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九章 雪梅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九章 雪梅之死字體大小: A+
     

    很顯然,王良發現了我,腳步更快了,那種踉蹌的姿勢也更加明顯,還沒有走到我的面前,他就急忙給我請安:“蕭夫人早安,這般早就出門,是……是到端陽院麼?”憑我對王良的瞭解,他不是這般急躁的人,亦不會多嘴問我要去哪兒,今日的他極爲反常。

    我看着他,沉聲道:“你,可是要和我訴說什麼事情的麼?”我也是急躁的,問他的時候我的心急跳。

    王良躬身:“是,奴才是有一件事情想向蕭夫人回稟。”

    “紅梅,我們且迴轉,一會兒在去端陽院。”站在這兒說話顯然不便,我對紅梅吩咐一聲,然後急匆匆往回走。紅梅和王良亦跟着我急匆匆往回走。

    走至玉軒堂,我並沒有坐下,而是直接問王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麼?”眼見王良似乎有點哆嗦,讓我的心再一陣抽搐,我緊張地盯着他的嘴巴,有點恨不能從他嘴裡把話趕快掏出來的樣子,難道……是有什麼不測麼?

    王良的手指哆嗦一下:“回稟蕭夫人,是……是雪梅,我們院子裡的雪梅昨晚……死了。”

    雪梅死了……?我頓覺腦海轟隆一聲巨響,眼前黑暗,雪梅死了?這幾個字我覺得好遙遠,又那樣逼進,雪梅死了?縱然我有過不詳的預感,卻不敢想象雪梅死去,這太殘忍,何況事情並沒有水落石出,她怎麼會死?

    “夫人……”紅梅慌忙扶住我,聲音已經失真。我依然眩暈,眼前還是一片黑暗,心裡疼痛到就要撕裂,雪梅,我的雪梅,我是要去救你的,你怎麼會去死?又怎麼能夠死?

    “夫人……”我又聽到了王良驚慌失措的聲音,只是我眼前依舊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腳下亦像是踩了雲朵,整個人徐徐上升。

    雪梅……我的腦海裡都是雪梅的身影,還有她的笑容,這般花容玉貌的女兒,這般年輕的生命,會像流星一樣瞬間隕落,只把那燦爛的劃痕留下讓人心痛麼?我相信她是善良的,並沒有做過出格的遭受譴責之事,爲什麼上天要這樣對她不公?何況她的死又是因我而起,老天亦是在懲罰我麼?

    雪梅這般慘死,我叫我如何不傷心?眼前的那片黑暗終於離去,我亦有了腳踏實地的感覺,我虛弱地問:“雪梅爲什麼會死?”她的死別有原因,絕對不會因爲她是殘害老王爺的兇手,這個我敢於肯定。

    “是……是她招供的,是她在老王爺的補湯中下藥……”

    雪梅給老王爺的補湯中下藥?我聽着這樣的話覺得好像是空谷之音,那般的飄渺遙遠,那般的虛無玄幻,那般的不真實,又恍惚如夢……其實我還是清醒的,清醒地感受到這話是出自王良之口,他不騙我,不會對我撒謊。

    “不,不會的,她不會……”我這話不知道是說給我,還是說給別人聽,或者是有另外的用意,我不知道,或許我只是在表達我的心情。我認定雪梅不會做那樣的事情,這

    裡一定有別的蹊蹺。一定是這樣,雪梅那樣聰穎善良的女孩,不會那樣惡毒,她不是陽奉陰違的人,我憑藉我最敏銳的感覺,認定雪梅是表裡如一的女子。

    “她不會去害老王爺。”我自己回答了自己的話。

    “夫人……”紅梅的聲音裡早已有了哽咽,我不知道她是爲什麼哽咽,她氣憤麼?心疼麼?爲雪梅的做法,或者是爲雪梅的死?我不知道她是否相信了雪梅就是害老王爺的罪魁禍首。

    “蕭夫人,奴才只是來告知夫人這個消息的,雪梅依然這樣,夫人不必太過悲傷。縱然我們不能判斷出此事的真假,然而她自己全部認罪,我們……沒辦法。若是她確實做了此事,死了亦是罪有應得……”

    “倘若不是她呢,倘若她是被人冤枉,或者說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呢?”我毫不客氣就打斷了王良的話,別人可以冤枉我的雪梅,我不讓我院子裡的人冤枉她,我堅信她的無辜,我又說道,“既然有人敢去害老王爺,自然敢於對她一個小小的丫環下手。”

    王良無奈搖頭:“奴才相信蕭夫人的話,只是……雪梅是自己了斷的呀。”自己了斷?王良的話讓我渾身浸透寒意,彷彿被埋在了曠野中的深雪中。我又是什麼意思?我只是覺得糊塗。

    “爲什麼要自我了斷,是有人逼迫的她?”這一夜還是太過漫長,是可以在夜裡發生很多事情的,沒有親眼見到又怎麼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不行,聰明如她——那般靈巧的女子怎麼會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要自我了斷?除非是不得已的苦衷,我不信若是沒有別的原因她會自我輕賤,我不信。

