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五章 奔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五章 奔波字體大小: A+
     

    素凌不敢說話,就那樣的伴着我,佇立窗前。我的心一半彷徨,一半凌亂,糾結成千千結。我在等,在盼,我等白梅順利回來,我盼白梅笑吟吟出現我面前,那怕我知道這是我的妄想,我還是期盼……只是許久都沒有人來承接我期盼的目光,讓我的心飄渺無依,白梅就在那寒冷幽暗的地方,我恍然看到她悲慼的目光,頭髮上粘着的碎草屑……只是我無能爲力,我迷茫着不知進退。

    翠屏走進來的時候,我的思緒正在迷離之中。

    “夫人……”

    她的輕喚讓我回過神來,我轉身,轉身的霎那我有驚喜,我想我終於等到了:“王爺可曾回來?”我脫口而出,找到他我纔有希望救出白梅。

    翠屏卻難過地搖頭:“夫人,王爺被皇上宣走,說是有軍機大事相商。王爺……王爺沒有在王府,在皇宮……”翠屏的話讓我跌落萬丈深淵。

    我不由問道:“那白梅呢,誰去救白梅出來?就我這個多出來的夫人麼?我的話誰聽?”我是急了,口不擇言。我從素凌身上望向翠屏身上,她們卻都把頭低下,讓我的心更加陷入蒼涼無助。我是王府裡受寵的夫人,只是我這夫人是多出來的,或許正是因爲我受寵,纔有人要陷害我,我如何解救我的人?

    房間裡寂然無聲,沒有因爲我的問話而引起一絲波瀾,素凌和翠屏都默不作聲,想來是無法應對。有輕微的腳步聲傳進來,我猛然回頭,用期待的目光望過去,卻是紅梅走了進來。

    迎了我的目光,紅梅回來了。她匆匆說道:“夫人,衣裳爲雪梅送去了,也求那邊的人多多照看一下。雪梅讓我帶話給夫人,夫人的恩她謝過了,也請夫人放心,若是有一線生機,她會爭取回來繼續服侍夫人,若是……”我看到紅梅眼裡淚光閃閃,“若是她有什麼不測,今後請夫人幫她照看一下她的姐姐,她會感激夫人的。”紅梅的淚順着她凍得通紅的臉頰流下來,讓我說不盡的傷感。

    看着紅梅,我詫異道:“姐姐,雪梅的姐姐是誰?我如何照看?”

    “雪梅的姐姐是端陽院二太夫人身邊的婢女,叫雪蘭,這次……也在其中了,雪梅亦是剛剛知道的。剛纔總管帶人審問了她們剩下的幾個人,雪梅纔看到了她的姐姐。我去時藏在一旁等總管走了以後才悄悄過去……”餘下的話紅梅沒有說,我的心卻越發沉沉下墜,對於雪梅,她的危險更大了些,更有可怕的事情是,一旦有人將這禍端堆在她們姐妹兩個人身上,她們兩個其中會有一個要承擔,雪梅是讓她的姐姐承擔,還是她承擔?

    我突然想到了尹輝,若是我求他呢?這個念頭一閃而逝,我不能去求他。若是他不爲我救下雪梅我不如不去,若是他爲我救下雪梅,就等於他徇了私情,尹旭知道了心裡能夠沒有陰影?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和尹旭之間就橫旦了尹輝的影子,就算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尹旭會怎麼想,萬一他說出當初之事,豈不是

    更添煩惱?不能……

    我從椅子上起身:“紅梅,情勢不好,她們兩個不方便跟我出入端陽院,就辛苦你跟我去一趟端陽院吧。”

    “是,夫人……”

    紅梅的話音還沒有完全落地,素凌接口道:“小姐,你這樣跑來跑去的……不如就等王爺回來請他定奪。”我明白素凌的意思,她怕我太過於勞累,她亦知道我就算去端陽院又能夠找誰說情?何況這種事情,在沒有證據的時候無法爲自己的人辯護。

    我卻堅持:“不必爲我擔心,我去看看情形……那霜寒院是長久待的地方麼?雪梅是無辜的,我要想想辦法救她出來,那怕是一線生機,我也要試試。”

    剛剛走到端陽院的大門,沒料到賈夫人正好從門裡往外走出來,我心裡一沉。我們兩個平時雖並沒有多大的衝突,然而我不願意和她更多的碰面,尤其是這種時候。只是想要躲閃已是不及,她已經看到我了,淺笑盈盈看着我,比任何一次相見都要親切,我只得走上去,對她行禮:“賈姐姐好。”

    她停止腳步,目光中是異常的熱親:“蕭妹妹好,如此天氣,妹妹又再次跑來看望老王爺,可見對老王爺的關切。”她是含笑的,而我卻覺得她的笑十分詭異,亦覺得她的話刺耳,或許是我自己心情的緣故。

