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九章 循序漸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九章 循序漸進字體大小: A+
     

    聽得王良繼續說下去:“至於雪梅爲什麼而死,就只有崔管事心中明白。奴才到目前爲止,只確定了雪梅的確是被冤枉,冤枉雪梅的人是崔管事,至於崔管事爲什麼這樣對待雪梅,誰是背後真正的主謀,奴才不敢繼續追問。夫人知道,奴才不過是掌管我們凌霄院的事宜的,沒有權限拿得住崔管事,自然不能對他怎麼樣。請夫人定奪。”

    我從自己的情緒中掙脫出來,原來知道這些還僅僅是事情的開端,更多的艱難走在後面,是我無法預料的,那怕我得知真相,又拿什麼去做爲證據才能夠讓事實完全的出現,讓人心服口服?如今王良查出是崔管事所爲,紅梅告訴我的,是崔管事奉了潘大夫之命所爲,我和潘大夫無怨無仇,他沒有理由這樣對我,那他又是受了誰人的指使,那個幕後的人究竟是誰,和我又是什麼關係,我到底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才令他如此對我?這卑鄙無恥的手段,太讓人恐怖。我該用什麼辦法對付?

    看着王良深究的目光,我平定了心神,緩緩問他:“你是如何拿住那個小人的?”

    王良躬身作答:“回夫人,奴才若直接找到他質問,他自然不會承認,若直白的對他威逼利誘,也怕不妥。奴才調查了一下,得知他的家在郊外,家中有妻兒父母,奴才去到他的家中,對他的父母訴說了厲害,又曉之以理,還設法拿住了他的妻子,才逼迫他就範的。不過請夫人放心,奴才不會用過分的手段對待他人,亦對他是施於重金,讓他徹底成了奴才掌中之物的時候,才報於夫人知曉。”

    他倒也做的穩妥,我點頭:“這個難免有對質的時候,莫要到時候他在反口不承認,可就麻煩了。”這個小人物,纔是關鍵,若他反口,要崔管事招認,可是難上加難。

    王良有短暫的思索,最後堅決道:“若他不認,就休怪我不客氣。”說着話,我看到王良眼裡露出恨意,令我也心驚,看來這男子就是男子,是有狠辣的手段的吧,他接着說道,“關鍵是通過他掌握住崔管事,然後一步步進行。”

    我又點頭:“好,你也辛苦,下去歇息。容我想想,我們再做對策。”

    “是,夫人。”

    王良躬身退出去,我看着他身影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翠屏急道:“夫人,既然我們知道是崔管事所爲,如今又有人做了證明,我們何不把崔管事拘來審問,想來他自己也不想承擔責任,一定會招認出潘大夫的。”

    我扭頭看翠屏,覺得不妥:“萬一崔管事狡猾,矢口否認呢,王良雖然拿住了那個小人,萬一那個小人在崔管事的威壓之下,又不敢道出實情,我們勞心費力不說,雪梅的事情就更加難以清楚了。”

    素凌眨着眼睛:“翠屏說的是,小姐說的也有理,難道我們就這樣的徘徊不成?不如把那小人的妻子拘來,作爲人質,迫這小人不敢不認,這樣崔管事就難以逃脫了。”

    翠屏轉臉直視素凌:

    “你倒是厲害,何時學了計策,懂得這釜底抽薪了?”

    素凌正色道:“什麼抽薪不抽薪的,拿住了他的妻子,他有人質在我們手上,令他有所忌憚,這樣纔不至於反口。對付小人,只得用這種手段,防止他出爾反爾,不是麼?你看戲劇中那些官員的做法,不有過這樣的情節麼?我們就效仿一下而已,沒什麼不可以的。”

    我看着她們兩個,思緒翻騰中又忍俊不禁:“你們都算得上是軍師了,都會給我出謀劃策,我該重重的賞賜你們纔是。只是目前還不是時候。翠屏,你到端陽院,見到紅梅之後,讓紅梅告知雪梅的姐姐,就說我請她來我這裡一趟。記住了,無能讓任何人明白。”

    翠屏答應:“哦,奴婢明白,請夫人放心,這就去。”

    翠屏轉身而去,素凌問我:“小姐,這個時候要雪梅的姐姐過來,是詢問她雪梅生前的事情麼?”

    我望向素凌,搖搖頭:“我希望搞清楚崔管事在最後審問她們的時候,用了什麼樣的手段,是不是十分殘忍,不然……雪梅的性子我們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她肯輕易承認壞事是她做的麼?這其中一定有隱情。”我想崔管事在審問剩下的人時,一定不是最初的籠統,而是十分特別的手段,是比人就範的那種。

    素凌的眼裡浮出疑惑:“是啊,我也覺得納悶,雪梅平日裡也不是十分軟弱的性子,如何就肯輕易的承認做了壞事,何況她本來就沒有做。”

    在素凌疑惑的目光中,我移步窗前,陽光似乎都是透亮的,一直照射到泥土的深處,是要把那些埋藏的種子喚醒吧?我知道是的,沒有陽光就不會復甦。所有的花草樹木,都需要陽光的溫暖,然後才能夠爭豔吐翠。靜靜地,我想到,我是不是一縷陽光,把雪梅的沉冤照亮,給她一個溫暖的安慰,讓她在地下安眠?無論是或者不是,我都要努力去做。

