記。”蕭義兄把剛纔的喜悅換去,取而代之的是憂鬱,一雙眼睛緊緊看着我,目光中是顯而易見的擔心,“進來的時候還擔心着,見到妹妹安然無恙,倒把這個忘記了。”我這纔想起,小飛子告訴我的,他去傳話的時候,告訴蕭義兄那邊的人說我有要事要見到蕭義兄。

    我的笑容發苦,搖頭:“沒有,只是極想見到蕭義兄,擔心我在這裡的時間太短暫了,來不及和蕭義兄見面,所以在打發奴才去的時候說的比較嚴重,也是這奴才不會說話,惹的哥哥擔心,是妹妹的不是了。”我的確是擔心我不能停留的太久,然後見不到蕭義兄的,想到我的迫切,不由臉紅。

    蕭義兄擔心的神色消失:“無事就好,無事就好……”隨即又是那樣激動,“玥兒……”我想他是想到了去深藏的意思,懂得我的內心了。

    “倒是妹妹唐突。哥哥剛剛回轉,如此辛苦,卻惦記妹妹,一時就跑了過來,讓妹妹好生感動……是妹妹幼稚,請哥哥見諒……”我不想把那種刻意的內心流露,因此做出這歉意的表情。

    “就算妹妹不是這樣傳話,在知道妹妹到此,我也是一樣要趕過來的。倒是妹妹對哥哥如此惦念,讓哥哥感動。”蕭義兄沒有容我說完,就接過了我的話,似乎又有遺憾掠上眉頭,“都怪爲兄,這個時候離家……聽下人說到妹妹在此等候,我怎會不急?幸好,妹妹還在,不然我真的不能原諒自己了。妹妹,你可知道,見你一面好難。”

    聽他之意,是真的在意我了,不過這樣的話我卻不能再說出來。

    青青奉上茶來,我起身,借給他倒茶的機會分開了話題:“哥哥一路辛苦,妹妹在此給你洗塵,如何?”

    他沒有絲毫的推辭,欣然應允:“如此,就有勞妹妹。”

    晚宴自然豐盛,我亦陪着蕭義兄飲了幾杯。

    夜色沉沉,蕭義兄孤身消失在夜色中,被茫茫的黑暗捲了進去,我的心中也是說不出的茫然。除了素凌,這裡沒有人知道蕭義兄不是我的親哥哥,而我們兩個,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就是親兄妹。我不知道,若我留蕭義兄在我的宅子裡住下,他會不會聽我的話留下來。當然我沒有說那樣的話,結果也就不知道了。我覺得我不能說那樣的話,這裡的人雖然是伺奉我的,卻都是尹旭安排的,我不知道尹旭是不是在這些人中間埋伏眼線,我的一切他都能夠知曉。我也不想多事,不想讓他知道蕭義兄和我之間勝似親兄妹的感情,那樣有何意義?我又何必讓他心裡鬱悶?

    有些醉,或許是意猶未盡的陶醉。和蕭義兄說了許多許多的話,此時彷彿什麼都沒說,也不知道蕭義兄又是怎樣的心情。不過,有一點我肯定,蕭義兄也是真的不願意離開這裡,準確地說,是不想離我而去。他臨走的時候,我從他的眼裡讀出了許多的惆悵和不捨。

    “玥兒,改日爲兄再來看你。”這是他臨走對我說的話,就好像這裡是我真正的家,他隨時都能夠過來看我一樣。

    凌輕聲說道:“小姐,蕭公子已經走遠了,還是回去了吧。你看,這夜風好涼,小心着涼了。”我這才意識到我是站在門口送蕭義兄的,他已經走遠。

    和素凌一起返回我的房間,擡眼看到素凌的眼中也是悵然若失,我不禁笑了:“不知道我們在這裡還能夠待多久,還能夠再次見到蕭義兄麼?”

    素凌忙說:“這就要看小姐的了,小姐想辦法拖延時間回府,就一定能夠再次見到蕭公子的。”看素凌眼中的期待,我終於明白她比我更期盼見到蕭義兄。那怕她並不能和他有多餘的話,只是在一旁默默伺奉,對她來說也是甘心情願,我完全看得出來。

    心中黯然,我說道:“我有些醉了,想要早些歇息,你也下去歇息吧。”

    素凌有些微的擔憂:“小姐……要不要爲你熬一碗醒酒湯?”

