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九章 分送玉如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九章 分送玉如意字體大小: A+
     

    “是啊。”翠屏也嘆道,“夫人這般情深意重,讓人心生感動。只是,她們已經去了,夫人就順其自然,該忘記的就忘記吧。生活中不如意的,違背自己心意的事情很多,若都記在心中,就太沉重了。該忘記的就忘記,這樣才能夠更好地生活下去。”我看着翠屏,沒料到她也有這般見地。

    我身邊的人雖然少了一半,卻沒有因爲人少了我就失落許多,反倒而是她們的理智和態度以及對生活的深刻了解給了我更多的安慰和關懷,只是她們又怎麼懂我的心思?這兩個死去的人,翠雲——若她真的是因爲尹輝而亡,尹輝對她那樣的起因是因爲我,我就是促使她死亡的原因,那怕我一無所知,那怕我萬般無辜,而我怎麼會不在意?至於雪梅,她的死亡,毋庸置疑的,起因就是我,若我不多事給老王爺燉補湯,何至於有她送湯至端陽院之說?我就在一旁,旁人卻因我而傷,我無法無動於衷。只不過這些因由我無法給她們說的明白而已。

    看着她們,我微笑:“是啊,你們都成生活的哲人了,反倒而是我了做生活中的庸人,這般看不開。好了,都聽你們的,我會把她們放到她們該去的地方。”一面說我一面慢慢把翠屏的畫像捲起來,又說道,“只是我們不能忘記雪梅的事情,多留心一些,一旦有誰口中露出什麼破綻來,或者自己尋到了蜘絲馬跡,且不可輕易放過,一定要讓我知道。”旁的我可以暫時不管,雪梅之死我還是要查清楚的。

    “是,夫人(小姐)。”她們同聲應道。

    晚上了,在素凌和翠屏的服侍下,我用靈芝湯沐浴身體。

    明天是除夕,是一年的最後一天,明天王府將要舉行晚宴,我雖然被降爲庶夫人了,卻也是有資格參加晚宴的,我希望我用清爽乾淨,簡單明快的風格出席晚宴。

    氤氳的水霧在彌散,室內蒸騰起一片迷濛,如同仙境一般的因爲朦朧而有了距離,是一種飄渺的感覺。我躺在浴缸中,讓溫熱舒適有着梅花幽香的水滋潤皮膚。我發現我的皮膚真的那樣好,瓷白的顏色,溫潤如玉的光滑,甚至是一種晶瑩的剔透。水溫適宜,讓我產生一種倦怠,靠在浴缸的邊緣昏昏欲睡。素凌輕輕爲我按揉,我亦希望這一天的疲憊在這一刻被徹底清除,還我來年的清爽和利索,我希望一個嶄新的開始。

    洗浴完畢,翠屏爲我披上白色的浴袍,素凌爲我拭擦頭髮上的水珠,頭髮上的水將錦帕浸透,素凌輕輕撫摸我的頭髮:“小姐,你的頭髮更加柔亮,潤澤了。”我亦看到了我的頭髮,長到腰際的頭髮,在燭光下閃着錦緞一般黑亮的光澤。

    我轉臉,看着素凌手裡握住我的頭髮細細摩擦,說道:“就算是好,也是你們的功勞,是你們在洗髮液中添加了什麼,對吧?”

    翠屏哧哧輕笑:“夫人的話總是一語中的,奴婢們做什麼都逃不過去你的眼睛。”我看着她們兩個,臉上均有驕傲,完成重大任務似的滿足,我的話實際上就是對她們的嘉獎,她們都懂得我。

    我有些欣慰,也有些微的難過,往昔我洗浴的時候,有時候是雪梅和紅梅服侍,如今,雪梅不在人世,紅梅去了端陽院,少了她們兩個的歡聲笑語,有些寂寞,而素凌和翠屏卻努力地將這份寂寞填充,變成彩色的充盈,我感激她們。我雖然屢次坎坷,最後總是有人幫我化解,我覺得我還是擁有一份幸福。

    此時此刻,在這舊年即將完成的時刻,長髮飄逸,如同仙子一般的我,心裡有着酸澀的感動,更有對亡人的思念,心裡百感交集,我對素凌吩咐:“去把衛夫人送的那一對玉如意取來。”

