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章 多愁善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一十章 多愁善感字體大小: A+
     

    素凌也回覆了平靜的臉色,笑道:“小姐不是有周密的安排麼,怎麼還問素凌。”

    如果蕭義兄在,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會是在這院子裡等他到來,而不是別的。如今我改變了計劃,我把我臨時改變的計劃告訴素凌:“明日我們就去菩薩庵看望惠靜師太。”我轉而對青青吩咐,“你着人去金玉樓,告訴柳依依,要她明日到菩薩廟,我在那裡等她。”

    安排完畢,我有點累,不知道是真的累了,還是心的疲倦。

    晚飯我吃的極少,用了幾塊點心,又讓素凌爲我衝了一盞玫瑰露飲下。

    將素凌和青青譴走,我獨自躺在竹椅上。耳邊靜極,聽得見我自己的呼吸,空氣都是清澈的,猶如透明,令我清爽。若不是心中有淡淡的惆悵籠罩,這真是極好的日子,極好的時刻了。我想,我所向往的不就是這樣的日子麼?尹旭給了我這樣的日子,那怕是幾天我也該高興。想到尹旭,耳邊似乎又有了他輕輕的生怕驚擾了我的腳步聲,還有他溫柔的眼神,溫暖的呼吸……我不知道爲什麼在這樣的時刻中想起他……我知道我沒有去思念他,而他卻出現在我的記憶中,腦海裡,眼前……

    難道……我對他是愛着的麼?不然,剛剛出府,這麼就有他的影子出現在我的思維裡?

    離開了王府,離開了困擾我的那些問題,應該連尹旭一併也拋開的,爲什麼有了對他的想象?我感到了我的矛盾。

    素凌到底是不放心我,又悄悄地走來了:“小姐,你還有什麼吩咐麼?”

    看她對我如此關切,心裡又別是一番滋味,倘若有一日她不在我身邊了,我外出的時候,還有誰這般貼心?不由又想她的歸宿,她會落在誰家?是她自己的選擇還是我的安排?莫名的失落又在心中涌起,卻不曾流露,我輕鬆地微笑:“終於離開王府了,是不是又不習慣是不是?沒有了喧囂,反倒而不適應的樣子,彷彿被遺棄了似的寂靜。”

    素凌深深點頭:“是的是的,總是小姐將體悟說得透徹。我是有這種感覺,卻說不出來的。”

    不想和她長談,我又對她笑笑:“難得這樣的清靜和安閒,我想多多享受這樣的時光。你也勞累,歇息了吧。明日我們不還要去菩薩廟的麼,或許又是勞累。”

    素凌回道:“小姐也早點歇息。晚安。”

    她走了,我卻沒有了剛纔的一絲疲倦,彷彿疲倦被她驚走。從椅子上起身,我走往那架古琴前,用手拂上,是一種沁涼的味道。這裡獨屬於我一個,我不在,沒有人會動它,它也不曾用聲音詠歎什麼或者感懷什麼,它寂寞麼?不知道。

    我坐下來,玉指撥動琴絃,泠泠的聲音立刻響起,如同流鶯穿過柳浪。

    “夜寂寂,心茫茫。難思量。離去歸來誰如意,難周詳。千回舉目悵惘,百轉低首幽想。彎月獨懸浩瀚,無依傍……”

    其實我該高興,這是我想要的日子,尹旭給了我,毫不猶豫地給了我,我該感謝他,無論怎樣也該感念他的心意,他的深情

    ,而我卻思緒萬千,彷彿他不是我的唯一。我有慚愧,我也矛盾,我心思紛亂。此時,尹旭在哪裡?今夜他會在那個院子裡安歇,或者就在他的書房?有過想起我麼?還有蕭義兄,他不知道此時的我在這裡,他又在忙碌什麼?原本不該想的又一起想,看來我還是俗人一個,難以有淡定的境界。

    很悲哀的,我還想起了賈夫人,想起了青蓮。我知道我這次的出府是逃避,我不想在那個和她們有牽連的地方思緒紛亂,爲她們擔憂,離開了卻是牽掛。他們都說我是冷漠的人,卻原來我不是。

    不記得一夜中還有什麼。晨起時,時間還早,天色微曦,卻有雀鳥婉轉啼唱於枝頭樹梢,爽利的聲音,令人清心。院子裡的人也早早起來,爲我去菩薩庵準備。

    坐於菱花鏡前,素凌爲我梳妝,房間內還燃着燈燭,只是天色已明,燭光只剩了燭頭的一段微黃。我的秀髮在素凌的手中柔順。素凌問我:“小姐,梳如意髻麼?”

    我答道:“是,還是如意髻吧。”如意,很好聽的名字,雖然不一定如意,也不是完全爲了這個名字,我還是喜歡。喜歡自然隨意。我要素淡的妝容,爲我的心意,爲佛的淡泊。

    Wшw ●тTkan ●c○

    一旁的青青爲我整理衣物,擡頭問我:“夫人,穿哪一件衣裳?”

