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八章 自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八章 自責字體大小: A+
     

    我看着尹旭的背影,如同泥塑木雕,我,能夠安心休息麼?尹旭應該算是給了我最好的答覆,還有最好的安慰,我應該安心。只是……我無法安心。

    我的臥房裡很暖,又是明亮的蠟燭在閃爍,而那霜寒院的柴房——牢房……陰冷,黑暗,彷彿地府幽冥,那怕去想一下就覺得渾身寒慄。我不敢去想象雪梅在那柴房的情景,是臥在那一堆發黴稻草上瑟縮?還是站在地中央瑟縮?或者是黑暗中在地上走來走去取暖?無論哪一種都讓我覺得難過。

    還有,昨夜裡還有素凌和翠屏在,至少是她們三個人在一起,今夜是雪梅一個人在,她……害怕嗎?我真怕雪梅在寒夜裡發出淒厲的呼喊,那是不是更加怕人?不敢想象,我只是乞求這夜短一點兒,再短一點兒,天快一點兒明亮。

    然而彷彿這時間都在和我作對,遲遲緩緩不見一點移動,讓我心急如焚。我期盼雪梅此時熟睡,那怕是那一堆發黴的稻草,躺上去睡着的時候就無知無覺的,這樣就沒有受折磨的感覺。睡着了不知道時間的移動,或者感覺到天明的快一些。我祈求天快點明。

    我又想起了尹旭,他在老王爺的身邊吧?有他在,二太夫人應該安心一點。

    不知道尹輝有沒有在,他若是也在,就是他們兄弟兩個了,不知道他們兄弟兩個的心裡有沒有感覺到我的存在,或者我的存在影響了她們的關係和心情。

    我亦想到了蕭義兄,這樣的夜晚,他是眼望暗夜聲聲吹簫,讓那高昂悠長的簫聲劃破夜空,還是靜靜地佇立窗前面對窗外一片銀色的黑暗?或者已經在暖牀上安睡了吧。對於他,我更希望他是後者。

    然後我想到了我,雪梅之事認真說起來是我的過錯,若不是我這般多事的給老王爺做什麼補湯,就沒有她踏進端陽院的理由,無論端陽院發生什麼事情都和她沒有關係。只是做了的不能翻悔,我已經無法更改什麼。

    我想讓我自己安心,卻無論怎樣也不能安心。我亦知道睡熟以後就什麼都不知道,時間可以在我睡熟中滑過去,然後天就明瞭,一切都可以是另外一副模樣。可我不能熟睡,我連躺下去的意識都沒有。

    我恨我自己多事,不然的話,就不會有這樣複雜又叫人悲痛的事情發生……

    漫漫長夜,寂靜如許,我一個人煎熬,真不知道何時能夠熬得過去。

    就這樣的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輕輕走來的腳步聲,扭頭看到是素凌,而她的目光就是在我身上。走至我身邊,她輕嘆:“小姐,我就知道你還沒有睡。”懂我的還是她了。

    “我想睡,只是睡不着。”面對素凌我都不想隱藏,“素凌,我總是有不祥的感覺,讓我神思混亂,這漫漫長夜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的吧?”我的話讓素凌有明顯的一顫,我看到了,是以我的心情更加緊張。

    素凌最終是安慰我:“這樣的夜晚,除了冷一些,還能夠有什麼事情發生?小姐是太過多慮

    了。”我微微點頭,我也知道是我多慮了,尹旭已經答應我,明天就給我一個答覆的,我又何必焦慮?素凌看着我,繼續說下去,“小姐還是休息吧,這都三更天了。你睡着了就不會覺得時間漫長,等醒過來天明瞭,只要天明才能夠知道一切。”素凌想的亦是我想的,只是我如何睡得着呢?

    我卻點點頭“好,我知道了,你也去睡,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在想辦法解決事情。”素凌昨夜受了一夜煎熬,白日又是這般的折騰,想必是睏乏至極,我明白。只是她同我一樣擔心纔不得安眠。而我能做的就是讓她安心去休息,那怕我極其需要她陪在我身邊,和我共度這漫長的不眠之夜。

    “那我去了,小姐。”

    我點頭看着素凌離去,也慢慢的移步走往牀榻,只是卻無法躺下去,我更害怕我這樣的舒適對雪梅是一種不敬,不是麼?因爲我的多事讓她受苦,是我的錯。我只能就這樣的陪着她,和她一起煎熬,熬到天明,熬到雲開霧散,這樣我才安心。

    就這樣,這一夜我沒有睡。一夜煎熬,天色微明的時候我終於覺得昏昏沉沉,睏倦難支,只得靠在錦被上,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睡着,彷彿對一切都有感知。靠了一會兒,再次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時,我一下子驚醒,醒過來的我睏意頓消,神思敏捷,發現天色已經完全放亮,有燦爛的朝霞落在窗上。