    素凌莫名看我一眼莊重的表情,默默走去,少許就取來了盒子:“小姐,你是要把它們擺出來嗎?”我明白素凌的意思,白日裡是我吩咐她收起來的,如今又要她取出來擺放,我

    的變化太快,不似平日的我,所以她有些不理解。

    我接過她手裡的盒子,放在案上,然後打開,將一對玉如意取出來,一隻手裡拿了一隻,笑着看她們兩個:“明日就要到了,旁人都送新年賀禮過來,祝福下一年的吉祥如意,萬事順利。我還沒有送你們兩個新年禮物呢——”她們兩個,素凌是我自己身邊的人,和我情同姐妹,翠屏雖然和我相處時間不長,然而我院子裡這一切,裡裡外外的,都是她幫我打理,沒有她我想我會在許多時候陷入困境,所以我亦把她和素凌一樣看待,沒有覺得和她生疏,尤其是現在我失去兩個身邊人的時候,我感覺我更離不開她。白日的時候我就想過我送她什麼爲好,此時突然想起了這一對玉如意,這兩件東西的價值不僅僅在表面,她們兩個都懂的,我想把這一對玉如意分送給她們,表明一下我對她們的心意。

    我把玉如意一人一隻遞到她們手上,在她們兩個莫名其妙的目光中,我說下去:“這一對玉如意,我分別送給你們兩個一人一隻,表達一下我的心意,我也祝福你們兩個,祝願你們兩個以後的日子裡吉祥如意。”我知道她們兩個的年齡也不小了,遲早也要嫁人,都會離開我。我這樣做,實際上亦是一份情感的紀念。說完這些話,我突然難過。

    我看到素凌的眼裡含了淚。

    翠屏跪下:“夫人,使不得。夫人的心意奴婢明白,奴婢亦永遠不忘夫人的這份情義,只是這玉如意太過貴重,又是衛夫人送的,奴婢斷斷不能收。”翠屏的臉上是感動,是絕決,我發現她握着玉如意的那隻手微微顫抖。

    我心裡激盪着一股股說不出的波浪,熱熱的在胸腔裡衝擊:“貴重?什麼是貴重?是說這玉如意的本身麼?對我而言,它的價值不是金錢,而是情義。衛夫人送我,我感激她的情義。如今我把這份情義轉送你們,希望你們兩個亦能夠明白我給你們的不是價值,而是情義。”

    “小姐,素凌不會離你而去。”素凌突然跪下,她和我的關係不同一般,她這突然的舉動嚇我一跳,聽得她說道,“素凌明白小姐的意思,這玉如意若是賣出去,夠我們生活一輩子了。小姐的做法,也是爲我們安排後半生,是麼?只是,素凌說了,這一生都要服侍小姐,不想離開。”還是素凌明白我的心,理解了我的意思。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臉,我只得笑:“我並沒有趕你們離開我啊,只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你們兩個遲早也會離開我去嫁人的呀。你們是我身邊最讓我珍惜的人,我把我珍惜的東西送給你們,有什麼不可?你們若是明白我的意思,就都不要推辭。”我臉上在笑,心裡卻異常難過,貴重的東西留爲紀念,那是一份一生牽掛的情。我想我永遠都記得她們,也希望萬一在她們的人生遇到困難的時候,能夠幫助一下她們。

    翠屏也說道:“原來夫人是給我們安排以後了,奴婢並沒有要離開夫人的意思,夫人做這樣的安排未免過早,奴婢不敢受的。再說了,無論怎樣,奴婢都不想離開夫人身邊。”

    我笑道:“好吧,既然你們如此,我就留意這府裡的人,給你們挑選好的,或者你們中意這府裡的誰,都告訴我,我請王爺給你們安排,這樣你們都不用出府,我們也就不分開。只是這玉如意,你們兩個都給我收下,我說了這是我給你們的新年禮物,不可以不要……”

    我的話還沒有徹底說完,尹旭突然走進來。素凌和翠屏忙轉而跪向他:“奴婢個給王爺請安,王爺吉祥。”

    我亦給他行禮:“見過王爺。”

    尹旭揮手:“都給我起來。”他轉向素凌和翠屏,“是玥兒賞賜你們什麼了麼?無論賞賜你們什麼,都給本王收了,不可以惹玥兒傷心。”

