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八章 憶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八章 憶故人字體大小: A+
     

    那麼多的禮物盒子堆在案桌上,擠壓在我的心頭,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翠屏看着盒子對我笑道:“夫人,該如何安置,存放起來還是拿出來擺上?”她指的是裡面的的那些擺設和掛件。

    我有些遲鈍:“這個……如何是好?”拿出來擺上還是束之高閣?我真的不知道,對這些東西,其中有我喜歡的也有我不喜歡的,對送禮人喜歡她的東西我也喜歡,對送禮人不喜歡她的東西我也不喜歡,若是隻擺我喜歡的人的物品,剩下的人若是知道心裡會怎麼想?這樣顯然也不合適,我遲疑許久,說道,“都收起來吧。”

    翠屏看我惆悵,不知道我爲什麼不高興,解釋道:“夫人,這王府裡就是這樣,逢年過節的時候,平日裡相處不錯的,大家就互送禮物慶賀。關係不夠融洽或許有什麼隔閡了想要改變一下的,亦送一件禮物表示緩和。都很正常。”

    素凌接口:“大家表示一下友好,這樣也沒有什麼說不過去的。只是,我們收了人家的了,該拿什麼送人家,回報人家的這份人情?”聽素凌的話,我用讚賞的目光看她,看來還是她對我瞭解。

    別人這樣對我示好,這份心意我是感激的,只是我並沒有那般富裕,手頭沒有多少結餘,若是送同等價值的禮物作爲回禮,顯然我是還不起的。就比如衛夫人的那對玉如意,本是皇宮裡的,我怎麼會有皇宮裡的東西回送於她?若說我有能夠和她的那一對玉如意等值的東西,就是二夫人送我的那隻翠玉玲瓏八寶簪了,只是這個我不能送出去。

    我用求助的目光看翠屏,她在這王府裡年多了,對這些是懂的,我希望她能夠處理的好。翠屏果然不負我的期望,對我笑道:“這些不完全那般拘泥於回送的物品一定要和所送的物品等價,夫人送她們窗花雖然只是幾張彩紙,在夫人眼裡也許沒有覺得什麼,然而在她們看來這是夫人親自做的,代表的價值就高了吧,所以送這些禮物實際上也是對夫人的回禮。夫人不必多慮,這件事情就交給奴婢打理。”翠屏的話讓我鬆一口氣。

    我對翠屏笑道:“還是翠屏懂得多,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了。只是,你這般用心幫我解決難題,我拿什麼賞你?”

    翠屏搖手:“夫人平日待奴婢親同姐妹,這是千金難買的,是對奴婢最大的賞賜,奴婢已經知足了,和夫人一起,給夫人出一點點綿薄之力,是奴婢的福氣,奴婢求之不得。”

    我正要說話,外邊有人來報:“稟庶夫人,尹福求見。”聞聽此言我大吃一驚,這尹福是尹旭的貼身小廝,和尹旭寸步不離的,如何他這個時候到來,是什麼事情如此重要讓他拋開尹旭到我這裡?尹旭又在哪裡?

    我忙回答:“喚他進來。”我心跳很急,尹福突然來我這裡,如果不是什麼大事絕對不會這樣的。

    思忖間,尹福已經走了進來,對我跪下:“奴才奉王爺

    之命,給蕭夫人送一物品過來。”說着話,他把手旁一隻沉甸甸的箱子提過來。看他這樣,我才放心,想來是尹旭給我的新年禮物了,因爲他對我偏愛,故命他信得過的人私下爲我悄悄送禮物過來,是怕別的夫人們知道吧,可見尹旭對我的用心,令我對尹旭暗中感激。

    我說道:“起來,回覆王爺就說我收下了,多謝他。”

    尹福起身:“奴才記下了,這就去回覆王爺。”說完對我行禮,轉身往外走去。

    我忙喚他,和對別的丫環一樣命素凌拿過一錠銀子賞他,尹福忙推辭:“夫人的賞賜王爺已經代夫人賞了奴才,奴才斷然不能收的。王爺還特意囑咐奴才,請夫人不必憂慮其它,王爺一切會給夫人安排。”

    既然尹福如此說,我亦不好勉強。尹福走去,我才讓素凌打開箱子,卻原來是一箱子赤金元寶,怪不得方纔尹福走進來的時候我看到他走得吃力。

    我明白尹旭的意思,他知道我手頭並不寬裕,在這個時候一定又要花費許多,所以特命尹福送這些給我,讓我應付。看着這些元寶,我說不出心中是什麼滋味。我被降爲庶夫人,月俸隨着降低,我是缺少銀兩,不過這些我從來沒有對尹旭提起過。尹旭看上去並不是細心之人,如何幫我安排的這樣細緻?也是他對我過於重視,纔想的這樣周到。我看着這些元寶,只是出神。

    翠屏笑道:“這下夫人不必爲給衆人的賞賜發愁,奴婢也會爲夫人打理的更加周詳。”

