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六章 同甘共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六章 同甘共苦字體大小: A+
     

    翠屏手裡端了一隻銀碗也輕輕走了進來:“夫人,奴婢給你你做了一碗紅棗銀耳湯,夫人先喝一點在吃晚飯吧。”我看着她,她有些慌亂,那眼神閃閃爍爍不敢和我對視。我知道她和素凌不同,不及素凌對我的瞭解,素凌知道我不在乎我目前的地位狀況,而她是爲剛纔衛夫人將我貶將爲庶夫人的事情掛懷,怕我難過,怕我生氣,擔心我。

    我接過翠屏手裡的碗,放在案上,笑道:“我已經不是夫人之位了,以後你們對我的稱呼需要改變一下。”

    我的話音剛落,翠屏慌忙跪下:“夫人,都是奴婢的不是,請夫人責罰。這院子裡的丫環調教是奴婢的責任,是奴婢沒有盡到責任,讓院子裡出現這樣的事情,連累了夫人,奴婢願意領罪。”我本意是要提醒她,在以後的時間裡注意對我的稱呼,不要再被人抓了把柄,沒料到翠屏會這樣,讓我吃了一驚。

    我忙拉她起來:“翠屏,此事怎麼能夠埋怨你?從我來到這裡我們就在一起,你對我真心實意我知道,我怕的是我有什麼事情不好了,你們跟我受牽連——若我有什麼閃失連累你們跟我受苦。就雪梅之死,我們明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而我無聊保護她,讓她卻爲此丟了性命,怎麼不讓我難過?我只想要保護好你們,讓你們和我一起平平安安的就好。我無論升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平安快樂,你別以爲我被貶就有負擔,我對這些亦不是在乎的,你若真心向着我,就該和以前一樣,若是因爲我地位低下不願意留在我身邊,那我等王爺過來的時候,請他將你送至地位高的夫人那裡。”

    翠屏雙目垂淚:“夫人若如此說,奴婢越發的該死了。奴婢只願意跟隨在夫人身邊。”

    我伸手拿起錦帕輕輕爲她拭淚:“翠屏,府裡的僕人身份高低亦跟着主子的身份來,你不聽說宰相門口七品官的嘛。你不嫌棄我被貶爲庶夫人,不嫌棄我的地位低微,願意留在我身邊,與我一起同甘共苦,不怕受委屈,我當然願意。我剛纔的話意思是我已經不是夫人之位,怕你們在人前的時候這樣叫我,引起旁人誤會又是事端。你都看了,這府裡覺得是有人和我做對了的,我們不能不處處小心謹慎了。”翠屏流淚讓難過。我知道我太單純,無法擁有很大的力量做好一切。

    翠屏點頭:“謝謝夫人,夫人的意思奴婢明白了,奴婢願意和夫人一起同甘共苦。只是很難過,爲夫人,爲多樣事情。”

    我看着翠屏,目光溫和。她,還有素凌,心裡都是難過的,我亦只能安慰她們,

    我說道:“我懂你們的意思,明白你們的心意。這院子裡的僕人隨着我的地位降低減去一半,我身邊最親近的人就剩下素凌和你了,素凌是我帶進來的,無論我怎樣她都的隨着,你不離棄我,就安心待在我身邊,我們一切面對這一切。”

    “奴婢明白了。”翠屏眼裡閃着晶亮的淚光又端起銀碗對我笑,“都怪奴婢耽擱,夫人先把湯喝了吧,一會兒冷了就不好喝了。”

    “好,我喝。”我端起碗來,在她和素凌注視的目

    光中很快地將湯喝完,然後放下碗,“以後的日子,我們要小心地過了,儘量不去惹人注目,我們只需要平安。”

    “是。”她們兩個一起答道。

    她們的回答讓我心酸,我又想起了雪梅和紅梅。往昔是她們四個在一起,有時我就和她們四個一起嬉鬧,享受輕鬆的快樂,如今四個人去了一半,我不知道她們兩個是不是有缺失的遺憾,有孤零零的感覺,我有。尤其是雪梅,今生今世再也無法相見,我怎麼不覺得孤單?

    我沉聲說道:“讓我們落到今天這種情形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後做的陰謀,若只是爲了將我趕出王府也就罷了,我願意走。可是我們讓雪梅賠了性命,這個不能善罷甘休,讓她蒙冤而死。我們不能就這樣算了,是爲了雪梅——既然我們都一致認爲雪梅是無辜的,我們就想辦法找到她被害的證據,還她一個清白。”我反覆強調此事。

    素凌看着我:“此事一定有人在暗中做了手腳,可以肯定的,只是那人既然敢做就有隱藏的能力,我們想找出來也不是那般容易的啊。該從哪裡着手,該怎麼做,一定要細緻做好打算。”我點頭,素凌說的是,我們輕易就能夠把人找出來是不可能的。

    我說道:“是啊,所以我說了我們一定要謹慎,把身價放的更低,低調做人,不能再讓人抓住我們的把柄。處處留神,時時注意,這樣暗中去調查。相信時日久了會發現一些蜘絲馬跡,然後在順藤摸瓜吧。”

