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四章 分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九十四章 分析字體大小: A+
     

    “青蓮……青蓮……”難道說有人指使,就有人做壞事麼?難道說被人施壓,就有人招供出來麼?雪梅的招供是迫不得已,是忠是義,這潘大夫的招供是——說得好聽是揭露壞人,說得難聽是惡毒,也就是平時大家口中所說的那種臨死也要拉墊背的。我看看我身邊的素凌和翠屏,我想那怕有人威逼利誘,她們也不會做出青蓮所做的那種事情吧,我爲我能夠有她們這樣忠於我的人而慶幸。

    “夫人,無論怎樣,奴才都不應該背叛主子,這青蓮真是該死。”翠屏恨聲說,深惡痛絕的樣子,臉上有隱隱的不安。我想是我的目光和喃喃自語讓她多心,是我的錯。

    我歉意地望她一眼:“我很幸運,能夠擁有你們。”

    翠屏嘆一聲:“是夫人對我們極好,我們如果也有背叛主子的意思,就不是人了。”

    張夫人插言:“還是蕭妹妹這裡的人最爲齊心,如果不是雪梅這意外之事,蕭妹妹真的可以安心無憂的。藍姐姐也是聰明人,對下人一貫也是極好的,如何這青蓮會做那樣的事情……有真叫人難以想象。”我看到張夫人一臉的疑惑,而我何嘗不是疑惑?

    我突然又想到這潘大夫如何把藍夫人小產的事情也招出來,不是更多一條罪狀的麼?莫非也是尹旭對他施於非常手段?尹旭身上具有的那種凜然霸氣統統顯露的話,是會讓人膽寒。我忍不住又問張夫人,“潘大夫如何又說出來藍姐姐小產的事情,是不是王爺他們對潘大夫用刑逼供了?”

    張夫人輕笑一下搖頭:“他沒有細說,我並不清楚。”她又深深嘆氣,“這潘大夫也太過於毒辣,如何這般對待我們府裡的人,彷彿他和這府裡的人有仇似的。”

    我點頭,贊同張夫人的話:“是啊,若是其中沒有一點過節,他不會這般對待我們吧。”只是……潘大夫和這王府有什麼過節,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真是人心難測。”張夫人目光中露出憂鬱。

    我的疑惑卻也更重了,潘大夫這樣下恨手,莫非這王府確實曾經對他有過不公?若真的是那樣,也就難怪他了。不是麼?我的父母無端被害,我心裡對此事永遠是耿耿於懷的,真不知道我若是找到了殘害我父母的人,我又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對付他。思及此處,我喟然一嘆,語至肺腑:“太多事情都是我們料不到的,其中一定另有蹊蹺,不過最後總會水落石出的吧。”

    張夫人低語:“事情已經發展到這裡了,一定會知道原因的。”

    “許多事情總是有太多的曲折,並不是我們表面看到的這樣簡單。潘大夫我也見過幾次,看上去也並不是陰險的人啊,如何這般暗藏心機害我們,實在難以接受。只是不能接受也只得接受,因爲這是事實。最終是什麼原因,也有待王爺進一步的追查了,總會有個了結。”嘴裡說着話,心裡又是諸多盤結的疑問,真的感覺到累。

    “只是希望趕快知道結果,讓人懸着的心有個着落。”

    “是啊。”我想我比張夫人更加急於知道最終的結果,畢竟事情和我有關。

    張夫人看一眼窗戶,窗戶上也是幽暗一片,比剛纔更加黑暗。她起身告辭:“妹妹,坐了這許久,我該走了,要不一會兒又要下雨了呢,你也歇息一下吧,不必太過於憂心。”

    送她出門,站在庭院裡看即將吐綠的樹木枝幹,清幽幽的溼潤,飽滿的期待,於靜謐中顯出從容。那不驕不躁讓我欣賞,我想我也應該這樣,安於現狀地等待纔是最好。人心叵測,若我總是揣測別人的內心,或者總是放不下那些事端,會累的,那怕想要有所改變,也要在順其自然中進行,量力而行,逆風而上的結果只有艱難。在對待雪梅這件事情上,我有了體會,不是麼?若是我單槍匹馬去調查,指不定要費多少周折才能夠清楚,尹旭卻只用了兩天時間就讓潘大夫就範。如此看來,以後我真的不能太過倔強,不然吃虧的還是我自己。

    久久地站立,感覺到有花針一般的雨絲落在臉上,是輕柔的涼意,可我卻不想回去。我又想到了尹旭,他終究還是男子,愛我的那個男子吧,承諾了我,就竭力爲我去做,應該說我是幸運的。

    只是,尹旭,你會始終這樣對待我麼?

