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零三章 再進霜寒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一百零三章 再進霜寒院字體大小: A+
     

    尹旭離開的時候我知道,卻裝作熟睡。我是被他抱在臂彎裡睡着的,他起牀時,輕輕把枕在我頸項下的手臂抽出,又慢慢起身。我不敢睜開眼睛看他,卻覺出了他的呼吸一點點輕輕淺淺地靠近我的面容,然後又是輕輕巧巧在我的額頭吻了一下,極輕,蜻蜓點水似的,我知道他是怕驚醒了我。然後,他又久久看我,我知道,因爲有他勻稱的呼吸掃在我臉上。他穿衣服的動作也是極輕的,衣料窸窸窣窣的聲音在牀邊,悠長而舒緩。直到聽見他輕手輕腳地出去,我才長長吐出一口氣,睜開了眼睛。

    室內朦朧,卻也辨認的出一切,我望着他離去的方向,很空,彷彿什麼都不曾有過,尹旭也沒有從這裡走過,而我的內心卻知道他走過了,就在剛纔。

    我和他一夜溫存,極盡鋪展,許久不曾有過的柔情在這一夜全部激活,風光無限,繾綣纏綿,旖旎奢華,在這夜盡晝至的時候,彷彿浮光掠影,又似茫茫的無蹤,還不如這平靜更讓我感受深刻。

    我沒有繼續躺下去,起身,披衣站在窗前。遠處的天邊有霞瑞蔓延,澄澈的清明。我就那樣目不轉睛看着,看朝霞一點點慢慢展開,蔓延,令天空燦爛,折射粼粼的傲人眼眸的金茫。我知道,今日又是春光麗日的爛漫,繼續歷史長河中煌煌的一個點滴,演繹無數春日勝景的一個片段。

    今日,是明媚,適宜踏青,追蹤春的痕跡,讓心情脫離冬的壓抑,擴張春的美妙,而我卻喪失了這個心情,那怕昨日去瓊苔園問春成爲泡影,今日也不想彌補。

    我被一個問題困擾,那就是賈夫人被關進霜寒院的事情。我記得去年的時候,我到霜寒院看望雪梅,那裡的一切令我觸目驚心。賈夫人到了那裡,她能夠受得了麼?一直都養尊處優的她,到了那裡,情形一定極其悽慘了,想想我都覺得毛骨悚然。

    思忖間,聽得背後有輕微的腳步聲響,我扭頭,卻是紅梅。想來紅梅也是沒有料到我這麼早就起來的,驚了一下。走至我身邊,她用極其細小的聲音說我:“夫人,早春應是困人的,夫人如何不多躺一會兒,這般早就起來?”紅梅說的是,春天的季節,是容易睏覺的時間,這也應該說的是無事之人,心中有事的人,無論怎樣也是睡不安穩的。

    我輕輕將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你不也同樣早早就起牀了麼?”實際上在我聽到腳步聲響的時候,以爲是素凌。

    紅梅嫣然一笑,霞光映現在窗上,照着她的臉有晶瑩的薄紅,彷彿透亮,她的眼裡閃着喜悅的光:“夫人,奴婢不是許久了才重新回來的麼,一夜興奮,都難以安睡的,所以及早的起來,就想看到夫人。”看得出,紅梅語出肺腑,她是真心惦念我的,讓我心中感動。

    我也誠心實意地對她說:“難得你對我這樣,你可知道,在你走後,我也是想念你的。”

    紅梅點頭,又低了頭:“奴婢相信。”等她再次擡頭的時候,眼裡又有了晶瑩的淚光。

    我們兩個相互對望,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慨。

    “呦,怎麼你們都起來了?”

    聽到這略帶驚訝的聲音,我知道是素凌。在我回頭時,素凌已經走近了我。

    “夫人起的早,我也是剛剛起

    來的。”紅梅對素凌笑着說,我看到紅梅已經完全回覆了正常,眼裡的淚光蕩然無存,我明白她不願意讓素凌看出她的情緒。

    紅梅話音剛落,翠屏也走了進來:“怎麼……我晚了麼,是不是該挨罰了呀。”

    紅梅轉而笑:“是,今日你晚了,罰你掃地。”

    翠屏不以爲然地笑:“掃地?這個算什麼,難不成我掃不乾淨吧?”

    紅梅掩口笑道:“就怕你掃不乾淨呢,掃不乾淨了你怎麼辦?”

    翠屏怔了一下,笑道:“掃不乾淨了,我跪下舔乾淨,這樣總行了吧?”

    紅梅笑彎了腰,拍手道:“好,好……”

    看着她們幾個,我心中激盪了說不出的漣漪。我這裡雖然少了雪梅,卻也又有了昔日的歡聲笑語,一切又都回復了我初來的原狀。只是,我的心,再也無法回覆原狀。凝望遠處,陽光已經鋪滿了大地,有復甦的泥土氣息,帶着早春的花香,浸潤肺腑,讓人心曠神怡。

    聽得翠屏說道:“給夫人梳妝吧,昨日要去瓊苔園玩耍的,卻有更重要的喜事來臨,這玩耍就擱淺了。今日是個好天氣,就把昨日彌補了吧。”

    我扭頭,聲音平靜:“我這就梳妝,只是我們不去瓊苔園,而是霜寒院。”我的話或許有些突兀,因爲三雙眼睛同時驚異地看向我。

    “小姐……”首先用表示異議的語調喚我的是素凌,她接下去沒有說什麼,這兩個字卻代表了她所有的意思——不同意。

    紅梅的口氣更是明顯:“夫人,難道你是去看賈夫人的?”她知道我的意思,卻是明知故問。

    我微笑看着她們:“難道,不可以麼?”