    “夫人,是這樣的……”王良終於還是向我做解釋了,“昨天黃昏以後,崔管家再次對她們餘下的幾個人審問……是雪梅承認她在老王爺的補湯中下藥,求崔管家放了別人的。就這樣,崔管家放了別人,依舊把她關押起來,因爲那時王爺不在府中,是以崔管家只能在第二日稟報王爺,請王爺做定論。沒料到就在夜裡,雪梅……雪梅懸樑自盡。還是看管柴房的人發現……”雪梅自己承認她在老王爺的補湯中下藥?我輕輕搖頭,我不信雪梅會做出此等讓人不齒之事,然而她卻承認,爲什麼?王良如此之說讓我不知道該怎麼爲雪梅辯解。她自己承認的,別人那怕明明知道事實不是這樣,又如何爲她辯解?何況都是猜測,並沒有真憑實據,我拿什麼去爲她申辯?

    “是不是……是不是雪梅遭受了強迫,有過對她動刑麼?她是不是不得已才承認的?”我已經十分虛弱,彷彿連這樣問話的勇氣都不再有,我感覺到我的聲音輕飄飄無力。

    王良搖頭:“稟蕭夫人,據奴才所知,雪梅認罪的時候,是崔管家讓旁人一起站出來聽她自己說的,旁人都是人證,證明了雪梅是親口招認。”王良的話是在告訴我雪梅的招認是她在自然的狀態下招認,沒有人強逼她。如此說來,難道雪梅真的是害老王爺的人?我

    斷斷不信,只是我無力在說什麼。我只是覺得雪梅的內心有着旁人無法知道的悲苦和難過,不過這一切隨着她的消失遠去,沒人知道是爲什麼。

    我對王良揮手:“你且去吧,有事及時對我回稟。”

    “是,蕭夫人。”

    我看着王良退出去,癡了一般。紅梅悲傷地喚我:“夫人,我們回去吧。”我點頭,在她的攙扶下慢慢轉身,穿過屏風,走往後堂我的暖閣。

    雪梅已死,我也沒有去端陽院的必要了。

    在我走進暖閣,素凌和翠屏都用一副驚訝的神情看我,當看到我臉上的神情時,又是另外一副無法相信的擔憂。素凌快步走前同紅梅一起攙扶了我:“小姐,你怎麼了?”她的聲音急切,連聲調都變了。我卻無論說話,心中只有刺痛。

    紅梅卻用帶了哭音的口氣回答:“雪梅,雪梅已經不在……”

    “不在,她去哪兒,被趕出府了?”翠屏一臉的迷茫。而我亦是一樣的,我怎麼相信雪梅會死,會永遠的不在?

    “不是,是……是雪梅自殺了。”紅梅不由哽咽,淚水流了出來。我明白她的痛心,她和雪梅一起相處的時間更久,平日裡她們兩個又是那般要好,如今雪梅絕然赴死,紅梅怎麼會無動於衷。

    我軟軟地坐到了椅子上,雖然無力說話,但我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紅梅的話讓翠屏的身體晃了晃,不自覺地擡手想要抓住什麼的時候又徒勞地放下。“不會吧,怎麼會呢?”

    “怎麼會這樣?”素凌亦是不信,用困惑的眼神看向紅梅。我的心裡發出悲嘆,原來不僅僅是我不肯承認這個已經是事實的事實。

    “我們……我們該怎麼辦呢,小姐?”素凌又把目光轉向我,那種擔憂和難過讓我更加心碎。我明白她的意思,雪梅是我院子裡的人,雖然她承認是她一人所爲,然而出自我的院子裡,多少還是要牽扯到我頭上的,素凌擔憂我的處境。

    而我,我還能夠怎麼辦?那怕雪梅真的是想要去害老王爺的人,我也不能把她逐出我的院子,不承認她是我院子裡的人,我悽慘一笑:“該怎樣就怎樣,我們不能置之不理。雪梅的屍身自有她的家人去管,我們不必操心。只是……我想還是要她的家人厚葬她。想來她亦是貧寒之家,又是這種死法,她的家人亦是氣惱吧。翠屏,你多多準備銀兩,讓王良着人送到雪梅家中,告知她的家人厚葬於她。”這些話說完,我有虛脫的感覺。

    翠屏垂淚:“夫人總是這般仁慈,讓人心裡感動又難過。”我只能在心裡嘆氣,雪梅服侍了我這麼久,她死了,我能夠不傷心不去管她?那怕她是真正的想要去害老王爺的那個人,起因亦是我,因爲是我讓她去給老王爺送補湯的,若是沒有給老王爺送補湯的這件事,她豈能有這等可乘之機?雖然我沒有害她,她卻因爲我的多事而死。我是害她的間接兇手,我——永遠是自責。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