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九章 水落石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九章 水落石出字體大小: A+
     

    藍夫人是在祝福我,我知道。這是她對我最美好的祝願,我也知道……

    看着兩件兜肚,我暗中嘆氣。

    “小姐,這兩件兜肚真是好看,這樣精緻的繡工,沒有幾個人比得上啊。”素凌讚歎道。

    我同樣感嘆:“是啊,藍夫人心思縝密,心靈手巧,也只有她才能夠繡出這樣的繡品。”這樣精緻的繡品,不知道她用了多少心思……

    素凌的嘴角翹起,閃動的目光落在我臉上:“小姐,你可明白這其中的意思?”

    我霎那間覺得臉上發燙,連耳根都燙起來,可以想象得到我滿臉的紅暈。我叱她:“我不明白,你明白什麼?”

    素凌掩口笑道:“小姐不明白,奴婢卻是明白的。奴婢希望小姐早日能夠把這兩件繡品用上。”在我瞪視她的目光中,她依然不肯住口,“小姐既然不明白,平白無故的臉紅什麼?”

    我被她說得越發難爲情,嗔怪她:“越發放肆了。還不趕快收起來,讓人看見了不好。這個事情,也千萬不要讓人知道。”

    素凌停止了笑聲,面容變得嚴肅:“我明白。”說着話,細緻地把兜肚摺疊,又用錦帕包好。

    我嘆一口氣:“收起來吧,莫要讓人看見了。”

    看着素凌走去把錦帕放在櫃子裡,我的心裡沒有喜悅和寧靜。

    孩子……每一個女子都希望和自己心愛的男子有一個孩子,這件事情我卻沒有想過,那怕就是有這個念頭出現,也是瞬間即逝,沒有痕跡的,所以孩子的事情不曾在我腦海中停留過。和尹旭在一起,我從來沒有刻意過,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個我纔沒有他的孩子。我也不知道尹旭有沒有過這個念頭。一直以來,我想到過他對我的好,畢竟是他把我從骯髒卑賤的煙花柳巷拯救出來,給了我這樣一份衣食無憂的生活,在這點上,我還是感激他的。但對於愛,我都不曾仔細想過,我的心裡總是裝了太多,所以我無法專心,我也不知道我對他的愛有幾分。尹旭……他若知道我全部的內心,會怎樣想?就連現在,在我收到藍夫人的禮物——嬰兒的兜肚時,我心裡也沒有因爲想起尹旭而泛起甜蜜的嚮往。這個感覺也讓我惆悵,我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思慮間,紅梅和雪蘭一起走了進來。紅梅是我這裡的舊人,該怎樣安置,自然一切都輕車熟路,攜了雪蘭下去這樣短暫的時間,就把一切都收拾停當了。再次來到我身邊,她是一身的輕鬆和喜悅:“夫人,奴婢終於回來了,以後可是不再離開夫人身邊了。”

    我對她笑道:“你再想要走,我都不允許。”

    雪蘭低眉對我施禮:“多謝蕭夫人收留,奴婢會像妹妹那樣對蕭夫人忠心。”

    我看着她,點頭:“我相信你。以後在我身邊隨意一些,不必說話就行禮的。”

    “是,夫人。”

    雪蘭再次對我施禮回答,想來在別處就是這樣,也是平素的習慣了。我看着她,比起雪梅,她多了嬌柔少了幹練,多了順從少了

    堅定。不過,她們畢竟是嫡親的姐妹,還是有諸多的相仿。我明白這今後,看着她會更多地想起雪梅,心裡真不是滋味,難道我就真的在雪梅的陰影中生活?我不是薄情的人,不是刻意要去遺忘她,只是就讓雪梅的一個影子時時在我身邊影響我,真的是一種痛苦。然而此時我卻不能去傷雪蘭的心,把她譴往別處的。

    我和顏悅色地問她:“家中還有什麼人,情形如何?”

    聽我詢問,雪蘭臉上的笑容斂去了痕跡:“回夫人,雪蘭家中還有父母親和一個……癡傻的弟弟。”我驚異,癡傻的弟弟?

    往昔和雪梅在一起的許多日子,我都不曾問過她家中情形,她也從來不曾提起過,每次和我們一起談論到家裡的人時,也都是笑逐顏開,不曾有過絲毫的愁容,卻不料家中有一個癡傻的弟弟,她掩藏的好嚴密。我也因爲不知道,並不曾對她有過絲毫的額外照顧,想想真是懊悔,越發覺得對不起她。雪蘭在說到她癡傻的弟弟時,臉上的憂戚和眼裡的悲哀顯而易見,更是讓我深深的自責。

    家裡有癡傻的弟弟,想來生活也不會好在那裡了,爲了不引起雪蘭更深的傷悲,我小心翼翼地問:“日子還寬裕麼?”我知道我這是廢話了,這樣的家庭難道還能夠富裕?如果富裕也不至於把兩個女兒都賣往富豪之家做奴爲婢了。

    果然,雪蘭說道:“弟弟小時候,父母發現弟弟癡傻的時候,幻想弟弟能夠回覆正常,所以帶着弟弟四處求醫問藥,給弟弟治療,誰知道卻毫無效果。就這樣,家境越發貧寒,沒奈何,我們姐妹纔出來……”

    她訴說的情形我體會的到,所以也就越發的心酸:“你有多久不曾回家看望父母了?”

