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聚散離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聚散離合字體大小: A+
     

    柳依依搖頭:“姐姐應該是更豁達的人,只不過是許多事情在姐姐的心中淤積,令姐姐一時不能灑脫。當然了,姐姐的內心深處,情感更重,我都明白。”

    “知我者還是妹妹。”我的話語特別苦澀。

    “若不知你,怎能和你稱得上是好姐妹。”柳依依可以用淡泊的口氣說。我知道她是爲了讓我不至於太傷心。

    “是啊,正因爲知心,才更加捨不得。”我還是笑了,“不過,妹妹的話還是讓我欣慰,無論怎樣,我們還有下一次。依依,若我在這裡能夠待很長時間,我就再次請你到這裡來,你願意來陪我麼?”

    “當然了,和姐姐一起,我怎麼會不願意呢。”柳依依高興地用手做了個擁抱的姿勢,“無論怎樣,我在流鶯閣算得上是頭牌,只要我不過分,媽媽還是給我這個面子讓我外出的。若姐姐得空,就通知我一聲,我來陪姐姐說話。”

    “好好,那我唯一盼望的,就是能夠在這裡多住一些日子,也能夠多和妹妹相聚。”我一時有些興奮,“我會盡量多想辦法在這裡多住,無論怎樣,也一定爭取多住。至少,我還要再見妹妹一次。”

    “如此甚好。”柳依依說着站起身來,“若是這樣,那妹妹就告辭,等下一次和姐姐的相聚。”她的臉上也有了喜色,又包含期待。

    我想到這個時候她說出離開應該是最好的時刻,因爲我們的期待沖淡了離別的傷感,我也不合適再留她,於是笑道:“也好,就依妹妹。”

    送走了柳依依,我的房間彷彿一下子空了,那怕眼前的丫環進進出出,一個個都笑容滿面,我還是覺得空落。看丫環們殷殷伺奉,小心翼翼,我反倒而煩躁。吩咐青青:“你帶她們下去,我有需要的時候再喚你們。”

    青青躬身施禮:“是,夫人。”

    衆人跟隨青青一起下去,我身邊獨餘素凌。看素凌神情肅穆,若有所思,我對她輕輕說道:“你也下去歇息吧。”

    素凌的手不自覺一抖:“小姐,柳姑娘已經走了,你不要再想她的事了吧。”她沒有移動腳步,反倒而擡起眼睛看我,沒有離開的意思。我明白她,是要陪伴我,不想讓我一個人傷感。

    只是我不想讓她也跟我傷感,笑道:“我們剛剛相聚,許多該說的話已經說了,沒有什麼再令我好想的了。是你捨不得環兒吧,她剛剛離開,你就又想念她了不是,改日我和柳姑娘見面的時候商量,把你們兩個嫁到一家算了,免得你們兩個誰都不捨得誰。”剛纔臨走的時候,素凌和環兒她們兩個是依依不捨,我是看在眼裡的,故而我拋開我的話題來打趣素凌——真的不想讓我們兩個人都心情沉重。

    素凌紅了臉,果然顧不上剛纔的話題而是爲她自己辯解了:“小姐總是拿素凌打趣,既是如此,不陪你了,走了。”當然,也是我剛纔讓她下去歇息,她才離開的,不然她不會離開。

    看着素凌羞紅着臉跑開,我的笑容凝固在臉上。許久,我釋放了凝固的笑容,感覺到

    所有的疲憊一起襲來,勉強走到牀邊,躺下去再也不想動。

    靜……這裡比不得王府,我是主人,沒有我的發號施令,沒有人敢輕易喧譁。我一個人享受獨屬於我的寧靜。想睡一會兒來把這紛擾的心思拋開,結果沒有睡意。臨了,還是起來,一個人慢慢在地上走動。

    原來我還不能夠真正的做到寧靜淡遠,我的心裡有諸多的紛紛擾擾糾纏。真正的寧靜淡遠需要艱難的磨練以後才能夠達到吧,我只是擦了一點邊緣,懂得了寧靜淡遠的妙處,懂得了達到那種境界需要一個過程,還沒有那樣的修爲。人都是需要磨練,才能夠真正達到那樣境界的,經歷過了,或者輝煌,或者落魄,心才徹底的堅韌,才能夠明白真正的人生真諦,纔想到一切都是煙雲,纔想到退卻,纔想到隱沒,最後才能夠徹底地用一顆平常心來對待世界。

    那個過程無論怎樣都是一種痛苦,是一種掙扎,彷彿蝶的破繭,需要長久的暗中醞釀,最後纔是艱難的衝破。而我……有點怕。我想此時的我就在這樣的過程中錘鍊,所以我還什麼都不是。沉思默想着,我突然想到,是不是等我徹底從這個過程中走出來時,還沒有燦爛多久,就如同蝶一樣的香消玉殞?

