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一章 清水出芙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一章 清水出芙蓉字體大小: A+
     

    不過,我已經不是那個多出來的夫人了。沒有了夫人的身份,我是不在意的,我也絕不妄自菲薄,我還是我。我慶幸不會再有人與我計較,於我爭奪。我也已經不再引起別人的注意,我想我是不是能夠安寧一些?我真的希望從此以後我能夠安寧。我也還是我一貫的想法,不參與任何的爭奪,不爭名不奪利,靜守我的淡泊。

    晚飯後,我吩咐素凌我要沐浴。

    素凌爲我精心準備了浴湯,然後喚我:“小姐,都準備好了。”

    “好,就來。”我答應一聲。

    除盡衣衫,將自己埋在繚繞着清香水霧的浴缸中,溫熱的水流漫上身來,感覺清透舒爽。我合上眼睛享受這溫馨的香暖清靜,暫時把一切都拋開。

    素凌輕輕把水中的梅瓣撩起散在我身上。

    翠屏輕輕揉搓我的肌膚,輕嘆道:“夫人的肌膚越發的好了。”

    我沒有看她,合了雙眼輕笑:“不還是我麼,有什麼可變的,若說變了,也不過是變的老一些,皮膚粗糙一些而已。”

    素凌輕笑沒有說話,翠屏卻急了:“夫人的肌膚真的是越來越好,水嫩柔滑,潔白如玉,是奴婢見過的最好的。”她又細緻地揉搓着我的秀髮,手上的動作更加輕柔,彷彿是爲了她剛纔的話特意做的彌補。

    嗅着清冽的梅香,我睜開眼睛:“在你們眼裡我是最好的,因爲你們偏愛我。”我的皮膚是很美,然而在她們眼裡我的美是帶了感情色彩,我想是這樣。

    翠屏卻反駁:“夫人錯了,若說偏愛,素凌或許是有,而奴婢不是,奴婢在這府裡伺奉過幾位夫人的,她們的皮膚都不及夫人這般的細膩柔滑,錦緞一般的美妙。”

    我轉臉看她:“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都錯了。我告誡過你,以後不許稱我爲夫人了,因爲我已經不是夫人,你忘了麼?你這樣的錯誤說法,一開始就是錯的,還怎麼讓別人說你是正確的?”

    翠屏怔了一下,笑道:“這裡不是沒有旁人麼,有旁人在的時候奴婢不會犯錯。”

    我輕輕搖頭,喟嘆,看着她們兩個細緻地幫我洗浴,緩慢地添加熱水防止水溫的降低,我心裡蕩起溫暖的感動,這應該是一種幸福了。對生活不要渴求太多,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有時候就是值得自己去感動去珍惜的吧。其實我有時候又是一個善感的人,我不能忘記旁人對我的好,那怕我表面十分的冷淡,我的內心也會激盪漣漪。

    蒸騰的霧氣瀰漫,恍若仙境,我久久地享受這種妙曼的感覺。好像生活中難過的時候太多,我又頗爲珍惜這種閒適的舒爽。

    很久了,我纔出浴。素凌爲我披上雪紡的羅衫,翠屏用錦巾輕輕爲我拭擦長及腰際的溼發。

    紅燭氤氳出一片暖色的明黃,鋪展在整個內室,我被這一身如雪純白映襯的恍若仙子臨凡,自是一種飄逸,連我自己都感覺得到。翠屏的雙手撫摸我的溼發,那動作輕柔的如同撫摸嬰孩的母親,嘴裡讚歎:“夫人的頭髮如同閃亮的錦緞,

    觸手又是柔滑細膩,太美了。”

    “是啊,伺候小姐我總覺得是一種福分呢,永遠都是美麗的容顏在眼前,賞心悅目。”還沒有等我說話,素凌就接口了。

    “一成不變是種枯燥,你覺得好是因爲我們之間有着深厚的淵源,和旁人能一樣麼?這個不是你拿來和旁人說事的根由,你和我不同於旁人和我。”我對素凌說道,已經忘了最初要和翠屏說的是什麼了。和素凌說這些我是有我的道理的,某種程度上,素凌當初是被我收留,她對我有着感恩的心,我們小時候就在一起,我又一直拿她當姐妹看待,這不是旁人能夠比得了的。我和旁人雖然也能夠建立很深的友誼和感情,卻不是和素凌在一起的這種基礎。

    就算尹旭和我,又是如何的情景?我從尹旭的眼裡看得出來他對我的感情之深,然而他能夠對我有一成不變的感情?如同素凌說的永遠都是美麗的容顏,賞心悅目?

