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章 矜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七十章 矜持字體大小: A+
     

    “我知道你不用我,那怕你再難都不會用我什麼。只是我不能放下對你的心。”尹輝的臉色黯了下去,“我並不需要你知道什麼,亦不需要你什麼,你是你,我是我。”許是有些急,尹輝將他的自稱都換成了我。這樣說話更爲自然,方便,同樣也把我們的距離從一個境地改換到另外一個境地,他知道,我知道。

    “你既然什麼都明白,就不必對我擔心了,我謝過你的好意。”我說道,十分乾脆。

    尹輝突然擡起眼睛看我:“玥兒,你不覺得旁人這樣對你有些不公麼?”他的問話帶着探詢。我知道他指的是我被將爲庶夫人之事。

    我冷笑:“你以爲我有必要覺得旁人不公麼?我本來就是多出來的,多餘的。”我把多餘的那三個字說的很重,“能夠有一日的輝煌就和一輩子的輝煌一樣,時日久遠之後輝煌總會不在,我已經有過了,又何必在乎時日的長短?”我傲然道,把目光掠過一樹樹的梅花,放到遼遠的地方。我不是故意做作,是我真的不在乎。

    他的目光中露出讚許:“好,竹玥玥還是竹玥玥,讓我欣賞。”

    我有回頭看他:“浮華的東西,刻意去追求有用麼?人生不過一場花事一樣,終會繁華落盡,那麼多的在意做什麼?不如好好的開好自己這一朵,無怨無悔也就罷了。”我感嘆,突然想到自己是用這種彷彿知己一般的口吻和他說話,難道……心靈的深處有他的一席之地?看來我並不知道一個純粹的人。

    他幽幽說道:“很多時候,你和我的想法一樣。人生亦是一個過程而已,何不灑脫一些,那些不必要的東西就不要刻意去追求了吧,或者失去比得到更好,得到了反倒而是一種負累,不如瀟瀟灑灑一身輕鬆。”他說着張開雙臂,彷彿展示他的乾淨利落,多了一份清雅卻沒有半點散漫。

    他這落拓的形象讓我注目,我喜歡這種淡定。看着他,沒有束髮的冠冕,只是用一根金色的髮帶將長髮束於腦後,一襲青衫裹身,灑脫俊朗,風度翩翩。我暗中拿他和尹旭做着比較,尹旭有着威嚴的霸氣,缺失他這份儒雅,而他多了一份通透的靈秀,有着女子一般的情致。他的話亦是叫我動容。

    我是在突然間看到我們這樣的談話不妥,我轉而問道:“今日老王爺可安好?”我希望老王爺能夠康復如此,這樣有助於我給我的雪梅洗冤。

    他輕輕搖頭:“老王爺的身子一向不好,誰都明白他瀕臨油盡燈枯。我知道他是我的父王,小王知道這樣說話大逆不道,然而這是事實……”畢竟父子骨肉,我看到他眼裡的痛惜。

    我突然想從他嘴裡得知他對老王爺突然病重的看法,我咬了咬牙,問道:“老王爺突然如此,就是因爲我的雪梅那一碗湯麼?”我這樣的問話亦是大逆不道,或者本就不該問,我生怕尹輝突然爆發火氣,爲我這不得體的問話十分緊張。

    尹輝卻平和地看我:“小王對醫術確實不通,雪梅有沒有那般小王不知,或者是旁人所爲

    小王更不知。小王只知道老王爺的身體,確實是如同風雨飄搖中的枯葉……捱到明年的陽春三月,這麼久的時日他能不能捱過去我更不知,小王只是擔憂。哦……”

    我說道:“二王爺也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老王爺的身體狀況,那麼又是從哪裡認定老王爺就是被人所害導致的?不是無稽之談麼?要知道,無論是哪一個‘權威’做出錯誤判斷,都會傷及無辜……”

    尹輝突然提亮目光注視我,“你是不是對雪梅之事有疑問?小王能幫你什麼?”

    我的迫切暴露了我的內心,我慌忙否認:“不是有人審問過的麼?我沒有,也不敢有。我不過隨便說說而已。難道二王爺對審問此事之人不夠信任?”我緊緊地看着尹輝的眼睛,希望他的回答有助於我的分析。

    尹輝卻不置可否,片刻又搖頭:“小王沒有,那些事情都不歸小王去操心。小王只在乎老王爺什麼時候能夠徹底好起來,哪一個大夫又真正的回春妙手醫好老王爺。至於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若真有那樣的事情,是需要去查清的。老王爺是小王的親身之父,若是有人害他,小王自然不會放過,當然小王不去冤枉好人。”

    我終於還是失望,沒有從尹輝模棱兩可的話裡得出什麼。只是我不能怪他什麼,他沒錯。

    回去時,我和素凌採摘了好多梅花,我們兩個幾乎被梅花所包圍,又像是把一座梅山移了回去。翠屏看到我們帶回這麼多的梅花,臉上溢出喜悅:“梅花的芬芳都被帶到我們房子裡了。”

