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二章 棋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六十二章 棋悟字體大小: A+
     

    藍夫人又囑咐我:“妹妹,她們嫉恨我,已經除去了我身上讓她們嫉恨的東西,她們或許已經不在乎我了。然而你……王爺那般的寵愛你,不會因爲你身邊的雪梅而少了對你的寵愛,所以,以後你務必小心。”藍夫人的話醍醐灌頂,我突然有些明白了。也因爲這明白更加覺得雪梅是無辜被害,因爲我,她——被害。

    我記得藍夫人小產之時我來看她的情形,有許多疑點就在我心中,我想過我要弄明白,那怕只是裝在我心中亦是要弄明白的,目的是爲了給我自己一個警惕。只是我還有另外的事情,一切還沒有來得及,也就這短短的一段時間,我的事情就來了。我是有過疑心,旁人藉助老王爺之事來對付我,卻不料雪梅死亡,一切都隨着她的消亡而沉寂,我無法從她嘴裡得到什麼了……那怕確實是有人想要通過雪梅來害我,她也死了,她的死乾淨利索,我不能從她那裡得到什麼,旁人亦不能通過她來陷害我。

    我長長嘆口氣:“藍姐姐,我有那麼值得旁人注目麼?”

    藍夫人無奈一笑:“我的傻妹妹,你有,你受寵就是旁人眼裡的焦點,王爺寵你多一些就冷落旁人多一些,和我懷孕一樣,若我將來生的是男兒,我的孩子就是王府大王爺,所以我是旁人注目的焦點,只是如今我的孩兒已經失去了,我一無所有,旁人的目的已經達到,我想……她會不會正在暗中得意忘形?”我完全聽明白藍夫人的意思,其實之前我也懂的,只不過真切地從她嘴裡說出來讓我更加覺得真切,就好像蓋章認證了一樣。不懂很可怕,懂了亦是更加可怕,倘若一切都看的談也會無所謂,只是我沒有那般淡泊,我怕。

    尹旭擁有多少女子我不知道,或許連他也不知道吧。皇上的後宮三千佳麗,他不及皇上那般,但他的佳麗亦是數不勝數,一位正夫人,五位側夫人,還有那麼多的侍妾,我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的女子只能愛他一個,他又怎麼能夠愛這麼多的女子?我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他寵過一次之後就束之高閣不再去碰,那這些寂寞的女子能夠沒有怨恨?而我,從我進到王府的那天起,就得到尹旭的寵愛,一直到如今,他雖然也寵別人,卻是寵我最多,我都知道。如此說來,想對我下手的人自然多了。我低了頭,不知道如何言語。

    唯有一顆心越發的沉重,最終我還是擡頭:“姐姐,你亦不必難過,事情已經發生,我們都沒辦法挽回了,無論你,還是我,今後只能是小心謹慎。姐姐,我雖然是被人算計,暫且還沒有直間傷害到我個人身上,倒是姐姐……我懂得的。有一句話說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姐姐保重身體,今後有的是機會,姐姐再生一個男兒,她們有什麼奈何。”我知道她心裡更加難過,雪梅只是我的一個奴婢我尚且這般難過,何況藍夫人……死去的是她的親身骨肉,母子連心,她怎麼不痛徹心扉?我們兩個縱然有同病相憐,我的痛苦沒有她那般刻骨銘心吧。

    藍夫人看着我,緩

    緩搖頭:“妹妹,心裡的疼痛永遠會有,這輩子是難以消除了,除了我死,把那疼痛帶進墳墓。妹妹,就算如你所說的,我再有一個孩子,只是這個能夠代替得了那個麼?何況是不是能夠再次擁有孩兒還是未知數。”她又對我微笑,“難得妹妹這般勸慰我,我還是感到高興。妹妹心裡亦是難過,姐姐懂得的。既然你來了我明霞院,就不要急着回去吧,陪姐姐下棋如何?我一個人總日在房內,真的悶。”

    我點頭:“好,妹妹就陪着姐姐下棋。”

    藍夫人扭頭吩咐紅蓮:“備幾樣點心上來,我與蕭夫人下棋談心。”

    空空的棋盤,經緯縱橫,只待我們將它填滿。我明白下棋是陶冶性情的,也明白下棋是一種佈局,關於人生,關於國家,關於世界,都可以在其中展現,棋是暗藏玄機的東西,運籌帷幄,妙算推測,俱在其間。

    我和藍夫人端坐兩側,我手持黑子。我喜歡這棋子,黑白兩色,涇渭分明,沒有一絲含糊,黑的深邃透徹,白的清冽絕然。我笑笑對藍夫人說:“姐姐,我先落子。”說着將一枚棋子落下。我和藍夫人有過幾次對弈,每次都是我輸,讓我不得不敬佩她的棋藝。

    “好,妹妹。”藍夫人對我微笑,“我發現妹妹每次和我對弈都沒有那樣專注,彷彿都無所謂,或者說你心不在焉,總之……我不知道你是爲什麼而不能專心,今天,你可要專心了。”我擡眼笑看藍夫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專心,只知道我不在乎。

    我是用淡然的心情來對待這一切的,怡情,至於那些輸贏又能夠說明什麼?棋盤上的輸贏雖然是能夠說明自己的智力,我卻還是不在乎。我想我還是無法完全把注意力轉移到這棋盤上,尤其是今天,我知道我的心更亂。我笑:“我不及姐姐的聰穎,亦無法專心致志,不知道爲什麼。”

    藍夫人亦笑道:“是你不在乎而已,或者說你是無心於這個上面。其實,棋盤上的輸贏算得了什麼?需要爭取去贏的是人生,而不是這棋盤,妹妹說我我說的對麼?”