    我搖手:“不用了,歇息一晚就好。你下去吧,有事我喚你。”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不願意看到素凌,不願意讓她在我身邊。

    素凌下去了,我看着她背影消失的地方許久,心裡亂繞繞難以說清的滋味,我……我是在嫉妒素凌對蕭義兄那種單純的感情麼?我知道,我不能有那種感情的,這一生,我和他之間唯有兄妹之情,也只有兄妹之情。其實,這樣的感覺是難能可貴的,我應該知足,卻不知道爲什麼又隱隱的遺憾。我想過,或許是蕭義兄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一句超出兄妹感情的話吧,這對於任何一個女子來說,似乎都表明是她自己不夠好的欠缺,是一種心理上的缺憾,我在這一點上也難以免俗。

    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還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我不知道,或許我是真的有些醉。搖搖晃晃的,我起身走至窗前,伸手打開了窗戶。窗外是暗沉沉的夜,沒有月光,沒有星星。不知道蕭義兄回去的路上是不是平安,其實我明白他不用我擔心,他自有他的辦法平安回去。

    我更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尹旭在做什麼,在那個夫人的房間。臨走之前的那個晚上,我想我有許多的任性,他卻縱容了我,現在想來有些慚愧。尹旭,你怪我麼?這個時候,你有沒有想起我?還有,我說了許多話,說了許多不該我說的話,也對你提出了許多要求,我不在了,我的要求你能夠在我不在的時候去做麼?

    雖然是花季的春天,夜裡還是涼的,有夜風夾雜絲絲寒意透窗而過,我激凜凜打一個寒噤,忙關了窗戶。有些頭重腳輕,又有些神思恍惚。我一個人舞蹈起來。舒展手臂,搖動腰肢,旋轉,如同足踏凌波,我妙曼地起舞,慢,快,急,緩……舞我的春夏秋冬,舞我的悲歡離合。沒有歌聲,沒有琴音,只有我一個人的舞。也沒有看客,我是舞者,也是看客。我用我有意識的動作,無意識的動作,舞蹈我的心,我的情,我的感受,我的願望,我的一切……

    真沒有料到第二天的我,病了。我渾身無力,昏昏沉沉,沒有一絲精神。素凌看我這樣,幾欲哭泣:“小姐,這如何是好?”

    我笑着對她言道:“無妨,休息一日就好。”

    今天的天氣不好,我從

    窗戶裡看過的,陰沉沉的天氣,飄着雨絲。那雨絲極細,如同一條條銀絲從天上垂下,很美。我若不是渾身無力,一定要外出去看雨。伸手去迎接它們,讓它們的冰冷在我手心裡溫熱。我想,我會很快樂地看它們在我的手心裡聚集,成一汪淺淺的淨水。

    拒絕了素凌她們爲我請大夫的要求,我一個人靜靜躺在了牀上休息。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真正的睡踏實,只是就這樣昏昏沉沉的感覺中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因爲我病着,所以她們只是爲我準備幾樣清淡的小菜和白粥,只是我連這也沒有胃口。看着焦灼的素凌和青青,我笑着對她們說:“你們下去吃吧,我不餓。”

    素凌的聲音裡帶了哭音:“小姐,早上你就沒有吃東西,這個時候還不吃,讓我們怎麼辦?要不要請蕭公子過來?”

    我望着素凌,突然感覺到她的可笑。我病了要蕭義兄過來有何用處?難道他是妙手回春的神醫,能夠讓我立刻活蹦亂跳地好起來?那怕是讓人想想辦法,這個想辦法的人也不應該是蕭義兄,而是另外的人——尹旭。我是尹旭的夫人,尹旭又是王爺,若說有辦法,也是他有辦法,他才能夠找到最好的醫生爲我調治。我實在不理解素凌爲什麼沒有想到王爺而是想到了蕭公子。

    我的聲音裡夾雜了冰冷:“不用!”

    青青小心翼翼地看我:“夫人,要不要告訴王爺,請他讓宮裡的御醫過來給夫人瞧瞧?”

    我的情緒愈發惡劣,搖手製止:“務必不可以讓王爺知道,若是誰多嘴去告訴王爺,我不會輕饒!”不想讓尹旭知道,若他知道我這個樣子,一定不許我在這裡住了,我不想回王府,那怕病着痛苦也不想回王府去。

    其實,在突然之間,我連我這蕭宅也不願意住,我到底想要怎樣,想要去哪裡卻連我也不知道。我想一定是我病着,心情不好的緣故。我有嚴厲地吩咐她們:“無論是誰都不可以把我病着的消息傳回王府。”

    “是,夫人。”我身邊的人,青青,明月,亮月,星月,滿月她們,一齊躬身回答。我看到她們的眼中似乎有懼意。我的外表本來就是冰冷的,也因爲這個許多人說我冷漠。我想此時的我看起來更加冰冷,她們一定是感覺到了我的威懾,才如此害怕。

    “都下去吧。”我心裡說不出的煩躁。

    “是。”

    除了素凌,她們都下去了。素凌的眼裡有些猶豫,輕聲央求我:“小姐,生病了不舒服,心情也糟糕,素凌懂得。可是小姐,生病了是要看大夫的,不讓旁人知道,我們自己找大夫還不行麼?我讓小飛子去找這附近有名的醫生過來,行麼,小姐?”她是我最喜歡最信任的人,我們平時又情同姐妹,所以她才這樣的要求我。

    看着她,我心裡確實不是滋味,彷彿她已經不是我平時的素凌,我知道這是我自己的心情原因。對她的厭惡和說不出的恨不能說的出口,更不願意讓她在身邊嘮叨,我躺下去合上了眼睛:“我沒事,若是明日還是這樣,任你出去找大夫來,行麼?此時我就想休息,你且下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