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九章 周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九章 周全字體大小: A+
     

    我看到一個丫環雖在翠屏身後走了進來,揮手讓王良退下,王良躬身退了下去。我看到這喚作春蘭的丫環走過來,見到我,忙跪下行禮道:“奴婢拜見庶夫人,我們李夫人說庶夫人這一向辛苦,特意命奴婢過來給庶夫人送一隻長白山的野山參過來,讓庶夫人做湯補補身子。”說着,拿出一個紅色的錦盒,打開裡面果然是紅綾包裹的一隻上好人蔘,“我家夫人說,庶夫人妙手自會做得很好,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看着這隻人蔘,我心裡頓生疑慮,我和這李夫人並沒有過多的來往,認真說起來我們還是不夠和睦的,在我初進王府給老王爺太夫人他們請安的時候,走出端陽院和她相迎,她對我出言不遜,我雖然不是記仇的人,然而那時的事情我不曾忘記,如此在我被降低位置的時候來對我示好?我有些奇怪。我想拒絕,我不願意接受她如此貴重的禮物,我說道:“如此貴重的東西我怎麼消受的起,李夫人身體嬌貴,你還是拿回去給李夫人用,若是我有需要,在去向李夫人討要。”

    春蘭忙說:“我家夫人有過交代,一定要奴婢讓庶夫人收下的,說是庶夫人辛勞,用得着此物。奴婢若是做不好此事,要受到我家夫人的責罰,請庶夫人收下。”

    我明白了,那怕我不想要這人蔘,不想承李夫人的這片情,卻不能爲難這丫環。我若硬是不收這人蔘,讓她帶了回去,依照李夫人的性子,只怕這丫環要受到責罰。我看到了她眼裡的乞求,拉她起來說道:“好,既然李夫人如此盛情,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回去以後告訴李夫人,就說我收下了她的賞賜,十分感激。改日一定去明霞院當面道謝。”

    春蘭見我把人蔘收下,立刻變得歡天喜地:“奴婢記下了,這就回去覆命。”

    “你等一下。”我對她說道。

    然後對素凌看去,素凌意會,立刻去取來一錠元寶遞給春蘭,春蘭推辭:“這是奴婢應該的,怎敢要庶夫人的賞賜。”

    我笑着說道:“給你就拿着了,這就要新年了,給你自己添置一件新衣。”

    “奴婢多謝庶夫人。”春蘭將元寶籠好,然後離開了。

    我看到翠屏對着春蘭的背影暗中搖頭,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在我看着她的時候,她轉頭看我:“夫人,被降了位分,月俸跟着變少,你在這般大方……只怕這日子就會拮据。”我這才明白她是爲這個。

    其實我一直都不寬裕的,我沒有父母,沒有豐厚的嫁妝,蕭義兄也是一般的人家,並不見得富有,自然無法給我很多金銀的……想到這裡由不得又有些想念蕭義兄了,我不知道若他家世顯赫,是不是會爲我贖身?這毫無意義的想法有時候會在我腦子裡出現,讓我猝不及防,只能狠狠地把這個念頭扼殺。

    我迎上翠屏關切的目光,嫣然一笑:“沒關係,我們不能因爲我的地位低微就對人吝嗇,我

    自己可以減少開銷。以後我的飲食簡潔一些,外出的服裝要上的檯面,在這院子裡就不要講究了。我雖然沒有了身份,但對外的應酬還是要一如既往的,這樣也可以給別人留下一個好的影響,有利於我們對雪梅之死的查詢……不是嗎?若是我們對人吝嗇,會被人家看不起的,這樣我們想要掌握一些信息就更是難上加難。”想起雪梅,着實又讓我難過,“今後你們一旦碰到旁人提起雪梅的事情時,務必留意,該打聽的就仔細打聽一下,說不定旁人一句偶然的話就給我們提供了線索——只有早日查處雪梅之死的真相,我才能夠徹底安心。”

    翠屏點頭:“我明白夫人的意思了,以後奴婢會留意的。相信我們功到自然成,會早日爲雪梅洗清冤屈。”

    “但願如此。”我若有所思。

    一時我們都不再說話,許久素凌說道:“這李夫人派人送來的人蔘的確價值不菲,她這樣突然的與我們親近,是什麼意思?”