    她擡頭,目光看往遠處,想來是心中對父母極其惦念:“今年府裡忙碌了些,還不曾回去過。”我知道,除夕那一日老王爺去世,接下來是諸多的忙碌,沒有人會無端地給那個下人假期回去探家的。

    看着她,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許久,我對素凌說道:“去取一錠銀子過來給雪蘭,讓她回去看望父母。”

    雪蘭聞言,一怔,慌忙跪下:“蕭夫人,奴婢剛剛到來,在這院子裡還沒有做過一件事情,連給夫人打掃一下房間都不曾有過,如何當得起夫人這樣的恩賜。奴婢……不敢……”

    我擡手示意她起來:“無妨,我們院子裡的人只要家中有要緊事情都可以隨時請假回去探家。你雖然是剛剛來到,然而你,你……”我想說出她是頂替雪梅的,可以回家探望父母,卻沒有說出來,我轉而說道,“你的情形特殊,又是這許久不曾回家了,理應回去看看,孝順父母也是兒女應盡的職責,我准許你回去。”讓她回去看望父母,我在心裡也想到我的父母。如果我的父母在世,此時的我是不是在父母膝下承歡?

    “謝蕭夫人,多謝夫人。”雪蘭重重磕頭,聲音嗚咽。

    我忙起身去扶她:“不必行此大禮,快快起來,收拾一下回家看望父母,想來他們也是思念你了

    。哦,我不知道你離家是遠還是近,若是遠了,怕黑了不方便,你就明日回去。”

    雪蘭搖頭:“遠是遠了,但奴婢在天黑的時候是可以回去的,無妨。”看來在聽我說准許她回家的時候,她已經歸心似箭了。

    我點頭:“好,你收拾一下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雪蘭接過素凌手裡的銀子,再次謝恩,眼裡含淚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心酸難忍,幾乎垂淚。扭頭卻見素凌眼裡飽含淚水,而紅梅卻淌下了眼淚,見我看她,紅梅哽咽道:“都是賈夫人害的,若不是她的陰謀詭計,雪梅何至於死去。”

    紅梅突然之言令我猝不及防,是賈夫人,是她?指使潘大夫做這一切的是她,都是她?到現在爲止,我還以爲結果就停留在潘大夫那裡,有待進一步的審查,沒料到這幕後人已經被找了出來。

    驟聞驚言心頭凜,寒意浸透入骨冷。本是紅顏嬌弱女,如何蛇蠍歹毒心?震驚中,我不由喃喃:“是她……是她麼?”

    紅梅拭淚:“是的,是潘大夫自己招認的,不會有錯。”紅梅在端陽院中,還是她的消息靈通,她說的我自然信。

    我震驚的是,雪梅的死亡和藍夫人的孩子流產難道都是她一人所爲麼?眼前恍若出現身着綠玉籠翠百褶裙的賈夫人,面如芙蓉,千嬌百媚,一顰一笑雖有尖刻的時候卻也風情無限,怎麼就如此歹毒的蛇蠍心腸?這人心也太難測了,無論怎樣,她都貴爲王爺的夫人,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爲什麼不知足,卻去做這樣的事情,害人害己?我暗暗難過,想起潘大夫是她的表哥,他爲他的表妹可以做這一切,無論是出於什麼樣的理由,他們之間又怎樣特殊的關係,表哥爲表妹暗中用諸多陰謀,也順理成章。

    只是尹旭用了什麼樣的辦法令潘大夫招供?這些只有尹旭知道了。

    我又突然想起賈夫人的情景,忙問紅梅:“那賈夫人呢?王爺對她做了怎樣的處置?”

    素凌卻對我的問話微有不滿:“怎麼,她做了如此之事,無論怎樣對待她都不算過分,應該說她死有餘辜。夫人問她,難道又是有了惻隱之心,想要給她說情麼?素凌覺得不可以。”素凌知道我一貫的做法,得饒人處且饒人,怕我幫賈夫人說好話,所以先行堵我的口。

    紅梅說道:“血債要用血來償還,沒有人會放過她的。王爺已經把她關進了霜寒院。”霜寒院三個字從紅梅口子說出來,我激凜凜打了個寒噤,那個黑暗陰冷的地方,地獄一般的地方……我有些怕。被關進了那裡的人,都是重罪,我知道,賈夫人一向享受慣了,去到那樣的地方,會怎樣?

    那怕賈夫人太過於惡毒,十惡不赦,我也不願意讓她去那樣的地方,只是面對素凌和紅梅我說不出話來。素凌說的對,無論怎樣對待她這樣害人的人,都不算過分。雪梅說的更對了,血債要用血來償還,她手上是人命,怎麼能夠得到旁人的饒恕?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我無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