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五章 憐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五章 憐惜字體大小: A+
     

    想及至此,我亦神思煩亂,又加上勞累,真是極度難忍的悲哀。起身,我走至琴案,心中空落,用手指輕輕拂試了一下琴絃,泠泠的琴音猛然奏起,叩擊了我的心絃。於是我坐下,沐着清冷的燭光,寂寥的寒夜,我的雙手拂上了琴絃,不由自主地,我輕輕唱道:“夜深深,茶已冷,收起思緒亂紛紛,做別往昔待平靜。風不停,心難寧,揪開記憶數埃塵,陷得太重傷痛透明。憐我有限身,等閒復殘夢,浮萍一樣飄零。依賴何處念遠空,辭別冰雪更傷春。不願縱容暗做明,扼制潛在不放鬆,倔強着靈魂……”琴聲幽幽,心思冥冥。

    琴聲止住,我覺得眼中有一顆珠淚順着面頰滑落,十分冰涼,於是擡手輕輕拂試。天色將近三更,我知道無論怎樣我都該休息了。

    立起,轉身,卻見一旁立了一個人,驟然間我險些驚呼,看清是尹旭,一顆心才平復下來。沒來得及等我出聲,他開口:“玥兒,你又在傷感,好不讓人心痛。”

    也不知道他是何時來到,我沒有察覺。目光沒有離開他的身體,我看到他瘦了許多,眉眼間有淡淡的倦容,目光亦沒有了往昔的灼灼,長髮用了一條白色的錦帶束起,飄散在後背,白衣穿在他身上,略有空蕩,卻也因爲這樣的憔悴讓他更有惹人心痛的韻致。這半月以來,痛失親人的悲傷,還有爲老王爺的喪事勞累,需要有太多的承受,我明白。他的模樣又讓我在瞬間想起我過世的父母親,想來他的心境和我那是有些相似,我慢慢走近他,輕聲一喚:“王爺……”

    他執我的手:“勞累又有傷心,本王對你疏忽,是不是難過了?”他並沒有說他如何,反倒而是關注我,令我心裡升騰起暖暖的感動。我知道,按照正常的道理,他該在書房歇息,卻到我這裡看望我,若不是真心擔憂,又何必?

    我從他的手掌中抽出一隻手,輕輕觸摸他清瘦的面頰,他的臉頰少了豐腴的肌肉,多了冷硬的骨骼,我觸摸的到,忽地心中有莫名的酸澀,而他的目光就在我臉上,有關切的痛惜,令我愈加難過,我說道:“王爺,玥兒沒有什麼,王爺需要多注意身體,這半月的勞累,你看你都瘦了許多,讓人難過……”是各種難過的交織,我眸中垂淚,忍不住,“老王爺故去雖然讓人心痛,王爺也要節哀順變,多多保重你自己。”

    他擁住了我:“本王明白,生老病死沒有人能夠逃脫,老王爺也算高齡,該付出的他付出了,該得到的他也得到了,對於他,我想也算得上完美的一生,沒有太多遺憾。我們晚輩是難過了一些,卻也只得順應自然。”

    “王爺明白,玥兒也就放心。”我說道,外面傳來更鼓,已經是三更,連接半月的勞累,無論是誰都需要好好休息,而他今晚留在我這裡歇息是不合適的,我面有難色,只得婉轉說道,“王爺,老王爺剛剛故去,你……你也十分勞累,玥兒這裡又不太合適你……”

    “本王明白,本王需要一個人好好靜一靜,今晚本來在書房歇息的,躺下後卻想起玥兒,覺得不放心纔來看你,果然看到你又悲傷,這樣的你……如何讓本王安心?玥兒,本王感覺到你身體有些發燙,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你也早些歇息,有什麼事情隨時遣人報於我知道。”他輕輕吻我,“明白麼,只有你一切安好,本王才能夠徹底安心。”

    “玥兒明白,就算是爲了王爺,玥兒也會照顧好自己,請王爺放心。”他這般言語,就算我鐵石心腸也不能無動於衷。

    “那好,本王去了,玥兒好好休息,明晚本王在來看你。”他鬆開我,退後,欲要轉身,目光卻留在我臉上,彷彿不忍我在他的視線中消失。我點頭示意,給他一個安慰的目光,他最終轉身,離開。

    我望着他消失不見,卻依舊覺得他還存在似的,周身有他遺留的體溫,他溫軟的話亦恍若就在耳邊。時間真的不早,我有一種昏昏沉沉的感覺,彷彿身體也沉重了許多,只得拖了沉重的腳步上牀。

    合上眼睛,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熟睡,亂夢卻接踵而至,最初是我小時候,偎依在母親懷裡撒嬌,後來是突然失火,我清楚地看到父母就在火海中掙扎,而我就在外邊眼睜睜看着,一聲聲悽慘的呼叫卻沒有一個人過來解救,我驚出一身冷汗,然後清醒過來。後來不知不覺又睡着了,卻是看到雪梅一張吐着舌頭的臉,那般恐怖的對着我,高喊夫人救命,我驚懼,卻不知道如何應對,想上去救他卻邁不動腳步,想要呼喊卻無法發聲,掙扎着,終於喊出聲來。

    “小姐,小姐,你醒醒……”

    聽得見耳邊有人呼喚,我睜開眼睛,彷彿從遙遠的地方迴歸一樣,是一種茫然。

    “小姐,是不是做噩夢了,這般掙扎,嚇了素凌一跳,好在我趕過來了,不然……”我看到素凌眼裡是深深的擔憂,“小姐,你怎麼了?”