    雪梅的姐姐來到我凌霄院的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候,窗戶已經關好,房中的地上沒有了那一方斜射的亮光,只餘窗上淡淡的光暈。其實這個時候的我有些累,身體沒有完全回覆,緊張的思慮勞累,令我再次覺得不適,我就那般慵懶地靠在椅背上閉目,翠屏輕輕對我說:“夫人,雪梅的姐姐雪蘭來了。”

    我睜開眼坐直身體,眼前是一個怯生生的女子,眉眼和雪梅有幾分想象卻不是雪梅的決然剛毅,而是一種百依百順的懦弱。烏雲一般的頭髮只是鬆鬆挽起,用幾顆珠子隨意點綴,卻又嬌俏可人,身上的衣衫陳舊,又掩不住天生的麗質,讓人覺得可憐。見我睜開眼睛看她,慌忙跪下:“奴婢雪蘭給夫人請安,奴婢來遲,請夫人責罰。”說着話,珠淚點點灑落胸前。

    我聽翠屏和我說了,她去端陽院的時候,端陽院裡有事正在忙碌,雪梅悄悄告訴她,一定要等忙完了纔敢告訴雪蘭讓她出來,並不是怕責罰,而是怕引起他人的注意。她們都想的周到,我自然也放心,

    現在雪蘭就在我眼前,因爲她是雪梅的姐姐,又和雪梅有幾分想象,看着她我恍然看到了雪梅,雪梅那音容笑貌在我眼前閃耀,和雪蘭似有重疊,但瞬間又各自分開。雪梅是雪梅,雪蘭是雪蘭,雪梅是快人快語的活潑可愛,而面前的雪蘭是期期艾艾的遲疑柔弱。

    一個人去了就是去了,旁人和他再怎麼想象,也無法取代的,我難過。聲音卻十分冷靜:“起來回話。”

    “是。”雪蘭慢慢起來,那種嬌嬌弱弱的神態讓人心裡無法舒暢,在加上她臉上長流的淚痕,越發讓人心裡悲傷了。

    我微嘆,讓素凌端過一張椅子,命她坐下,然後問道:“你還記得崔管事在最後的時候對你們是如何審問的麼?他是用了怎樣的方式,你一一道來,不要隱瞞,也不必害怕。”

    雪蘭點頭,拭淚道:“是,夫人,奴婢記得的。崔管事在放了不少人後,又把奴婢們關押起來,一直到下午,臨近黃昏的時候才審問。開始是一個個的問奴婢們,怎麼問旁人的奴婢不知道,問奴婢的時候,是問奴婢有沒有暗害老王爺,是奉了誰人之命對老王爺下手……”她的目光茫然地看向他處的角落,似乎陷入痛苦的境地,“奴婢自然答道說奴婢沒有暗害老王爺,那崔管事就命人將奴婢壓了下去。在奴婢還沒有被壓出去的時候,奴婢的妹妹雪梅給壓了上來,我們姐妹在這裡相見,自是痛心的,我們相互呼喚對方,卻被強制着分開。奴婢回到黑暗中的柴房獨自抽泣,時間不長又有人打開了柴門,將奴婢壓到審訊的地方,卻看到妹妹就跪在一旁。妹妹生性倔強,奴婢看到她時,她的眼角有淚痕,猜到她定是和那崔管事強硬,許是被施暴了的……”

    雪蘭聲音哽咽,也沒有了方纔的流利,她的敘述讓我恍若看到當時的情景,聽得雪蘭繼續說道:“奴婢心裡難過,哭喊妹妹,被一個奴才從腿部踢了一腳,奴婢一下子跪跌在地上。崔管事喝問奴婢,言說已經審問清楚,最大的嫌疑就在奴婢姐妹兩個身上,問到底是奴婢還是奴婢的妹妹……”

    雪蘭的敘述有些令人恐怖,我彷彿看到一個人凶神惡煞般的威逼他人,而素凌和翠屏顯然也是害怕的,翠屏的目光中有些驚懼,素凌是緊緊地看着我,好像看着我能夠緩解她的緊張。

    雪蘭抽泣着,說下去:“聽得崔管家大喝,‘你們兩個的膽子好大,這樣的事情做都做了,卻不敢承認!既然敢做,爲什麼不敢承擔,是讓旁人給你們領罪麼?好吧,本來是對你們仁慈,好言好語不聽,等着來硬的,那就給你們一點厲害嚐嚐滋味在說!’崔管事說着喝他身邊的一個奴才,‘六子,給她們點厲害!’他身旁一個奴才便如狼似虎撲過來,狠狠在奴婢妹妹腰部踢了一腳,妹妹一下爬在地上,卻沒有言語。那奴才又撲向奴婢,同樣踢打奴婢,他的踢打太過用力,奴婢吃痛,忍不住慘呼。我妹妹突然高喊,別打她,別打她了,是我,是我做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