    我將目光掃了一眼:“此去是佛的地方,不可以華麗若眼,只穿我那件白色繡着梅花的衣裳就好。”

    一路風塵,沒有和惠靜師太有過預約,我趕到以後,惠靜師太有些意外。

    “竹施主……”惠靜師太的嗎目光中也有驚喜。

    我一身清素,不帶一絲浮華和奢侈。只是這些難以掩飾我的天生麗質,惠靜師太看着我含笑,“你是越來越美麗了,清雅出塵,翩然若仙。”

    看惠靜師太眼中睿智慈祥的光芒,我心中總是寧靜。我笑:“師太道骨仙風,明麗不減當初。”

    師太笑:“歲月浸染,無人能和歲月抗衡,若說可以和歲月同步的,唯有心。”師太的話,總是充滿禪味,需要深刻的咀嚼。笑着,她又說,“先到貧尼禪房飲茶,稍坐歇息再去參佛,如何?”

    “聽憑師太安排。”

    惠靜師太的禪房,永遠簡單清爽,潔淨無塵,彷彿心無掛礙的禪心。坐於蒲團上,我手捧白瓷茶盞中清香的茉莉花茶,看瓷白色花瓶中的幾枝鮮嫩垂柳,如觀音菩薩手中的淨柳,滴灑甘露普渡衆生。我的心,在這一刻被洗滌乾淨,那怕走出庵門就是世俗紅塵的沾染,也不妨礙我此刻的寧靜清心。我真想把自己也融入這無盡的禪意中,永遠不要沾染塵埃。

    惠靜師太問我:“竹施主,這一向可好?”

    我轉眼望她平靜無波的臉,心裡掠過雜蕪的世俗瑣碎,卻不敢憂擾師太的清靜。我的那些俗事太過於骯髒,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血腥殘忍,如何說的出口?實在不敢玷污這佛家的清靜之地,壓下心中的諸多念頭,我平靜一笑:“謝師太掛懷,還算可以。”

    沒料到惠靜師太卻嘆了一聲

    :“但願如此。”我心中一驚,難道這師太知道我的經歷,怎麼可能!我否認了我心中猜測,看着她,聽她繼續說下去,“榮華富貴雖好,有時候卻也伴隨血雨腥風。玥兒,但願你平安幸福。”她突然又喚我玥兒,自然隨心,彷彿我是她的什麼人,令我倍感親切。

    我臉上洋溢甜蜜的笑容,彷彿面對我慈祥敦厚的親人:“多謝師太祝福。玥兒會小心謹慎,也會善待於人。”

    惠靜師太點頭,溫和看我:“你有善心,又聰明懂事,貧尼知道。只是這人生起起伏伏,不是一帆風順。你身處王府,置於漩渦之中,身不由己。歷來都是侯門似海的,你小心應對,不管得到了什麼,也不可囂張跋扈,更不可盛氣凌人。順其自然,安然以待。”她又合掌,“松柏常蔥蘢,冷暖亦不同。繁華有盡頭,寒冬復回春。”師太的話總是深奧,含滿禪機。她的教誨,我懂。但她最後的誡語,暗示什麼?我不得而知。想問,又覺得許多話毋須直白。凡是躲不開的,會來。師太已經告訴我順其自然,安然以待了。

    “多謝師太指點,玥兒會小心謹慎,潔身自好,也會善待他人,寬宥爲懷的。”我謹慎答道,起身對師太深深施了一禮。

    惠靜師太忙攙扶我起來:“如今你是王夫人的身份,不可以對貧尼行此大理了。貧尼只是在告訴你,做自己該做的,不想自己不該想的。”惠靜師太又含笑說道。

    “謝師太,玥兒記下了。”她的話總是溫暖宜人,令我感動。也只有自己的親人才能夠這般的殷殷囑咐,師太總是讓我感動。

    說話間,有小尼來報:“柳施主來訪。”

    我知道是柳依依來了。我還以爲她需要一些時候才能夠到來的,不想她也這般及時。惠靜師太說道:“有請。”我也起身,和師太一起到外邊相迎。

    老遠,就看到柳依依帶了環兒走來。她一襲淺淡的綠紗衣裹身,身姿嫋娜,步態優雅。頭上簡單的隨雲髻,斜插碧玉梅花簪,淺笑嫣然,款款而來。

    看見了我,她的腳步加快,裙襬飄起如同荷花旋轉。我也快步迎上去。還沒有走近,她就揚起了手:“姐姐……”

    “柳妹妹……”我回應她。

    我們很快走到了一起,兩雙手緊緊攥在了一起。

    “姐姐,聽說你在這裡,我急忙就趕過來,生怕錯過姐姐。”她微微喘息,想來是一路急着趕過來的。

    “既是要你來,我就會等候的,不見到你,我不會走。”我對她笑。

    “知道姐姐在等候,就想早一刻趕過來,也好和姐姐多有時間相聚。”她的話語急促,臉上一片暈紅。我完全相信她的話,就是爲了爭取和我多在一起的時間,她才這樣着急地趕過來的。若沒有十分的情義,又怎會如此?

    惠靜師太走到了我們身邊,雙手合掌:“柳施主好……”

    柳依依忙對師太行禮:“見過師太。”

    惠靜師太眸中深深的笑意:“不要在此逗留了,還是回禪房在敘話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