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五章 復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五章 復位字體大小: A+
     

    又是兩日過去,是等待的日子。尹旭沒有到我這裡,張夫人也沒有來過,旁人也沒有來過,我對事情的發展一無所知,心中愈發不安。我也沒有出去過。張夫人告訴我,潘大夫一人之身涉及了太多,他還涉嫌迫害藍夫人,我極想知道藍夫人是什麼狀態,不過不想去打聽,或者說去安慰一下她。這種時候,那怕我們兩個平日裡關係不錯,我也不想去她那裡,說不清是什麼原因。

    我用看書,彈琴,舞蹈的方式打發時間。只是,無論做那一個也是無心,不能把精神用上,我是用這些方式掩飾,故作平靜的,內心雖不是波濤洶涌,卻不能瀟灑淡定。

    我看書,看的是字,是字的表象,並沒有讀到字的精髓。彈琴,都是彈舊時譜的曲子。是一種音調和格律。不能引起人的共鳴。至於說舞蹈,更是重複我往昔的一些動作而已,那些動作也是倦怠的,不能到位。一切,都是我的消磨而已。

    素凌和翠屏知道我的心思,在我身邊極力哄我高興,我不能讓她們太過於憂心,所以也裝出高興。只是我的高興做得太假,想來她們也知道我是可以裝出來的。但我沒辦法把高興裝得自然,只能是這樣,不是麼?我還能夠怎麼樣?

    第三天,晨起,我打開窗戶,立刻有清新的空氣帶着薄涼撲面。素凌看到了,忙忙地走過來:“小姐,這一大早的開窗,不是要着涼的麼?畢竟還不是熱的時候,快把窗戶關上吧。”聽她的口氣,帶着命令的關懷,彷彿我是不懂事的小孩子。

    我笑笑,扭頭:“沒事啊,讓這清新的空氣改換一下屋子裡的沉悶。”說完我又扭頭往外看去。

    窗下的青竹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彷彿美人靜舞時舒展裙裾帶起的聲音,悅耳動聽。我呼吸着清爽,就着這樣的清音向外望去,陽光灑下一片金茫,溼潤的土地被鍍上一層淡淡的金色,這金色卻極具穿透力,彷彿融入了大地的深層,我看着,想到也只有這樣的注入,才能夠有更適宜的溫度,才能夠更好的催發那些種子,促使它們早生幼芽吧,應該是這樣。擡頭看遠處那些樹木的時候,才知道春的氣息已經很濃很濃了,柳枝上是嫩綠的鵝黃,桃花已經含苞待放,那圓鼓鼓的花骨朵兒,彷彿一個不小心就裂開讓人迷醉的芳瓣,或許也就是一會兒的功夫吧,我真想將目光所鎖定這裡,看它們綻開的芳姿,聽它們綻開的妙音。

    “呀,外邊是春天的跡象了呢,一直盼望一直盼望,真的來了又覺得恍惚,不敢相信似的,真叫人高興。”

    聽到背後的聲音,我回頭,翠屏也是一臉癡迷的往外看去。我對她微笑:“好看麼?”她一直都怕冷,整個冬季大多時間就在房子裡,外出一次也是瑟縮,暖春到了,她舒展的時候也來了,我體會的到她的喜悅。

    翠屏忙不迭地說:“好看好看,每到嚴冬的時候,奴婢就開始期盼春天。每個期盼都好久好久,不過還是盼到了。夫人看,多美……太陽暖的能夠當成棉被蓋了,柳葉都長出來了不是,那桃花……桃花,說不定一會兒就開了呢。”她突然又把目光落在我臉上,“夫人,多美的春光,不出去看看白白給耗費了呢。一會兒了,我們收拾停當了,奴婢陪夫人到瓊苔園散步去。”

    “好啊,

    我也去。”素凌插話說。

    “還是我去吧,整個冬天大都是你們陪夫人外出了,我也該盡一次心的,對不對?”翠屏輕笑,看着素凌。

    “盡心?我看你是私心。”素凌掩口輕笑。

    翠屏不好意思地笑:“當然了,有私心也說得過去。這樣的春光,誰不喜歡?”

    難得這樣春光,難得這樣好天氣,我對她們笑:“好吧,別爭了,一會兒了我們出去,到瓊苔園去看看。”在房間裡真的悶了,心情憂悶也更加煩悶,我希望藉助這春光拋卻心頭的淤積。

    “好。”

    “好。”

    她們同時應聲,都是滿臉的歡喜,彷彿是去參見一個令人開心的盛會。

    就在我們即將出門的時候,外邊的丫環來報:“稟庶夫人,衛夫人到。”

    這個時候她怎麼突然又來我這裡?詫異間,卻也容不得多想,我忙對她說:“有請。”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衛夫人已經走了進來,面上含笑,竟自開口:“妹妹是要出門麼?”

