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七章 由衷讚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七章 由衷讚美字體大小: A+
     

    光陰似淡煙,似流水,劃過時無有痕跡,彷彿歲月不曾有過,就停留在目前似的,然而人的身體上怎麼會沒有刻痕?任憑絕代的風華,也有繁華落盡的時刻,我的身上又怎麼會沒有時光的刻痕?我雖然依舊擁有青春亮麗的年華,有風華絕代的容顏,卻不能抵擋歲月的浸洗,我知道,比如我看出了我比往昔沉着穩重許多,對很多事情在處理上也思慮更爲周全,這不是時光的洗禮麼?素凌的偏愛才有此一說,我明白。

    我對她笑:“你是對我的偏愛,你的話不能作數。”

    “不是不是,夫人。”翠屏搶也似的說道,“夫人那時是傾國傾城,奴婢從見到夫人的時候,夫人就是這個模樣,之後就沒有變過,無論夫人是哪一種裝束,都是裝束讓夫人一個顏色,一種韻致,美麗不曾改變,模樣不曾改變……”

    “呵,今日怎麼這般熱鬧,好叫人羨慕,冒昧的到來,不會擾了各位的興致吧?”

    一個愉悅的聲音打斷了翠屏的話,我扭頭看去,卻見到是張夫人帶了紅妝走進來。不知道她是故意悄沒聲地走進來,還是我們只顧自己的話題沒有聽到。我起身叫道:“張姐姐……”笑着迎她。

    “蕭妹妹今日精神不錯,看起來是沒事了,身體大好了吧。”張夫人對我左右端詳,一臉喜色,“蕭妹妹除了進王府的時候穿了鮮豔的衣裳,平日裡還沒有見過你穿這樣顏色的衣裳呢,我還沒有見過這樣子的你,妹妹本就氣度雍容,高雅華貴,穿着這樣的衣裳,更是多了嫵媚嬌豔,如一輪太陽照花了人的眼睛。”說着又是一嘆,“本就是冰清的骨肉,着了這樣的裝扮,春的神韻和璀璨在你身上體現,如此驚豔,不知道要令多少男兒失魂落魄了。”

    “姐姐取笑了。”我紅了臉。

    因爲天氣沒有那般寒冷了,張夫人也並沒有帶臃腫的斗篷沒有穿大衣,而是春天的裝束,一身翠色籠煙的衣衫,淡青的散花水霧百褶裙,披淺翠色水煙薄紗,肩若削成,纖腰盈盈不足一握,身段玲瓏有致,誘人傾倒。如雲青絲挽精緻的雲髻,插一隻飛蝶攢花的紅玉珊瑚簪,搖曳多姿,流光溢彩。

    “姐姐纔是絕色的佳人,清雅絕塵,姿容秀麗,飄若清風拂柳,嬌若迎蝶牡丹,任誰看了都難以忘懷。”我對她真心讚美。

    她對我笑道:“妹妹對姐姐的稱讚是謬讚,妹妹的美貌不僅僅在這王府獨佔鰲頭,就這紫帝城又有幾人能夠及的上?恐怕皇上的那些嬪妃也不過爾爾,沒幾個敢和妹妹一比的。在姐姐眼裡,妹妹不是凡間女子,乃是天界仙子沾了塵緣,下了凡塵,且把令人可望又不可及的仙韻氣質帶在了身上。不說別的,但就妹妹這一雙燦若星辰的水眸,皎潔到斂盡了月華,就你這輕輕一瞥,又有多少男子失了魂魄?別的就不要說了。”

    翠屏多嘴道:“是啊,夫人的美夫人看不到,我們是看得到的,我們尚且是女子,夫人在我們眼裡就如

    此之傾國傾城,絕豔絕倫,何況是那些男子呢。”

    張夫人越發笑道:“這話就不是姐姐我一個人說的了,是衆人對妹妹美貌的認同。怨不得王爺對妹妹這般寵愛,這樣的女子誰人不愛?”我看着張夫人說話的神色,在說到王爺對我的寵愛時,口氣彷彿微有嫉妒。

    連張夫人這樣對什麼都不太在乎的人,在說此事的時候尚且如此,更何況旁人?不過她倒也磊落,不似旁人的咬牙切齒。我暗暗思忖,我和張夫人的關係這般好,我們兩個算得上是知己,無話不可以直說的,她的話我不能不多做思索,如此說來,雪梅之死真的做了這些女子們對王爺寵愛之爭的犧牲品?雖然目前我不知道,不過我相信離真相不遠了。

    我也笑道:“姐姐何嘗又不是國色天香的玲瓏之人,王爺說起姐姐的時候,亦是讚不絕口的。”張夫人不似旁的女子那般喋喋不休,對人對事無禮取鬧,是真正的睿智,人也灑脫,尹旭對她雖然沒有對我這般一樣的寵愛,卻並沒有冷落她,每月總能有那麼幾次留宿她的蘭亭院。

    張夫人的目光突然一亮,如同驟然放亮的燭火:“是麼?他有和你提起過我?”聽我如此說話,張夫人精神一震。我暗想,看來每一個女子都會對男子對她的看法和情感敏感,饒是張夫人這樣的女子,也不例外。