    沒料到翠屏又來反駁我:“夫人,我們不是如同素凌那樣的自小就和你在一起,卻也能夠和你是至始至終的感情,夫人的容貌讓人過目不忘,夫人風姿卓絕的風采更人傾倒,這些上,你在我們的眼裡和在素凌眼裡是一樣的。”

    我輕笑:“是麼?”菱花鏡裡有我的身影,黑亮的閃着金屬光澤的秀髮披散在腰際,飄逸靈動,還有我沒有粉飾的清麗容顏相互映襯,如同不染塵埃的仙子。

    “是。”

    她們兩個同時應答。我卻於這間隙間聽到輕微的腳步聲,轉眼尹旭已經走了進來,今晚他再次來到另我微微吃驚,我遲疑間素凌和翠屏已經行禮:“奴婢參見王爺。”

    尹旭揮手:“你們退下吧。”

    “是。”

    翠屏和素凌靜靜地側身而退,尹旭卻沒有再次移動腳步,只是一臉的癡迷,望着我,許久才說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兩句用在本王的玥兒身上真是太貼切不過。”他特意把本王的玥兒幾個字說的特別重。

    我看到他眼眸深處的粼粼波光,情意無限,又深不見底,我輕輕啓脣:“玥兒有王爺說的那般好麼?玥兒配王爺的稱讚麼?”我話雖如此,語言間又有傲氣,我知道我當得起。

    他疾步跨到我的面前,輕輕撩起我的一縷頭髮放在手裡揉搓:“玥兒當然配了,若是玥兒不配,就沒人配了。”說着他又放下我的頭髮將我擁入懷中。

    我頭髮上的水珠濡溼了他的深紫色朝服,望着他頭上束髮的鑲寶紫金冠,領口金絲線流雲紋的滾邊,我想象着他在朝堂上的威嚴,那倜儻的霸氣……他,自有國之棟樑的豪邁,社稷之柱的雄健,如此氣魄怎麼就在我這樣一個小女子面前溫軟順從?就算去寵愛,他也應該去寵愛衛夫人,她生自皇宮內院,有着皇室的威儀,她和他的身份匹配,或者他應該是寵愛李夫人,她是相府千金,與他算得上珠聯璧合,相得益彰。不料從我跨進王府的時刻起,他寵愛的卻一直是我,一個沒有絲毫身份地位的煙花之女,我的長處於他來說在哪裡?

    我擡手輕撫他的眉:“王爺,玥兒有什麼好,值得王爺這般麼?有更值得王爺去寵愛的女子啊。”

    他轉而望向我的眼睛:“本王說值得就值得,在本王眼裡,沒有人比你更值得本王寵愛。本王決定這一生就寵愛玥兒一個。”

    我搖頭輕笑:“王爺,這王府如此衆多的女子都渴盼王爺的寵愛,王爺不可如此任性,爲了這王府的安寧亦不可以如此。玥兒需要的,有王爺這一句話就足夠,玥兒已經得到了,不想過分奢求。”我說的是真話,我不貪不嘆,不過分。

    我的話卻讓他感嘆:“本王知道,只是就因爲有她們本王就不能有自由了麼?本王並不能如你說所的那般……萬里長江只取一瓢飲,多了本王無福消受,本王怕累。”怕累……他的怕累兩個字讓我懷想很多,他從尹輝手裡將我奪了,惹來衆多麻煩就不累麼?何況以後還指不定又有多少女子做他的侍妾,其中出類拔萃的自然會有,而我說不定就是一朵流雲,總會飄過他的天空。只是這樣時刻我不願意說破,該來的總會要來,我又何必讓我們之間不快。

    眼下我不能引起他的不滿,那怕他對我反感我也希望是在我把雪梅之事查清楚之後,因爲我需要他,那一日我找到雪梅之死的證據時,需要他爲我的雪梅主持公道,是以我不能過份去說傷他心的話,何況老王爺身體不好,再者最近朝廷上的事情很多,夠他煩了,我能夠做的亦是哄他開心。我盈盈一笑:“王爺累了,那玥兒爲王爺歌舞一曲解解困乏可好?”

    他用脣齒碰觸我的臉頰:“本王當然願意了,玥兒不累麼?”他的話裡慢慢都是關切,對我沒有絲毫的疑心,反倒而令我不安。其實今晚我有點累,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讓我心憂,又去瓊苔園走了許久,還和尹輝有過那樣長時間的談話,我能不累麼?真不知道尹旭若是知道我和尹輝有過多次接觸會不會難過,或者懲治於我?那怕我和尹輝什麼都沒有,我亦不想讓他對我有疑心。目前,我能夠做的就是不讓他對我有絲毫疑心。

    我回他一個輕巧的吻,然後推開他:“玥兒不累,只希望看到王爺精神飽滿。”

    在他深情注視的目光中,我立於地中,雪白長袖抖出一朵雪白蓮花,接着舒緩了靈動的腰身,我本是舞妓出身,又是有名的凌波仙子,我的舞蹈自然不同凡響,只是幾個簡單的動作,我眼神飄飛出去看到尹旭已經是癡迷的目光了,我一邊舞蹈一邊用珠圓玉潤的歌喉婉轉唱道:“紅牆重院,有佳人,依春曉。霜月隱薄寒,瘦竹響蕭蕭。朱欄空無盡,踏步有多少?徑曲幽,浩渺渺。穹空星靜,亮眼閃閃照。遙聞車轍,喜郎君,迴歸到。悵然漸舒緩,雙眉帶淺笑。纖手玉指握,釵環光下搖。心花綻,嬌顏俏。相思不怨,盡頭總有靠。”

    我且歌且舞,不時把目光拋向尹旭,只見他漸漸沉醉在我的歌舞中,直到我歌舞完畢,他的目光依舊停留在我身上,不動,彷彿我只是一個停歇,接下去的歌舞還是沒有窮盡。

    我淺笑看他:“王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