    “不可以!”翠屏堅決說道,“王府有王府的規矩,無關之人不可以入內。夫人身份尊貴,不可以到那裡去的。”

    “我知道有這樣的規矩,只是我去年已經違反規定去了一次,就再違反一次吧。”我把目光落在紅梅身上。

    去年我去那裡是爲了雪梅,她們雖然有過阻攔,但心裡都向着雪梅,也極其希望我能夠爲雪梅做些什麼,所以並沒有太多的阻攔。如今卻是這般,可見她們對賈夫人的厭惡。還有,更重的,我想她們是怕我見到賈夫人的時候,爲她做什麼,因爲我看到她們三個的眼神交匯,商量着阻止我,尤其是紅梅,那眼神簡直就是在命令素凌和翠屏幫她阻止我了。

    “不可以的,夫人。”紅梅再次說道,同時把眼神遞給素凌和翠屏,要她們一起阻攔我。

    我沒有等素凌和翠屏說什麼,把她們所有的阻止都擋了回去:“你們不必阻止我,我決定了的。如果要處罰,我一個人擔當。素凌,這次你陪我去。”去年紅梅陪我去的,我熟悉了那裡的路,不必再要她帶我去。而且,此次只有素凌和我一起去最爲合適。

    一切都收拾停當,我帶了素凌趕往霜寒院。畢竟是去禁止無關人去的地方,我和素凌小心地躲避着旁人,一直走往接近霜寒院的荒蕪地方了,我們兩個才鬆了一口氣。

    “小姐,你這又是何苦?我知道你去看望賈夫人不是落井下石,更不是看她笑話的,你不是那種人。那麼,告訴我,你到底爲什麼要去看她?”四處無人,

    素凌停下來問我。

    我看着四周的荒涼破敗,心裡涌起悲涼,爲什麼?我也問我自己。搖搖頭,我說道:“去年的時候,爲了雪梅我到過這裡,這裡的情形我知道,所以……我真的不願意賈夫人也被關在這裡,那怕她是罪有應得……”

    “你要救她出來?”素凌急急地打斷我,“她那樣的惡人,無論怎樣對待她都不算過分,小姐萬萬不可爲她講情的。”

    “我知道,雪梅的生命是她所害,要她償命天經地義,再說還有藍夫人的孩子,也是她害的,她是罪不可恕。我只是……只是覺得對人應該仁慈一點,那怕是要他們去死也是一樣,不必讓他們在活着的時候,遭受殘酷的地獄般的折磨。”我終於還是把我心中所想的話說了出來。這樣的話,也只能是和我的素凌說,對其他人我是不敢的,我沒有權力也沒有資格指責王府用這種殘忍的手段對待罪人。

    素凌詫異地看我:“小姐,是你太仁慈了。關在這裡的人是犯人啊,監獄對犯人還能夠有多少客氣,難道還能夠有寬敞明亮的房子給他們住?如果是那樣,反倒而是他們理直氣壯了呢。他們要是明白犯罪不是好事,知道懼怕,能夠不去犯罪該多好?可是……”素凌搖頭,“儘管是這樣的結局擺在面前,他們還是去犯罪,又怎麼怨得了旁人的殘忍?他們害人的時候不夠殘忍麼?”

    素凌的話有道理,我無言以對,可我還是覺得殘忍了一些。我也不能因爲素凌的話就此返回去。許久,我嘆氣:“不管怎樣,我們既然來了,就去看看她吧。”

    走進霜寒院,守門的奴才看到是我,震驚了一下,忙跪下:“奴……奴才給蕭夫人請安。”

    “起來吧。”我甩了一下手裡的帕子,用威嚴的聲音對他說道。

    我看出他已經不是去年我來的時候那個奴才了,想來他們都因爲崔管事的原因被懲治或者換走。眼前的這個奴才認得我,想來我在這王府也是大名鼎鼎,無人不曉了。心中五味雜陳,我問他:“賈夫人可是被關在這裡?”

    “是……”他的聲音有些發顫,驚慌很明顯地在臉上出現,“只是……這院子有規矩,無關之人不準入內。夫人身份高貴,這等骯髒埋汰的地方,夫人還是遠離吧。”他倒是也聰明的緊,想到我會進去,首先用這等話堵我。

    我是想要進去的,所以只能對他的話不予理會。我又冷冷地開口:“帶我去見賈夫人。”

    他忙再次跪下:“稟蕭夫人,奴才不敢哪……這……這院子裡的規矩,奴才要是違反,會被重責,求蕭夫人還是回去。”他的話雖然委婉,口氣卻十分的強硬,臉上的表情也是堅決,想來是真的不讓我進去。

    我緩和了口氣,說道:“我是奉了王爺之命來問她幾句話的,煩請你帶我進去。一切都有我承擔,與你無關。”

    他這才起身:“既是如此,那奴才遵命。蕭夫人,這邊請。”躬身一揖,他走在了前面。

    我和素凌互看一眼,跟在了他的身後走進去。我微微嘆口氣,怪不得許多人爭權奪勢,權力大了實在是方便啊,我把尹旭的頭銜擡出來,他就遵照了。只是我知道我的錯誤,也只能把眼前的過去,下來後在給尹旭解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