    我對她施禮:“原本是打算出出門的。也不知道衛夫人到來,不曾迎接,還請衛夫人恕罪。”嘴裡說着話,我心裡卻猜測着她到來的目的。

    ——對於此時的她,無事不登三寶殿吧。上一次她來的時候是把我絳了位分,這一次又是什麼?不過,不管什麼,我都坦然接受。

    衛夫人卻殷勤地執起我的手:“妹妹何必如此多禮呢。是不是怪我來的不合時宜,影響了妹妹外出。”

    我忙說:“衛姐姐說那裡話,妹妹並沒有多少重要的事情要出去,至多也不過是到外邊走走而已。之前是不知道衛姐姐要來呢,要是知道,一定安心在屋裡等着姐姐了。”我請她坐下,盈盈笑道,“難得衛姐姐有空到此,妹妹卻沒有絲毫準備。”我將目光看向素凌,“上茶來。”

    衛夫人制止:“妹妹不要忙,我平時忙了一些,也懶,都不大到別的院子裡走動。我到妹妹這裡,想來妹妹也知道我是有事而來,一定在內心揣測我到來的目的了。”她說着看我,臉上的笑意有些高深莫測。

    這衛夫人是皇宮出來的人,自持身份高貴,平日當然不會隨便到別人的院子裡了,我心中明白。她若沒事,當然一不會到我院子裡,我揣測她來的目的屬於自然,所以我也不要隱瞞,笑道:“衛姐姐火眼金睛,那裡又看不出的地方?妹妹知道衛姐姐事務纏身,一貫都忙的,來我這裡,定是有事。”

    衛夫人笑:“妹妹的聰明真叫人佩服。只是你卻沒有問我到來究竟是爲了何事,妹妹也沉得住氣。”

    我搖頭:“衛姐姐既然來了,無論是什麼事情自然會說與妹妹知道,妹妹不必問。”我明白,她要說的話自然會說,不想說的我又何必多嘴去自討沒趣?

    衛夫人依舊笑,豎起了拇指:“這王府裡的女子,我獨獨佩服妹妹一人。從妹妹來到的時候我就知道,妹妹擁有的不僅僅是美貌,是才藝,聰慧更是勝過了所有人。難怪王爺這般寵愛你。”

    “姐姐說笑了。”我忙說道,“衛姐姐出身高貴,無人可及,天賦聰慧,才貌無雙,無人敢和姐姐相提並論,姐姐纔是讓人傾慕的。”刻意的對人

    恭維不是我的做派,我這話說出來確實也沒有做作的意思,不是完全恭維。衛夫人出自皇家,才藝自然也不會差到那裡,王府無人能及確實如此。

    衛夫人搖頭,笑:“妹妹果然是會說話,我真喜歡聽妹妹說話。”

    我也笑:“姐姐若喜歡,不嫌棄妹妹嘮叨,以後妹妹就多陪姐姐說話。”

    衛夫人大笑:“妹妹蕙質蘭心,確實不假呀。我都來大半天了,妹妹心裡也明明知道我有事的,卻不問,坦然自若和我說這許多閒話,可見妹妹的胸懷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你願意陪我說話,我求之不得。”

    我陪着她笑笑,搖頭:“我只是一般的俗人而已,對於衛姐姐沒有說出來的話心中自然也是急於知道的,不過是沒有太多的顯露而已,如何又被衛姐姐說成是優點。衛姐姐如此說,還不如把事情的原委告訴妹妹,免得妹妹暗中焦急。”我聽得出她的意思,是要開口說出她到來的原委了,卻又這般的矜持,我不能不高擡她一下。同時,我也確實想知道她來的目的。

    衛夫人不再笑,正色道:“妹妹,我此次來,是爲了你的地位身份之事,從今天開始,回覆你夫人的身份,同樣的,夫人所有的待遇一併擁有。”在我啞然的目光中,她看看我,說下去,“之前對妹妹諸多誤會,是姐姐我的不是了,還請妹妹原諒。”她的話讓我明白,一定是雪梅之事徹底查的清楚,抓出了罪魁禍首,雪梅之冤屈得已昭雪,受到牽連的我,他們自然也該歸還我應有的待遇。

    思忖着,我起身,給衛夫人施禮感謝:“多謝姐姐成全,衛姐姐的恩惠,妹妹沒有來得及報答,怎敢有他意。”

    衛夫人起身攙扶我:“妹妹,我們被壞人矇蔽,讓你受了諸多委屈,想來妹妹大仁大量,不會計較的。姐姐也有錯,沒有處理好這件事,在這裡給妹妹道歉了,妹妹請原諒。”說完,又對我施禮。

    我忙還禮:“姐姐,妹妹哪裡會怪姐姐。姐姐爲妹妹擔待那麼多,妹妹還沒有來得及謝謝姐姐呢。”

    衛夫人笑道:“妹妹寬宏大量我是知道的。那……妹妹,這件事情我們就當翻過這一頁了。妹妹,今後伺候王爺,更要盡心盡力,爲王爺延後,爲王府着想,與其她姐妹也要和睦相處,光大我們王府。”

    “妹妹謹遵衛姐姐教誨。”我恭敬答道。

    衛夫人又嘆道:“這王府魚龍雜混,許多事情都被搞的黑白顛倒,有時候實在讓人難過。妹妹,昨夜王爺到我院子裡,言說雪梅之事查的清楚了,原來是那樣的複雜,好叫我痛心疾首。自然,一切都會按照規矩來辦,妹妹放心。”聽到雪梅的名字,知道了她的冤屈終於大白,我心中不由激動,雪梅,終於盼到給你昭雪的日子了,你該安心地去了。

    我又對衛夫人施禮:“姐姐是公正之人,一切由姐姐處理,妹妹自然放心的。”那些細節我不想問她,我想知道的是結果,有了結果,過程就不重要了吧。

    衛夫人又道:“往日從這院子裡帶走的僕人,一併都歸還給妹妹,供妹妹使喚,若是還有什麼困難,妹妹可以提出來,我會安排。只是,這貼身伺候妹妹的人……去掉雪梅就少一個,妹妹覺得哪一個好,可以開口要,我都答應。”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