    我望着這些梅花,不知是喜還是悲,亦不知道我的這種行爲是仁慈還是殘忍。梅花還正是旺盛的濃豔,我就用這種方式讓其凋零,不知道這梅花若是有知覺又是怎麼的想法,是希望待到自然的枯萎零落而亡?還是希望我這般的將這芬芳在最濃烈的時候採摘?無論那一種的結局都是死亡,這一點相同。我看着梅花突然想起了自己,我願意什麼樣的結局?是我的自行了斷還是在歲月中順其自然?自我了斷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其它就不由自己了,想着又是茫然。

    翠屏挑選出一枝最濃最豔的插入瓶中,又和素凌細緻地把那些梅瓣摘下待用。因爲梅花,房中芬芳如春,而我卻又覺得是繁華落盡的枯寂。

    我想起了雪梅,她沒有等到繁華落盡,而是用絕決的方式把她的美麗容顏硬生生種植在別人心中。雪梅……我眼前出現素凌揚手採梅的身影,幻想若是雪梅採梅,又是怎樣的神態?

    聽得翠屏笑道:“今日的梅花格外香,是不是因爲出自夫人之手?”

    素凌笑道:“是啊,同一種事物在不同的人手上是不同的,味道不同,姿態不同……”

    我靜默片刻,沒有參與她們的說話,而是走至案頭,我親手調墨,展開一張素娟,提筆在上面描畫,我描畫的是雪梅的容貌。因爲對她記憶深刻,我幾筆就將她的輪廓勾勒出來,我記得她明媚的眼眸,筆挺的玉鼻,微翹的脣角,耳輪上閃耀的荷花耳

    墜,慢慢的,我一筆一劃將我的記憶傾吐在這素娟上,她的頭像慢慢在我的筆下完整。我希望她永遠活躍在人間,所以我不會只讓她的一個頭像在這裡作爲擺設,在我動手的時候,我就已經做了設計,我要她的完整,所以我要細心地描出她的風骨,爲她着上衫裙。

    心裡這般細想,恍若雪梅就在我眼前,淡粉色裹身華衣,袖口兩支翩然起舞的蝴蝶,腰間用淺藍色絲軟煙羅結了一個淡雅的蝴蝶結,雖然簡潔,卻清新淡雅。她輕啓朱脣,盈盈淺笑,“夫人……”,“夫人”……

    就是這樣美好妙曼、靈秀可人的女兒,煙消雲散,怎不叫人痛徹心扉?

    我希望用我手裡的畫筆爲她定格一副美麗的圖畫,讓她永遠存在。

    胸有影像,只待我潑墨揮灑,我再一次輕點玉墨,筆攜清風,如碧荷飄舉,似煙柳舞韻,霎那間雪梅用完整的姿態躍然而出。我在她仰望的面容上凝視片刻,還有那伸出的素手短暫思量,又提筆輕輕點點,幾枝梅花呼之欲出。

    一切完畢,我擲筆,微微輕嘆,眼眸凝望我筆下的雪梅,墨玉般秀髮簡單挽一個雙平髻,幾枚圓融剔透的珠花隨意點綴發間,讓烏雲般的秀髮,更加柔順亮澤,粼粼美目,婉轉巧笑,輕舒玉臂欲取那晶瑩的瓊花芳蕊,皓腕上一隻翠綠色玉鐲,讓蔥蔥玉手熠熠生輝。

    雪梅,這就是我的雪梅。

    凝望着她,心裡不由激盪澎湃的浪潮。我知道,她這般模樣的存留是在我心間,世上已經沒有和她一般無二的人了。我沒有識人的慧眼,卻也不相信雪梅去做害人之事,所以她死去是我心裡的殤,令我不能釋懷。只是我還不知道從那裡着手調查她的真正死因,也好早日給她一個安慰。

    輕輕搖頭,待我轉身卻被瞎了一跳,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身後站了素凌和翠屏。“你們……”我險些驚呼出聲。

    翠屏見我受到驚嚇,臉上都變了顏色:“對不起,夫人,奴婢……我們是看着夫人專注纔沒有敢擾亂的,又看到夫人筆下雪梅的畫像……都出神了,是奴婢們的過錯,從來都不知道夫人還有如此出神入化的畫筆,太叫奴婢震驚了。夫人……”真的還沒有料到我的驚嚇反倒而驚嚇了她們。

    我忙對她們笑:“沒有大礙呀,我只是想着你們在那邊摘取梅瓣,沒有料到我身後還有你們而已。”

    翠屏這才鬆了口氣:“奴婢們早已經收拾好了,過來就看到夫人專注地作畫,都看的呆了。夫人的舞蹈讓人失魂落魄,這畫筆下的人也和活着的一般呀。”我看到她說畫筆下的人和活着一般時,眼神中有着悲涼,想來看着這畫像她同樣的爲雪梅難過。

    素凌悵然道:“我家小姐才貌絕佳,出類拔萃,卻也因的這個落此境地……不知這雪梅是因爲小姐遭難,還是小姐因她而受牽連。”說着臉上一片憂戚之色。

    她的話也讓我難過,是不是有人爲了陷害我拿雪梅做引子了?不知道,只是太讓我覺得可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