    翠屏憤然道:“憐憫吧,覺得我們落難了,來顯示她的尊貴身份,讓我們知道她高高在上……”

    我忙搖手打斷翠屏的話:“不可以這樣說,就算我們心裡知道她另有用意或者別有用心,也不能這樣說出口來的。她的這份情我領了,改日我會登門道謝。之前的我們不盛氣凌人,今後的我們更要和善謙遜,與人且不可尖刻。”

    翠屏應道:“是,夫人教訓的是。”

    我嘆氣:“我只想讓我這裡的人都彬彬有禮,你們要給別人做一個表率。”

    “是。”素凌和翠屏一起答道。

    此時已經是半上午的時候,我突然興味索然,望着那隻裝着人蔘的錦盒出神。素凌大概看到我的異樣,說道:“小姐,此時正好暖和了,我們正好到瓊苔園折梅。”

    不忍往她失望,我答道:“好,我們去。”

    瓊苔園,除了泠泠翠竹帶了蕭瑟的綠意,就是那蒼茫悠遠的松柏了,它們四季常青,將堅貞的風格傳承,永不衰退,讓人心生敬意。走過一座座彎橋,看到橋下的流水時有薄冰覆蓋,聽不見了那泠泠淙淙的聲音。假山只有黑瘦的骨架,攀援的藤蔓只剩伶仃的枯黃,悵惘着明年的花事。一座座飛檐流瓦的涼亭裡沒有一個人乘歇,十分冷落。其實這樣也正好,我喜歡這種清靜,可以給我淡定的情懷。

    走進那片梅林,才真正的陶醉。

    “小姐,你隨意賞玩,我去那邊折些梅瓣,拿回去煮茶。”素凌對我說道,我知道她是有意給我一個獨處的空間,讓我好好沉澱一下心情。

    點頭,我對素凌說道:“好,你去,我隨意待一會兒。”

    素凌離去,我望着那一樹樹的冰肌雪膚,將清幽的暗香散放,靈秀雅緻,輕盈飄逸的芳瓣上還凝着雪的融水,晶瑩剔透的讓人陶醉。我擡手摺下一枝雪梅,頓時感到那幽香順着手指傳到身上

    ,抵達了四肢百骸,每一條筋絡,是一種通透的舒暢。這等不染塵埃的高貴,不和世俗爲伍的雅潔,獨自繁盛在寂寞中,實在令我歎服。

    我手捧雪梅,嗅着這沁人心脾的幽香,浮想聯翩。雪梅,雪梅……這不畏嚴寒,經過嚴冬錘鍊的君子啊,是多少人的喜愛和讚美。那麼多的詩詞名句用在了她的身上,佔盡綺麗,斂盡繁華,只爲羣芳不能忍受的季節鋪張,謝絕春意好,素娥唯於月。

    纖指輕點妖嬈的芳瓣,嗅着絲絲縷縷的幽香,突然我又想起了我的雪梅,那個聰穎機靈的女子,就這樣凋零了……太讓人悲傷。望着這梅花,心裡卻想着雪梅,我輕輕吟出:“揀盡寒枝獨自涼,瘦影傲骨有擔當。世情薄涼人心惡,葬送冰魂雪魄落。不屑污濁飄零去,難掩紅塵芬芳蹤。遠在天涯不相忘,雪中白梅永留香。”吟出這幾句,卻不知道心中是堵塞還是釋放,我用手指將這梅瓣一瓣瓣從梅朵上折下,一瓣瓣揚手散往地上,我把雪梅喻爲這梅花了,她果然是這樣的麼?只是她爲什麼要自稱害人兇手?這是我的疑點。零落成泥碾作塵,唯有香如故!我希望雪梅就是這樣的女子,無論旁人怎樣的誹謗,自有那不變的風骨。

    “悠悠一望一枝梅,萱萱千重千色菲。寒景嬌日寂靜裡,素手撕瓣不歡愉。看取玉顏掩明淨,遙知芳容藏蘭心。莫將幽怨卷朦朧,獨讓奈何殘清冷。”

    忽聽身後輕輕的嘆惋之詞,我忙回頭,果然是他。其實就在我聽到聲音的時候就想到是他——尹輝。在這瓊苔園的梅林,又一次邂逅了他,我心驚。爲什麼還要相遇?在我知道我是他曾經想要得到的女子時,就不願意和他碰面,我不願意招惹太多是非。尹輝……那怕他的性子更適合於我,那怕他能夠解的我心,又如何?

    我不知道他可曾明白我詩中之意,他的詩意我聽明白了,他這專爲我而來的詩句……而我無動於衷,冷冷地站立不動。他卻輕輕移步到我面前,彷彿是日久相處的熟人:“玥兒。”

    “玥兒見過二王爺。”我知道我無法再裝作視而不見,我必須按照禮數與他見禮。只是,我沒有稱什麼賤妾,我討厭那兩個字,既然他叫我玥兒,我也就這般了。

    他悵然一嘆:“玥兒,這裡沒有旁人,你又何必如此。你可知道……你雖然用了可以用到的粉飾來掩藏你的心,又怎麼能夠做到無痕?”我擡眉看他,只看到他的眼眸深處,他的眼眸裡恍然有我的影子,讓我暗暗心驚。他來此已經多久?他注意我多久,我的一切他都看到了麼?

    莫將幽怨卷朦朧,獨讓奈何殘清冷……我這一生和他不過就是如此,沒有改變,我不願意他爲我擔憂,不願意讓他爲我牽懷,我冷冷說道:“我沒有什麼,不勞二王爺掛心。”我知道我話雖如此,但心沒有那般冷硬。我想起了當初,若我真的去求他,他想辦法放過我的雪梅,雪梅會死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