    “是,姐姐說的對,人應該爭取去贏自己的人生,只是人生的輸贏又有了好多因素,自己去爭取當然有成功的可能,然而亦不僅僅是自己的爭取就能夠成功。”我覺得人生是這樣的,所以說了出來。

    “還是妹妹的悟性高,姐姐自愧不如。”藍夫人嘆道。

    “不是,是姐姐心性高潔,不想太過於平淡。”我突然想起她爲她的孩子刺繡的那個華麗兜肚,就算是爲嬰兒做的一件小小兜肚,她都要那般用心用情,可見她是追求完美之人。我不由又想到我,我只是希望平淡平凡安靜隨意的,我並不想有燦爛或者說輝煌,那樣太累。凡是高於別人都需要爭取,很累的,亦不一定能夠成功。我想以後的我會更加趨於平淡了吧,藍夫人的失敗,還有我的失敗,都是血的教訓,又何必在別人眼裡成爲藍夫人剛纔所說的焦點呢?

    “妹妹,我雖然不願意讓自

    己淪落,卻也不想和別人爭奪什麼,我只想擁有我該擁有的,獨善其身,只是在這王府怎麼能夠做到,旁人又怎麼能夠容得下我們?我自認沒有妨害過別人,卻就這般的被人算計,我怎麼能夠平靜?”說道這裡,藍夫人突然擱下了手裡的棋子,“妹妹,我比你年長,又早來這王府兩年,比你知道的多一些,亦是知道的越多越痛苦吧。只是,我該怎麼做,到底要怎麼做纔好?”我從她眼裡看到了一種茫然,是不知道何去何從的茫然,又不甘卻也無奈,是人生的茫然,是對這所有一切無法接受的茫然吧。而我,何嘗又不是對所有一切都茫然?

    我亦放下了棋子:“姐姐,就讓我們安靜地說會兒話吧。”無論怎樣下棋都是需要用心的,我們此時已經無心。

    從明霞院出來,天氣將近中午,陽光下的積雪已經消融許多,雪水在地上流淌,是斑駁的雜亂,樹木上的積雪亦都下落,枝幹又是黑瘦的枯竭。沒有絲毫綠意的點綴,讓人覺得寒冷,蕭瑟的風帶着積雪撲面,又是陣陣寒意。

    我和翠屏剛剛走進院子,就碰到了張夫人帶着紅妝從裡面走出來,迎面看到我,張夫人開口笑:“蕭妹妹,等了你着許久不見迴轉,才走回來就碰到了你。”她一面和我說話一面把目光投注到我臉上,是審視的目光。我明白她一定是知道了雪梅的事,不放心我纔過來看。

    我心裡涌起暖暖的感動,雖然說有許多人想要我難堪,卻也有人在關心我,那怕只有一個,我亦有安慰。我快步迎上去:“讓張姐姐久等,是妹妹的不是了。” Wшw● Tтkā n● ¢O

    她執起了我的手:“姐姐不也是一個人悶的沒意思麼,找妹妹聊聊。”我知道她是爲了安慰我而來,卻把話說成是這樣,可見她是善解人意的人,越發讓我有一種難過,“妹妹,你瞧瞧你,手這般涼。”

    我感覺到她手上的溫熱順着我的手心流淌到全身,是溫暖的熨貼。

    我不敢說出是因爲我心寒,婉轉道:“許是外邊走的久了,姐姐不要走,就和我一起回去,我們說說話。”

    她答應一聲:“好。”

    我們一起轉回暖閣,圍坐在暖爐邊,外邊的清泠蕩然無存,房間裡是一種暖意融融的溫馨,更有那瓶子裡的一枝梅花吐着芬芳,彷彿有闌珊春意存在一樣。

    我將手伸出,細緻地揉搓着取暖對張夫人笑:“姐姐,感覺到溫暖了,有你在,更是覺得溫潤舒心。”這種溫暖的感覺在身體裡洇溢流淌,反倒而心酸,讓我眼裡霧濛濛一片。

    “妹妹,我並不能夠給你帶來什麼,唯一的,只是想陪你說說話,希望你不要把不愉快擱在心裡。”張夫人並沒有明着說出來雪梅之事,我卻知道她的所指。

    “張姐姐,我有哪裡做錯了麼?我想我是做錯了。”我還是無法打開我的心結,我知道是我的錯,若不是我多事,雪梅就不是這樣的死法。她並不是我害的,卻是於我有關。

    我還是恨我自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