    我點頭,嘆道:“該有的都有了,你看着安排。”

    下午,我比較清閒,獨自臨於窗前,感受陽光穿透窗紙照射到身上的微暖,窗外的瘦竹被風吹動,蕭蕭的生息瀰漫。

    世事常蒼茫,浮生遊若夢。

    我是中秋時節到的王府,雖是磕磕碰碰,卻也不知不覺過完秋天,連這冬天也即將結束。新春佳節,依舊是天寒地凍,然而春意已經在遠處闌珊,時光的醞釀,含苞的蓓蕾靜待枝頭等待春風的洗禮,然後才能夠盡情地綻放。韶華時間的我,等待的又是什麼?這樣想着我有些迷茫。漫漫人生,我又能夠做些什麼?是不是就這樣的安於現狀將人生過完?心底裡似乎有些不情不願,然而我又能夠如何?

    暖閣中的爐火燃燒很旺,聽得見銀碳在爐膛中噼噼剝剝地輕響,我微微扭頭,目光循着炭火燃燒的聲音望過去,目光卻有些空洞。我知道,炭火在過後就是一捧白色的餘燼,經風一吹,四散開去,落地爲塵,隨水而去,無有痕跡。像極了人的一生,無論怎樣的叱吒風雲,最後總歸是在默默無聞中耗完氣息,成爲無形,化爲無影。那麼……我呢?我突然想到了我,我的最後結局除了能夠預料到的無形,這個過程又是怎樣的?

    我想起了我在落紅坊時,和柳依依翠雲在一起閒談的時光,那時我們有過很多的話題,關於當前,關於以後,卻沒有誰

    談論過死亡,也沒有誰會想到其中的一個會早早離開人世,化爲塵土,讓旁人心中懷有無盡的遺憾和難過。如今翠雲卻在那個空白的地方留下了濃重的一筆,不知道旁人這麼想,只知道深深刻在我的心間,成爲我心中不能隨着歲月而消退的印痕。柳依依還把一首詞給了我,言說是一個男子留在翠雲房間的牆壁上的,我記得那詞:相逢不言,依月青竹窗外寒。傷心難畫,隔岸花落旁人家。碧霞難留,翠雲天上空悠悠。思恨成殤,滴盡滄海淚一行。我還懷疑寫這首詞的人是尹輝,卻一直也沒有確定,尹輝……是他麼?若是他,想來他在偶爾的時間亦會想起翠雲吧。

    我和翠雲相處兩年之久,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均在我的腦海,想着如同她就在我眼前一樣,忍不住,我回轉身去,研磨,鋪上素凌,提筆描繪她的容顏。我的心中涌動着悲傷,她把年輕亮麗的容顏就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定格在我的腦海裡,我希望我用手裡的筆爲她留下來。

    細心,細緻,沒有旁的干擾,我一氣呵成,讓翠雲栩栩如生在絹上永恆,相信每一個人認識她的人,只要看上一眼,馬上就知道是她了。

    不提防素凌就在我身旁,是她輕輕的嘆息讓我醒悟過來,轉臉,看着素凌,素凌低眉看着絹上的翠雲,說道:“小姐,你連自己的事情都不能全部仔細地解決好,怎麼又想起她了,不是徒增傷感麼。”我知道素凌說的對,只是我怎麼能夠忘記?

    “新年了,她卻不能看到新年的景象,實在讓人遺憾。”說着,我在她身側的空白處龍飛鳳舞:相逢不言,依月青竹窗外寒。傷心難畫,隔岸花落旁人家。碧霞難留,翠雲天上空悠悠。思恨成殤,滴盡滄海淚一行。這首詞是一位無名者寫給她的,我把它題在上面,就讓它和翠雲在一起,讓翠雲知道她並沒有徹底消失,而是留在了別人的心中。我希望翠雲的靈魂明白她不應該選擇這種方式離去,她的離去給人造成了傷害,她不該如此,希望她重新轉世以後好好珍惜生命。

    翠屏輕輕走過來,看到翠雲的畫像,驚訝道:“夫人真是神筆,這畫中的女子貌若天仙,是真的有這樣一個人麼?還有這字,看上去行雲流水的,奴婢也只有一個字形容——美。”

    我把筆輕輕放下,端詳畫中的翠雲,輕輕說道:“紅顏薄命,這女子……是有的,存在過,只是和雪梅一樣,如今在天堂而已。”我看到了翠屏的表情,目瞪口呆。

    素凌說道:“小姐用這種形式將她們留下了,她們就會存在。至少……存在我們的心中,她們應該沒有遺憾了。小姐,你已經都對得起她們,就不要再過多的在她們身上注意什麼。她們若是天堂有靈,看到小姐如此對待她們,會不安的。小姐,她們希望你過得開心。”思念故人讓人心生難過,素凌體貼地勸慰我。

    我看她,點頭,死者已矣,旁人難過又能夠如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