    那麼,我的醞釀值得麼?許久,又想到這樣的想法很脫離現實,因爲過程是一步步走過去的,到一定的程度自然會成熟,我又何必在這裡做不必要的多此一舉?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不過是因爲柳依依的離去,又因爲翠雲的死亡,也是因爲我自己的煩惱。我——真的不是灑脫到無所謂的人,不能夠達到寧靜淡遠的程度,我的情感太豐富,牽掛太多。

    走至窗前,從打開的軒窗望出去,恰好碧藍的天空有一朵輕柔的白雲悠悠飄動,潔白,柔綿,靈巧,飄逸,美麗,彷彿還有無盡的笑意,俯覽着大地,也俯視探窗的我,我突然想到翠雲……是翠雲姐姐麼?是不是她的魂魄有知,知道我在思念她,來看我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這朵雲,看它在風的調弄下做無窮的變化,之至完全不見,霎時間我又悵然若失。

    離開軒窗,我慢慢轉至那邊的屏風,在案几上,我鋪開素箋,提筆飽蘸玉墨,微微沉思,揮灑之間,一首《臨江仙》躍然而出:春綻霞霓海棠紅,流鶯婉轉啼聲聲。雲影渺渺去無蹤。青竹惆悵,凝望向長空。碧雲凝咽無限怨,才把香魂隨風。可憐花容多少恨,玉殞紅消,迷離煙波中。

    題罷,我擲筆,暗暗問:翠雲姐姐,若你地下有知,就不要再悲傷了,大膽選擇你想要的,過你快樂的生活,好麼?

    蕭宅,我一個人的生活,清靜,清閒,一切由我。認真說起來,這是我想要的生活,而我真的沒有因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快樂。我——沒有快樂,我的心裡瀰漫無盡的惆悵和堵塞。

    整整三天了,沒有蕭義兄的一點消息。是他沒有迴轉,還是迴轉了卻不來看我?我一無所知,又不敢輕易的遣人再去詢問。一顆心時時提着,實在不是滋味。

    其實,在我的認

    知當中,蕭義兄也並沒有那樣簡單,看上去他和我一樣,也是一個孤兒,但他卻另有一種我說不出的神秘。那時,我是因爲對他的信任和好感而不去做過多的猜測,如今,卻真的有許多種猜測,他外出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麼?到底又是爲了什麼?不過,我的猜測終歸是猜測,也只有他的親自解釋我才能夠知道真相,不過也要看他是不是和我坦言了,我焦急地等待他的到來,憂心忡忡。

    一直到第四天的下午,我百無聊賴,正翻看一本詩集的時候,青青急匆匆走進來:“稟夫人,蕭公子到了。”

    許是太久的期待,他的到來反倒而讓我覺得有點突然,看一眼眼睛中有驚喜光焰的素凌我才反應過來:“快快有請。”蕭義兄……我期待許久的他,還是到了。

    不容我有過多的思索,蕭義兄已經走了進來:“玥妹……”他的目光中含着喜悅的光芒,那樣親切,那樣激動,令我也不由激動。

    “哥哥到了,快快請坐。”我說不出的驚喜。

    “妹妹,玥兒……”蕭義兄的目光緊緊看着我,臉上都是親切的笑意,彷彿他就是我的哥哥,許久不見我這個嫡親的妹妹了。

    “見過蕭公子。”素凌深深一福,臉上涌起紅暈,看上去她比我激動的多。

    “罷了。”蕭義兄轉臉對素凌一揮手,又扭頭把目光完全落在我的身上,“不知道妹妹這個時候出府,愚兄剛剛回來。這個時候了,纔過來看望妹妹,妹妹莫怪。”

    “哪裡,是不是妹妹影響了哥哥?”聽他之言,是剛剛回來就來看望我的,想來他很累,倒讓我有些不安。

    “說哪裡話來,若是我知道妹妹要出府,就不會走那樣遠,以至於這個時候纔來看望妹妹。”蕭義兄又是慶幸,“幸好我趕了回來,不然錯過了與妹妹相見。”

    聽蕭義兄之言,小飛子去告知他是所說的,有人去告知蕭義兄說我在這裡的事情是子虛烏有了?他去了很遠的地方麼?又是哪裡?爲什麼會是這樣?卻是不能問出口的,我婉轉笑道:“哥哥出的是遠門了麼?”

    “哦,是的。”蕭義兄點點頭。我看見他神色間有些遲疑,也沒有明確對我說出他去了哪裡,辦了什麼事情,不由有許多思慮,看來蕭義兄果然不是那樣簡單,不是表面上我看到的他了。

    果然,他轉移了話題:“妹妹,這個時間你出的王府,哥哥真沒有想到。妹妹,是要在這裡住很久的日子麼,王爺允許?”

    我搖頭:“王爺並沒有給我規定多少日子回去,我也不知道我可以住多久。”我對他苦笑。

    也是尹旭對我寬容,若只是一天兩天,我已經回去,哪裡又能夠見得到蕭義兄的面?

    蕭義兄很是自責:“都怪我,耽擱了這許久,這個時候纔回來見到妹妹。不是妹妹留得久,只怕我就錯過了。”

    我輕輕一笑,目光盯在了他的臉上:“哥哥,我來了以後,就着人去告知哥哥了,哥哥那邊的人說,會去通知哥哥知道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