    我並不記得尹旭和我有過對她的提起,我不過是隨口一說,只是話說到這裡,我卻不得不就此說下去,我點頭:“是啊,他不止一次對我說起姐姐,誇讚姐姐的蕙質蘭心。”我說着,看到了張夫人的振奮,看來每一個女子都希望得到男子的認同吧,不知道這是女子的單純還是悲哀,我暗暗難過。

    張夫人的振奮僅僅是瞬間,一閃而逝,她感嘆:“女子活在世上到底是爲誰而活,就爲了男子麼?若這個男子是自己的真愛也就罷了,若不是……是不是就是一種悲哀?”我定定地看她,徹底明白了尹旭在她的心底不是全部,想來她另有心儀的男子,這種心思讓她對尹旭是不是寵愛她沒有十分強烈的敏感,也許就是因爲這個,她纔對我沒有如同有些人那般的嫉恨,才能夠和我做這等親密無間的好朋友吧。

    我想起我來,我雖然不似她這般有專一的心儀之人,卻也不是對尹旭專情的人,我的心總是被分割,那些支離破碎的東西總是趁虛而入,我也有了她這樣的嘆息:“是啊。只是……我們最好還是爲自己而活,不必爲了那些無法隨心所欲就能夠擁有的東西困住,順其自然就好。”

    張夫人扶上了我的肩膀:“還是妹妹有智慧,什麼都懂得,什麼都明白。咦,我是來看看你身體如何的,卻拖住你在這裡說這許多話,你有沒有累着?”

    我這纔想起我們一直是站着說話的,都忘了坐下,忙牽了她的手一同坐下:“多謝張姐姐對我的關心。這段日子以來,我的確總是倦怠,不過今日感覺大好,又見到張姐姐,很是開心。”我

    給她一個笑容,轉而對素凌吩咐,“端茶上來。”

    張夫人卻制止:“妹妹,這一陣子你身體欠佳,一直都在屋子裡,連一絲新鮮空氣也不曾呼吸過。今日天氣晴好,雖然沒有多少春意的溫暖,卻也不冷了,不如我們一起出去透透氣,可好?”

    我也的確是悶了許久,細數一下,竟然是十多天,這正月都要過完了呢。欣然應允,我淺笑:“張姐姐的提議正好,妹妹也正有此意。”

    留了素凌,我帶着翠屏和張夫人皆同紅妝出門,步入瓊苔園。

    還不是春花闌珊的時節,空氣中有微微的清冽,卻也春風拂面醉心胸,淨空明眸滋面容,令人神清氣爽。樹木的枝條雖然沒有綠意,卻也不似隆冬裡的僵硬,有了輕微的舒緩,甚至看出了淡青色。春水消融,泠泠淙淙,帶着綿綿的悠長緩緩而過,流着若人嚮往的清澈深邃,出了視線,遠去。那垂柳的枝椏帶了鵝黃的顏色,輕淺的似有似無,弱弱的,嫋娜着纏綿的身姿。

    過一座座彎橋,走一條條幽苔,穿一道道拱門,各種古樸古拙的涼亭莊重着姿容,期待遊人的走近。

    我走入了那片梅林,梅花已經凋零,地上是凌亂的梅瓣,就那樣赤裸裸鋪展,讓我黯然神傷。我擡頭看虯枝鐵桿的梅枝,恍若上面是繁華的梅花,用燦爛的姿態盛放。風來佩響,舞成翠海,香飄萬里,醉人心脾。一低頭,地上卻是清冷到讓人心痛的梅瓣,而我就踐踏在上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殘忍?在它們殞落的時節,我不知道它們有沒有過遺憾,或者說不甘,不捨,不過,無論怎樣都抵不過時節的,已經不屬於它們的季節了,它們就得離開。那曾經擁有過的輝煌,用寂然取代。好在它們始終都有傲氣,因爲沒有那一種花可以匹敵它們的骨氣,統領了嚴寒中所有的芬芳,始終都是驕傲。

    或許它們在盛放以後,在把燦爛的姿態綻盡之後,已經不在意這凋零了,不是麼?靜靜地躺在地上,就算零落成泥,清香依然如故,又把這凝聚的精華陳鋪在地上,供泥土汲取,醞釀來年的盛事。

    我悄然而退,彷彿不敢驚擾這方神色的淨土,轉身,卻見不遠處立着一個白衣飄袂的人影,不用多疑就明白他是尹輝。微微吃驚,我佯作不見,轉而另尋他處走開。

    “誰道無情冷似霜,獨對落紅祭殘香。春風不解佳人意,日暖卻若幽恨長。”

    他的一首七絕在背後響起,止住了我匆匆的腳步。若說我有知音,只有蕭義兄稱得上,而尹輝,爲何他又能夠解得我的情懷?何況,衆人眼裡的我一直都是冷淡的,連尹旭也在有些時候患得患失,說是難以捕捉我的情懷,令他無法自信。而尹輝卻不這樣認爲,他說我多情,我的多情是隱藏在無人知曉的暗處。他說得是麼?

    漠然冷對淒涼景,誰識多情似無情?拂袖映香落落空,隔岸猶有解語人。我在心中暗暗道出一首絕句,然後重新移步。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