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正文部分_第一百零二章 霸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正文部分_第一百零二章 霸道字體大小: A+
     

    尹旭的眼裡有了深深的悲哀和凌厲,我暗暗心驚。這賈夫人用卑劣的手段這般害人,應該說是死有餘辜,但就這樣被尹旭處死,我還是覺得不忍,畢竟她也是人,是一條命。我囁嚅着:“王爺……”

    尹旭嘆口氣:“玥兒,本王明白你心有不忍,只是……就這樣的縱容了她,日後旁人效仿,本王又該如何處置?她嫉妒本王寵愛你,卻轉而從老王爺身上着手,這樣的計策你不覺得恐怖?還有,她竟然害死本王的孩子,哪裡還容得下她?這都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就算交送官府,她也難逃活命。本王且把她關進霜寒院,讓她反思,看她還有什麼話說。”

    看來尹旭的內心還是有着對賈夫人的一絲惻隱,他的心中沒有偏袒卻有着善良,我點頭:“王爺看着處理。”不過我這話也是說的茫然,他處理的結果最終不過也是讓賈夫人難逃一死,難道還有什麼餘地不成?就算我不去追究,藍夫人呢?她會放過殺害她孩子的兇手?

    “玥兒真是善良之人,受了這樣大的委屈,都不說逼迫本王用更重的刑罰去對待她,她若是你這般,何至於此?”

    “想來她也後悔的,我又何必逼人太甚。”

    “如果她真的是你這般,就不會有這樣的悲劇。”尹旭從椅子上探身抱我。

    我說道:“女子都有一顆柔弱的心,想來她是一時糊塗,一定也後悔的。”

    尹旭又嘆氣:“後悔也晚了……”

    我知道是這樣的,許多人都是那樣,做了不該做的事情,知道後悔都晚了,覆水難收。我看着尹旭,不知道還說什麼,尹旭又說道:“她都這樣對待你了,你還爲她說好話。你不僅僅容貌無人可及,才情超絕,還如此寬容大度。除了你……讓本王到那裡去尋找這樣的女子?”

    我輕輕嘆息:“王爺,這府中王爺身邊的女子,都是才貌絕豔,又對王爺百般柔順的……”

    “是,相比你而言,旁人都柔順一些,就連衛夫人在看到本王時,也不似你這般的冷淡,你有時候彷彿厭棄本王一般……可是,本王就是喜歡你,愛你,對你傾心,也只有你配得上本王的傾心。”

    我看着他,無言,愛是什麼?愛,有時候是不擇手段,比如他從尹輝手裡將我強搶。我不知道是尹輝對我的愛不及他深纔不和他爭奪,還是尹輝真的不敢或者無法爭奪得過他,總之我成了他的女人。他愛我,爲了我竟然用了這樣的手段,擁有我以後又是百般寵愛,這樣的愛實在太重,重到我無法消受,要了是累,不要也是累。

    我們兩個一時沉默。聽得見有燈花輕爆的聲音,啪的一聲。房間外邊彷彿有風,是青竹葉細細碎碎的聲音。

    許久,尹旭道:“玥兒,你對本王還有什麼要求?”

    我輕輕搖頭:“王爺給玥兒的已經夠多了,玥兒真的知足。若說要求……”我看着他,小心說下去,“無論怎樣,雪梅都是因我而死,王爺若是可憐她,就該補償一下她的家人,可好?”我想

    起了今日雪蘭所說的家中情形。這王府奢華鋪張,對於金銀的浪費實在也夠多,若是能夠補償一下雪梅,她的家庭不是好過一些麼?她已經死了,不能迴轉,我讓她的家庭好過一些,我心裡也好受一些。只是我不知道我這樣的要求是不是過份,尹旭是不是會答應,所以我有點忐忑。

    尹旭看着我,我想我的臉一定紅若流霞,心裡不由更是緊張。我實在是手頭拮据,如果我闊綽,我不會向他開口而是直接處理的。片刻,尹旭點頭:“玥兒說的,本王能不允許麼?以後,你想要怎樣,本王都允許。這樣的事情,也是小事,明日本王着人給你一些銀子,你看着安排,就當是本王安排的一樣。”

    “多謝王爺。”我起身,對他跪了下去。我明白他的深意,明白他對我說不出口的體貼。我跪他,一是爲了雪梅,二來也是爲我。

    尹旭慌忙起身扶我:“玥兒,你這是爲何?”

    我輕輕依着他:“王爺,玥兒是代替死去的雪梅謝你。”

    尹旭擁住我:“無論怎樣,本王都不允許你這樣。雪梅該謝的也是你,而不是本王。”

    我仰臉看他,他看着我,說道:“玥兒若想謝本王,就給本王歌舞一曲如何?”

