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八章 再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八章 再遇字體大小: A+
     

    “蕭夫人……留步。”

    沒料到尹輝喚我,裝作聽不見已是不能,我停步,轉身,裝作剛剛看到他的樣子:“原來是二王爺,給二王爺請安了。”

    他似乎怔了一下:“你又何必如此?”我懂得他的意思,大概是說此地沒有旁人,我爲何不隨便一點。而我又怎能隨便?那怕單單是我和他,我也不想隨便,更何況我是和張夫人她們岔開到的這裡,萬一她們看到呢,我不想憑空多出許多事端。我身上惹人注目的地方已經不少了,又何必再添上不必要的一筆?

    我淡淡笑道:“二王爺,我若是有不周的地方,還請二王爺見諒。”

    我的話令他神情中露出悲傷,急匆匆走近我,他開口道:“玥兒,這裡並沒有人,只有你和我,我們就不能隨隨便便的,說幾句話麼?”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我怎麼會那般。那怕他是我除了蕭義兄以外,又一個懂我的男子也不可以,我和他之間,從我嫁給尹旭那一刻起,就劃上了永遠不能逾越的鴻溝。

    我正色道:“無論有人和沒人,都是一樣。二王爺是二王爺,我是我,只是我如今是庶夫人,並不是二王爺口子的夫人。”我明白尹輝在見到我時心中的疼痛,因爲我是他心儀的女子,卻成了別人的女人。在這點上,我憐憫他的身不由己和無奈,但是又如何?事實已經鑄就,無法更改,我若露出一絲軟弱,或者有什麼猶豫,勢必更增加他的痛苦。我將心中閃過的意識收起,回覆我的冰冷。那怕他已經理解我的冰冷並非本質。

    我的話令他臉上的難過之色愈濃:“小王都明白,只是玥兒……又何必如此將我視作無睹……”

    “若是沒事,玥兒告辭。”無論他怎樣,那個安慰他的人總不是我,那怕我對他有絲絲牽掛也不能,我不想和他有任何不正常的交往,我不想對不起尹旭,那怕尹旭所做的事情讓我不齒,我也不能背叛他,我是尹旭的女人,必須爲他着想,從他的利益出發。

    他大概是想要挽留我,轉而說道:“聽說玥兒病了這許久,可好些了?”

    他這樣的問話我不能不回答:“好了,謝謝二王爺問候。”

    “雖然好了,然而你的臉上依然有蒼白憔悴的痕跡,似乎精神也沒有完全的恢復,你是不是總是憂思在懷,才把自己弄到這般模樣?”

    他殷殷關切,令我不好立刻走開,我說道:“大概是這一陣太過於勞累,休息一陣自然會好,不勞二王爺掛懷。”

    他輕輕搖頭:“你是外弱內強的人,若僅僅是勞累,不至於這麼久的精神萎靡。是不是還是爲了雪梅之死之事無法釋懷?”他一語中的,令我無言。

    須臾,我冷冷說道:“就算雪梅之死另有隱情,我能夠做的了什麼?我只是在想,如今老王爺故去,那怕就算這起因真的是雪梅,雪梅也用性命做了交代,旁人該放過我了吧……”

    “蕭妹妹,原來你在此處,讓人好找。”

    急促的說話聲在我背後響起,是張夫人

    的聲音,令我暗中一驚,好在此刻我和尹旭談論的是雪梅之事,就算張夫人聽到也沒有什麼。我轉身,她走的急,身上佩環叮咚,衣裙飄風,宛若蓮開,搖曳的風姿着實迷人。

    “原來妹妹在此和二王爺相遇,我生怕蕭妹妹有個什麼閃失呢,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走的急了,張夫人微微喘息。

    我忙道:“想來看看這梅花,和二王爺不期相遇,讓張姐姐着急,是妹妹的不是了。”張夫人口裡的相遇讓我暗暗緊張,我和二王爺確實是不期而遇,然而……我們相遇不止一次,爲何總之這般巧呢?

    “看來今日小王出來的正是時候,得遇兩位嫂嫂。”尹輝把目光坦然地投向張夫人,“嫂嫂今日這般清麗動人,真如枝頭飛花,婀娜多姿。”我細觀這尹旭和張夫人,打趣的語言,坦蕩的說辭,想來這張夫人來王府日子已久,和二王爺相處也沒有生分,他們的融洽讓我放寬了心懷。

    “二王爺總是會取笑我,難道我還比得過蕭妹妹麼?是不是看到妹妹這樣枝頭的鳳凰,而我如同一隻山雀,故意氣我?”張夫人故意說道。

    尹輝笑道:“兩位嫂嫂各有千秋,都是枝頭的鳳凰,令小弟眼花繚亂。”

    張夫人大概是看我神情端正,沒有絲毫玩笑的意思,說道:“不扯這些了,方纔聽蕭妹妹說到雪梅之事,難道這裡有什麼隱情麼?”她看看我又看看尹旭,“二王爺,這裡亦沒有旁人,容我問一句不該問的,老王爺雖然病了這許久,但他的故去和……和雪梅有關麼?”畢竟也是犯忌的事情,她問的小心翼翼。