    素凌和翠屏再不敢說什麼,只得回答:“是,王爺。”

    尹旭看着她們手裡的玉如意,說道:“玥兒送的東西是貴重了一些,卻也表明她對你們的重視,你們以後精心盡力對待她,也就是了。都下去吧。”

    “奴婢明白了,多謝王爺。”

    “尊王爺之命。”

    素凌和翠屏不再多說什麼,對尹旭叩拜,然後起身,又對我拜謝,然後出去。

    看着她們兩個退出去,我心裡異常難過,沒有來由,就是難過,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這種情緒讓我覺得有些羞澀,對面就是尹旭,我不知道我該怎樣面對他。還有剛纔我送出去的玉如意是皇宮之物,尹旭一眼就認得的,他並不知道這玉如意的來龍去脈,只看到我將它們賞賜了下人,會怎麼看待?又會怎麼對待我?

    尹旭慢慢走近我,伸手撩起我沒有挽起而是披散在腰際的黑髮:“玥兒,難過什麼,是怪本王來的遲了麼?”他的眼神溫柔,看着我,沒有問及剛纔的事情,反而這樣說話,讓我窘迫。

    我心裡明白他實際上很想知道這玉如意的來龍去脈,或許剛纔我和素凌她們的話他聽到了,對這玉如意可能還不知情,想問卻不好問出口來,是想讓我自己說出來的吧。我輕輕搖頭:“沒有,王爺知道玥兒不是爲了這個。”

    他輕輕擁住我:“那麼,是爲了剛纔這一對玉如意了,是麼?那玉如意不是一般物品,玥兒卻將它們賞賜下人,可見玥兒對下人的感情之深。”

    我掙開他的懷抱,賠罪道:“王爺,容玥兒回稟,這玉如意是今日裡衛夫人送與玥兒的新年禮物,玥兒尊重衛夫人的心意,明白衛夫人的情義。玥兒本該把衛夫人的禮物精心收藏,一生都不能送與旁人的,玥兒卻送人了。玥兒知道不該,可是實在找不出更加合適的禮物去送與對我最好的兩個丫環。這王府裡,玥兒有王爺的寵愛,可王爺不在身邊的時候,她們就是玥兒的依靠,若沒有她們,玥兒實在不知道如何在這王府生活下去……不知道王爺是否明白玥兒的心。玥兒這裡一共四個貼身的人,短短時間裡就去了兩個,玥兒心裡難過,也更加珍惜如今還在我身邊的她們……禮物的貴重看本身的價值,玥兒知道衛夫人送的玉如意是皇宮之物,價值不菲,把它們轉送旁人,旁人更加能夠體會這玉如意的價值,比在玥兒手上更有價值。請王爺諒解。”

    尹旭搖頭,突然無奈地笑:“玥兒,你是單純的好意,本王怎麼會不明白?只是你送出去的是皇家之物,認真追究起來你這是對皇家的大不敬。本王知道你並不完全理解這些,不過送了就送了,沒關係,本王會爲你周全,那怕日後衛夫人知道了也無話可說的。”我驚訝地擡頭看着尹旭,是我太過於草率,一時都忘了皇家之物的另外之意,只是我已經送出去了,而他分明是同意了的,如何又來這樣一說?

    我急道:“王爺,玥兒都不懂得,並沒有對皇家不敬,這可怎麼好?玥兒是覺得把貴重之物留給更比玥兒珍視它的人,不是更好麼?王爺,玥兒不是有意的……”

    尹旭輕拍我的肩:“本王明白,沒有怪玥兒的意思,玥兒對人有情有義,本王欣賞你這種做法。不急,這樣的玉如意本王還有一對,和這一對一模一樣,旁人是不會分辨出來的,本王會拿給你收起來,以後若是有人追究,你就說衛夫人送的就是這對,一切就都沒事了。至於下人的那一對,你就說是本王賞賜的,明白麼?”我擡眼看他,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一直以來,我只知道他的威嚴,知道他對我的好,卻沒有料到他對我的好精心到這種程度,他……是真的愛我?全心全意?而我,我很明白我心裡對他那微微的牴觸,尤其在知道了我是他從尹輝手裡搶過來的那一刻起,甚至對他那種行爲有過不屑,就是一直到現在我對他還是不屑。

    這樣的我,應該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