    “好,玥兒這就換衣準備。”我欣然應允。

    今日的一切都太過於突然,彷彿戲劇,令我有不真實的感覺,我被挾裹着都身不由己。下午和張夫人用歌舞打發時間,我是全力投入的,所以我有些累。然而尹旭這樣的要求我卻願意接受,是甘心情願,在他的話出口以後,我彷彿連累都沒有了。我想爲他舞蹈,用我的心,用我的靈魂爲他舞蹈。我本是舞者,舞蹈也最能夠表達我自己。

    我離開他,去換衣。素凌和翠屏被我打發了去休息,這裡就我一個,我爲自己打扮。打開衣櫥,我拿出了大紅錦緞的衣裙,這樣顏色的衣裳很是適合我,只是我自己不喜歡這樣的顏色而已。穿這樣顏色的衣裳舞蹈起來如同天邊的雲霞倒映在激盪的水中一樣,別是一番風采。今日的時間,我想把我這樣的風采給尹旭欣賞。

    細細的妝扮,我爲我的仙人髻上插上流金溢彩的金步搖,耳上戴八寶點翠赤金耳環,穿上豔若流霞的大紅錦緞衫裙,手挽碧霞羅牡丹薄紗。菱花鏡中,我看到了精緻無雙,妙曼無比的我,恍若花中之王的牡丹,豔壓羣芳。我對我的容貌極少細觀,此時看來,確實不凡,也難怪尹旭對我的癡迷了。

    我一步一朵蓮花,一直開到他的身邊,盈盈一笑,用妙曼的姿態流瀉我的輕盈超絕。我的歌喉同樣不次於我的舞蹈,在蝶夢春光的凌波舞步中,我輕啓朱脣,泠泠清音如同清泉飛澗,玉墜珠傾,在靜靜夜色籠罩的燭光下蔓延,我婉轉唱道:“雨後雲開,彩虹映現,多姿多彩……”

    我唱着,同時用我的舞步演繹。我本就有玲瓏的身段,柔韌的腰肢,想要表達這些自然不難,當我的身體後彎做出一個彩虹橫空的姿勢時,偷眼望向尹旭,看到他的眼神中已

    經是沉醉,我忽而立起,手中的碧霞羅牡丹薄紗在我腕部的巧力之下鬥起一朵朵精巧的豔花,我唱,“豔光籠翠,仙娥隱約,不知幾人見。眉如遠黛,目含三秋,淺笑盈滿香腮。步翩躚,欲覓知音,脈脈共春期待。”若說精妙,唯有熟知以後的用心體悟纔可以達到,於詞曲舞蹈上,我有多年的薰陶,我也用心,自然能夠融會貫通,所以我自然貼切,洪然一體。沒有伴奏,獨我一人歌舞,我抒發的是自我,表現的也是自我,我也融入我所描繪的意境,“優雅妙人,不染煙塵,蘭心自有清白。清新姿容,飛揚神思,芳蹤迎緣來。寧靜回首,靈橋步下,浩瀚幾多費猜。應誰知,嬌嬌紅顏,眼波幽懷?”

    我看不見我的舞步,卻感覺得到我的輕盈妙曼,如懸浮在水面上的蓮朵,迎風飄舉,如翩躚在花叢中的彩蝶,嫵媚妖嬈。不過聽得見我的聲音,柔潤甜美,婉轉生動,寄意深遠,韻浮天外,奪人心魄。

    一切完畢,我收住腳步,擡頭向尹旭看去,而他如癡如醉,更似泥塑木雕。我輕輕走去,到他身邊,輕喚一聲:“王爺……”

    他如夢初醒,久久看我:“玥兒,剛剛是你麼,是你麼?本王只看到眼前紅霞曼舞,耳中聽得仙音嫋嫋,然後就醉了,如同吃了迷藥一般的陶醉……”

    我輕輕搖頭,笑容帶了一絲苦澀:“王爺,是玥兒呀。”我看到他的目光中有驚異,有疑惑,有不信,彷彿只願意在沉醉中淪陷,而不願意醒轉。

    他的目光有些遲疑,遲緩地上下打量我,伸手牽我的手,許久方道:“玥兒,是你,真的是你,本王知道是你,可不由的疑惑,你本是一個普通人呀,如何能夠以一個普通人的身體描繪仙姿,你也只是一個人,如何又以一己之身演繹萬千變化。本王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若是旁人之口的傳送,本王如何能信?玥兒,你說,你說……”

    看着他的眼睛,聽他敘述,我突然想到尹輝所說的,他求尹旭幫忙迎我做夫人,尹旭親自看我後,卻將我奪爲他有。卻原來他是不信尹輝所說的我有那般好,他去求證,卻不料被我傾倒。這尹旭也是多疑之人,或者說是求真之人……我緩緩搖頭。

    他忽然長嘆:“玥兒,你不會知道,本王今生擁有你,就擁有了全世界,任憑是誰本王都不允許他奪你而去,你就是本王的,這一生,下一生本王都要。爲了你,本王甘願冒天下之不爲,只要有你在!”

    這是何必,又是何必?我捫心自問,不知道是問我,還是問他,他是冒天下之不爲,從他的弟弟手裡將我奪取了,只不過這樣的話我永遠不能出口而已。

    看着他的激動,我卻暗自難過:“王爺,玥兒沒有你說的如此完美。”我是真的離完美太遠。首先,我作爲一個女子,並沒有女子應該有的專一;其次,我並不是那般對丈夫百依百順的女子。

    我沒有料到他在這一刻十分霸道:“那是你的事,本王要的是自我心中的你,不許你有瑕疵,不許你有他念!”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