    我對她笑:“賈姐姐不也對老王爺十分關懷的嘛,比妹妹更早就再一次的過來探望。哦,老王爺現在情形如何了?”她客氣我亦只能客氣,那怕話藏機鋒我也要客氣着說。還有我更關心老王爺的狀況,我希望他好起來,更希望他好起來以後放了那些關押的人。

    賈夫人輕輕搖頭,一雙眼睛似笑非笑,卻嘆了一口氣:“老王爺的身體狀況一向都不好,又遇到這樣被害的事……是一下子就能夠好的起來的麼?真不知道是什麼人下這般恨手,連一個臥病在牀的老人都要陷害,亦太狠毒了。”她說完再次嘆氣,一雙目光卻定在我臉上。

    和她說這樣的話是我的不明智,我真恨我多嘴問她老王爺的狀況,我的人已經到了,進去不就知道了麼?我對她笑笑:“賈姐姐說的是啊,有的人……心就是惡毒,表面上一好百好,暗中卻是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的……如此,我不耽誤姐姐時間了,外邊又冷,姐姐亦多注意,妹妹先走一步。”

    她又笑:“我也走了,不影響妹妹,妹妹看起來這樣急,想必是有事的。”

    無需和她多言,我按照禮節對她施了一禮,笑笑後帶了紅梅從她身旁走了過去。

    走出一段路,紅梅輕輕說道:“夫人,這賈夫人的話我聽了總覺得不順耳。”我想她是和我一樣的心理,所以才覺得賈夫人的話刺耳。

    我不以爲然:“紅梅,如今我們是旁人眼裡的焦點,或者有可能是旁人的笑柄,隨便別人說什麼都不必往心裡去,我們只需要給雪梅洗清冤屈,一切自會好起來。”我不想讓紅梅心裡有負擔,至於我能不能

    爲雪梅做好一切,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只是在安撫紅梅。

    “嗯,夫人。”紅梅答應着。

    我們繼續走進去,僕人們見了我躬身行禮,我擡手示意都免了。走進去,穿過福寧堂,竟自走進老王爺的臥房,一眼看到二太夫人和尹輝,尹輝此時也在,我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面對二太夫人,我忙拜下去:“見過二夫人。”

    她微笑對我:“玥兒過來了,免禮,快快請坐。”我看到她的笑容十分勉強,裡面隱藏淒涼的意味。

    我又對尹輝行禮:“見過二王爺。”我知道無論怎樣,這麼多人中間,禮數是不能少的。

    他站起來對我躬身回禮:“嫂夫人請坐。”說完揮手指着一旁的椅子。

    我只得坐下,又扭頭問二太夫人:“老王爺可曾有過好轉?”

    二太夫人看我一眼,輕輕搖搖頭,她的動作是說老王爺並沒有好轉,讓我的心一下子冰冷到極點。我擡頭望一眼牀榻,老王爺依舊是原來的姿勢,依舊是原來的模樣,一時我不知道該怎麼好。倘若確實是有人害老王爺成了這般模樣,在事實沒有查清楚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我怎麼爲雪梅辯白?

    一時,我真的爲難了,只是把求救般的目光望向二太夫人,我想和她訴說,只是這樣的情形我如何訴說?看到老王爺這種情形,我感覺連訴說的勇氣都沒了。

    二太夫人還是察覺了我欲言又止的樣子,起身牽了我的手:“你跟我來一下。”

    她制止身邊的人跟過來,我的紅梅自然也就那樣站在一旁沒有跟我過來,她是知道我要說什麼,目光裡只是含着期待看着我。

    我們轉過屏風,走往一個小暖閣,這是二太夫人照顧老王爺累了的時候,暫時棲身的地方,除了牀榻之外,僅僅是必要的桌椅,佈置十分簡單。她拉我一起坐在牀上:“玥兒,你可有什麼事情要和老身說?”她關切又哀傷的眼眸讓我難過。

    然而我不能因爲這樣就不說出我的意思:“二太夫人,老王爺的身體確實是有人在飲食中放了什麼所導致的麼?”或許這個問題是最重要的,只有確定了老王爺確實是被人下藥才能夠說其它。

    二太夫人卻搖頭:“老身雖然是看護老王爺的,但是這個老身怎麼會知道?只能是太醫說罷了。老王爺確實是一時就不好了的,上吐下瀉,那形狀確實像吃了什麼不好的東西所引起,老身就在他身邊的,慌忙遣人去請潘大夫,一面又急急的告訴太夫人。太夫人來的時候老王爺是清醒的,言說肚子裡難受,太夫人又忙着派人去宮裡請御醫……”二夫人一面說一面看着牆壁,眼裡卻是一片茫然,又像是回憶昨晚的情形,“潘大夫正給老王爺診脈的時候,宮裡的御醫也到了。潘大夫診斷完畢說是老王爺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所導致……”

    “那御醫也是那般說的麼?”我太着急了,不由就打斷了二太夫人的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