    突然頭頂有了一方幽暗,原來是素凌爲我撐着油紙傘:“小姐,這許久了,該回去了吧。”

    我對她笑笑:“屋子裡太悶了,不如這院子裡敞亮,多站一會兒吧,無妨。”

    素凌嘴裡有埋怨:“可是有雨啊。”我看着傘外,是有雨,不過太細小,若有若無的。

    我把手伸出傘外,如同淘氣的孩子一般去接雨絲,微微的薄涼浸透手掌,卻沒有冷意,若不細心體會,感覺不到有雨的。我微笑:“這雨似有似無,幾乎感受不到。”

    “可時間太長了,還是會溼透人衣的。小姐都站了這麼久,衣裳都潮溼了,還是回去,換下衣裳,別又着了涼。”素凌關切中帶着強迫。

    我不想讓她覺得我彆扭,順從地笑笑,隨她回去,又順從地在她的服侍下換了衣裳。翠屏端了一碗熱湯放到案桌上:“夫人,早春的天氣還是寒氣逼人的,不可以掉以輕心,喝口熱湯暖和一下才好。”

    又是關心我的,是爲我好,我不能不接受,笑着對她說道:“好的,我喝。”端起銀碗,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喝。是銀耳紅棗湯,淡淡的湯,清甜的味道,我喝完後把碗放下,仰頭對翠屏笑,“這樣可以了吧?”

    翠屏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只要夫人覺得好,就可以。”

    “是麼?”我故意道,“可這都是你們要我做的,不也是你們覺得好才讓我這樣的麼?我何曾有過要求。”被人體貼地照顧實在是一種幸福,我不該再挑剔什麼。我這樣說,不過是和她們開玩笑,實際上是另一種方式的誇獎。

    翠屏好聰明,還是聽出了我的言外之意,開心道:“當然了,奴婢們是要夫人好的,夫人若是

    覺得奴婢們做的不好,可以儘管吩咐奴婢改正。”

    我微笑着看她:“你們一貫都做的很好,我想要你們改正一下,卻不知道讓你們改正哪裡。”

    翠屏也笑:“那是夫人對奴婢們的寬容。”

    寬容……翠屏的寬容兩個字又讓我想起了潘大夫,他這般對待了我和藍夫人,究竟是什麼目的?若他是因爲和這王府裡的某一個人有過過節,尋仇,報復,我該如何面對?我是請尹旭嚴懲他呢……還是放過他?若真的是因爲這王府有人曾經對不起他,那麼真的就不如對他寬容一些,因爲冤冤相報何時了……

    這憂愁和擔心,真是陰魂不散哪,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我忍不住,用憂鬱的目光看着素凌和翠屏:“剛剛張夫人過來,她的話你們也聽到了,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潘大夫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們?”我把目光留在翠屏身上,她在這王府待的時間很長了,王府裡許多情況她還是知道的。就潘大夫陷害雪梅致死一事,是不是同樣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內情?我希望她提供一點什麼讓我知道。

    翠屏的每天擰起來,低頭做思考,片刻看着我看她,卻搖搖頭:“奴才愚鈍,真的不知道,想不出。”

    素凌卻說道:“小姐,我們和他無冤無仇的,他這樣對待我們另有原因。”

    我轉向素凌:“是啊,我和他並無過節,甚至都是不相熟悉的,他有什麼理由對付我?如果是另有原因,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們該怎樣?”

    “這個……”素凌搖頭,“事情太複雜,素凌不知道。”是啊,這樣複雜的事情,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問話純粹就是多餘。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搖頭,輕輕嘆氣。真的不知道呀,只希望此事單純一些,是潘大夫一個人的錯,那樣的話,就讓他一人做事一人當了,很簡單。可是我又隱隱覺得沒有這樣簡單,到底這事情的背後又隱藏怎樣的真相?

    大概是我的彷徨讓素凌不安了,她又急忙安慰我:“小姐,慢慢的事情會有結果的,王爺說了給我們結果,我們就慢慢的等待,一切都不用小姐操心,小姐就不必憂慮了。”

    翠屏也道:“是啊,夫人,王爺說的話自然會算數的,我們就等待好了。”

    她們兩個說的都對,其實我只有靜靜等待就好,如此多慮於事無補,還白白煩惱了自己,結果該怎樣就怎樣,絕對不會因爲我的思慮有改變,我又何必如此?

    我對她們兩個點頭:“是,我們是應該等待就好,而不用多想別的了。王爺用這樣短的時間就查到了這麼多,不會查不清楚或者用太多時間的。”話雖如此,不過也是表面上的安慰,我還是無法止住內心的焦慮和不安。會有其它難以想象的事件在其中摻雜麼?一切,真的只能等待。

    我盼望尹旭趕快把最終的答案給我,我也從來沒有這樣急切地期待尹旭到我這裡來。當然,我不是想他,而是爲了解除我心中的困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