    翠屏小心地說道:“如今紅梅走了,我想我們是不是也讓她在外邊留意一下?她跟了別人,脫離了我們,相信她能夠聽到很多別人對我們的議論,說不定那些話中就藏了線索,她若告訴我們,我們就會知道很多。”

    我輕輕搖搖頭:“我們不去強人所難,她若願意幫助,我們不需要我們求她,若是不願意我們求也無用。我們就先穩住,慢慢的從長計議。”

    天漸漸黑了,蓮花燭臺上的紅燭依舊燃燒,那光焰微微閃爍,和之前一般無二,而我卻覺得這燭光格外清泠,恍若把房內的溫度都給燃去了。我就這樣的被這一片冷寂包圍,將寒夜催漏,將韶華空度,逝去我青春流年。想來這人生一切都有命定的吧,掙扎亦無法逃脫什麼,而我竹玥玥的一生也就如此了。

    想至此處,我坐於琴案前,開始了撫琴:人生無奈,東西南北皆徘徊。人生無奈,豺狼虎豹都等待。春夏秋冬脫不過輪換,人生無奈逃不了變遷,陰險狡詐都是欺騙,高山大川都要攀援。急流險灘都要搏擊,艱難險阻都要挑戰。生死存亡都是生活,適應淘汰都是競爭。獨蕩扁舟,飄搖在浪尖。想起遼遠的簫聲,浮起閃亮的淚痕。疲憊的夜晚,被憂思擱淺,遠去的故事在心底蔓延。到哪兒去?好人壞人都要我識辨,到哪兒去?嚴寒酷暑都要我承擔。到哪兒去?到哪兒去?

    鏗鏘急驟的琴聲,高昂悲愴的歌聲,久久不去,到哪兒去,到哪兒去的餘韻繚繞在房間裡迴盪,我亢奮於自己的情緒,訴說了什麼?表達了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心中悲憤,難以描述的萬千

    思緒。

    一切都靜止下來,我的手指停歇在琴絃上,如同不知道飛往何處的蝴蝶時,突然聞聽我背後有輕微的嘆息,我一驚,忙回頭,原來是尹旭在我身後,他什麼時候來的,來了多久,我都不知道,也絲毫不會想到我背後還有人在。

    看到是他,我反倒而平靜下來,起身對他行禮:“賤妾拜見王爺。”我的身份被降低了,不能在他面前自稱妾身,更不能之前那般稱自己的名字,只能稱賤妾,我有些微難過。不是爲了身份地位,是爲了那個“賤”字,雖然只是這樣的一個字,並不是說這樣稱呼的人都低賤,然而我還是討厭那個字。

    在落紅坊的舞妓生涯,雖然我出淤泥而不染,潔身自好,然而每次從那些庸俗低賤的嫖客中,聽到他們在惱怒時喝罵我的姐妹爲賤人,我的心就刀剜一樣的痛,我知道她們中間有人是自甘下賤,有人卻是被迫的,那些被迫的姐妹在聽到賤人這兩個字的時候,眼裡有着盈盈欲滴的淚水,我實在怕看到那樣的場面。我是舞者,我賣藝不賣身,我周旋其中出賣我的技藝,圍繞我的大多也是自持風雅之士,他們大多顧忌他們的身份對我有幾分尊重,還沒有人在我面前直接說出這個賤字。卻不料被我自己說出,我的心情只有我知道。

    尹旭似乎有瞬間的變色,遲疑一下迅速扶起我,沒有說話只是緊緊將我擁抱,然後開始吻我,我的額頭,我的臉頰,我的脣齒。我感覺到他在顫慄,心的顫慄,明白他心中的澎湃,讓我有顯微的激動。

    許久,他停止了吻我,臉上卻是一片慚色:“玥兒,本王知道讓你受委屈了。”

    我輕鬆一笑:“王爺,此話何意?”我明白他指的是將我降爲庶夫人的事情,只是我不想說破,我需要看他是什麼態度。

    尹旭仰頭輕嘆一聲:“本王空有王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卻連自己心愛的夫人都無法顧得周全,難道不是本王的錯麼?本王對你承諾過要好好對待你的,今日……是本王失信於你。”

    我看着他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有些不忍,微微搖頭,聽的他繼續說下去:“聞聽你剛纔的歌唱,本王心中說不出難過,你本應該受到本王好好的保護,本王卻讓你一個人承受這風雨飄搖的無助,世事無常的變化,不能給你穩定,不能給你安心。你的到哪兒去更是讓本王揪心呀,本王就是你的安身之處,你如今卻迷茫和張皇了,彷彿沒有立足之地,本王懂得。都是本王的錯,一錯再錯沒有補救的了,終於還是讓你擔了你不該承擔的責罰,承受了不屬於你的委屈。是本王的錯,本王向你道歉。”我看着尹旭,看着眼前的尹旭。我記得他在衆人面前的威嚴,凜凜的霸氣,王者風範。只是在面對我的時候,他的霸氣和威嚴就一點點消失,變得那樣溫和那樣柔順,我不知道是我的好讓他成了這樣,或者是因爲我是他從別人手裡搶過來的才如此?

    總之,我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在尹旭的心裡有一些分量。

    我伸出手指,輕撫他的臉頰:“王爺,玥兒在你心中這般重要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