    昨天一整天的陰霾,今天卻是這樣一個好天氣,應該是一個好兆頭,嶄新的開始應該是讓人心情愉悅的。我希望今天的我心情愉悅。

    “夫人,昨夜一定是沒有好好休息了,又沒有什麼事,要不你在躺一會兒。”走近的翠屏輕輕對我說。而我已經看到紅梅在那邊給爐子添加銀碳。我不知道她們是否休息的好,有沒有如我這般的輾轉一夜,也沒有必要問了,反正也就這一夜,都過去了。

    我笑笑:“沒事。”然後我起身下牀。

    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當然是關於雪梅的,今日尹旭在,我要督促他把關於老王爺這件事情處理好。下牀後我直接坐到了菱花鏡跟前:“翠屏,就先爲我梳妝。”我想她是明白我的心的。

    翠屏答應一聲走到我身旁,紅梅收拾好爐子也來到我身旁。我從鏡子裡看着我的臉,這一夜,我發現我憔悴許多。是啊,一夜……這一夜比一年還漫長難熬,不過我終於熬過來了。

    我對她們說道:“要莊重一些,不可以太豔。”今日所處理的事情是嚴肅的,我希望我的裝扮符合這樣的場面。

    翠屏答道:“夫人的容貌姣好,又偏重於清淡,很是便於梳妝,無論哪一種髮髻都適合你,在你這兒都有了靈性似的,讓人喜愛不已。今日,就給夫人梳朝雲進香髻吧,莊重,穩定。”

    “好,只要你覺得好就可以。”我也就是那樣一句話,是希望今日的我能夠以沉着,穩重的姿態出現,無論事情是不是於我有利,我都要有坦然接受的心理準備,我希望我把

    各個能夠顧忌到的方面走做好,至於要什麼樣的髮髻,我並不真正去注意,有她們幫我,我放心。

    我看着鏡子裡的我,翠屏動作敏捷又細緻,沒有待多久就給我梳理好了,紅梅沒有出聲,只是默默地從妝盒裡挑選出一隻冰照霜的白銀鑲珠髮簪。那隻簪子晶瑩如雪,玲瓏剔透,配上我如墨的黑髮,真格的黑白分明,清新靚麗。翠屏從紅梅的手裡接過簪子,細心爲我插在髮髻上。

    我看到了我的容顏,臉上的憔悴已經不在,那薄薄的粉黛遮掩了昨夜的頹唐和疲憊,我,已舊清婉出塵,如夏日荷塘裡飄舉的芙蓉,我那恰到好處的髮式亦是令我姿容莊嚴,不可侵犯。我很滿意這樣的自己。

    素凌已經爲我端上了燕窩粥,看到我稍稍遲疑了一下,我想她是爲我別緻的裝束吃驚,卻也沒說什麼,只是輕輕說:“小姐,先喝一點燕窩粥。”她的眼睛一直望到我眼睛深處,我知道她的意思,明白她對我的擔心。

    我點頭微笑:“好。”我要把最好的狀態拿出來讓她放心。在這樣的時刻,我要讓她知道我很好。

    素凌聽我如此說話,臉上的緊張消失,盈盈一笑把粥端到我面前,我接過來,沒有滋味的喝了燕窩粥,把碗又遞還於她。然後我起身臨窗外看,雪後的陽光各外明豔,彷彿是春日暖陽一般的明淨,只是照射在沒有融化的積雪上,那反射的金茫刺人眼目,又是冰冷冷的沒有舒緩。

    我心裡又是疼痛一片,雪梅現在還好麼?今日,就在今日,我無論如何都要將她救出來,我相信她沒有在途中做什麼花樣去害老王爺。就那樣癡癡地站立,我想我是不是等待雪梅就這般的平靜着走往我的身邊,告訴我她回來了呢?如同昨日素凌和翠屏回來一樣。這不過是我的期盼,最終我還是等不及,等不及雪梅的出現,等不及尹旭回來給我說一聲沒事,我是那般的焦灼,無法冷靜。

    我扭身喚紅梅:“紅梅,還是你陪我去端陽院看望老王爺。”也只有去到那裡才能夠知道真實的情況,也只有紅梅這一個置身事外的人能夠陪我去。

    “好,夫人。我們去。”紅梅答應着。

    素凌爲我拿來披風,是紫色的那件,我看着她,說道:“還是那件黑色的吧。”我想穿那件黑底繡着紅梅的披風,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想穿那件許久不穿的衣裳。我也不知道我身着黑色的衣裳行走在白雪皚皚的路上會是什麼樣子,是不是有點妖?或者說魔惑?不知道,都不知道,可我就是想要穿那件衣服。

    就這樣,我身着這件黑色的披風出門,那黑色上灼灼的紅梅如同一束束燃燒的火焰,那金色陽光拖着我和紅梅的身影,映照在純白雪地上,拉的很長。

    我們匆匆往外走,卻看到遠處有個人匆匆往裡走,那樣急促,慌張,腳步還有一點踉蹌,顯然是有什麼事情亂了他的心。我定睛一看,是王良,他這般的表現讓我心裡又是一種不詳的感覺,我收住腳步,等待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