    原來天色已經不早,素凌都過來服侍我了,我還睡在牀上無知無覺,看了一眼窗戶,窗戶上卻是暗沉的,想來今天的天氣一定不好。我用手按了一下額頭,頭腦沒有因爲睡眠而清楚。我慢慢起身,才知道不光頭腦昏昏沉沉,身體也是沉重無比,我這才意識到,我又不舒服了。

    “沒什麼,做了一些亂夢……”說話間,我才知道我的嗓子有些嘶啞,看來我是真的病了,忙用力咳嗽,希望把這種不適清除。

    恰好翠屏走了過來,看我這樣,忙着去給我端茶過來,我接住,把茶水喝下去,才繼續接着說道,“我夢見雪梅向我求救,而我卻不知道怎樣救她。”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夫人一定是想了太多關於雪梅的事情,纔有這樣的夢。”翠屏擡眉看我,“夫人乃重情重義之人,連夢中都是奴婢們的事情,可見夫人對奴婢們的重視,對下人的情義。選擇跟了夫人,翠屏永遠不後悔。”她的話裡又有了絕決

    我知道她是真心真意,卻搖頭,一笑:“你們對我倒是忠心,只是我沒有能力保護好你們,是我愧對你們了。”我被降了位分,他們跟着我自然也就身份更低了。每一個僕人都希望主子的地位上升,他們也好跟着沾光的,而我沒有上升反倒而被降,所以我總是在想,跟着我的人,雖然他們表面不說什麼,心裡是不是有很多怨言?

    翠屏臉上更顯嚴肅:“沒有,夫人待奴婢們情深意重,總是體貼入微,奴婢們感激不盡,夫人又怎麼有愧對我們?奴婢不是那種趨炎附勢的人,願意跟着夫人。”

    聽她此話,我亦莊重地回答了她:“好,就讓我們同甘共苦。”

    素凌忽地笑笑,說道:“我突然想到夢是反的,小姐剛剛夢到雪梅向夫人求救,說明小姐能夠爲雪梅昭雪了。”我看向素凌,心想她是在安慰我。

    我對她笑笑:“我說了我不知道怎樣救她。”

    “知道的,知道。”素凌彷彿在和我搶着說一般,“我說了夢是反的,小姐胸有成竹,素凌相信。”看她一臉自信,我也不知道她是對她的分析自信,還是對我的能力自信,只是笑笑。

    起身下牀,才感覺到不光身體不適,連腳底都好像踩了雲朵,我忙坐回去,思慮一下,對她們說道:“我感覺到不舒服,可能又是病了。”我知道我是真的病了。昨晚尹旭曾經說我身體發燙,可能在那個時候就開始,只是我沒有太在意,睡了這一覺,卻越發沉重了。

    素凌聽我如此說,着急道:“一定是昨天又着涼了,那般站在敞開的門口吹冷風,我就覺得不妥。算了算了,再說都晚了,想來是受了風寒,我們還是外出抓藥吧。”

    “慢着。”我轉動眼珠,說道,“萬一不是風寒之症呢,這樣吧,還是遣人把潘大夫請來,他的醫術高明,相信他的一劑藥我就能夠全好。”

    中午的時候,潘大夫來了,因爲我病重,所以翠屏帶他直接來到我的臥房。他見了我,對我參拜:“給庶夫人請安。”他還是向上次那樣跪下,態度卻也恭敬,只是那稱呼中的庶夫人三個字讓我聽得十分別扭,彷彿是有一種諷刺,而我隱隱約約從他的面容中看出一種得色,真不知道是我多心還是真實情形。

    我卻不動神色,依然保持我的莊重:“不必多禮,潘大夫請起,每次都這樣勞累你,很是對不起了。”

    “庶夫人說那裡話,能夠爲庶夫人效勞,小人求之不得。”

    潘大夫這一次說話,依舊是恭順的態度,可我不知道爲什麼覺得彆扭,彷彿他的話沒有一個字是真的,那種虛假和做作令我噁心,我極力忍着,依舊是端莊的姿容:“有勞潘大夫。”

    素凌走近,把一方錦帕拿起來,我伸出手腕,讓素凌把那方錦帕覆蓋,潘大夫又對我施了一理,這才走至我身邊,伸出了他的手,很準確地扣上了我的脈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