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四章 密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十四章 密謀字體大小: A+
     

    翠屏在我身後說道:“夫人,原來紅梅纔是有心之人。當初衛夫人說要把我們這裡的人分出去,她毫不猶豫就說她要走時,奴婢心裡對她很是鄙夷,沒料到她是另有目的,是奴婢誤會了她。”翠屏又嘆了一聲,“看來雪梅之死的真相離浮出水面的日子不遠了,難爲紅梅……”

    素凌卻擔憂道:“小姐,紅梅提供的線索那樣簡單,我們手裡沒有任何真憑實據,單憑她幾句話,你真的能夠把真正的幕後之人找到麼?”

    我回轉身來,看着她們兩個,態度異常堅決:“能!只要有簡單的線索,就說明此事確實有人背後使壞。世上的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我們順藤摸瓜,一定能夠找出那個人來。”雖然紅梅提供給我的線索不夠多,但我相信我能夠找出那個人,我有這個信心。我又吩咐翠屏和素凌,“你們兩個,也一定要當做什麼事情都不存在一樣,萬萬不可和旁人透露什麼。”

    “是,”她們兩個同時答道。

    老王爺的事情已完,我又休息了這半日,勞累得到緩解,又加上得到了雪梅之死有了可以破解的線索,我有些興奮。屏退身邊的人,我獨自依窗思索。

    天空雲量增加,由淺薄變得濃重,由絮白變得鉛黑,低低地壓下來,印在窗紙上,還不到黃昏屋子裡都有些黑暗,這種情形又讓我心情有些沉重,難道雪梅之死的真相浮現會很難麼?我又不肯承認,我雖然是女子,然而我骨子裡有一種堅強,我不想和旁人爭奪什麼,卻也不想被人任意蹂躪。事到如今,我心裡雪亮,有人拿我身邊的人說事,目的是爲了對付我。我從夫人之位被拉了下來,那人一定在暗中得意地獰笑了,這樣想着好讓我恨——就這樣簡單到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卻拿了旁人的性命,太過殘忍,越想越讓我氣憤。

    我突然扭頭衝外面喊道“翠屏!”

    “夫人——”翠屏慌忙跑進來,大概是我的聲音太大驚到了她,她的眼神中有着慌亂,還沒有走至我身旁就說道,“夫人,喚奴婢過來有何事吩咐?”她的身後緊緊跟着素凌,素凌亦是一副緊張的模樣,雙眼看着我。

    我意識到我的情緒太過於外露,忙調整好,對翠屏說道:“你去外邊給我把王良喚進來。”

    “是。”翠屏答應着,轉身去了。

    素凌看着我,問道:“小姐,怎麼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麼?”她臉上寫滿了擔心和惶恐,讓我明白了我的過激反應,卻原來我在碰到事情的時候不夠冷靜。

    我忙笑笑:“還是爲了剛剛紅梅所說的事情,我想讓王良幫我做一些事,沒有其它,你不必擔心。”

    素凌鬆了一口氣:“小姐,就憑紅梅所說的,你有把握能夠找出那個人麼?”看來她是真正爲我擔心,王府的複雜令她茫然無措,尤其是老王爺過世之後,她幾次問我,老王爺之死的起因是不是因爲雪梅。我明白她看到這些複雜的事情,心理上

    是一種負擔。

    我只得給她解釋:“我沒有完全的把握,卻也不能說沒有把握,凡事沒有絕對,也不是誰想怎樣就能夠達到目的。事在人爲的,我們只要用心,用智慧,無論弄到怎樣的結果都要試試看……”

    我說着話,翠屏和王良匆匆走了進來,王良見了我忙參拜:“奴才給夫人請安。”

    “起來說話。”我揮手讓他起來。

    王良站起:“夫人,喚奴才進來有何吩咐?”

    我看着他,緩緩說道:“王良,你是我心腹之人,這院子裡的事情我俱不隱瞞於你,想來你是明白的。今日此事也只有你親自去辦,萬不可假手他人,這樣我才放心,明白麼?”

    王良忙躬身:“多謝夫人的信任,奴才明白。”大概是看我神情嚴肅,他也極其的嚴肅。

    我依然放慢說話的速度:“卻纔紅梅過來,告訴了我一個消息,是關於雪梅之死的線索。”我把雪梅告訴我的話對他訴說一遍,然後又說,“想來參與此事的人很多了,只是我們沒有絲毫證據,所以那怕明明知道也不可以亂來。唯一的辦法,我們順藤摸瓜,只要找出其中一個的知情者,令他開口供出指使者,然後在一步一步逼近,最終找出那個人,你看,這樣的計劃行麼?”