    我忙凝神看尹旭,張夫人的問話時間上是我想知道的,只是我無法問的出口,如今就想知道尹輝如何作答。

    尹輝動容,微有悲傷:“小王不是大夫,也不懂醫道,若問我老王爺真正病重乃至故去的原因,那怕我是老王爺的兒子也不曉得。至於說到雪梅……”尹輝仰頭看向天空,“她有沒有做了令人痛恨之事只有她自己知道。不過她殘害老王爺的動機是什麼,這一點令人懷疑,是以小王覺得另有原委。只是……雪梅之事牽扯了蕭夫人,這是小王不願意的。”

    “如今老王爺故去,雪梅之事也隨着老王爺故去無人再提起。只是,雪梅到底有沒有做過什麼就沒人在追查了麼?這樣亦太過草率。我個人以爲,若雪梅確實有過害老王爺之心,她死有餘辜,不足爲惜,若是她沒有,是被人冤枉的呢?不僅僅是她的生命,還連累了蕭妹妹被降位,這都算了不成?”張夫人看看我又看着尹輝。

    尹旭認真說道:“我亦這樣想過,只是這事情太過複雜,雪梅又死,一切了無痕跡,就算查起來也沒有那樣順手,容小王慢慢思慮,和王兄商議再做定奪。若雪梅無有過錯,還她清白,也給蕭夫人一個正確的交待。”

    回到凌霄院,我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真沒有料到和張夫人外出又碰到尹輝,在雪梅之事上,尹輝說他會和尹旭商議調查雪梅之事的,他會真的和尹旭商議麼?

    我看得出來,尹輝之所以那樣說,不僅僅是爲了給雪梅,還有爲了我,甚至多半是爲了我,因爲他更明白雪梅給我帶來了什麼。我想他不是口是心非的人,他說了一定會去做的,只是……他們若是興師動衆的查詢,就算花費許多周折,能夠查的清清楚楚麼?雪梅已死,死無對證,沒有特殊的手段,誰會承認誣陷他人?有些事情,還不如暗中來的方便,我決定明日就找王良過來,我要看他究竟掌握了多少線索,也好做下一步的計劃。

    至於說尹旭,我是不會告訴他,更不會要他幫忙的。我要憑我的力量去查詢此事,冥冥中,我有一種預感,此事我能夠得到水落石出的結果,我想到時候了,我把真相端在尹旭面前,任憑他處理。

    次日,我早早收拾停當,命翠屏去把王良喚來,我要問他這許多日子裡,他可曾得到什麼有利的線索,事情可曾有了進展。素凌有些緊張:“小姐,若是我們查的不夠妥當,王爺要是知曉了,會不會怪我們?”她指的是昨日尹輝之言,他說了要和尹旭商議去調查的,若他們得知我們在暗中做事,會不會着惱,素凌擔心,我看得出來。

    其實我對這一切並不是完全有把握,不過我想我既然掌握了一些有利的線索,進行不會沒有意義的,也說不定我們在尹輝尹旭兄弟開始之前就得到真相,我安慰素凌:“我們已經知曉了很多,若是我們在他們之前就查清了一切,交給他們去處理也是一樣,放心。”

    因爲天氣晴好,打開的軒窗通過疏淡的春風,夾雜着萬物復甦的氣息,叫人神清氣爽。我安靜地等待王良的到來,一邊思索事情有什麼樣的進展,有點着急卻也不敢着急,只能期待着,不過一切只能等王良來了才知道。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王良就隨着翠屏來了,這樣的速度分明是好的徵兆,若王良沒有一點好的信息給我,他會遲疑的,我知道。

    果然,王良見到我時,面上有釋然的欣慰:“奴才給夫人請安,夫人福壽康寧。”

    “罷了。聽翠屏言說,你曾經向她打聽我的身體狀況,是不是想要見我,莫非是雪梅之事有了進展?”這許多的日子,我病着,想來王良在其中有過許多的輾轉,而我不需要知道那麼多,我只需要知道事情的進展程度。

    王良欣然答道:“是,夫人。奴才查清了跟隨崔管家的那個下人,也就是紅梅言說的那晚和崔管家談論的那個下人。是他協同崔管家審查的關於老王爺被人下藥一事,奴才用手段抓了他的要害,又對他使於錢財終於買通他的口實。老王爺被人下藥一事是否確鑿,並沒用定論,不過是潘大夫的一家之言,御醫沒有否定也沒有認同。那晚被抓去的那些人,實際上是陪襯,真正要拿的人是我們凌霄院的,無論那一個,只要是我們院子裡的,有一個就好,然後定罪。恰恰是雪梅……”

    隨着王良的敘述,我心中的悲痛愈烈,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雪梅不過是爲我而死,我是旁人眼裡的釘子,而她卻爲此搭上了性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