    王良細心聆聽,待我話音落地,沉思片刻答道:“夫人計劃周詳,十分有理。此事也僅僅是紅梅一人之言,若是他人不認說過這話,我們沒有辦法,所以紅梅的話不起絲毫作用。我們要做的……目前只能是讓崔管事開口說出實情。”

    我還沒有開口,素凌就急忙說道:“不可直接逼崔管事開口,他這樣明目張膽,想來背後的靠山也有來頭。不如從最下面的沒有多少仗勢的人身上打開缺口,這樣比較合適。我們就一個臺階一個臺階的邁進,雖然慢了一些,卻也穩定。”真沒有料到素凌有此見地,實際上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我對她投以讚許的目光。

    王良看着素凌說完,眼裡也是讚許之意:“凌姑娘說的有理。”又轉向我,“夫人,奴才也覺得凌姑娘所言極是,請夫人定奪。”

    我點頭:“若要想逼出一個人的實話,必先從最薄弱的環節入手,抓住此人的弱點,令他沒有可退之路,就不怕他不說實話。”我知道我這樣的說法有些狠毒,只是我不得不這樣選擇,不然雪梅之死就只能是沉冤海底。那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那樣血淋淋地慘死,令人痛斷肝腸,我若放縱了兇手,讓兇手逍遙法外,怎麼對得起雪梅,對得起我自己的良心?那怕是我狠毒了些,我也必須狠毒。

    我又轉身面對素凌說道:“去把那金元寶取出兩錠過來。”若要買的人心,有時候只能用錢,若要人開口,有時候也是隻有用錢了,不是麼?只古就有人爲財死鳥爲食亡之說。尹旭給我的金元寶,總是有用得上的地方。

    素凌把金元寶拿出來,我示意她交給王良,然後吩咐王良:“此

    事務必小心,就都交給你了,若有什麼事情,隨時報於我知道。”我知道王良能夠爲我辦好此事,所以多餘的話也不想說了。

    王良有些猶豫:“這……夫人,奴才明白夫人的意思,那怕是收買人的口實,也用不了這麼多,請夫人收回。奴才試試看,需要多少奴才在從夫人手裡拿。”

    我揚手:“這些你且用着,若是不夠在從我這裡拿。這種事情辦起來也許沒有我們想象的那般順利,就有勞你多費心。金錢算不得什麼,重要的是爲我們死去的人討回一個公道。”這種事情我沒有參與過,更沒有處理過,需要多少我哪裡知道?如今我因爲尹旭的關懷手裡還算闊綽,自然不想吝嗇,我怕我的吝嗇傷了他人的心。

    王良遲疑一下,從素凌手裡接過元寶:“好!奴才替死去的雪梅謝謝夫人,也請夫人放寬心,奴才想盡辦法去辦好這事。”說完,毅然轉身出去。

    我長長吐了一口氣,略略放寬了心,無論事情是不是能夠順利,王良總會盡力的,那怕辦不好,有人去辦總勝過我就這般苦悶的拖下去。我希望雪梅之事水落石出,然後給別人一個警示,把這種罪惡的事情永遠扼制住,讓以後的日子風平浪靜。

    晚上了,我早早讓素凌和翠屏去休息,她們同樣的勞累,甚至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暖閣裡只餘我一個人了,我靜靜坐在椅子上,只有我一個人在,面對這半個月以來最安靜的晚上,面對這偌大空曠的房間,面對熠熠閃閃的紅燭。紅燭靜靜地,安詳地燃着,那一團光焰如同晴天夜空中的幾顆星星凝聚在了一起,是一種冷豔的光亮,那光亮也專爲我一個人照耀,是一種清冽的感覺。

    我想到了人生,那怕是叱吒風雲的繁華,到最後也是塵埃落定的寂靜,不是麼?如同過世的老王爺一般,有過跟隨皇上對外族的征討,有過對國家政事的參與,偌大一個王府也是他苦心經營,到如今一切都被別人取代,自己也就是劃過天際的那一顆流星而已,讓人懷念中滿懷黯然。

    想到老王爺,我又想起我的父母親,他們還是在風華正茂的年齡,也就這般的如同天際的流星,化爲塵埃,更我悲傷的是他們殞落的原因不明,我這女兒獨活於世卻也無法爲他們做些什麼,好不叫我慚愧又悲傷。

    想來這人生就是如此吧,能夠有多少是自己能夠把握和更改的?燈花啪地爆響一聲,我擡頭看去,房間裡除了寂靜不動的擺設,一切都是寂靜,只是再次審視這寂靜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二夫人,尹旭的生母。從我認識她的那一刻起,在我的視覺中她的生活和老王爺息息相關,如今老王爺去了,剩她獨自一人面對殘燈,此時的她在想些什麼?我始終記得我初次拜見她的時候,她賞給我的那隻翠玉八寶玲瓏簪,她言說是老王爺送於她的,不知道老王爺還有什麼東西送與她,值得讓她在此時懷念?應該是紅豆不堪看,滿眼相思淚,睹物黯傷悲,人在心兒裡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